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odencat

[翻译]We'll Give Ourselves New Names 01

Prompto中心,微诺普?

作者:mushydesserts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644825/chapters/23552799

摘要:

只是,你…你没有翅膀。”

Noct对他露出个好笑的表情。“谁说我没有的?”他笑道。

在Eos世界,传说一个人的翅膀是一个人灵魂的物质表现。

Prompto没有翅膀,取而代之,他的背上有两道很大的伤疤。

————————————

章节跳转:[2] [3]


第一章

听着,孩子。众神都曾参与造物,但我们首先是Etro的造物。

那位女神是最初的,而我们是她的。

我们身具她的形象。我们的灵魂在她的光芒中找到前路。

我们被给予她的翅膀,这样他们将不会忘记。

——————————————

在Eos大陆上,所有人都有翅膀。

每一对翅膀都是不同的:羽毛的,折叠的,虹色并闪闪发光的或是斑驳并黯淡的,蓝色和绿色的或是红色和紫色的,像沥青那样黑或是像白垩那样纯白。有些人的翼展超过他们的身高,有些人则有精致窄小的翅膀,紧贴着肩胛骨叠起。走路时有些人会折起翅膀,有些人会摇摆它们,还有些人会拖着它们走。有些人比其他人能更好的控制他们的翅膀。

并非所有人都能冲上云霄。有些人可以鼓翼飘起,有些人可以滑行,有些人可以随风飘动。有些人喜欢在地面附近徘徊。众神造万种,人们会说。我们被给予我们所拥有的翅膀是有原因的。

Prompto…

Prompto和他们不同。

——————————————

第一次有人用怜悯的目光看向Prompto是在他五岁的时候。

他们在学校里围坐成一个圆圈,听着古老的故事。前面的孩子兴奋得围着他们的老师拍动翅膀,竭力想要看到她手中那本图画书上的内容 。


那就是女神么?

她真漂亮。

她看起来像个战士。

她看起来像我的妈妈。

我喜欢她的裙子。

她有剑么?

我能见到她么?


Prompto身边坐着一个有着细小金色翅膀的小女孩,她看看他,并安静地碰了碰他的手。

那只是个童话故事,她对他耳语,眼中带着同情。

Prompto,他终于明白自己是与众不同的,看着她直到双眼充满了热泪。然后他抽出了自己的手。

当他同学的父母来带他们回家时,Prompto看着那些孩子们被抱起来从半空飞过,咯咯笑着扇动他们的胳膊,就好像他们是靠自己在飞一样。

Prompto的父母总是带着他走着穿过公园,两只脚都踩在地面上。

——————————————

他的父母对他很好。他知道自己不是他们亲生的孩子。可他们依然像爱自己的孩子那样爱他,当他情绪失常到哽咽时,他们会轻抚他的后背并给他冲一杯热可可,陪着他直到他再次坚强起来。他们为他做了能做的一切,比任何人能想到的都还多。他努力为他们坚强起来。他们经常会离开,而他不想让他们担心。

当他年纪大了些,他开始把夹克裹得更紧。弯腰驼背得背着他的双肩背包,这样人们就不会注意了。他很久以前就学会不要看着别人。他不想给他们机会回看他。

学校的人很少会注意他。有时候,他们会试图表现得友善,而那对他反而更难——Prompto耳朵都烧起来了,他知道自己永远都不完整。更糟的是当他们悄悄说起他的时候,有些人会发出嘘声,然后他就不得不起身离开然后假装什么都没听到。


谁,陆行鸟男孩?

嘘!你不能那么说!

他的头发就跟陆行鸟似的!

他们说陆行鸟曾经可以飞。

别那么混蛋。


他知道自己是不同的。同情要比其他情况更好。他不该生气。

时不时的,Cindy(漂亮的Cindy有着绿色的眼睛和如云朵一般的头发以及金色的如同阳光一样伸向天空的翅膀)了然地看着他并用脚轻踢他的脚。她会说。

没什么的。抬起头来。有些人就算飞到云里也还是看不到周围的美景。

Cindy也经常独自行动,就和Prompto一样,但那是因为Cindy是为狂风,为风暴和平流层而生的。其他的男孩和女孩没人能追上她,而Cindy也不在乎。Cindy会笑着并飞快地离开,而他们只能安于从远方爱着她。

Cindy会对Prompto微笑并揉乱他的头发,然后要求看他的照片。Cindy让Prompto露出笑容。

正是Cindy让Prompto知道他们是对的,关于翅膀与灵魂。没有人像Cindy那样美丽,不论内在或外在。

——————————————

在城市的城墙之外,Prompto知道情形要危险得多。每天都有更多的关于战斗的报道,关于Insomnia卫队以及帝国军队在边境的摩擦。他们有飞行机械,人们谣传说。不死的士兵。被火和剑所诅咒之物,不需要吃也不需要喝——可以轻易将一个士兵砍成两半。

Prompto不喜欢花费必要以上的精力。他翻过商店陈列架上的头条新闻,反而浏览起了音乐区。他试图不要去听。


上周的那次袭击。你有没有——?

她挺过来了。他们情况允许的时候就会把她带回来。

她会——?

他们不知道。医生说她或许会失去一边的翅膀。

天啊。我真抱歉,我无法想象...

是啊。她会挺过来的。她一直都能。

该死的帝国人。他们该被从天上打下去,他们所有人。


Prompto翻着一本摄影杂志并试图想象自己身处杂志上那些有异域风情的地方。他试图想象那景色。

——————————————

每天的清晨,在Insomnia的人们出门展开翅膀之前,Prompto会跑步。

他会一直跑到上气不接下气,心脏狂跳,几乎脚不沾地。

有时,当风刮过他的头发,他感觉自己几乎可以飞起来。

——————————————

他的班上有一个男孩。

在一屋子刚刚开始长出成人羽毛,兴奋的拍动翅膀并喜欢显摆的青少年之中,那个男孩立刻抓住了Prompto的注意力。

那个男孩有黑色的头发,双眼就像午夜,面无表情。他很纤细,苍白,看起来几乎是脆弱的。他坐在窗户的边上,不太说话。

他的父母是大人物,人们说。他们八卦他为什么会在这儿。他是被从家族赶出来了么?他逃跑了?是不是有什么丑闻?还是他有生命危险?

那个男孩从未承认过任何一个谣传。

你为什么来这儿?

“学数学。”他面无表情地说。

Prompto不知道。Prompto不在乎。那些都不是抓住他注意力的原因。

那个男孩没有翅膀。

——————————————

Prompto为了怎么接近他而苦恼了好几个星期。

他远远地看着他,确信那个男孩会交上其他的朋友。他或许看起来是没有翅膀,但他很优雅,有礼貌,又很帅,女孩儿们似乎很喜欢他。肯定,他会受人喜欢的。肯定,他会融入大家的。肯定,在他被某些更好的人扫荡干净之前Prompto是没有机会和他说话了。

Prompto试图激励自己,证实即使是一个没有翅膀的男孩也可以快乐,受欢迎,被爱,只要他不是Prompto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个男孩依然独自坐在那里。

——————————————

历史课上Prompto吓得一惊。有人敲了敲他的肩膀。

他转过去。是那个男孩。

男孩递给他一张纸。

睡着了。现在讲到第几章了?

Prompto盯着那张纸。他写下回复。

十二章

男孩看着他的眼睛,然后无声地说了谢谢。他又低头看向了书本。

整个讲解十三章的过程中Prompto都在努力让心跳平静下来。

——————————————

那个男孩有时会缺席。

一天或两天,有时甚至是一个礼拜。老师们完全没有在意——或许他们早就知道了。他的成绩似乎一直都是顶尖的,或许有人安排他接受私人辅导以补上缺掉的课程。

其他的学生们也不怎么在意。只有Prompto发现自己每天早上到了都会先找寻那一头黑发。当那个男孩不在的时候,Prompto就会感到失望的刺痛。

——————————————

这是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风不会太强,车行缓慢。人们在附近的空地玩着篮球。公园中树上的叶子在风中沙沙作响。Prompto已经在第三次整理他的头发。

Prompto深吸了一口气。他的手攥成了拳头。他走过去。

那个男孩抬头看过来。

Prompto说:“嗨。”

男孩微笑着说:“嗨。”

而那就是开始。

——————————————

Prompto,亲爱的,为你骄傲!Cindy高兴地说,这就叫朋友,是一切的开始。

——————————————

男孩的名字是Noct。

有他的旁边的时候人们就对Prompto很好。

Noct不在的时候他们也并不会特别对Prompto不好,大部分孩子到了高中都已经过了那个欺负人的阶段。或许他们是对此感到厌倦了。但在以前,他们没有人真的注意过Prompto或是专门过来和他说话。

现在,当Prompto走进教室,他知道自己会有一个座位。他知道当自己得到了好成绩,有人可以让他展示,而当他考的不好他也可以抱怨而Noct会微笑。

他们一起吃午饭,一起学习。Noct有时候会和Prompto分享他的食物(它们总是很美味)。Prompto教了Noct几种纸牌游戏,然后那副牌因为有一次他们在课上玩而被没收了。

其他的学生们有时也会和他们一起坐。他们现在会直视Prompto的眼睛了,而他能让他们笑——和他一起笑,而不是笑他。

Noct第一次对他招手示意,靠过去,然后在他耳边低语:“下午要不要翘课?”的时候,Prompto很是惊讶。

Prompto从来没有缺过课。他从没有理由那么做。

“哦当然了。”Prompto低语回去,Noct慢慢的慵懒的咧嘴笑了。

——————————————

Noct很容易累。他似乎总是很无聊,而且他在任何地方都能睡着。Prompto有种感觉,有时候Noct就光是听着Prompto说话就筋疲力尽了,但只要Noc看起来睡着了,Prompto就会停下来,然后Noct总是会说:“所以?后来呢?”

Noct是第一个知道Prompto讨厌虫子,吃了咖喱会胃疼,手机密码和笔记本密码一样,还有准头非常好的人。Prompto是第一个知道Noct已经转过两次学,在周末有打工,而且只喝加三块以上糖的咖啡的人。Prompto并没有告诉Noct一切,但有时Noct会好奇,而Prompto发现自己并不介意。

当Prompto得到了一辆新自行车的时候,Noct是第一个看到的。Noct坐在车把上,然后他们越过山丘后又走了一个街区,之后两个人惊叫着在草地上摔成一堆。

Prompto对Noct了解不多,但Prompto知道Noct什么时候不想开口。或许那就是为什么他们处得很好。

——————————————

很久之后Prompto才提起这个话题,很偶然的。他的手枕在脑后,看着天空,他努力不要结巴。

“所以那个,我注意到…”

Noct看着他,很困惑。

“只是,你…你没有翅膀。”

Noct对他露出个好笑的表情。“谁说我没有的?”他笑道。

“我看不到…我没有…哦。”他的父母曾告诉他有些人喜欢藏起他们的翅膀。如果一个人把翅膀紧紧折叠起来,那么大部分时候你甚至都看不到它们。如果Prompto不去打扰别人的话,他也可以在短时间内不被人注意到,因为这并不是总能一眼就看出来的。

“我也没看到你的。”Noct说。

“是啊,那个,我…我想的确是这样。”

内心深处,Prompto感觉有点失望。他不该的。他不该希望有更多的人和他一样。但他曾希望…或许。好吧。

——————————————

最重要的是,Prompto感觉…感觉…他能融入,当Noct在的时候。就好像迷失的感觉消失了,就只是那么一会儿。

Noct住的公寓比Prompto的离学校更远,他们总是一起走路回家。他们在拐角分开的时候他总是会对Prompto微笑。Prompto总是会不满足地再徘徊一阵,不愿回家独处。

——————————————

接近学期结束的一天,当Prompto正在喋喋不休的时候突然意识到Noct已经停下了脚步。

Prompto停下了闲聊。“你要去哪儿?”他们正站在一个通往城市中心的大型十字路口。Prompto的家还要再远一些。

Noct带着歉意对主路的方向点了点头。“回家过周末。”他说。

“家?你住在哪儿?”

“在城堡里。”

Prompto已经完全忘记了。Noct从来没说起过自己的家人。

所有那些谣言突然间又浮上了记忆表面——被赶出去,丑闻,危险——但他能设法说出口的就是:“哇哦。厉害。你父母的工作很重要?”

Noct笑笑:“差不多吧。”

Noct把书包甩过肩膀,他的制服袖子因为夏季炎热的天气而卷了起来。看起来他并没带除了书之外的东西,但是话说回来,如果他住在城堡里,或许他也不需要带任何东西。

Prompto站着没动。Noct似乎在等他说再见并离开。他已经如此习惯于看着Noct离开以至于他不知道要如何先迈出自己的脚了。

Prompto 眨眨眼。“是啊,当然了。”他说。

Prompto让自己走开,感觉着后背上Noct的视线。

他一直走到那个街区的尽头才回过头去。Noct依然在那里。当Prompto挥手道别时,他也挥了挥手。

——————————————

他从没问过Noct是否能飞。

然而,Noct不飞。他每天都和Prompto走回家,然后他在街角道别,之后Prompto会一直看着他直到他走出视线。他的双脚从未离开过地面。


——后记的分割线——

我又回来了!之前就曾经答应过 @debbyleung 要在ffucc完了之后翻一篇HE的文,所以这篇就是了。虽然中间会有一点苦涩的难过的地方,不过最后结局请放心绝对不虐。


评论(9)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