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odencat

【授翻】ffucc 12(05)(Gladiolus /Noctis)

第十二章   二十四岁(上)05

 

但是当他们到达港口时,一个熟悉的人影挡在了他们的路上。Noct尖锐地抽了口气。Ignis注意到了,一瞬间所有人都紧张起来。

 

“好了,好了,不需要那么多疑,”Izunia宰相说着,眯起了眼睛,“你们是来乘船的。我是来告诉你们现在没有船了。”

 

“你是谁?”Gladio问,话语中透着一丝危险的气息,然后Noct意识到,除了他自己,没有人知道ArdynIzunia是谁。

 

“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然后他就像对Luna那样鞠了一躬,带着某些嘲笑的意味。当他直起身时,他向Noct扔了一枚硬币,Gladio一把抓住。“就当是一点零用钱吧,如果你愿意的话。”

 

“你为什么在这儿?”Noct防备地问。他不能透露出他知道面前的人是谁——显然他应该像他的朋友一样毫不知情。但是看起来Glauca所说的全都是真的,Niflheim的宰相能够自由的进出城墙。真正的问题在于为什么他会在Galdin码头,与王子见面,而不是出席几小时后就要在王都举行的签约仪式。

 

但Aedyn只是笑了笑,然后他看向Noct,就好像他们分享着一个私密的笑话。“你不是已经知道了么,殿下?毕竟,这次停火不会将我们带向任何地方。”说完之后,他便离开了,依然在暗自发笑。

 

“什么情况?”Prompto嘟囔着,听起来吓得不轻,“真是个古怪的人。”

 

Ignis转向Noct,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你认得他,”他说,“而且他认得你。”这不是一个问题。

 

“是的,”Noct说,但没有再说其他的,“他给咱们的硬币是什么?”

 

Gladio把硬币给他。“看起来像是某种纪念品,”他评判说,“介意给我们解释一下么,公主殿下?”

 

“这是神使就任纪念币,”Noct点点头,把硬币在手掌上翻过来,“他们几年前做来庆祝新神使就任的。”

 

“等等,所以他是什么人?”Prompto高声说到,很是好奇。

 

Noct犹豫了一下。“我…他是Niflheim的宰相。”他最终说到。

 

“什么?在这里?”Ignis震惊地喊了出来,“在谈判的当天?此外,国王给了他离开首都的许可?”

 

因为毕竟,他们不知道Ardyn Izunia能够穿过城墙。他的父亲是绝不会让宰相离开Insomnia的。

 

他们去检查了海港,确认他们被告知的事是真的——他们发现,是帝国禁止了所有船只离开Altissia的港口,将他们有效得限制在了Lucis。之后,他们被一个叫Dino Ghiranze的记者敲诈去找某种矿石,否则他就要把他们的消息卖给媒体。

 

“好吧,这最后总会发生的,”Ignis叹口气,“我们也并没有真的在隐瞒你就是王子,Noct。Regalia就绝对够让人认出来的了。”

 

现在,时间已是正午,签约的时刻近在眼前。当Ignis开车带着Noct和其他人去往矿石所在的地点时,Luna在她的房间中来回踱步。她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而最让她沮丧的是她无法做任何事。

 

她的房间里有一个钟,她焦虑地看着它一分一秒的接近预定时间。她的手在抖,她揉皱了她的裙子。她想着,请不要死,不要让帝国得逞。

 

时间真的已经到了签约前一秒,然后突然间,一阵扭打的声音在门外响起,于是她从门洞看了出去。让她惊恐的是,两个看守着门口的魔导兵倒了下去,站在那里的是一个王之剑。

 

“不,”Luna低语到,“不,不,不。”这不可能发生,他们是怎么知道如何找到她的?

 

那个王之剑找到了钥匙并打开了她的门。在她能说任何话之前,离开这里,这是个陷阱,回到王都去,另一个王之剑的脚步声向他们跑了过来,然后Nyx Ulric的声音喊道:“Pelna!”

 

刚刚被叫做Pelna的人转过身说:“Tenebrae的公主一位,安全又——”

 

他没能说完这句话。一个章鱼的触手突然从角落中伸出来抓住了他,将他勒死了。

 

Luna惊惧地盯着死在她眼前的人,这时Nyx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快点,”他粗声说着,“我们没有时间了。”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Luna边跑边问到,“我是个诱饵,你不应该——”

 

“不应该来,对我知道。我现在开始明白了,公主,”Nyx暴躁地回答,“太晚了。整个王之剑都被派出来了。在我们找到你的坐标,然后在我们的雷达上发现这些飞艇的时候,我们当然就来了。”

 

“你是怎么定位我的?”

 

“那个发卡是个追踪装置。”他快速的回答,Luna咽回去一句脏话。她早该想到的。

 

王之剑是Lucis的精英战斗部队。当王之盾可以在国王的帮助下实体化他们的武器时,王之剑可以真正意义上的借用国王的力量,得到瞬移及使用魔法的能力。通过把他们骗到这里,Insomnia已经被夺走了最大的武器。

 

他们碰到了更多的王之剑,让Luna无比恐惧的是,他们中的有些试图要攻击她。Nyx熟练得解除了他们的武装并料理妥当。

 

“王之剑被渗透了?!”Luna喘息着说。

 

“显然是,”Nyx冷硬的说到,然后,他以一种更低沉的声音喃喃自语到,“该死的,是Luche…”

 

Luche,Luna知道那个名字——Luche Lazarus。按等级来说,他仅次于王之剑的队长,Titus Drautos。他背叛了王国么?

 

章鱼还活着,在船上的某处,Luna可以看到它的那些触手。一次带着巨响的爆炸震撼着飞艇,然后突然之间,一切都燃烧了起来,她被抛出去落在了边缘上。

 

Nyx抓住了她的手。“爬上来。”他嘶声说到。她照做了。

 

过程很艰辛,但最终他们进到了正在坠落的飞艇的控制室。目的地设定的依然是Insomnia,Luna可以远远地看到那座城市。黑烟从城堡中冒出来,很显然,针对城市的攻击已经开始了。

 

“城墙,”Luna喘息着说道,“城墙消失了。”

 

城墙的确消失了,意味着所有这些满载着魔导兵的飞艇可以直接降落在城市当中。但那意味着——意味着——

 

当他们靠得更近了之后,Luna看到了。一艘在城堡旁边的飞艇起飞了,在那下面,被拖走的是——

 

“那是水晶。”Nyx惊觉,咒骂了一声。

 

水晶。Insomnia繁荣背后的原因。Eos大陆所剩的唯一一块。Luna感觉自己快要吐了。

 

“拜托了,到城堡去,”她祈求Nyx,后者看着她就像她疯了一样,“这是我的职责——”

 

“那里是战区,公主殿下,”他说,“你想要么?你别跟我说什么胡扯的‘职责’,如果你去了那里,就再不会有什么要你完成的职责了。”

 

Luna挫败地尖声说:“那你想要我说什么?”她问,“那当然是胡扯的。要怎样你才会带我过去?”

 

“你是想去死么?我不会带你去那里的,目前来说。这艘船或许根本都坚持不到那里。”

 

“我并不惧怕死亡!”Luna咆哮着,怒火中烧,Nyx看起来震惊了,“至于你之前问的——对,那当然是个谎言,你以为我是谁?但是如果明明我知道他可能依然还活着,可我却没去帮他的话,我宁愿去死!”

 

“谁?”

 

Luna太过害怕,太过愤怒,常识已经早就从窗户飞走了,所以她说:“我爸爸,还能是谁?现在,拜托了,带我去城堡。如果实在不行的话我会直接跳下去。”

 

Nyx将碎片联系了起来。“等等,你爸爸是国王?”

 

Luna又说了什么听不清的话。“别再浪费时间了,赶紧带我过去。或者,更好的选择是,从驾驶座上给我让开。”

 

“什么,他们在皇家学院教你开飞艇么?”Nyx问,话里带着讽刺。但他还是从座位上起来,让Luna坐了上去。

 

“不会和开车有太大区别吧,”Luna咬紧着牙说,“我只挂了两次驾照考试。我能搞定它。”

 

“你的口音消失了,”Nyx注意到,然后在Luna努力搞清怎么驾驶的时候飞艇上下颠簸得厉害,“我都不知道Tenebrae还有车。”

 

“他们没有,”Luna说,“别再让我分心了。”

 

因为某种奇迹般的运气,她设法将飞艇开往了城堡,但她完全不知道要怎么降落,而Nyx看起来一点儿也不想帮忙(老实说,她没想过他会是这么个自作聪明的混蛋),所以她尽可能得靠近,然后跳了出去,向全能的六神祈祷自己能活下来。

 

突然间,有人在半空中抓住了她,之后那力道足够她跌落在了城堡上层的一个阳台上。

 

“我没想到你会那么做,”Nyx说着,爬起来掸了掸裤子,“下一次,稍微警告一下我。”

 

“谢了,”Luna也爬了起来,然后开始跑向里面的电梯。她需要去往王座厅,“还以为你不会来帮我呢。”

 

“你知道王之剑的座右铭么?”他们进了电梯之后,Nyx问她。他们周围的一切都是一团乱——家具倒在地上,魔导兵在走廊巡逻,“‘为了温暖,以及家园’,如果你这么做是为了自己的家庭,那我就会帮你。”

 

luna张开嘴想要说点什么,但这时,电梯门打开来,他们都呆住了。

 

地上到处都躺着Lucis国会成员的尸体。国王站着,显然非常虚弱,手里攥紧着戒指。Glauca将军正准备要进攻。她的哥哥(Ravus他在这里做什么他参与了这一切当然了她早就该知道的)躺在地上,他的手臂烧焦了,惨不忍睹,而且他显然非常痛苦。她的视线疯狂地扫过那些倒在地上的人。在房间的另一端——Clarus Amicitia——Gladio的爸爸,他没有动静,他——

 

当Nyx将他的匕首扔向Glauca并将其注意力引开的时候,她跑向了她的父亲。她支撑着他,两个人蹒跚着尽快走向电梯。他们走进电梯的那一刻,Nyx瞬移了进来,然后她的父亲,用其愈渐衰弱的力量召唤出戒指的魔法,暂时击退了Glauca。

 

当门关上时,她意识的某处想到,Ravus。Ravus还在那里——他会没事的,他会没事的。他是帝国的人,他们会照看他。想到他烧焦的手臂,她转向她的父亲。“我的哥哥,”她在电梯中的一片寂静中说,“他是不是…?”

 

她的父亲疲惫地点点头,血从他的脸上滴下来。“他戴上了戒指。”

 

Lucii之戒。Luna感觉心跳漏了一拍。Ravus试图要戴上戒指?为什么?他知道,他一定是知道的——戒指只会给予Lucis的血脉以力量。他还活着简直是个奇迹。

 

小心翼翼地,她将双手放上她父亲胳膊的伤处。金色的光芒环绕那个区域,伤口开始愈合。“你受伤了么?”Luna问Nyx,“如果伤到了,我可以治愈它。”

 

“谢谢,Lunafreya,”她的父亲对她说,“但是恐怕治愈我的伤口也没有什么用了。我的力量从很多年前就开始衰退了,”然后他转向Nyx,他还没说过一个字,“拜托了,Nyx Ulric。不是作为一个国王对他的剑,而是作为一个男人对另一个男人的请求。将Lunafreya安全得带到Altissia,”说着,他将戒指递给Luna,“将这个带给Noctis。”

 

“你是不会死在这里的,”Luna用力地说到,“父——Regis国王,你不会死在这里。”

 

“我有些事情想问你,”Nyx终于说到,“你为什么同意这个条约?”

 

她的父亲仿佛遭到了重击一般。“那是…那是我唯一能确保Noctis安全的方法,”他说,“唯一一个能够看着他安全离开首都的方法。”

 

“这就是我们的国王的作为么?”Nyx问到,“丢开Lucis的所有人民就只为了他自己的儿子?”

 

猛然一惊,Luna意识到Nyx并不来自王都。他来自Galahd,王国的最边缘地带,而且他的一生都在和帝国战斗。他现在会感觉受到了怎样的欺骗啊,知道自己所有的努力都是徒劳,知道自己的家乡因为某个他从未见过的王子而被拱手相让。

 

“因为Noctis掌握着未来,”她的父亲静静地说,“他是被选中的。我…”他吸了口气,“我深深地为我所做的感到抱歉,NyxUlric。但我会眼都不眨的再做一次,”他将戒指按到Luna的手中,“拜托了,听从我的请求。”

 

电梯门打开,国王领着他们穿过一条秘密通道,Luna认出来了——这条路通向车库。充分意识到Glauca现在一定已经恢复过来了,Nyx超过他们,催促他们快走,Luna跑着跟在后面,紧紧抓着父亲的手,远离魔导部队和Glauca,远离Lucis,远离Ravus以及——

 

她的父亲松开了她的手。

 

Luna惊呆了,她停下来,然后,凭着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拥有的意志力,她转过身看向Regis国王,他站在那里,脸上带着苦乐参半的微笑。随着他挥动的手,在她和他之间形成了一道屏障。

 

“不!”Luna尖叫起来,但已经太晚了。她无法通过屏障。Nyx拽着她的胳膊,但她无视了他。

 

“快走,”她的父亲告诉她,“去过你的生活,Lunafreya,不论你还剩下多少时间。而在这段时间里,你要知道,锁上的门将无法再次封锁你的命运。我…我辜负了你,在十二年前。我不会再一次辜负你的。而且我知道…你的母亲也同样这样期望着。”

 

不论你还剩下多少时间,她的脑海中有个角落想着,然后Luna意识到他真的知道关于圣约的事。“不,”她啜泣着,“我不会丢下你的。”

 

但她的父亲无视她的话,对Nyx说:“快走。我们的未来就仰仗你了,Nyx Ulric。”

 

Nyx简短得点了下头,然后猛地用力将她拽走。Luna一口咬了上去。

 

而就在此时,Glauca将军砰然落下,他的父亲转过身去面对他。(这场战斗的胜者显而易见。他的父亲没有武器,无法召唤幻影剑,也没有戒指。)

 

“Lucis之王,在他的城墙里贮存着和平,”Glauca吟唱般说到,“现在你的和平在哪里?”

 

绝望之中,Luna挣脱了Nyx的手,冲过去扒住了屏障。

 

当Luna四岁的时候,她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他,希望着,迫切的想要也对他说:“我爱你”,因为她爱他,她真的爱,但是Noctis的嘴拒绝合作。取而代之,一串婴儿的牙牙学语跑了出来,而她的父亲只是对她微微笑了起来。

 

当Luna十二岁的时候,Luna想着,我爱你,但是再一次的,她的父亲无法听到那些话。

 

“我爱你,”Luna冲口而出,她丢掉了她那Tenebrae的口音,还有所有的仪态和冷静,“爸爸,我爱你。”

 

她的父亲猛然转身,就在此时,Luna知道他知道了,他知道她就是Noct,知道他们是同一且相同的存在,但是没有震惊,或是惊讶或是高兴亦或甚至是些微的酸楚,当Glauca穿透她父亲的胸膛之时,Luna只能在他的双眼中看到恐惧。

 

然后,一切都结束了,Luna让Nyx将她拖离那里。他几乎是将她搬到了车上,塞进副驾的座位里,Luna在他们飞驰上高速,驶离Insomnia的时候才记起要如何呼吸。

 

就只是…呼吸,Luna想着,将脸上的涕泪拭去。知道你还活着,而且你必须要活下去。其他的一切都可以之后再说。不要去想,不要去想。

 

飞艇瞬间追上了他们,而就算有着卫队的帮助,Nyx和Luna也无法完全摆脱掉他们,所以最终他们不得不在一连串撞击之后放弃了冒烟燃烧的车子。Luna可以看到并听到帝国放进城市中的使骸,她希望市民们已经完成了疏散。

 

最终,Nyx和Luna发现他们进了一栋废弃的办公楼,他们蜷缩在窗户下面以求片刻喘息。

 

长久的沉默之后,Nyx说:“所以,帝国想要你嫁给你兄弟?”

 

Luna生生被呛住了,字面意义上的。“什么?不,”她抗议到,然后她意识到Nyx一定是认为她和Noct是姐弟,“这…非常得复杂,”她最终说,试图尽可能的模糊但同时又尽可能真实地告诉他,“复杂,而且非常,非常机密。我们并没有血缘关系,你看。”她的手指摸着那枚父——Regis国王给她的戒指。

 

“这个戒指又是怎么回事?”Nyx问她,“这是某种能力超强的古代魔法么?”

 

“基本上是的,”Luna说,“它也掌握着控制水晶的钥匙。但是只有那些具有Caelum血统的人才能成为它的佩戴者。”

 

“所以之前那个人,你的哥哥,”Nyx说,“他想要戴上?”

 

“Ravus,他…”Luna咬住嘴唇,“我不知道他当时是怎么想的,”她最终说到,而更悲伤的是,“我再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了。”

 

Nyx,他感觉到这是一个敏感的话题,转移了方向:“所以帝国,他们绝对会为了这个戒指追着咱们不放,对吧?”

 

“是的,我们需要尽可能快点离开这个城市——”她的话被玻璃的破碎声打断,上百个使骸涌了进来。

 

“操!”Nyx大骂一声,他们别无选择只能逃跑,因为王之剑依赖于国王来得到魔法,而国王已经——

 

“他们怎么总是能找到我们?”Luna大喊着说,然而紧接着她就回答了自己的问题。那个发卡。那个蠢透了蠢透了的,她一直愚蠢得带在身上的发卡,就算Nyx已经告诉过她一个王之剑特工要把这个给他,而且她也知道王之剑已经被渗透了。“操!”她和刚刚的Nyx一样大喊,然后把发卡扔出了窗户。

 

他们设法甩掉了他们,但Nyx弄断了腿。Luna为他进行治疗,他虚弱地笑笑:“看来我欠你一次了,公主殿下。”

 

“就当是带我进入城堡的报酬吧。”Luna回应到。

 

就在这个时候,Nyx的耳机里传出一个细小的声音,Luna无法听清,但Nyx很专心得听着,然后说:“你的时机真是完美无缺,队长。”

 

队长?Drautos队长么?听到这个,Luna感觉心里轻松了一些,因为Drautos是一位在战时能力很强的将军,有了他的帮助,或许他们就能安全得离开Insomnia了。

 

“他说让咱们去D区碰面,快走吧。”

 

他们正在跑向那个区域,所有的街道都已被遗弃且安静非常,只有使骸的嘶吼在深夜响起,然后Nyx说:“你让我想起了我的妹妹,”他对Luna说,“她曾是个烈性子,就和你一样。”

 

“谢了,”Luna干巴巴说到,“她发生了什么?”

 

“是帝国,”Nyx阴郁地说,“那个时候我救不了她。我无能为力,就和我现在一样。”

 

这场谈话在他们到达广场的时候戛然而止,Nyx呼叫到:“Ulric报告!我带来了公主和戒指!”

 

一开始,什么都没发生,然后什么东西飞过半空的声音穿过,Nyx抽了口气,好像很痛苦一样跌倒在地上。“走!快跑!”他对她嘶声喊道。

 

“我不会丢下你的!”Luna抗议着,然后Nyx强行将她推开,“我可以治好你!”

 

“不敢相信你中了一发空尖弹居然还能动,Ulric。Crowe几乎是当场就死了,你知道,”一个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Luche Lazarus从阴影中走了出来,“要是试图治愈他,公主殿下,我就让他马上去死,快到没有人剩下让你救。现在,做个好姑娘,把戒指交出来。”

 

“住口!”Luna厉声说道,但之后却进退两难动弹不得。她不能——不会让Nyx死在这里。但是她不能交出戒指。她要怎么做?

 

脚步声传来,她抬头看到了Drautos队长,她和Nyx都如释重负地呼喊起来。但是之后,有些地方不对,Luna想,因为Drautos看起来实在太冷静了,而且他——

 

“Nyx!”一个声音叫喊到,接着一辆车滑移进广场,直接撞上了Drautos。只是Drautos并没有被压碎,反而是汽车被一股不该属于人类的力量掀翻到了一边。

 

“你一定是在逗我吧。”Nyx嘶哑着说,而Luche则笑了,因为在Drautos曾经站着的地方正站着全身盔甲的Glauca将军。

 

那个Noct曾和他一起训练的Drautos,那个总是忠诚于父——忠诚于国王的人,他一直都是个叛徒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这完全没有道理,他杀了她的双——杀了Tenebrae的皇后然后现在他又杀了Lucis的国王可是为什么

 

“都结束了,公主殿下,”Glauca对她说,“使骸已经释放。Insomnia已经陷落。把戒指交给我们。”

 

颤抖着,Luna拿出了戒指。

 

他们认为她有两个选择。她可以把戒指和平上交,而之后他们被杀害的概率和能活下来的概率差不多。或者,她可以尝试逃跑,她永远不可能跑过他们,Nyx会死,然后他们会杀了她并拿走戒指。

 

Luna将戒指举了起来。

 

但是他们不知道她还有另一个选择。这很冒险。就算有戒指,她也无法战斗。她的身体没有受过训练。而Luna是Noct的备份,若是他死了就是他的替代者。然而他现在还没有死,而她无法控制得想到她哥哥捂住的惨不忍睹的手臂。她不知道戒指是否会承认她。但她知道她是Noct,而Noct是Lucii之戒的正统继承者。

 

Luna戴上了戒指,然后——

 

Luna试图戴上戒指,但在一瞬之间Nyx将它从她的手中夺走了,Luche和Glauca准备进攻,Nyx对她可怕得笑了一下,因为他认为Luna并不是Lucis的血脉而她正准备牺牲她自己,然后他说:“你可不是这里的英雄,公主。”然后他将戒指戴上了自己的手指。

 

直到几个小时之后,当她见到Gentiana时,犹豫不决地,声音支离破碎地,她会问,她是否知道王之剑的Nyx Ulric身上发生了什么。

 

“他和Lucii,Lucis的先王们做了个交易,”Gentiana会说,“他在直到日出之前被赐予了诸王的力量,以一条生命作为交换:他自己的生命。”

 

“哦。”Luna将会如此回应,然后她将会把戒指紧紧地攥在手中。

 

但是现在,就在转瞬之间,王的魔法爆发出来,Luche和Glauca被向后扔了出去,然后Nyx站起来,身上闪烁着蓝色的魔法。那个开车过来的男人跑过来,Nyx介绍说他叫Libertus Ostium,然后将戒指还给了她。“我对付这两个的时候,他会带你离开首都。”他告诉Luna,朝Luche和Glauca那边做了个手势。

 

Luna只认识了Nyx宝贵的几个小时,但她已经看到,这个有一个死去妹妹的男人依然还有很多活下去的理由,他爱他的家园,而且他一定还有想要做的事,所以她问他:“我会再见到你的,对不对?”

 

“当然。”他说谎了,而那是他对她所说的最后一句话。


本章完



评论(2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