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odencat

【授翻】ffucc 13(01)(Gladiolus /Noctis)

第十三章  二十四岁(下)01

 

Noctis睁开眼睛。

 

房间中很黑,过了一会儿他才想起自己身在何处。Ignis和Prompto睡在边上的床上,而Gladio的胳膊横在Noct的肚子上。他坐起身。缓缓的,缓缓的,他挪到床边,轻手轻脚的把脚放到地上,离开了床。

 

Ignis,这个睡觉最轻的人,在Noct绊到其他东西的声音中醒来。“Noct?”他轻声问,小心着不要吵醒其他的人,“你还好么?”

 

而Noct只是一脸空白得转向Ignis,后者在意识到有什么事情非常不对的时候一把抓起自己的眼镜爬了起来。“Noct?”

 

Noct睁着大大的,绝望的双眼看着他,因为他刚刚看到的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他还没有真正意识到到底发生了什么——因为那用一句话就可以总结,我的父亲死了而且他们偷走了水晶而且Insomnia没有了——但这一切的意义不应该比那要多得多么?这永远不能,永远不该付诸文字,因为他要如何描述这都意味着什么,他永远都不可能告诉Ignis王之剑叛变了,他让自己的哥哥躺在冰冷的地板上,领着他的父亲走向死亡,然后让一个试图拯救他的男人步向终结(他是多么的愚蠢啊,他本该让Luna戴上戒指的),而Clarus死了,他们都死了,有多少平民活下来了,他不知道。

 

Luna现在不得不坚强起来,她不能想这个。她决不能对敌人显出软弱的姿态,所以,Noct开始哭泣。Ignis惊恐得看着他开始抽泣并徒劳的抹着眼泪。“Noct,没事的。一切都会好的。”毫不犹豫的,尽管有点笨手笨脚的,他搂住Noct并拍着他的后背。

 

不,这并不好,Noct想,然后他哽咽着说了出来。这并不好因为Niflheim赢了,而且他们偷走了一切。

 

“呃嗯~…Iggy?”Prompto睡眼惺忪地嘟囔着,“扒生…恩么了?”

 

Ignis没理他,仍然专注在Noct身上。“是发生什么了么?”Ignis安抚地问到,这种感觉很让人感激,然而Noct依然能感觉到Luna衣服上的灰尘和污垢,而且他无法摆脱,无法摆脱空气中燃烧的味道以及难民们成群结队走向Leide及更广大荒漠时的哭声。

 

现在,甚至连Gladio都惊醒了,他坐起身,抱怨着:“Ignis,怎么回事…”

 

“报纸,”Noct喘息着说,“去查查报纸。”

 

所以Ignis出去外面拿晨报,而Prompto和Gladio让Noct坐回到床上。

 

“昨天是发生了什么吗?”Prompto狂暴地问,“昨天从我们给Dino做那个工作的时候起你就一直不在状态。”

 

Noct迫使自己冷静下来,控制自己的呼吸,之后Ignis走进来,手里拿着报纸,表情动摇的厉害。他转向Noct,递出报纸:“你是怎么知道的?”

 

Insomnia陷落,头条上如此写着。Noct没有费事去看剩下的内容。Gladio一把从Ignis那里抢过报纸,脸色变得惨白,然后转身把报纸给了Prompto。

 

酒店房间的空气陷入沉默,只有Noct在竭力保持呼吸平稳时发出的声响。哭泣与抑郁消沉没有任何意义,他严厉地对自己说。站起来。想想接下来要做什么。

 

于是Noct沉默地拿出了自己的手机,然后打给了那位将军。

 

———————————————————

 

“你知道,”后来,Gladio说,“你并没向将军问起我老爸。”这句话并不沉重,诉说者的语气也并不沉重,但让Noct似乎受到了一记重击,让他胸口发闷,努力吸进空气。

 

“我…”Noct想要说点什么,但Gladio抬手制止了他。

 

“我明白,”Gladio说,“我…我只是很高兴Iris是安全的。”这很明显是个谎言,Noct绝望地看着Gladio,想要告诉他告诉其他人你是什么感觉也没有关系的,因为这样我就会像你一直以来帮助我那样帮助你,但是Gladio一直都比Noct要更加顽固,他不知道现下自己是否能触及到他。

 

“当时你在那里,是不是?”Ignis说到,Prompto安静下来转头看着Noct,“那就是为什么你比其他人更早知道,你当时就在Insomnia。”

 

“…是的。”隐瞒这点没有意义。

 

换了其他人,会有成千上万更多的问题——谁是Noct?他是否是Niflheim代表团的一员,或者他是否有意闯入了城市以便见证签约仪式?或者他一直都是王都的一个市民?但Ignis只是问到:“你现在安全么?”

 

“尽我所能的安全吧,”Noct老实回答,“我没有晕倒或是死掉之类的,所以就是这样了。”

 

“所以他们拿走了水晶,”Prompto说,“但是戒指呢?”

 

“不知道,”Gladio回答,“我猜将军会告诉我们的。”

 

他们在贤王墓那里见到了Cor。他通常都很阴沉的表情甚至比平常更加严肃,他的手臂交叉在胸前。Noct的眼神瞬间就落在了他挂在腰间的剑上。是作为他标志之一的武士刀,虎彻。

 

无论如何,这刀都不该在这里。

 

Cor告诉他——他需要收集先王们散落在四处的坟墓中的武器。“就从贤王之剑开始。”他说到,示意着身边的地下墓穴。

 

当一切结束时,Noct独自站到Cor身旁。

 

Cor一直都是个奇怪的人。他很有名,他在战斗中的强悍使他获得‘不死将军Cor’的称号,而他得到这个称号的时间已经久到人尽皆知了。可以肯定的是,他绝对非常强大,比Noct所知道的任何人都要强。但是这位将军的身上总有些什么东西让Noct踌躇,带点古怪的感觉看他。他身上的疲惫感总是超过一切,总是一脸冷酷的皱着眉。Cor人近中年,可有些时候,他表现得好像他从世界成型之初就已经存在了一般,而且他厌倦于所有的纷争,然而却还是会去战斗。Noct没办法解释清楚。

 

“Drautos背叛了我们,”Noct告诉他,“他一直都是Glauca将军,而且他杀了父——杀了国王。你知道了么?”

 

Cor的表情抽搐了一下。“我不知道。那天,我甚至都没有靠近过城堡。国王和Clarus做的计划,所以所有的皇家卫队的人都要去保护平民。他们知道要发生什么,而且他们没有告诉任何人。”

 

突然间,愤怒穿透了Noct。“你本来应该在那里的,”他怨恨地对Cor说,“你本来能够打败Glauca。”

 

Cor畏缩了一下,尽管非常细微。“抱歉,”他失魂落魄地说到,“我没有任何借口。”

 

“对不起,”Noct不由自主的说,“这并不是你的错。”他用手臂抱住自己,想要求得些微的安慰,Noct知道他只是在愤怒,因为和Cor不同,他就在那里,而他原本有可能做到什么可他却没有,而他永远都无法摆脱这个想法。

 

而那就是问题的核心,不是么?他就在那里。他怎么能不是对自己而是对其他人发泄怒火?他知道要发生的一切,他已经提前预测到了结局,而在当时那甚至都不重要。当时那不重要,而现在那再也不会重要了。

 

专注,他提醒自己。他需要去哪里,以及她下一步要做什么?抚开她自己的思绪,Luna眯眼看向阴沉的天空。她眼下有成百上千的事可以想,可以用来推着自己前进。然而没有一件是必须的。

 

“圣约的时刻已经到来,”Gentiana告诉她,Pryna和Umbra围着她们跑来跑去,“天选之王必须要与众神定约。”

 

她甚至都没有想去理解这些话。不要去想,她厉声对自己说。万事万物都有它们自己该有的时间和空间,而直到她能够真正休息为止,她不会去想任何事。

 

但是仍然,疲惫,脏污,茫然地看着前方,Luna一下一下点着头。她曾经希望过…她曾经盼望过,或许,或许她能够与他们一起旅行。

 

Regalia的后排有一个空座位。

 

但Noct需要收集幻影剑,目前正忙于寻找修罗王之刃,而Luna需要现在就出发,在Niflheim发现她,将她带回帝国,并拿走戒指之前。在Lucis有两位神祗她必须去唤醒,在自己被锁定位置之前,她必须唤醒巨神以及雷神。

 

蹲下身来,她温柔地对正在舔着她手心的Umbra微笑。或许她能直接把戒指给Noct送过去?不行,她想,因为尽管Pryna和Umbra能够找到任何人,它们也会被杀或被抓住,所以这太冒险了。

 

通过将戒指带在她的身上,能够同时形成两种防御机制。第一,如果她真的被抓住,她可以将戒指作为最终手段(强调必须是最终)。Luna这一生还从未如此害怕过一个金属圆环。第二,这是个承诺。作为神使,她在直到将戒指给Noct之前都不能休息。婚礼已经取消,她的期望和那件漂亮的礼服只能搁置。但是如果她能当面将戒指交给Noct,那意味着她还是可以见到他们大家的。Luna实在不想再孤身一人了。

 

所以,有Gentiana跟在身后,她跟着无精打采的,悲惨的人群前往Duscae地区。这是一段漫长又险峻的旅程。他们搭乘小型货车前行,一旦夜晚降临就在圣标停留。有很多人受了伤,有一些人得了病。Luna尽最大的努力去帮助他们。当她那么做时,金色的光芒流泻出来,人们就会惊讶又惊叹地看着她,因为报道说她和Noct都死了。“Lunafreya大人,你还活着!你还活着!”

 

是的,我还活着,她带着心不由衷的微笑告诉他们。我还活着。

 

我并没有活着,她想要告诉他们。

 

当他们到达Cleigne地区的Lestallum时,Luna已经精疲力竭。她的身体在疼痛,而且她几乎都无法感觉到自己的左臂了。大量的治愈总是很疲惫,而且自从离开Tenebrae之后她还没有好好休息过。但是她不得不立刻离开前往Cauthess圆盘,神明正在那里等待。如果有车,她可以轻易到达陨石那里,但是唉,尽管Lestallum的氛围相当友好,却没有多少人愿意让人搭车。Luna也去检查了陆行鸟租聘,但是看起来因为某个在Duscae区域徘徊的怪兽,陆行鸟也不可行了。所以,她徒步前进。这并不是什么很愉快的经历。

 

在Cauthess圆盘,当她终于走到的时候,显然帝国已经进行了封锁。她很失望,却并不惊讶。毕竟,Luna知道Niflheim对诸神有着极大的兴趣。几个月前,Shiva在帝国的手中死亡时撼动了整个Eos。然而,最为让人震惊的是,尽管那里有门,却根本没有卫兵,门也大敞着,允许任何人进入。

 

蹒跚着跨过大门,Luna沿着路一直走一直走,直到火舌舔过她的鞋跟,空气灼热到仿佛要让她窒息。“Gentiana,我的逆矛。”她低语到。

 

Gentiana将东西递给她,Luna将其紧紧抓在右手里,开始吟唱。这是非常,非常古老的魔法,在她还小的时候,她的母亲会在她睡觉时在她的耳边低吟的那一种,然后光芒从她的逆矛上发出。空气中充满着热度和魔法。

 

岩石摇动翻滚,然后Luna原本认为只是光滑、陡峭的悬崖变成了——

 

你是为何而呼唤我,神使?Titan隆隆地说到,他的声音在岩壁之间反弹回响,让Luna畏缩。陨石担在他的肩头,然而巨神依然巍然屹立。他身形巨大,红色的眼睛聚精会神地盯着她。

 

Luna费力咽了一下,然后用紧张到不自然的声音提出了请求。“巨神啊,”她呼唤到,“请听听我的请求。与众王之王订立圣约。”巨神并不是六神中最喜怒无常的一个(那个称号永远都是属于叛徒Ifrit的,紧随其后的则是水神),但是他绝对不是个易于控制的对手。她真的不知道他是否会同意。

 

天选之王将受到测试,Titan在长久的沉默后告诉她,只有到那时契约才会成立

 

Luna正准备要松下口气,然后她意识到他刚刚说了什么,马上恐慌起来。一个测试?什么样的测试?

 

呼吸,她想,然后她对巨神表示了感谢,后者弯腰扭转身体直到她再也看不到他的脸,而他的身体也再无法和周围的岩石区别开来。

 

痛苦即刻袭上了她,Luna喘息着跌倒在地。Gentiana在她身边蹲下将手放到Luna的后背上。Pryna吠叫着。周围的一切都在旋转,她感觉很想吐,而她已经几乎就要失去意识了。她喘不上气来,她完全无法动弹,Noct透出微小的喘息把嘴唇咬出了血。

 

这一切在几分钟后终于渐渐减弱——感觉上就像已经过了一辈子那么久,但Noct看了下手机,实际上几乎只有片刻而已——她挣扎着重新站起来。一切只会变得更糟,Luna提醒自己。不要现在就抱怨,这只会变得更糟。

 

圣约的代价是死亡。

TBC


继续虐。。。这章长度约为上一章的1.3倍。。。我大致是按Luna和Noct不同的POV来分段,感觉翻得好想吐血,就是那种怎么翻下面都还有辣~~~么长的绝望感。。。。

评论(13)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