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odencat

【授翻】ffucc 12(03)(Gladiolus /Noctis)

话说,貌似这文看的人越来越少了。。。_(:зゝ∠)_不会等到最后就没有人了吧。。。

—————————————————

 第十二章   二十四岁(上)03

 

当Noct到达Galdin码头的时候,天已经快要黑了,欢迎皇帝Aldercapt来到Lucis的仪式也已经开始。

 

“不幸的是,我们没有足够的资金去住旅馆,但是咱们可以租拖车,”Ignis提出来,“还有一个选择是去附近的圣标。”

 

“好吧,Gladio的确是带了所有的露营物品,”Prompto指出,“在咱们上船之前不用一次实在太可惜了。”

 

所以他们准备野营,把帐篷、椅子、还有便携的炉子都拿了出来。当他们第一次打开Regalia的后备箱时,所有东西都溢了出来。

 

“哇哦,当时是怎么把这些东西放进去的?”Prompto不敢置信地问。

 

“费了很大劲的,”Gladio冷冷地说,“得表扬一下Cindy。她在这里面有这么多东西的情况下还把包裹塞进去了?没天赋可做不到啊。”

 

“嘿等等,我的东西呢?”Prompto叫喊着开始把露营用品拽出来,“我的衣服!我的备用相机!我是忘记放进去了么?”

 

“放松,我拿着呢,”Noct说着,拍了拍Prompto的后背,“看?”他伸出手,Prompto的露营背包随着一阵蓝色的魔法光芒实体化了,“别担心,我这儿有所有人的行李。”

 

“等等,你能这么做?”Prompto问到,听起来像是被冒犯到了,因为他从来都不知道,“我以为你只能储存武器!”

 

“好吧,技术上来说,没错,但是很多东西都可以用作‘武器’。”

 

“等等,那我们为什么要把这些露营道具放在后备箱?你可以把它们放在你的魔法空间里就好了!”

 

“那是因为Noct可以用露营工具做些其他的事,”Ignis打断他们,“咱们把所有东西拿好,去圣标那里吧。”

 

于是他们照做了,Gladio一搭好帐篷,并摆好了椅子,Noct就闭上双眼努力集中精神。他以前从来没这么做过,但是他的爸爸已经很清楚地解释过了每一个步骤,所以应该不会太困难。

 

果然,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帐篷和椅子都发出柔和的蓝光,和下面的如尼文颜色一致,然后蓝色逐渐褪去,又回到了正常的样子。

 

“我相当肯定已经弄好了。”

 

“等等,什么,”Prompto茫然的说,“刚刚发生什么了?”

 

“这些如尼文并不只是能驱逐使骸,”Ignis指着他们脚下发光的字符解释到,“它们由水晶提供能量,而那些可以使用水晶魔法的人也同样可以在圣标里储存物品。”

 

“基本来说,现在我们把这里设置好之后,我们可以就这么离开,然后不论我们下一次去哪个圣标,它们都会出现,所以我们就不需要每次都收拾了,”Noct更详尽地解释,“我不想把这些都放到我的个人‘空间’,时间久了就不知道哪个是哪个了。”

 

“不过,这实际上根本没关系吧?”Prompto问,“我是说,我们明天就搭渡船离开了。又不是说还要去更多圣标过夜。”

 

“准备充分总是没错的,”Ignis说,“而且,现在不需要并不意味着咱们以后都不需要在圣标休息。”

 

“趁着现在给他解释一下武器和治疗药品的事,”Galdio一边搜寻着他们的补给品一边说到。

 

“明白。所以你知道自己是怎么在战斗中召唤出武器的吧?”

 

“对啊,我想所有的皇家卫队成员都可以做到吧。我们好像是,通过国王和水晶的魔法联结起来了,是吧?”

 

“没错。我想他们毕竟还是告诉了你一些的,”Noct说,“不过不像其他人,我通过我自己的魔法直接和你们联结,这样我们在战斗当中可以更好的协调。基本上,我能够控制你们实体化哪个武器,所以当你们想要装备其他武器的时候告诉我就可以。另外,治疗药品。比如,看看我们今天早前用过的那些药品,它们实际上只是能量饮料。”

 

“什么?”Noct无法控制地笑了起来。Prompto看起来极为震惊,就好像他的整个人生就是个谎言,“你是说我是在用佳得乐治疗我自己么?!”

 

“如果这能让你感觉好点的话,它们的里面灌注了Noct的魔法,所以它们比你所想的有更强的治愈能力,”Ignis说,“但是这样在购买的时候就方便多了,因为能量饮料在任何地方都能买到。”

 

“我的天啊,”Prompto虚弱地说,“我打赌你们现在要告诉我,Regalia的储存空间也是由魔法运作的。”

 

“实际上,是的。不过我真的不知道那个是怎么运作的,而且我也从没费心去问,所以我也没办法解释。”

 

Prompto呻吟起来:“好吧,我现在真的要去睡觉了。我的脑子已经被轰炸了太多次了。整个听起来就跟在解释一个狂野的电子游戏的原理一样。”

 

在晚宴上,Luna看着Aldercapt皇帝和她的父亲交换着问候,空气中满溢着厚重的紧张感。除此之外,她对宰相Izunia更加警惕,他端着一杯红酒独自站在一旁,似乎很享受的样子。

 

当焰火点亮夜空时,Luna扫视着周围的政客们,而最终,她发现了王之剑,就是之前的那个人。他警惕地站在那里,显然正在执勤。

 

如果Luna仔细想想的话,王之剑出现在这里其实相当奇怪。在Galahd之后,他们应该已经被解除了职责,至少是职责的一部分。或许他是被弄到这里来受罚的?

 

好奇心刺得她心里痒痒,所以她发现自己向他走过去。“我们还从未好好互相介绍过,”Luna对他说,“我是Lunafreya,来自Tenebrae。”

 

王之剑看看她,或许是她的错觉,但他看起来似乎在笑她。“我对此心知肚明,公主殿下,”他说,“我是Nyx,Nyx Ulric。来自Galahd。”

 

Nyx Ulric。这个名字听起来很熟悉,然后Luna想起来她从王之剑的报告里听到过这个名字。Ulric,那个为了救另一个王之剑而违背了撤退命令的人。他很有才能,却不被信任能够遵守上级的命令。

 

“告诉我,Nyx Ulric,”Luna问他,“那个我——国王送来护送我离开Tenebrae的人是谁?”

 

Nyx沉默着,看了她片刻。当他终于开口时,他只是说:“她的名字曾是Crowe。”

 

哦。所以她死了。Luna将原本想说的话都咽了回去,然后尽可能真诚地对Nyx说:“我明白了。我献上最深切的哀悼,我知道失去总是很困难的。”

 

她准备转身走开,愧疚于自己让他难过了,但这时Nyx说:“这个。她本来准备给你的。”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盒子,当她打开时,里面是一个很漂亮的银色发卡。

 

“谢谢,”Luna慎重地从他手上拿过来,“我会保存好的。”

 

“请小心保管。”Nyx告诉她,听起来几乎像是他在说什么其他的东西——几乎像是在警告她什么——但是Luna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而他也没有解释。

 

就在此时,Gladio拍上了Noct的后背,他正一脸空白地盯着篝火看。“嘿,公主殿下。”他让Noct惊讶地猛然抬头。他突然间迷惑起来,因为Luna在Lucis被如此称呼,而现在Gladio也这么叫他。“明天早起进行一下训练怎么样?咱们之后可以去钓鱼。”

 

“你是在试图贿赂我么?”Noct不由自主地问。

 

“好吧,这有用么?”

 

“是啊,当然了,”Noct打了个哈欠,“要和我上床去么?”

 

“如果你们两个要在帐篷里搞起来的话,我就要保留拍照的权利,”Prompto模糊不清的话语飘出了帐篷,“我要让Ignis来选最好的那张存起来。”

 

“放轻松,我们会控制在辅导级的,”Gladio笑着,帮助Noct站起来,“所以,上床睡觉。”

 

于是Noct逐渐睡了过去,窝在其他几个人当中,但Luna依然非常清醒,在他们提供给她的房间中来回踱步。晚宴已经结束,她也很疲惫想要休息,但与此同时她不想让明天到来。

 

她发现自己走到电梯那里,并搭乘电梯去了屋顶,那个晚宴举行的地方。现在那里空无一人(这有点奇怪,真的,因为尽管晚宴已经结束,不应该依然有警卫在这里么?),Luna走到屋顶边缘的地方,抓住扶手。

 

Insomnia看起来就和一直以来的没有区别,一个延伸很广的大都市,闪烁的灯光伸展得又远又广。夜晚很暗,但透明的墙壁微微发出光亮,一个不变的存在。

 

她的父亲为了这些而同意和平谈判,为了这座城市以及它的壮美与富足。Luna无法忘记这一点。

 

然而突然之间,毫无预警的,一个扭曲的声音在她身后说到。

 

“当你往下看的时候,神使,”那个声音说,“你看到了什么?”

 

她已经有很久未曾听到这个声音了,但她绝不曾忘记过。

 

“Glauca将军。”她低语着,转身面对他。那个杀害了她母亲的人再一次站在她面前。

 

“你看到了希望么?”Glauca质问她,“你看到任何值得保护的东西么?你,众神的奴隶,被他们选定的人?”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Luna问到,她的声音在颤抖。他并没有陪伴皇帝来到Insomnia,他是怎么穿过墙的?

 

“更重要的问题是,你为什么会在这里?”Glauca又向前走了两步。Luna不能后退。“并不是Niflheim需要你。你是为我而在这里的。”

 

“什么?”

 

一艘帝国飞艇出现了,Glauca示意她上去。“你先请,神使。”

 

Luna迈步向前,将一只脚放到另一只前面,然后下一步,然后下一步。

 

他们把她带出了Insomnia,飞艇顺畅且安静得穿过了城墙的边界。它加入了另外大概有20多艘飞艇的编队,Luna完全说不出话来。她不明白这是怎么做到的,她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不可能——

 

“Izunia宰相发明了一个方法可以溜进国王的保护当中。不幸的是,只要城墙依然完整,我们一次就只能让一艘飞艇穿过,”Glauca告诉她,语气听起来几乎像在聊天,“这个速度肯定不够发动一次全面进攻的。”

 

Luna攥紧了拳头,然后强迫自己平静下来。“帝国在计划什么?”她问他。

 

“到了明天,你就会知道了。”

 

他将她关进一间上锁的房间,门外有两个魔导兵把守,Luna别无选择只能合作,因为她绝不可能在战斗中打败Glauca将军(就算作为Noct,她也怀疑自己能不能做到——但作为Luna,从未接受过格斗的训练,她会被毫无悬念的碾碎。),但她手里还有一张无人知晓的王牌。

 

Noct。

 

不幸的是,她无法控制睡眠规律,所以她在床上躺下(比起她自己的居所,这张床又硬又不舒服),Luna闭上眼睛,攥紧了Nyx给她的发卡,等待Noct在早晨醒来。

TBC

评论(17)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