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odencat

【授翻】ffucc 13(04)(Gladiolus /Noctis)

第十三章  二十四岁(下)04

 

Luna在下一个休息站点租了一只陆行鸟,突然间旅行就变得容易且安全了很多。然而,这些鸟却不愿意和她一起前往Fociaugh洞窟,所以她只得冒险带着Gentiana还有两只狗狗之身进入了地下洞穴。

 

Ramuh比Titan要好相处太多,而且这位神明也丝毫没有表现出愤怒,这就说明很多问题了。不过,再一次,他也有一个需要Noct通过的测试。在这之后,那熟悉的痛苦再一次击中了她,这一次,Luna无法控制得尖叫了出来。她等着疼痛再一次消退。疼痛减轻了,却并未消失。

 

或许永远也不会消失了。

 

她需要现在就去Altissia,水神沉睡的地方。坦白来说,Luna不知道自己要怎么才能做到。到目前为止,她和Noct都没有去过另一块大陆。Jared说过他正在找寻方法,所以或许她可以回到Lestallum,然后等着Noct与雷神的会面,然后一起前往Altissia。

 

走出洞窟时,她因为透过树叶的明亮光线眯起了眼。这让她在一瞬间失去了视力,但当她又能看清的时候,她惊恐得后退,因为她以为他们还不知道,她以为自己已经足够小心,他们是怎么找到她——

 

“妹妹。”Ravus冷静地问候,他的金属假肢微微闪着光芒。在他周围,一大堆魔导兵正拿武器指着她。“不要试图抵抗。有封锁线在,你无法离开Duscae地区。我要把你带回家去。”

 

毫不犹豫地,Luna掏出了戒指,但是眨眼之间,Ravus就来到了她的身边,他抓住她的胳膊。“你是疯了么?”他嘶声说,“你不知道这戒指的代价么?”

 

“我也可以对你说同样的话,”Luna急忙忍住后面的话,这对他的新手臂来说太不友好了,“求你了,Ravus。让我走吧。”

 

“帝国想要你死,”Ravus告诉她,无视了她之前的话,“他们想要戒指。我要带你和Gentiana回Tenebrae,在那里你就安全了。”Luna惊讶得抬头看向她的哥哥,在知道她会听他说话之后,Ravus就放松了他的手。“拜托了,Lunafreya。和我一起来。你待在Lucis不安全。”

 

Luna皱起眉,考虑着Ravus的话。这...实际上解决了她怎样去另一块大陆的问题。她需要尽快去Altissia,赶在Noctis之前,这样她就可以和第一大臣协商关于水神的事,毕竟,那是唯一一个身处大都市的神明。她越快到达Accordo,就越好。她不确定自己要怎么说服Ravus放她离开Tenebrae,但她会一次一个问题慢慢解决。

 

“我会和你走,”Luna一字一句的说到,“只要你发誓不会把戒指拿走。”

 

“一言为定。”Ravus很快地回答,有点太快了,听起来一点都不像她的哥哥。他通常都会全力执行帝国的计划,就算他对Luna有什么存留的情感也只是让他不会杀掉她,没有任何事能阻止他拿走戒指。

 

你在计划什么,Luna想要问眼前的这个陌生人,但她只是握住了他的手,任他将自己带上飞艇,回去他们的家。

 

——————————————————

 

Noct觉得,和Ramuh的会面乏味到极致,而他的测试也比Titan的要来得轻松得多。在整个过程中,他反而更加担心Regalia。雷神,以他的睿智而著称,他显然看到了圣约的价值,所以Noct并不太担心那个。

 

然而,他们的车,不止是有着情感上的价值,更是他们在Lucis旅行的关键。只能骑陆行鸟让他们的行进速度大为减慢。Ignis让Cindy尝试进行定位,但是,车很可能在帝国的军事基地里。

 

在他得到雷神的标记之后,Cindy打电话给他们,告诉他们她已经定位到Regalia就在Aracheole要塞。“看起来那些帝国人打算要把姑娘运走,”她在电话上说到,通常都很快乐的声音相当严肃,“要是你们想把她夺回来,最好是开始行动了。”

 

他们在夜晚潜入了基地,然后关闭了给帝国机甲功能的发电装置,Noct第一次进行了召唤。他们完全处于包围之中,完全寡不敌众,然后Noct直觉得感到了一个拉扯的力量,然后魔法在他的耳朵里嘶嘶作响,于是他让直觉掌控然后

 

天空电闪雷鸣,暗了下来,云层堆积,雷声滚滚,这或许可以算是Noct曾有过的最恐怖的经历之一了。Ramuh的审判彻底夷平了那片区域,大地焦黑碎裂,厚重的闪电的热度弥漫在空气中。他们四个是在这片焦土上唯一还站着的人了。

 

“我想我开始明白为什么那整个圣约的事是必须的了。”Prompto用蚊子一般的声音说到。

 

“什么,你之前不这么想么?”Noct等他眼中的光晕消退,天空变回橘黄色之后转过身来。

 

“那个,我知道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是我其实挺困惑的,”他们走向Regalia的时候Prompto说,“在咱们去圆盘区之前,突然之间你就毫无预警的‘我需要和巨神对话’。我完全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然后在那之后,你又为了Ramuh让我们穿过整个Duscae地区。你到底是怎么知道我们要拜访这些地方的?”

 

“哦。”Noct还没认真想过这个,但这对其他人来说一定挺奇怪的,就好像他本能的就知道要做什么了一样。他半真半假的说:“那个,你们都知道我有头疼什么的。Ramuh的时候,我基本上就只是跟着天上的闪电走,然后结果还不错。”

 

“但是你怎么会知道头疼和闪电就是因为六神呢?”Prompto固执得很,“我是说,我一般来说不会看见一场风暴就想,‘哦,嘿看啊,Ramuh想要见我!’如果你明白我什么意思的话。”

 

“根据《创星记》,唤醒六神是神使的职责,”Ignis说,“Lunafreya大人有联络过你么?”

 

“有。”Noct撒谎了,虽然这个推测一点都不对。

 

“我没有看到Pryna或是Umbra,”当Regalia出现在视线中的时候Gladio挑起眉指出来,“怎么,它们是趁你去大号还是什么的时候来的么?”

 

Noct犹豫了。或许他应该...告诉他们?那个宰相已经知道了,敌人对他的了解比朋友还要多这一点让他烦恼。但是帝国还不知道,告诉他们的话可能会有危险。Ignis和Gladio或许并不想知道。他们都是正式的皇家侍卫,而那意味着章程,条例,以及Noct的安全最优先。有一些事情,不论情况如何,都决不该知道,而这绝对就是其中一个。

 

啊,去他的。Noct张开嘴:“我是——”

 

“呃,伙计们,”Prompto指着他们身后,打断了他们,“我们有客人了。”

 

当Noct转过身时,他看到了一个他最没想过会碰到的人。

 

“你在这里做什么?”在他能控制住自己之前冲口而出,而且他差点没能闭上嘴把后面的话咽下去。他向前迈出很大的一步。

 

“Noctis,”Ravus冷淡得说,表情甚至比平时还要冷,“很久没见了。”

 

Noct磨着牙:“我说了,你在这里做什么?”

 

“你得到了风暴的祝福,”Ravus怨恨地回应,实际上什么也没回答,“但你却根本不知道后果。”他一步一步走近,直到突然之间他的剑尖指向了Noct的脖子。

 

只是,这并不是他的剑,Noct意识到,这是Regis国王的剑。

 

Noct感觉一股深在,燃烧的怒火正在沸腾,因为Ravus在这里,用他父亲的剑威胁要杀了他,用和宰相一样的方式说他无知,表现得——一如既往得——就好像他知道一切,就好像他总是对的。又知道什么后果,Ravus?没有人比Noct更明白这一切意味着什么。他总是盲目地指责,牵连无辜的人,而现在他站在这里,喊着Luna会死掉而这全部都是你的错,Noct已经受够了他这个愚蠢的笨蛋哥哥。

 

他能看到Gladio移出了他的视野,他快速示意他停下。“你又有什么资格那么说?”Noct向他挑战,毫不动摇,就算Ravus将他父亲的剑刺进他的皮肤也一样,“你甚至都不知道你自己行动的后果,你这个帝国的走狗。他们杀了你的父母,现在看看你,他们军队的高级指挥官。你就任凭那个皇帝驱使,是不是——”

 

Ravus的脸丑陋的扭曲并咆哮起来。处于激怒当中的Noct召唤了幻影剑,蓄势待发。他准备好了要打一场,他早就想要把他的哥哥撕成碎片,他和他成堆的错误和闪光的金属手臂和偷来的剑。

 

“——我说那足够了,”Ardyn Izunia开口,脸上带着一如既往的亲切微笑,“冷静下来,孩子们。来了场手足间的争吵,是不是?”

 

“不许嘲弄我。”Ravus嘶声说,将宰相的话当成了比喻,但不管怎样他还是让步了。

 

Ardyn做戏般朝他鞠了一躬,然后将注意力转向Noct。“我又帮了你一次,亲爱的。你会发现Duscae区域周边已经没有封锁了。而现在,我们这就离开。高级指挥官和我有一件关于某个特定神祗的事要处理,所以我很确定我们会再见面的。”

 

所以他们要为了Leviathan的事去Altissia。Noct舔舔嘴唇,心脏依然跳得飞快,怒火依然包裹着他。直到Ravus转身走开,宰相和高级指挥官全都消失在视野之外为止,没有人放松下来。

 

视野之外,却不是脑海之外。

 

但是当他们终于回去的时候,Lestallum已经不是他们离开时的那个城镇了。Noct可以听到悲惨的哭号在小巷里回响,他们急忙赶往Leville酒店。

 

“哦,Gladdy,”Iris就站在酒店的门口,眼神呆滞无法聚焦,她看上去比实际上还要娇小,“你们离开的时候帝国军来了。”

 

——————————————————

 

打击一个接着一个。

 

“Talcott和我要去Caem,”Iris安静地说,“我们要在那里重新开始。建一个新家。”

 

她在逃避,Noct意识到,就像她逃避Insomnia。她要离开Lestallum以及她在这里所有的希望和梦想以忘却痛苦。但是永远不要让任何人告诉你如何哀悼,Iris让他想起这句话,所以Noct什么都没说。

 

但是Caem岬,位于Galdin码头西边,是一个并不逊色于Galdin的内陆港口,而Monica告诉过他们Jared保证——曾经保证过会给他们弄一艘去Altissia的船。“你父亲以前的船,他年轻时候用过的。船已经破破烂烂了,不过我们有Cid在。”

 

他们离开Lestallum的旅途苦中有乐,Ignis开车带着他们前往海岬。Iris坐在Noct和Gladio之间,而她的笑容依然那么明亮——或许,甚至还更明亮了。她开着玩笑,做出辛辣的评论,和Prompto拍了好多自拍,Noct都不知道要是没有她的话他们该怎么办。

 

他把那话大声说了出来,然后Iris困惑的看看他。“呃嗯,唉?我是IrisAmicitia——没有人能离开我活下去?”但她无法藏起那抹笑容,Noct翻了个白眼。“我很肯定你搞错了名字,”他回应到,“我向你保证,Noctis Lucis Caelum才是那个你需要的人。他能分分钟提升你的生活质量。”

 

Iris冲他吐了吐舌头,就在她准备再回敬点什么的时候,Gladio突然说:“你们的自恋比赛可以停了么?”

 

所以他们不情愿地坐了回去,然后Gladio奸诈地加了一句:“再说了,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珍宝是我才对。”

 

“意见驳回。”Noct和Iris异口同声说到。

 

前排座位上,Promtpo拨了下Ignis。“看见了么?”他假装低声说,语气听起来就快哭了,“他们在后排就像是内部家人一样。”

 

“我必须要看路,Prompto,”Ignis耐心地提醒他,“但是那听起来的确像是个家庭友好版本的竞赛,所以是的,我明白你的意思。另外,多说一句,根本没有‘内部家人’这么个词。”

 

“我的天呐,你是在表示不屑么?Iggy绝对是不屑了,”Prompto发出兴奋的噪音,“我就要听到那句传奇名言了伙计们!”

 

“等等,你说传奇是什么意思,Prompto?”Iris好奇地转向他,Ignis轻叹了口气。

 

这要解释起来会很尴尬的。“哦,呃,就是在几年前,Ignis想出新食谱的次数太多了,然后我就把它变成了某种梗一样,”Noct解释到,“所以现在,不管什么时候,只要他做了任何能稍微拿来套用的事情,Prompto就会变得特别兴奋。他有时候也会叫Ignis为‘传奇’,就这样。”

 

Prompto调整了一下姿势这样他就倒着坐在座位上,面对Iris了。“你不明白,这不是一个普通的梗,”他认真地告诉她,“这个梗会活得比我们还久。Iggy会成为神话中的神话,传说中的终极梗。”

 

Iris看起来更困惑了,Ignis又叹了口气。

 

“嘿,Iggy,现在就来吧,”Noct的声音紧绷着就好像在努力不要爆笑起来。笑话还没讲就笑是没有意义的,“来吧。”

 

“做好思想准备,Iris,”Gladio低声说,脸上一抹得意的笑,“这可是会很疯狂的。”

 

“数到三,”Prompto宣布,“一,二...”

 

“有了!我想到了一个新食谱!”他们四个齐声喊道,带着大相径庭的热忱程度。

 

对此,Noct简直要笑翻过去,眼泪在他喘息的时候都笑出来了。“这实在太了,”他大声的说,Gladio的笑声也一样蠢,他每次发自内心大笑的时候发出的真的很蠢的那种,“这太蠢了,不过我超爱。”Prompto看起来就跟刚中了彩票一样,而Ignis,愿上天保佑他无限容忍的灵魂,只是对他的命运举手投降了。

 

“...好吧,我也开始奇怪你们是怎么在没有我的情况下坚持到现在的了。”Iris开口说,而这只是让Noct爆发了另一轮大笑,不论其他的事情会怎样,他感觉长久以来都未有过的轻松。

TBC

评论(5)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