woodencat

【授翻】ffucc 10(02)(Gladiolus /Noctis)

第十章  二十岁(02

 

第二天,Noct正在看给他的报告并正在学习的时候,Ignis冲了进来,气喘吁吁就好像是一路跑过来的一样,眼镜都是歪的。

 

“哇哦,Iggy?”Noct担心地抬起头,“你还好么?”

 

“殿下,”Ignis喘息着,“我…”Noct从未见过他这么心神不宁的样子,然后让他惊恐的是,Ignis看起来就像要哭起来一样。

 

Noct冲到他的身边,拉Ignis坐到最近的一把椅子上。“发生什么了?”Noct问,“你会好起来的吧?”

 

Ignis摇摇头,Noct不知道这到底是说‘不我不会好起来了’还是‘不我不好但之后会好的’因为说真的,一般来说都会认为是第一个但有时候人们就是很奇怪他们就是在说后一个——

 

“你的父亲,”Ignis迟疑的说,打断了Noct内心里的碎碎念,“觉得需要告知我一些机密信息,关于…lucian王族的本质。”

 

这只可能是指的那一件事,所以Noct肯定的说:“所以他告诉你那个两个身体的事了。”

 

“…对。”

 

“那也并没解释为什么你看起来就像要崩溃一样。”Noct指出来。

 

“殿下,”Ignis抬头看着他,双眼明亮得有点可疑,“请接受我最诚挚的道歉。”

 

“什么?Ignis,你平常可从来没这么让人摸不着头脑。我才是准备要向道歉呢。”

 

他又摇了摇头,声音很轻:“不。我很抱歉,殿下。你是对的,我给你太大压力了。”

 

“不,你没有!”Noct反驳到,他抓住了Ignis的双手,因为他需要他明白Noct想要说的话,“我告诉你了,是不是?我知道我必须要做所有那些你告诉我要做的事,而只是因为我没有足够努力——”

 

“你没有足够努力?”Ignis重复了一遍,Noct不知道该做什么,他以前从未见过,估计也再不会见到Ignis露出这样的情绪了,“Eos全境有谁跟你那么说的,殿下?说你没有足够努力?”

 

Noct像条鱼那样目瞪口呆,然后他张嘴想要说点什么。Ignis看了他一眼,于是他又把嘴闭上了。

 

“我不认为有任何人承认那一点。我也不认为你自己承认那一点。但是如果你看起来足够努力,殿下,任何人都能看出来你有多努力,”Ignis说,“过去这几年你过的很辛苦。”

 

“Ignis,或许你还没注意到,但我所有的课都只是勉强过关,”Noct插嘴说,“Gladio没有抱怨什么,但我知道自己的训练进展就跟蜗牛爬一样。而且你自己也说了,自从我进了高中就开始懈怠——”

 

“哦,忘了我说的话吧!”Ignis打断他,又说,“而且我要为试图责怪你的朋友Prompto而道歉。或许你对他的影响比他对你的还要坏呢。”

 

“道歉接受,”Noct不假思索的说,然后,“但是Ignis,我需要变得更好。我不能永远都什么也做不好——”

 

“放心吧,我们会想出办法来的。但是我们现在的做法是不会有用的。”

 

“除了我自己以外没有人阻止我,”Noct重复着多年前Gladio曾经说过的话,“所以没有关系的,Ignis,继续做你的工作就好。”

 

“我的工作是给你建议,”Ignis说,“但也不止那样。我想要你成为一个合格的王,殿下,但我也想要你快乐。这两者都很重要。”

 

“我已经认识你很长时间了,”他继续说到,“而且我知道你总是嗜睡,总是很疲惫。我从未怀疑过。但是我不明白,你很累是因为你是谁,你本该只有一个生活可却同时过着两个,这是会让人筋疲力尽的。”

 

“一直以来,我都试图通过给你更大的压力来让你做得更好,对此我很惭愧,”Ignis最后说道,“我知道你并不开心。昨晚不就是证明么?你在尽你最大的努力,Noct,但我却不是最好的顾问。”

 

“Ignis,你可真是个大傻瓜,”Noctis说,“我不可能再找到个更好的了,好么?别那么看低你自己。”

 

“那你也不要看低你自己。我是来帮助你的,”Ignis回答说,“我之前并不知道你的困境,但现在我知道了,而且我想要做得更好。你可能已经基本不记得了,但是从你八岁的意外之后,城堡里的所有人都非常担心你。”

 

“我记得的,”Noct感觉被侮辱了,“我怎么可能忘记呢?”

 

“在那之后你变成了一个特别安静的孩子——你很少会笑,总是在睡,这让所有人都很担心,”Ignis承认到,“我就是因为这个才学的烘焙,因为我知道你喜欢吃甜食,而我又不知道还能怎么帮到你。”

 

Noct从不知道那个,从不知道Ignis是为了他才开始学习烹饪的。

 

“太糟糕了,那个时候——我不知道你需要什么,我也不知道要怎么让你高兴起来,”他继续说到,“殿下,我再也不想有那种感觉,而且更重要的是,我不想让你再有那种感觉了。我之前没能看到全局,但现在不同了。所以拜托了,殿下,帮助我完成我的工作吧,在我做得太过时告诉我。”

 

他们依然握着手,Ignis坐在椅子上而Noct跪在地板上,他们沉默地对视了片刻,直到Noct有点颤抖地笑了出来,说:“…好的。好的,当然了,Iggy。”

 

有那么片刻他们就只是那样待着,外面的光线开始暗了下来,然后突然之间,Noct说到:“Ignis,我对爸爸感到很害怕。”

 

“国王陛下么?”

 

“是啊,”在昏暗的光线下很难看清Ignis的脸,但不管怎样Noct还是抬起头,沉重的说,“你知道他在我生日的时候给了我引擎剑,是吧?”

 

“当然。Gladio还告诉我你讨厌用它。”

 

“那是把很好的剑,但是它让我想起我不愿去想的事,”Noct说,终于从地上站了起来,因为他的腿都要麻了。他搬了把椅子坐在Ignis身边。“Ignis,我永远都不想用它。”

 

“为什么不?”

 

“因为我的爸爸给我那把剑来保护自己,保护这个国家,完成我的使命,”Noct说,“他给我那把剑,这样我就可以作为国王来使用它,而如果我是国王,那就意味着他死了。”

 

“你知道,有一天我在电视上看到了他。我都没有意识到他开始使用拐杖了,”Noct苦涩的笑笑,“我不想我的爸爸死,Ignis。这很蠢,因为不看你的报告,不用他给我的那把剑并不能让他活得更久,或让他更健康。我只是不愿去想。”

 

有时候Luna会再次意识到她之所以成为神使是因为她的母亲死了,而她将在她的父亲也死去时成为Lucis的国王,Noct不能让那发生,不会让那发生。

 

“这很蠢,但却可以理解,”Ignis对他说,“谢谢你告诉我这些,殿下。”

 

“叫我Noct,”是Noct的回答,而每次他这么说Ignis都会忽视他,但是或许这次——他又加了一句,“拜托了,Ignis。这会让我感觉好很多的。而且我们是朋友,不是么?”

 

Ignis哼了一声。“别用我的话来对付我啊,”他告诉Noct,“但是好吧…Noct。”

 

然后就只有他们,坐在黑暗当中。

 

后来,他们一起吃了杯面。气氛很不错,然后Ignis问:“能否告诉Gladio这些?”,而Noct毫不犹豫的答应了。这有点像,好吧,像是压在胸口的重量减轻了,他又少了一件需要隐藏的事。

 

过了几天,当他正和Prompto在游戏厅消磨时间的时候,一个声音在他们身后怒吼到:“你在学校外面干什么呢?”Prompto尖叫一声,结结巴巴想编点理由出来,但当Noct转过身时发现只不过是Gladio,穿着卫衣戴着帽子。

 

“考试期间放学比较早,Gladio,”Noct干巴巴地说,Prompto惊讶地看着他,“但是你已经知道了,不是么?”

 

Gladio咧嘴笑笑,露出满口白牙。“被你看穿了。”他承认了,然后转向Prompto。他的姿态依然怀有敌意:“所以你就是那个王子一直说起的孩子。”

 

“啊嗯,”Prompto发出短促的声音作为回答,“对。”

 

Gladio笑起来,身上的压迫感消失了。“放松,Prompto,是吧?你看起来挺酷的。”

 

Noct翻了个白眼:“快别戏弄他了,Gladio。你来这儿干嘛?”

 

“好吧,Ignis今天过来跟我说了点相当有趣的事,”Gladio悠闲的说,“说我应该跟你谈谈。”

 

“我是说,当然了,”Noct说着,从地上拿起了书包,“抱歉,Prompto。看起来今天咱们就此告别了。”

 

“呃,别担心,”金发轻松的回答,“明天见啦。”

 

所以Prompto离开了,而Noct跟着Gladio离开了游戏厅,去往Amicitia家。

 

“所以,为啥我就不知道那个两个身体的事呢?”Gladio问他,Noct只能耸耸肩。

 

“好吧,我不该告诉任何人的,”Noct告诉他,“是爸爸告诉了Ignis。而且,我不敢相信你就叫它‘那个两个身体的事’。听起来也太奇怪了。”

 

“你有更好的名字么?”Gladio顶他,“所以是国王告诉了Ignis,哈。”

 

他们穿过马路。说实话,Noct无法相信Ignis和Gladio就这么冷静的接受了。然而话说回来,或许这也并不像看起来的那么难以置信。他一直都有点不协调,而且他还会放空发呆或者比本该的睡得更多。

 

Gladio并没有问Noct他另一个身体是谁。他们都知道Noct不能说。

 

“Ignis跟我说我不该逼迫你,”Gladio说着,双眼直视前方,“我能明白他的意思。我不知道做为你是种什么感觉,而且我也不觉得自己想知道。你所背负的压力之大肯定难以想象。”

 

他们绕过另一个街角,Noct心无旁骛地看着Gladio。他还没说完。

 

“但是,你知道么?我觉得我不会听他的。”他说着,转头看向Noct。天空是橘黄色的,Gladio的脸庞沐浴在玫瑰色的光线之下。“我了解你,Noct。你就是个懒坯子。”

 

“嘿。”Noct抗议起来,但那句话实际上并不是要骂他。

 

“所有人都是懒坯子,”Gladio澄清到,“我们都需要什么来推动自己,否则我们就什么都做不成了。而我希望你能以自己的人生来做成点什么,Noct。并不是说我需要你变成世界上最强的剑士,或者最聪明的人,或者变成历史上最好的统治者,但是我需要你成为一个好人,努力,并去,这样我就能为我为之赌上性命的人而感到骄傲。”

 

正是这句话真正击中了他,因为Noct从未真正明白为何Gladio会对他敞开心扉。他一直觉得是因为他帮助了Iris,当然了那也是真的,但实际上是因为Gladio是一个高傲的人。他一直都对自己身为王之盾的身份有着强烈的自觉,而且他一直都非常明白自己将为了一位国王而死。而他对此是骄傲的,而往大了来说,他对Noct,对这位王,也是骄傲的,他不会接受他除了成为一个好人,一个值得的人之外的其他可能。

 

而这在某方面来说与Ignis是不同的,Ignis也对自己的工作极为专注。他尽最大的可能照看Noct,Gladio也是,但却又是不同的。或许这只能通过他们说的话来分辨,Ignis说让我帮助你背负重担,你并不孤单,而Gladio说不论你面对的是什么,我都不会让你懈怠的。不过,最终,他们都归结为我会帮助你的,而Noct从未如此强烈的意识到他们的存在以及他们到底为他做了多少。

 

Noct研究着Gladio的脸。他已经开始长胡子有段时间了。他的眼神就像一直以来的那样炽烈。他绝对有种粗犷又阳刚的帅气。但他看起来就和以往一样,以对Noct来说很重要的那种方式,强壮、可靠、骄傲又温暖。

 

他看起来和以前一样,他就是一样,所以这一切突然出现,蓬勃得涌现出来,Noct自己甚至都觉得很惊讶,但他的大脑告诉他,你恋爱了。

 

因为他真的觉得自己或许是恋爱了,他以前从未考虑过这个,因为这和在Tenebrae的那个侍女完全不同,他甚至都从未认识过她,但这是Gladio,而他一直都为了Noct而在那里,而且他风趣而且他有时候就是个混蛋,但Noct喜欢在他身边,想要在他身边。

 

Noct喜欢他。

 

 

于是Noct深深吸了口气,微笑并故作刻薄的说:“就好像我还期待什么其他的一样。”但是他的心脏就快要跳出来了,他的手掌突然变得又湿又冷,他的手指蜷起,微微握拳。

 

然而,Gladio似乎什么都没有注意到,他们去了他的家。那天晚上,Noct和Amicitia们还有他们的管家Jared一起吃了晚饭,而他根本无法把视线从自己的食物上移开,唯恐自己盯着Gladio看得太久。

 

很快,天色已晚,所以他向Clarus,Gladio和Iris道别,然后步行回自己的公寓。他在一盏街灯的下面停下来系紧鞋带。

 

Noct有大麻烦了。

 

与此同时,在海的另一端,Luna正和Gentiana在一起,她目瞪口呆了一下,然后迅速恢复过来。

 

Gentiana说:“天选之王的继承需要通过与众神立下圣约来达成。”

 

所以Luna想着,哦天啊,然后把头发从脸上抚开。前两年她剪短了头发,但现在她又留起来了。每次她把头发放下来时,发丝都会从耳朵后面滑出来。

 

Luna深深吸了口气,站起来。她呼唤到:“Gentiana。”

 

“神使。”Gentiana问候她,神差的神色平静一如往常。

 

Luna现在很不平静。她的心在颤抖,她的双手捏成了拳头。她很混乱,她很狂躁,眉眼间全是不悦,她紧拽着衣裙。“为什么?”她问,“Gentiana,为什么六神要这样做?”

 

Gentiana睁开眼睛,她的表情似乎有些悲伤,而且她看向Luna的眼神带着近乎怜悯的神情,而Luna从未像现在这样恨她。“这并非是出自众神的意愿,只是消除被诅咒者的必然途径。”她说,她或许看起来悲伤,但她的语气一如既往的神秘。

 

被诅咒者。Luna从未听说过被诅咒者。为什么她会不知道被诅咒者?作为神使,神差必须要告诉她众神的意愿,而那一切都是命定的——为了完成她的使命她需要知道。

 

“有些事情你故意隐瞒没有告诉我,”Luna问,“Gentiana,为什么?”

 

Gentiana抿起嘴。“这是国王的意愿,”她回答,“而众神选择成全他的要求。”

 

“Regis国王。”Luna肯定的说,而这根本没有任何道理。为什么他会希望Luna不知道?

 

“是的。”

 

“为了让众王之王得以继承,他必须与众神立下圣约,”Luna重复到,“那么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个?”

 

“因为你必须知道自己的使命,”她回答到,“创立条约将是你的职责。”

 

一个圣约,Luna茫然地想。缓慢的,她坐回到自己的沙发上。

 

“那如果…我拒绝呢?”她能听到自己的声音在说。

 

“那世界将永远坠入黑暗。”Gentiana冷静的说着,仿佛她们并不是在讨论世界末日。

 

哦,Noct想着,躺在床上。然后他慢慢的把两只手臂盖在脸上。

 

我恋爱了,Luna突然之间想到,而她无法相信正在发生的一切。我将要和众神订立圣约。她发出一声难以置信的大笑。

 

不要去想。

 

不要去想。

 

现在,不要去想任何事,然后休息。

 

当Luna第二天早上醒过来的时候,前一天几乎就像是一个梦,然而那是这些年来她过的最让人激动的一天。

 

事实上,尽管Luna身为神使在Eos很受尊重,她也只不过是帝国的一个犯人——作为皇帝在Tenebrae的一个讨价还价的筹码,一个有名无实的领袖。没有她哥哥直接的许可,她甚至都不能离开庄园,而她也从未踏出过所在的行省。(好吧,最后那点实际来说是个谎言——毕竟,她住在Lucis。)

 

这里没有人是她真正的朋友。侍从们总是对她很好,Luna也努力以礼相待,而她或许爱她的哥哥,但她很久前就不再喜欢他了。由于自己的身份,她将自己和村子的其他人隔绝开来。不论Luna和Noct的生活中有多少差异存在,他们有一点是相同的,就是孤独。

 

但是Noct现在好多了,他现在很好。他有Prompto和Ignis还有Gladio,而且他们会为了他而在那里,他们会支持他并爱他。

 

有时Luna不想要做Luna。她宁愿一直都做Noct,因为Noct有挣扎有担忧,做Noct很可怕,但是Noct有家。luna感觉很孤单,她每天都要做同样的事,被她的身份所束缚。那锁链每年都会变得更加沉重,将她绑得更加紧,而且Luna知道终有一天它们会——

 

现在不要去想它。

 

Luna所有的时间都试图做Noct而不是Luna,因为她想要去上高中,她想要和Prompto去游戏厅,她想要吃Ignis的料理,她想要和Gladio进行训练,她想要再次见到她的父亲。Luna工作着,但她带上神使那温和微笑的面具,灵魂却已经跑到了Insomnia,在那里她可以大笑可以玩笑可以哭,可以和她的朋友们在一起。

 

她的朋友们——Gladio,Gladio。

 

Gladio身上并没有任何特殊的地方。好吧,更像是没有什么将他与Ignis和Prompto区别开来。他们都很关心Noct,而且也不是说Gladio更关心或是花更多时间和他在一起。她爱他们所有人,而她也并不认为自己爱他比爱她的父亲,或是其他人更多一些。他就只是…Gladio,一个性格豪放,肩膀宽大的人,实际上,他整个人都很大个,若是她仔细想想的话,那满是肌肉的手臂——等等,或许他也全身都是肌肉,他经常锻炼。

 

突然意识到自己正在想着他的身体,她快速的眨了眨眼,强迫自己不要脸红。这很滑稽,坦白来说。

 

但重点在于,她唯一真正能说的就是她喜欢他,他很有吸引力。

 

Luna的心理认知让她脸红起来,而这让她实际上有点不开心。她正在努力要理智的理清自己的感觉,就像所有神智清醒的人那样,突然不好意思还挺烦人的。

 

“我爱上了一个我这辈子从没见过的人,”Luna大声的说,“而奇怪的是,那看起来还挺有可能的。”她笑起来,倒在床上。老实说,这整个情况还挺搞笑的。

 

但是如果她想得太深却又很悲哀。她爱上了一个自己从未见过的人,而很可能她永远也不会见到他,因为她——

 

不要去想。

 

那天Noct在中午醒来,在自己的床上蜷了一团。非常缓慢的,他翻身到床边,小心翼翼的把脚放到地上,从床上起身,然后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今天需要上学。

 

“去他的。”他大声说着,晕乎乎的蹒跚走到客厅里,然后他打开电视,切换到了那个总是播放糟糕的幻想剧的频道。

——————————————————

TBC

评论(3)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