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odencat

【授翻】ffucc 12(01)(Gladiolus /Noctis)

第十二章    二十四岁(上)01

 

当Luna二十四岁的时候,Lucis在Galahd战败。新闻首先传到了Luna那里,挺奇怪的(而她猜不透为什么帝国要在最后一分钟撤退),但,是Noct先听说了谈判条约的事。

 

“你一定是在开玩笑,”他难以置信的和Ignis说,“我们要把Lucis全境都割让给帝国?”

 

“除了Insomnia,”Ignis纠正他,“但是是的,所有这以外的土地都要交给帝国,以换取首都的和平。”

 

“而我的爸爸真的同意了?”

 

Ignis叹口气,推了推眼镜。“我们没有选择,”他解释到,“王之剑被打败了。我们没有获胜的希望。”

 

Noct皱起眉,但他能理解为什么他的父亲选择同意签订条约。在王之剑失败之后,相当多其他的选择就没有了。Insomnia也因为城墙的关系和其他地方隔绝了30年,独自发展,成长,留下王国的其他地方成为荒土。首都里有一种夸张的优越感,甚至有些人开始觉得其他Lucis人是移民。同意签订条约是有一定风险的——但机会在于,在Insomnia,对国王的忠诚远胜对首都之外土地的牵绊,所以,无可避免的反抗就不会那么糟。

 

但是Ignis看起来手足无措,而且无法看进他的双眼,所以Noct怀疑地眯起了眼睛。“你有什么没告诉我的?”他问。

 

Ignis皱起眉,看起来不太舒服。“条约里还有一个补充条款,”他说,“一个和平的象征,如果你想的话可以这么称呼它。”

 

“然后呢?”

 

“那是…一个婚约,”他小心的说,“国王告诉我,在这事上听从你的决定。”

 

一开始,Noct是困惑的,因为他父亲会和谁结婚呢?Noct唯一可能想到的候选人就是Accordo的首席大臣,而且不知怎么的,就Luna观察到的她的政治行为来看,Noct无法想象Claustra大臣会同意。

 

然后他意识到帝国让国王结婚就太蠢了,因为他的爸爸已经年纪大了,所以婚约的对象大概是——

 

“哦,”他抽了口气,婚约是给他的,“但是Gladio”冲口而出,Noct甚至都没有意识到,然后他匆忙住了口。

 

“我知道,”Ignis低声说,他的眼神带着理解和同情,“你的父亲知道这对你意味着什么,所以他留给你自己来决定。”

 

Noct深深吸了口气。然后又做了一次。尽管他和Gladio的关系还并不为媒体所知,他的父亲和ClarusAmicitia却是知情的。他们对这个消息的接受程度有着很大区别(Noct的爸爸给了他一个疲惫但却发自内心的喜悦的微笑,而Gladio告诉他,因为他试图约会那个“见鬼的你本来该保护的王子,你是脑子疯掉了么?”Clarus差点把他拆了。)不过最终还是都接受了。

 

他的父亲尊重他们的关系。如果到了他很可能要强迫他的儿子接受婚约的程度,那情况恐怕已经非常危急了。

 

“Gladio知道么?”Ignis点点头。

 

Noct叹了口气,摇摇头。“并不是说他们给了我多少选择,”他低声说着,然后抬高了声音,“他们想要我和谁结婚?”

 

“你童年时的朋友。Tenebrae的神使,Lunafreya Nox Fleuret。”Ignis迅速的回答到,Noct感觉自己心脏仿佛停了。

 

Luna?

 

“我…会告诉爸爸我接受这个婚约。”Noct模糊的说,他在试图将事情理清,他的大脑在飞速的运转,然后他意识到他可以让这一切成功的

 

Ignis惊讶地看着他,估计是因为他如此轻易就答应了。“我们还有时间,”他提出,“你可以多花点时间来考虑。”

 

“我们并没有其他的选择,”Noct说着,心里依然试图推想这一切到底要如何结束,“接受这个条约真的是我们唯一的选择。我必须同意,Ignis。”

 

Ignis看着他,眼神中满是怜悯。“很好,我会告知陛下的。”

 

“不,等等,”Noct站起身,“实际上,我想要亲自告诉他。”

 

于是,他在王座厅单独与他的父亲进行了会面,在所有的卫兵都离开之后,Noct告诉了父亲自己的决定。

 

他的父亲想要说点什么,但Noct飞快地打断了他。“爸爸,”他说,语气很急迫,“你为什么同意这次谈判?”

 

“我们没有更多的选择,Noctis。”他的父亲回答到,无意之间和片刻前Noct对Ignis说的话相互重叠起来。

 

“我知道那个,”Noct沮丧地说,“但是这明显是个陷阱。他们本可以轻易的在Galahd摧毁我们,但是他们却撤退了。Niflheim正在计划着什么,我知道同意他们的条约是合情合理的,但是这个谈判很明显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这样。”

 

Noct的父亲惊讶地看着他。“我没有意识到你注意到了,”他缓慢地说,“但是是的,我的确相信帝国是在引诱我们掉入陷阱。”

 

“那为什么要同意?”

 

对此,他的父亲保持着沉默,一抹后悔的表情显露出来。“你本来是不该知道帝国在Galahd的撤退的,”他承认,“恐怕有很多事我都没有告诉你,Noctis,我希望你不要因此而疏远我。”

 

“你将在Altissia和Lunafreya见面,你们也将在那里结婚,”他继续说到,“带着你的同伴们一同去吧。”

 

“我不明白,”Noct绝望地说,“你在对我隐瞒些什么?”突然之间,他想起了多年前Gentiana曾告诉Luna的话,当时她问起了被诅咒者的事。这是国王的意愿,她当时说,并且拒绝回答Luna的问题。

 

“Noctis,拜托了。”他的父亲恳求他,那听起来近乎于乞求的语气让Noct畏缩。他从未听过父亲用如此精疲力竭的声音说话。“拜托,就听我的话吧。”

 

“至少在签约期间让我待在Insomnia和你在一起吧。”Noct乞求着,但他只是摇了摇头。

 

“当你为旅途做好准备之后你要尽快的启程。”

 

于是这个话题就此终结,Noct什么都做不了,只能无助地看着父亲苍老又听天由命的面庞。

 

当他在恍惚中回到公寓时,Ignis,Gladio还有Prompto都在那里。

 

“嗨。”

 

“嗨,”Gladio打了招呼,表情难以捉摸,“听说你决定同意了。”

 

一瞬间,罪恶感冲刷过Noct,因为Gladio并不知道luna的事,而且他无法想象得知你的男朋友要结婚了是种什么样的感受。

 

“Gladio,我——”他想要说点什么,但Gladio举起了一只手。

 

“我明白的,”他说,“我们可以之后再谈那个。现在,国王说了什么?”

 

“我要去Altissia,”Noct回答到,“我——Luna也会去那里。我们要在签约仪式之前离开。”

 

“我们?”Ignis问。

 

“是啊,他想让你们都和我一起去,”Noct回答,然后他转向Prompto,“你知道多少?”

 

Prompto无能为力地耸耸肩。“呃嗯,关于条约和婚约的一部分?”他说,“Noct,我也一起去么?我只不过是个平民而已。”

 

“你不用非得去的,”Noct回答,“这是你的选择。我想让你去,但是没有人强迫你。”但是尽管Prompto并没有义务要加入Noct,他也很想让他去。Prompto随着时间的流逝成为了和他更为亲密的朋友,而且他不想把他留在首都(不能在签约仪式的这段时间里,在一定有事会发生的时候。Niflheim永远不能被低估。)。

 

“好吧,算我一个!”Prompto高兴的说,“我绝不会错过你的婚礼的!”然后他似乎刚意识到Noct要结婚的对象是谁,就结巴了起来,“等等,我不是那个意思。”

 

Gladio机智地无视了Prompto的话,跟他说:“好吧,那你就得需要点基本的战斗训练才行。我想我老爸会负责的。好吧,至少是皇家卫队的人吧。”

 

“哦,好吧,”Prompto答应了,但是之后,“呃啊,可是,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那么快学会战斗。”

 

“你会做的很好的,”Noct向他保证,“你只需要知道怎么保护自己就行。你的准头也很好,或许我们可以给你把枪。”

 

Ignis轻声咳了一下:“Prompto和我会去城堡开始进行准备。Gladio,Noct,你们两个留在这里决定要打包哪些东西。”

 

“哈?什么?Ignis,我不知道要准——”Prompto想说什么,但是在Ignis尖锐的瞪视下,他看看Gladio和Noct,“哦。哦~~~~~~。呃嗯,两位再见!”

 

所以Ignis和Prompto火速离开,门刚一关上,Gladio和Noct就转向了对方。

 

“所以,”Gladio低声说,“你同意了。”

 

“抱歉,”Noct不假思索的说,而且他真的觉得很抱歉,“请不要认为这是因为我不想让你做我的男朋友还是什么的,事情并不是那样的。”

 

“没事的,”Gladio坐下来,然后示意Noct坐到他身边,“我明白,Noct。你做了正确的事,我们需要这次谈判。”

 

但是这时Gladio注意到,Noct看起来很奇妙的对刚刚的声明无动于衷,从他的眼神闪烁貌似在思考的样子,到他总是微蹙的眉头,“你的那个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呢?”

 

“我在想,”Noct说到一半,犹豫了一下,“好吧,首先,是和L-Luna的婚约,”他说名字的时候磕巴了一下,还不习惯将那个名字说出口,“Gladio,我会让这一切好起来的。我现在没办法解释,但这能成的。”

 

Gladio怀疑地看着他:“你是什么意思?”

 

“我不知道,”Noct说,沮丧于无法简单的告诉他我就是Luna,所以没关系的,“只是…相信我,好么?当我们到了Altissia,我会和我——和她谈谈,然后我们会想出办法来的。”

 

“Noct,我可是绝不接受对伴侣不忠的。”Gladio一字一句的说,看着他的眼神就好像他已经疯了一样。

 

Noct挫败地叹了口气,按了按鼻梁。当你就是那同一个人的时候这真的能算出轨么,他想要说,但是他不能,现在不行。

 

然而,他真的能隐藏自己就是Luna的事实么?一旦他们见面了,再次同处一地,他们真的能假装他们是不同的人么?Luna和Noct同在Tenebrae时的记忆是模糊的,他不知道是否有人怀疑过他们,但那时他们都还是孩子,人们不会那么在意,所以那并没有关系。

 

另外,Noct那时候基本一直坐在轮椅上。现在他们将无法隐藏自己的步态,或者是同样的说话韵律。

 

Noct摇摇头。他现在并不想思考这个。“听着,咱们等到了Altissia再处理这个,”他对Gladio说,“你能接受么?”

 

“…好吧。”Gladio看起来对Noct可能会对他未来的妻子出轨这件事依然不太舒服。Noct无法责备他,实话说来。如果他是Gladio,他或许从一开始就会反对这个想法的。“你还在想着什么?”

 

“谈判。那是个陷阱,”Noct绝望地说,“我甚至问了爸爸,他差不多已经算是证实了。Niflheim正在计划什么大动作,而他想让我离开。我很确定这就是为什么他要让我们所有人都去Altissia。”

 

“等一下,”Gladio惊慌地说,“你确定?Ignis可是什么都没说啊。”

 

“因为Ignis不知道,”Noct说,“当王之剑在Galahd被打败的时候,帝国突然间撤退了。然后他们直接找到爸爸提出了和平条约。非常明显他们这么做并不是因为发了善心。Niflheim不是那样的国家。”

 

“你是怎么知道的,如果就连Ignis都——”Gladio突然想到,“是另一个你发现的?”

 

“这在王城之外也并不算是什么机密信息。”Noct承认了。

 

Gladio细细把事想了一遍,他的长发扫到Noct的肩膀。“我想,”他慢慢的说,“我们只能将这个留给国王来处理了。我们不能违背他的命令,而且你的爸爸也很厉害的,Noct。他绝对还藏着什么绝招呢。”

 

“我知道,”Noct叹气,“我只是...希望在签约的时候能够在这里。会让我感觉好很多。”

 

“国王不会有事的,”Gladio安慰他,“他们得先能越过我老爸才行。”

 

Noct哼了一声,戳戳他的胳膊。“哇哦,谢了,”他干巴巴的说,“那真是让我觉得好多了。”

 

“嘿,”Gladio突然间说,用胳膊肘轻推了下Noct,“你还记得去年有一次你穿女装的事么?你去了剧院,还戴了假发什么的。”

 

“你是说为了那个集会的那一次?”Noct嘟囔着,“我在试图败坏传统性别规范。顺便说一句,我可绝不会再那么做了。那是挺酷的,而且我猜我也的确阐明了自己的观点,但是事后所有人盯着我的表情就真的不值得了。而且媒体那天简直像打仗一样。”

 

“哦老天,皇家卫队那天都疯了,试图进行损害控制。我想你都让我老爸得动脉瘤了,”Gladio咧嘴笑笑,“我们应该把那套衣服一起带到Altissia去。会是个很好的伪装。”

 

“我的天啊,”Noct警惕地抬头看向他,“为什么我需要伪装啊?”

 

“或者,你可以穿到你的婚礼上去,”Gladio若有所思的说,“你依然和Lunafreya大人保持着联系,对吧?有时候我会看到她的信使犬,Umbra。你应该说服她穿一套匹配的西装。”

 

“Gladio,什么,”Noct现在真是超尴尬的,“我发誓,我们都已经约会四年了,而我始终都搞不懂你的幽默感。”

 

“我只是喜欢取笑你。”他轻松回答。

 

“好吧,你个蠢货,”Noct懒洋洋,不带任何恶意地回应道,“你和你那个蠢透的胭脂鱼发型【注】,超大一坨的纹身还有很酷的伤疤。还有肌肉。”

 

“Noct,实际上是你选了那个纹身的样式,而且也正式认可了我的发型的,”Gladio断然说,“不过,我倒是同意肌肉和伤疤的那部分。”

 

“你最好是同意,”Noct挪过去坐到了Gladio的腿上,“你是最好的。”

 

Noct不知道Gladio现在是怎么想他们之间的关系的,他们是该现在就结束还是要等到Altissia,但是他允许Noct靠在他的身上,甚至还用手臂搂着他的腰。他们就那样坐着,直到Ignis和Prompto回来,沉默并满是思绪。

 

TBC

 

【注】胭脂鱼发型就是指两侧及头顶短,后面长的一种发型,对,就是壮壮那个头


评论(8)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