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odencat

【Merlin Xover HP】古代遗物 第6章【旧文搬运】

原作:TeenMuggle

翻译:woodencat

原文地址:http://www.fanfiction.net/s/8350179/1/Ancient-Relics

————————

第六章 龙在哪儿


日光透进了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照在那些沉睡的人们身上。哈利醒了过来。

他缓慢又浑身乏力的爬起来,看向四周。现在看起来已经是早上了,也就是说他睡了整整一晚加前一天的大部分时光。可他却丝毫没有焕然一新的感觉。

他坐直起来,背靠着床头板,膝头紧贴着胸口。他本不该睡这么久的,他有太多的事情要做。

但是要从何开始?

至少上一次,虽说没有太多线索,但他还是有事可做,他知道自己是在追寻魂器。但是现在…他不知道自己是在面对什么。

即使到现在,人们的尸体还躺在城堡的某处,因为哈利而被杀害,可他却让伏地魔逃开了。而他躺在床上,在休息了几个小时之后,仍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

哈利闭上眼睛,感觉甚至比他入睡之前更加疲惫。很多食死徒被杀或被捕,魔法部重新取得了控制,可他依然觉得自己失败了。他在最为关键的地方失败了。

他是否本该能杀掉伏地魔呢?

哈利睁开眼睛。他听到周围的声音,听起来这房间中的人们依然在沉睡。他听了一会儿他们沉稳的呼吸声。他们昨天差点都被杀了。他赌上了所有,他们赌上了所有来打倒伏地魔,但他却依然活着。而且,从伏地魔神秘消失之前所说的话听来,他甚至比他们曾经惧怕的还要强大。

他掀开四柱床的围帘看向寝室的四周。罗恩躺在他边上的一张床上,赫敏在罗恩的另一边。睡梦中的他们看起来异常平静。

哈利又转了下头,看到弗雷德和乔治占据了另一张床,整个摊在上面,打着响亮的呼噜。哈利茫然的想着韦斯莱家其他的人都在什么地方…

接着他直直看向对面的一张床,发现床是空的。他皱皱眉。这位新来的神秘陌生人去哪儿了?

他听到左侧传来一声含糊不清的呻吟,他转头看到罗恩从一堆床单中挣扎出来,正迷蒙的眨着眼。

“嗨”哈利轻声的说。

“呃啊”罗恩答了一声,仍然努力的眨着眼睛想找回焦距。

哈利微笑起来。就算是在这种时刻,有些东西还是永远都不变的。

他看着罗恩继续努力的想醒过来。他大大的打着哈欠。

“老天,我们睡了多久了?”

哈利看了看透进窗户来的清晨的阳光。

“不知道,但我估摸着有段时间了。”

“哼嗯,”罗恩嘟囔着,“还不够长。”

哈利笑了起来。

罗恩又打了个哈欠,看向四周,注意到了那张空着的床。

“嘿,你觉得他去哪儿了?”

哈利看向那张床:“不知道。”

罗恩偷偷的看向四周,想看是不是有人在偷听:“听着,你真的觉得我们可以相信这个家伙么?”

“为什么?你不相信么?”哈利问到。

罗恩又看了看周围:“你看,我知道他帮了我们,但他就是——我不知道,有些很古怪的地方。”

“是啊,”哈利赞同道,“但是同样的,邓布利多自己也有那么点古怪。”

“你知道我是在说什么,”罗恩说到,没管哈利之前那句话,“赫敏猜想他比他自己所说的还要强大。”

“所以呢?或许他是谦虚。”

“不只是那样!”罗恩急切的说,“所有那些关于古教还有德鲁伊人的事情。所有这些都被认为已经失传好几个世纪了,然后突然之间他跳出来声称他知道关于这些的事?这很奇怪。更别说实际上我还是不能理解为什么邓布利多会告诉他所有关于我们的事情。”

哈利皱起眉:“是啊,这很奇怪。看起来他在这么个时候出现真的是太巧了。”

就是这样”罗恩说,很高兴哈利看起来理解了状况,“我们怎么知道他在会议上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其中一个原因,”哈利说,“福克斯。”

罗恩皱皱眉:“那只凤凰?哈利,你不会是相信一只吧?”

“福克斯不是一只普通的鸟,罗恩,”哈利说到,“当我在密室里忠于邓布利多的时候他来到了我的身边,记得么?福克斯自愿的飞向了那个人。如果是他不信任的人他绝不会那么做的。”

“尽管如此,哈利,”罗恩难以信服的说,“它只是一只鸟。”

哈利摇摇头:“不只是那样。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信任他。这…这就像是我该做的事。他身上有些事情对不上,他明显在隐藏的某些事,但是尽管如此,我想他是真的在试着帮助我们。而我相信这一点。”

罗恩依然看起来满脸怀疑。哈利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如此强烈的相信着这个男人,他自己都说不通。

罗恩再次开口,他的语气更加的严肃:“你看到那个魔法了么,他施的那个无杖魔法,让他的眼睛像那样发光的那个咒语?他为什么要对我们隐瞒?还有那些皮皮鬼的事?你以前看过皮皮鬼有那样的表现么?”

“没有,”哈利轻声的说,“但是,我还是想相信他。我以前怀疑过邓布利多,看看最后是什么结果吧。如果福克斯,邓布利多最为喜爱的福克斯可以信任他,那我也可以。”

罗恩看起来充满怀疑,但却没再多说什么。他们陷入了沉默,随着房间因为早晨的到来越来越明亮,他们还是没有一个人起来穿衣服。哈利只觉得极度的疲惫。

终于,罗恩打破了沉默:“你觉得将会发生点什么?”

哈利低头看着他的脚:“我不知道。伏地魔还在而我们必须要阻止他。但是我没有线索该从哪儿开始。”

他声音里的什么一定表现出了他的苦涩和失望,因为罗恩向他靠了过来:“听着,伙计,他逃开了不是你的错。你又能做什么呢?”

“我本来可以做点‘什么’的,”哈利说到,有些泄气,“你听到我告诉金斯莱和其他人的话了。我是老魔杖的主人,我本可以击败他的!”

罗恩表情很严肃:“不要自责,哈利。他昨天已经承受了败绩。他失去了一半的食死徒,而且我们还夺回了魔法部!他又再次藏了起来。我们占了上风!”

“有么?”哈利问到,“我们不知道他到底想要什么,我们又回到了起点。伏地魔在用古老的魔法,而我们根本对其一无所知!我本来能在昨天就结束他的,我知道我可以的!”哈利的脸绷紧了,“你们昨天都处在那么大的危险里,我让你们都命悬一线。”

“不,哈利,”罗恩坚定的说到,“我们自己选择要命悬一线。我们都要和他战斗,哈利。我们都和你一样想要让他死。我们会有办法的哈利,就像我们一直以来的那样,我们一起,我们所有人。

罗恩的双眼定定的看着哈利的,一道决意的光芒在他的目光中闪耀。哈利移开了视线,不确定要作何反应。他知道自己又犯了那种愚蠢的高尚情操。但不论他如何说服自己必须要让其他人帮忙,都无法抑制他难以摆脱的恐惧,恐惧终有一天他会失去他们中的一个。他们昨天都离死亡那么的近…

哈利不需要回答罗恩了,赫敏刚刚在睡梦中翻了个身,从喉咙中发出一声疲倦的呻吟。

罗恩看向她,对她倾注着充满爱意的凝视,几乎都让哈利感到嫉妒了。并不是他爱赫敏,他对他们那厚厚的脑壳终于发现他们关心对方而感到激动不已,而是因为他知道自己无法与任何人分享。他不能冒险,不能让金妮有危险,直到伏地魔被摧毁为止。

他含混不清的嘟囔了点什么,开始起身穿衣服,注意到一摞新洗过的袍子放在床边的椅子上。他感到一丝内疚的刺痛。家养小精灵们光是清理城堡就肯定已经够忙的了,别说还要给他提供干净的衣服。

不管怎么说,他把衣服拉过头顶,然后穿过寝室的门,想要去什么地方来一次长长的散步来理清头脑。

—————————————————

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里,梅林坐在就快熄灭的炉火前的一张柔软的扶手椅上。和只相隔了几层的楼下的惨状相比,这个房间基本没有受到之前战斗的影响,只不过是有一些破碎玻璃的碎片和碎木头,梅林双眼的一个闪光就轻松的解决了。

他一点都没有睡过。在寝室里盯着窗外看了几个小时之后,在看到最初的清理工作开始后他就离开了,想要做点什么去帮助他们。

但是他一进入公共休息室就陷入了炉火前的一把椅子里,并再也没有移动过,沉浸在了思绪中。

和他上次在这里时相比,公共休息室并没有太大改变。那是多久,一百,还是一百二十年以前?家具进行了更新换代,添加了几个新的画像,地毯也换了新的。但是那感觉还是没变,依然有着同样舒适又安全的氛围。被遗弃的作业凌乱的扔在房间里的桌子上,用过的羽毛笔被人遗忘在地板上,书桌上有着墨水印,而告示板上依然列着同样的古老禁令,霍格莫德日的通知以及魁地奇赛的时间表。

梅林感觉老了。他几乎已经习惯于看着世界变迁,可有些时候某些特别的地方对他的触动比其他人都要厉害。这个房间依然和以前一样感觉安全又安逸,但梅林被残忍的提醒着这有多么的具有欺骗性。不论在哪儿, 都从没有真正的安全过,他也永远无法得到安逸。他总是到处迁移,总是在说再见。他已经和其他人保持距离太久了,为了保护自己不为持续对他们说谎而感到痛苦,为了不看着他们变老并离开他。有时,他无比的想要和他们一起变老。他累了,为他的 存在感到疲惫。就是那样,这不是生活。他并不是 活着而只是…存在着,像一个古教的兵卒,一直等待着。

这么多个世纪以来,他不只一次的在想事情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在甘美洛曾经很开心,比他人生中的其他任何时候都要幸福。当亚瑟发现梅林的魔法时,好吧,可以说当时情况并不是很好。但是最终当他意识到梅林的忠诚是给予他以及甘美洛的时候,一切都好转了。转折点是他让梅林治愈亚瑟和格温的侄子,伊兰的儿子,当时他因为肺痨病的快要死了,梅林简直为了这个无比的高兴。在梅林小心的引导下,亚瑟欢迎魔法重新回到王国,甚至任命他为‘宫廷法师’。和预料的一样,他最初对魔法小心翼翼,但后来他拥抱魔法并鼓励人们使用他们的魔法能力去帮助他人。甘美洛曾繁荣昌盛。

梅林在回忆起那些和朋友曾有过的美好时光,以及快乐和安宁时不禁笑了,他曾终于实现了他的命运。至少他认为他实现了。看起来现在他又有了一个新的命运。

他想他们了,比他能表达的更想。但他们现在都死了。他无法更多的去细想这些。他们都在度过了长长的幸福的人生后死去。他们的名字活在传说中。但他们真实的自我只活在梅林的记忆里。

历史和神话还记得他们,但却扭曲了,就像一个没有止境的传声游戏。真实的故事已经不复存在。没有人知道亚瑟在战斗之外的勇敢,当他坐上王座去保护他的王国,他是怎样把他的王国变成了一个宽容与美好意愿的天堂,就连身份卑微的仆人也被人们所尊敬。没有人知道兰斯洛特的美好和本性,或是他无私的牺牲,只记得他是一个背叛了王的骑士。没有人知道格温的善良和地位低下的背景,或是她从没有真正动摇过对她所爱之人的忠诚。没有人知道莫佳娜变得那么邪恶的真正原因,被恐惧与憎恨所扭曲。没有人真正知道是谁。

没有人知道他们曾分享的开怀大笑,亚瑟自大且傻气的表象,格温有些心拙口笨的倾向,高文对生活的热爱,梅林对被锁回到木枷上的执着,帕西瓦尔的急中生智…

有时候梅林唯恐自己会忘记他们,唯恐他们的脸终有一日会淡出他的记忆。他常常想着要把这些都写下来,或者给自己弄一个冥想盆,但每次他最终都放弃了。如果他不能靠自己来记住他们,他也不想通过阅读古老的日记或者观看记忆来做到。他不可以忘记他们。他不会忘。

他到底是在这儿做什么?他已经为自己重回世界准备了太久,他已经忘记了要真正的进行准备。他在做正确的事么?他那可笑的神秘感又能保持多久?

他想要盖尤斯在这。他想要和他对桌而坐,分吃一条不太新鲜的乡村面包,倾诉他的内心并从他的老导师那里得到他总能得到的建议。盖尤斯看起来总是知道所有事。他比过去的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和他交谈。

或者甚至是基哈拉。梅林已经很多年没有和那条龙说过话了。基哈拉在很久以前就飞去了其他地方,不满于日益城镇化的不列颠以及他不得不与退化后的龙们分享的荒野,假装自己和他们一样的蠢笨和兽化。梅林从没想过要叫他回来。他不过是另一个会让梅林想起他曾经拥有可再不复存在的生活的证明。

梅林感到眼泪刺痛了他的眼睑,并诅咒着自己的愚蠢。停止回忆那些你不能改变的事吧,你这个多愁善感的老傻瓜!

他吸了下鼻子,眨眨眼把眼泪逼回去。他察觉到房间角落里的动静,迅速的转身,看到哈利充满好奇的看着他。

“哈利,”梅林冷静的说,希望男孩没有看到,“今早感觉如何?”

“你在想什么?”哈利轻柔的问,忽视了梅林的问题。

梅林叹了口气,他当然看到了。他直直的看向哈利,或许他可以诚实一次。“我的家人。”他简短的说。

哈利的表情缓和了下来,而且他看起来有些不安。他移到更近的地方,坐上桌沿,用一种比梅林所能想象的更加羞怯的表情看着梅林。

“你想他们么?”他问。

梅林悲伤的笑了:“生命中的每一天都想。”

哈利点点头,低头看着自己的脚:“他们是什么样的?”

梅林向后靠去,他的笑容扩大了:“你能想到的最为功能失调的一家。一半的时间我们试着杀掉对方,而另一半时间我们用自己的生命保护对方。”

哈利看起来有些紧张,好像有什么在困扰着他:“你曾经感到过内疚么?愧疚于你关心的人冒着生命危险来保护你?”

梅林长久的看着哈利。哈利看起来忧虑不安,几乎就像是在恐惧于梅林的回答。梅林强烈的注视着他。

“不。我没有。因为我知道如果立场对调,我会为他们做相同的事情。我们深深的关心着对方,而且我们从未忘记这一点。我们都努力变得高尚,将其他人的生命置于自己之前,对他人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而感到生气。但我们那么亲近,我们知道自己永远无法接受其他的方式。我们活着是为了保护对方。我们没有一个人会因为要为别人去死而犹豫。”

哈利看起来更加的内疚:“但那就是这样。我不能让他们中的任何人为我那么做!”

梅林笑了,很高兴哈利终于承认他其实是在说他自己。

“你曾经准备好了要为他们去死,哈利,”他柔声说到,“你曾想让他们都活下来,并且得知你为了保护他们而牺牲了自己。这和他们现在在做的又有什么不同?”

“但那不一样,”哈利坚持着,变得更加的焦虑不安,“这是我的战斗,我才是伏地魔想要的那个!”

“哈利,你真的认为这只是关于你么?”梅林问,“你认为如果你死了,伏地魔就会让其他人都活下来么?伏地魔是邪恶的。他甚至在想到要杀你之前就已经杀了很多,很多人。这是一场属于所有人的战斗。”

哈利停下了刚刚开始的踱步并看向他,脸上掠过一丝不甚苟同的表情。梅林回看向他。哈利必须要知道这一点,知道他并不孤单,而他们所有人都是一个共同体。

“但我本能完成它的,”哈利悄声说道,露出一抹心痛,“我本能永远给这画上句点的。”

梅林摇摇头:“哈利,如果你总是想着‘我本能’的话,你将永远无法前进。现在只要专注于你将要做什么就好。不要总是回顾过去。”

哈利点点头,坐回了桌沿上,思考着梅林的话。梅林感觉自己像个无以伦比的伪君子。难道自己不是刚刚花了几个小时来回顾过去么?难道他不是刚刚陷在他自己过去的回忆中,想着本可能发生什么——像是‘如果’他能做些什么来帮助莫佳娜的话,或许就能引领她重回光明。

这么多年之后,她的背叛依旧让人痛心。并不只是最初的一个,也是最后的一个,最后一个导致亚瑟死亡的背叛…

梅林强迫自己从记忆中回到现实并再一次专注于在他面前的这个男孩。哈利看起来疲倦又憔悴,他真的吃了很多苦。但现在梅林会给予他帮助——他会确保哈利能够成功。梅林在几个世纪前曾经失败过,他没能保护亚瑟,但他这次不会失败。

哈利依然尴尬的坐在那里,摆弄着桌上零碎的小玩意儿。有人把收集的巧克力蛙卡片落在了这里。梅林看到他自己的名字时被逗笑了。他永远都无法适应自己一直被错误的描述成是一个老人——他甚至都没有变老过!他猜想有一部分原因是每次有官方雕刻家或者是画家来到城堡,亚瑟总是坚持让梅林被画成‘大龙王’的样子,或许是为了对多年前梅林让他背他的事进行复仇吧。不过,梅林并不是太介意,这不过是让他的掩饰更有说服力。绝没有人会想到伟大的梅林是个年轻人。

一个就像是一群受惊的大象冲下楼梯的声音响了起来,接着韦斯莱双胞胎,罗恩,还有有点恼火的赫敏出现在门口。在看到哈利和梅林坐在那里后他们停下了脚步,或许是觉得自己打扰了他们。

“嗨!”梅林兴高采烈的说到,试着让他们安心。

双胞胎热情的回应着,走过来坐到哈利和梅林边上,开着玩笑,抱怨着在‘他们做了所有事’之后却没有送餐服务。

梅林对哈利送出一个简短的微笑,让他知道他会对刚刚哈利所说的那些话保密。哈利也对他感激的回以一个笑容。

可是罗恩看起来似乎更加怀疑了,而赫敏看起来和以前一样充满好奇。梅林努力克制着不翻白眼。这真是典型的罗恩和赫敏,一个视他为威胁,而另一个想要知道所有事。早些时候梅林说他会告诉她所有关于古教的事时是认真的,他知道她会觉得这很有意思的。但是必须要等到合适的时机才行,现在这个时候他能给她的就只有微妙的暗示与真相的魅影。

“我要饿死了。”罗恩宣布道,接着抓住赫敏的手走向了肖像画洞口。

“我们的弟弟还是那么可爱。”弗雷德对乔治说到,后者热诚的点着头。

“或许我们应该和他一起,你知道。确保他不会因为太饿而错误的吃掉家养小精灵。”

他们站起来跟上他们的弟弟,梅林和哈利也跟了上去。他们的城堡之旅并不愉快。家养小精灵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已经做出了让人钦佩的成果,血迹没有了,碎玻璃和大部分碎屑也清理掉了。但是墙上巨大的窟窿以及烧焦的气味依然挥之不去。他们依然被那场战斗所包围。

他们来到门厅,已经有一些人聚集在那里,他们全都转头目瞪口呆的看着哈利。哈利脸红了,接着又捋捋头发来盖住伤疤。梅林差点喷笑出来。是啊,就像这会有什么不同一样。

他们走进了礼堂,学院桌已经被重新放好,上面还摆放着随意的早餐。礼堂里人不是很多,一些学生以及他们一同参加战斗的家人,老师们和一些凤凰社成员茫然的想要从混乱中重整秩序。

哈利走进来时每个人都抬起头来,但是赫敏抓住哈利的手,拉着他断然的走过几张桌子,越过那些凝视,坐在了格兰芬多桌子的中间。

他们都跟随着她的带领。梅林清楚的意识到他自己受到了多少注视。他当即有点不知所措。从离开甘美洛之后他还从没受到过这么多人的关注或是注意——他总是试着尽量让自己不引人注目。好吧,那已经是过去的事了。

他们在桌边坐了下来,对面是那个隆巴顿男孩,他热情的对他们打了招呼。在他边上是另外两个男孩,梅林从他们的样子知道他们和哈利同年,还有那个洛夫古德的女孩,正在盯着施了魔法的天花板,微微皱着眉,看起来甚至没注意到他们的到来。

纳威·隆巴顿的脸庞因渴望而散发着光芒:“我还以为你们永远都不起来了呢!我们有很多的事要做!金斯莱和其他很多人去了魔法部,想试着把所有事理出个头绪来,把还在部里的食死徒找出来。而我们有一个城堡要打扫!”

哈利皱起眉:“我们要做扫除?伏地魔正在外面做一些梅林才知道的事情而我们却要——”

“我们很愿意帮忙,纳威,”赫敏打断他,用一个瞪视阻止了哈利的反驳,“不让这个地方变成一片废墟非常的重要。我们都会帮忙的。”

罗恩看起来有点不高兴,但是什么都没说。纳威看着他们,然后他的视线落在了梅林身上。

“嘿,你是那个人!那个在战斗里帮了我们的人!那个知道古老魔法的。抱歉,我没记住你的名字。”

“马汀·艾莫瑞斯。”梅林回答到,握了握纳威伸出来的手。

纳威咧嘴笑了笑:“纳威·隆巴顿。这是迪安·托马斯和西莫·斐尼甘,”他说着,向坐在他两边的那两个男孩打了个手势,“还有,呃,这是卢娜·洛夫古德。她一般不会这么无礼的,但是你看,她正在集中精神,说是她正在试着数清那些,呃,骚扰虻。”

梅林看向她,注意到她那呆滞的表情,还发现她似乎正在默默的进行着计数。他莞尔一笑,他喜欢她。

纳威看着梅林的笑容,很明显,他对梅林没有把卢娜当成个疯子而感到高兴。“你在那场战斗里真的很酷,马汀。那是些极为绝妙的魔法。”

梅林笑开了:“谢谢,纳威。你自己也很棒。你干掉那条蛇的那一下,才真酷。”

梅林从来都没真正搞明白过为什么近几个世代的人们喜欢用‘酷’这个字来做形容,不过他已经发现这样能让他们更自在。

纳威脸红了,但他看起来的确对自己挺满意的:“那没什么,真的。”他含混的说到。

“得了吧,纳威,”迪安说到,推了他一把,“那非常了不起!”

纳威的脸更红了,低头看向了他盘里的炒鸡蛋。

西莫把注意力转到了梅林身上:“你真的了解古魔法么?”他问。

梅林点点头,想起来这些男孩和纳威不同,都没有出席那次凤凰社的会议。“我知道一点。”

西莫似乎很有兴趣:“哇哦,我听过关于那些的故事什么的。我一直觉得要是能学会的话会很酷。”

梅林只是笑笑,没有回答,给自己拿了点烤面包。他什么都不能说。

接下来的早餐乏善可陈,除了中间卢娜突然的合上双手然后喊道“我知道了!2056!”。大厅里相当空旷。所有的一切都很不正式,家长和老师们基本都没有坐在自己的学院桌上,而是和学生坐在一起。哈利,罗恩和赫敏互相说了几句话,迪安和西莫正在急切的互相交流着过去的几个月他们都做了什么。梅林趁着这个机会看了看周围,发现疲倦又悲痛的脸庞比比皆是。他想知道昨天还放在这里的尸体现在被移去了哪里。

终于,哈利,罗恩和赫敏从桌边站了起来。“我想我们最好是开始帮着修复城堡。有什么我们能做的么,纳威?”赫敏问到。

纳威想了一会儿:“你们或许可以从外面开始,那边依然有很多的碎石。我马上就得走,我说了会帮助斯普劳特教授整理温室,如果我们不把它们清理出来,有很多稀有又珍贵的植物就要死了。”

哈利心烦意乱的点点头。梅林注视着他——毫无疑问他根本不想在这儿待着,他想要战斗,而不是打扫卫生。

他们走向外面,走过损毁的大门来到草地上,这里现在满是被践踏和被掘开的痕迹,不算深的壕沟在巨人战斗过的地方纵横分布。

但是在他们还没真正开始清理之前,一声呼喊从他们身后突然响起。

“罗恩!”

他们转身看到罗恩的一个哥哥正朝他们跑过来。梅林不确定是哪一个,比尔?还是查理?

“怎么了?”罗恩问到,看到他哥哥气喘吁吁而且明显有什么紧急情况。

“它在哪儿,罗恩?”他上气不接下气的问,“我们就像疯了一样的到处找可还是没办法找到它!”

“找什么?”罗恩问着,有些糊涂。

那个韦斯莱家的哥哥生气的看着他:“那条龙,罗恩!你知道的,那个你们骑着飞过的?它跑去了什么地方不是么?它是瞎的,很可能极为饥饿,而且非常地生气。我们必须在它接近某个麻瓜聚居地之前把它找出来!”

哈利,罗恩和赫敏不确定的看着他。赫敏咬了咬嘴唇。

“嗯…”她没什么自信的开口到,“那个,我们不太确定…”

那个韦斯莱的哥哥翻了个白眼:“你们就那么让它跑了?都不关心它去了哪儿么?”

“那会儿我们还有其他的事情要考虑呢!”罗恩辩解道。

那位韦斯莱摇摇头:“这绝对会变成个噩梦的。”

梅林保持着沉默。尽管他是个驭龙者,可他怀疑自己帮不上忙。现今的龙已经大不相同了。它们变成了愚蠢的动物,没有了基哈拉拥有的那种远古的智慧。它们不会承认他的权柄。

他曾试过,试了很多年想与它们接触,但却都是徒劳。基哈拉说它们是‘残忍又愚蠢的野兽,根本没有自我思考的概念’。虽然如此,他感觉到在那表面之下依然还潜伏着某种形式的远古智慧。

韦斯莱叹了口气,站直了脚后跟:“我们已经和那些妖精们说了好些年了,让他们把那些龙放了。这简直是一种光天化日之下的残忍。那些可怜的家伙一辈子都被锁在地下,又瞎,又饿,备受折磨,它们中的某一个会想办法逃出来不过就是个时间问题。”

“是啊,好吧,我想我们稍微帮了点忙。”哈利虚弱的笑了一下。

韦斯莱看向他:“我还是无法相信你们骑了一条龙。你们一定是历史上唯一这么做过的人。”

梅林皱起眉。不,他们不是。我也骑过,还是一条更棒的龙!

韦斯莱还在继续说着:“——不敢相信你们活下来了。你们可能还不知道。那些妖精可都气疯了。”

赫敏看起来很担心:“真的么?”

“当然了,赫敏!”罗恩说到,“你能想象那些小恶棍现在正在怎么说我们么?我们闯进了一个高度保密的金库,偷了些珍贵的东西,然后还偷了他们的龙。要是我一定很生气。”

“不知道他们会怎么处理我们。”哈利把心里的疑虑说了出来。

“或许我可以回答。”一个低沉的声音说到。金斯莱正在从大门处走向他们。

“金斯莱!”哈利惊呼,“我还以为你在魔法部?”

金斯莱表情黯淡的微笑了一下:“我去了。要颠覆魔法部从辛克尼斯统治以来形成的东西需要一段很长的时间。我在试着把所有我不信任的人从那里弄出去。我想你们或许会想知道,我已经让乌姆里奇进了一间阿兹卡班的牢房,正等着以反麻瓜出身罪受审。”

一丝胜利的光芒闪过哈利的双眼。就连梅林听到这个都很高兴,虽然他从来没有直接和乌姆里奇有过接触,他仍旧像哈利一样的讨厌她。

“她活该这样,那个老巫——”罗恩开始了,但是赫敏打断了他。

“你刚才说妖精们怎么了,金斯莱?他们真的很生气么?”赫敏问,看起来有些害怕。

金斯莱干笑了几声:“妖精们是不是对你们闯进古灵阁很生气…你就像是在问‘查得理火炮队今年是不是不会再留在大联盟了?’”

罗恩略微紧张起来。

金斯莱没有留意他,继续说下去:“他们过去两天都聚集在妖精联络处,要求让你们为犯下的罪过接受审判。”

赫敏睁大了眼睛,紧紧抓住了罗恩的胳膊。但金斯莱抬起一只手让她放宽心。

“别担心,赫敏。我不会让它发生的,尽管和他们的外交关系可能会有一段时间变的很糟糕。”

罗恩有点局促不安:“抱歉。”

金斯莱对他的道歉毫不介意:“用不着,罗恩。很明显你们没做错什么。虽说妖精们不那么认为。他们不在乎你们闯进去的目的,他们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然后他们想要你们受到惩罚。我们已经设法达成了协议,如果你们归还所偷的东西他们就减轻处罚。很显然,因为你们毁了它,这已经不可能了,而我们仍然在试着想出一个更好的解决办法。”

哈利,罗恩,和赫敏陷入了沉默,看起来忧心忡忡,梅林差点因为他们的表情笑出声来。他们才打了一场可怕的战斗,面对致命的死敌,但他们却害怕那些妖精?

“说起来,金斯莱,”赫敏有些胆怯的问,“我们要告诉他们,还有所有人那些事么,关于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包括魂器这些?”

金斯莱皱皱眉:“说到那个,我还不确定。人们会想要知道你们过去一年都去了哪儿,可我不想让这事满城皆知。但是伏地魔在消失前自己提到了魂器,还有古魔法,我不知道我们能把这事保密多久。”

他停了下来,留下一片不详的沉默。

哈利打破了沉默:“那你准备对那个古教做点什么?”

梅林微微绷紧了身体。

金斯莱叹了口气:“我手下有人正在处理这个事,哈利——在神秘事务司。但到目前为止,一无所获。所有的知识看起来真的都已经从历史中被抹去了。”

哈利自荐道:“我们可以帮忙——”

“不,哈利,”金斯莱坚决的说,“把这事留给我吧。魔法部的记录在英国是最为庞大的,如果能发现什么的话也将会由我的人来找到。”

哈,梅林想着,我就是那个把它全部抹去的人。

“哈利,你现在能做的事就是在城堡里帮忙,还有好好休息。你需要恢复气力。现在我必须离开了,我需要和麦格教授说点事。”

然后他走了。

梅林看到了哈利脸上的愤怒和挫败。他痛恨等待。他想要做点什么。

梅林知道那种感觉。

~~本章完~~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