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odencat

【Merlin Xover HP】古代遗物 第2章【旧文搬运】

原作:TeenMuggle

翻译:woodencat

原文地址:http://www.fanfiction.net/s/8350179/1/Ancient-Relics

————————

第二章    见到哈利

死亡的尖叫充满四周。碎屑就像冰雹一般不断的落下,使厚重的灰尘像水蒸汽般升腾。各种颜色的光束在他的周围穿过,在空气中留下刺痛的魔法能量,但梅林不需要关心这些。他必须在这整个战场和废墟中找到哈利并保证他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他像疯了一样的躲闪和奔跑,躲开那些骤然奔向他的咒语。他并不认为自己会被打中,他的魔法本能太过强大,根本不会允许他被一个意料之外的的平凡的昏迷咒击中,但他已不得已被推上了舞台。 

他跑过霍格沃茨的人和食死徒们,他们没有人真正注意到他。哈利在哪儿?他急切的想着。他连一瞬间都不该让他离开自己的视线的!不过话说回来,他怎么知道古教会突然把他扔进一场战斗正中呢? 

他躲进一尊雕像后面,试着调整呼吸。或许时间已经过去了十三个世纪,可他依然像曾经那样瘦弱。他从来不是个骑士,但至少在甘美洛亚瑟让他保持着一定的训练。他为自己几百年来的缺乏锻炼诅咒不已——倒不是说他曾经有多善于体力活动。 

他冷静下来,理清头脑,找寻哈利,但是现在在城堡中存在的纯粹的魔法能量让他无法隔绝出单一某个人的魔法气场。多年来城堡本身已被灌注了太多的魔法能量,梅林怀疑就算没有那些在走廊中正在施展的大量咒语他也无法定位哈利的所在。 

他再一次为让哈利离开自己视线诅咒着自己的愚蠢。他到底是在想什么? 

“哦,所以又回来了是么?”一个无聊的懒洋洋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梅林急忙转身,看到血人巴罗在几英尺外漂浮在离地面几英寸的地方,无趣的看着他,看起来完全没有关注正在他身后展开的战斗。 

梅林烦恼的叹了口气。就算是巴罗活着的时候他也从来不知道怎么和其相处,他从来都不太喜欢贵族。而那是在他杀死海伦娜之前,那时他虽然是个被宠坏的孩子可在内里还是一个非常正派的好人。 

“是啊,我回来了。”他简短的说到,不想和一个身上满是无辜女孩儿鲜血的人谈论太久。 

巴罗没对他粗鲁的言行说什么。他依然用那慢吞吞懒洋洋的嘶哑声音说到:“你还真是选了一个糟糕的时间来再次拜访。” 

“我也不知道会这样。”梅林喃喃到,从雕像后面瞄出去检查这四周是否安全。 

“嗯,你知道我从没找出你真正的名字。上一次是什么来着?马修?再上一次是…莫蒂默?你有种很神秘的感觉。” 

“好吧,你不是第一个这么说的。”梅林说着,开始小心翼翼从雕像后方走出来。

巴罗看起来毫不在意,而且决心要得到个答案,尽管他最想做的事也看起来无关紧要。 

“一千年过去了而你看起来一点都没老。你是怎么做到的?梅尔维尔,马歇尔,马汀…不管你这些年到底都叫什么。”【1】 

“好吧我不想剥夺你寻找答案的乐趣。”梅林在小心翼翼走向一条黑暗的走廊时试着想摆脱他,躲避着从上面掉下来的巨大石块。 

“来吧,我必须要有个答案!”巴罗不以为然的吸了口气。“我对你玩的游戏已经厌倦了。” 

“而我已经对你的问题感到厌倦了!”梅林喊道,转身看向他。“你没意识到这里正发生一场战争么?我有更要紧的事情要做!” 

巴罗只是冷静的看着他,抬起了一条透明的眉毛。“除了神秘的不死男人以外还有什么能让我享受一下的?这场战斗和我无关。不管结果如何我都会不受影响的待在这里。凡人的生命对我来说无关紧要。” 

“那你为什么就不能别再管我呢?”梅林很生气。“总是那些同样的问题!还以为过了几个世纪你们会感到厌倦呢!” 

“啊”巴罗说到,看起来很开心,“但是你不是凡人对吧?你就承认它吧!” 

梅林暗中叫苦。该死的狡猾的斯莱特林! 

巴罗仍然看起来得意洋洋。“只要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听着,”梅林很快的说着,急切的想离开,“那个现在不重要。这个学校和这些学生正处在危险当中!” 

“那又怎么…” 

“你应该关心,因为你是见鬼的斯莱特林学院的鬼魂!我不是在说双关语!”梅林恼怒的喊着。“见证学校的福祉是你的责任!你是最初一批在这学习的学生,是斯莱特林手把手把你领进了他的学院!” 

巴罗看起来毫无所动:“以防万一永远年轻的你没有注意到,我的魔杖几个世纪前就损坏了。虽然我想要保护这个已经变成家的城堡,可我又能做什么呢?” 

梅林张嘴正想要告诉血人巴罗他到底能够做些什么,突然间他灵机一动。 

“你可以帮助我!你知道哈利在哪儿么?” 

巴罗皱皱眉头:“哪个哈利?” 

“哈利·胡迪尼”【2】梅林挖苦的回答。他正在迅速的失去耐心。 

巴罗颤抖起来“别跟我提那个可恨的血统叛徒,居然还称自己是巫师…”他又颤抖起来,看起来似乎刚刚注意到梅林的怒火。“我想你是在说我们难以捉摸的波特先生?我看到他去往了那间——” 

“有求必应屋!”梅林喊道,敲向自己的脑袋。他怎么会没想到呢?再没看巴罗一眼,他迅速的走向大厅,躲避着碎屑。他必须马上赶到那里。 

他走过几对决斗的人,挥出他的魔杖,与他自己的魔法比起来软弱不堪,他以光速击倒了每一个食死徒。精疲力竭的凤凰社成员好奇的看向他。 

“你是怎么…”其中一个问到,梅林恍惚的认出他是莱姆斯·卢平,那个狼人。 

“没时间解释!”梅林快速的越过他们,差点撞上一个有着粉色头发,刚刚从拐角跑过来的年轻女性。 

“莱姆斯”她喊道,明显没注意到梅林,“哦,莱姆斯!我不能待在一旁!其他所有人都在战斗!” 

“我也是这么想的朵拉”卢平深情的说到,“你看到那边那个男人么?他毫不费力就撂倒了多洛霍夫和其他人!” 

梅林畏缩了一下,他不该对自己的力量如此不加小心。他不确定是否该让这些人知道他到底是谁。但他没有时间编一个可行的借口,他已经跑走了,奔向了有求必应屋所在的八层走廊。 

梅林不停的跑,中间一点都不曾减速。他感到很振奋,这是他几个世纪以来第一个真正的任务。他一直作为观察者在世间漫无目的的徘徊,在再次前行之前从不做除了能让自己得到点快乐以外的其他事情,等待着他的时机,直到这个世界已经准备好。肾上腺素在他的血管中流过,支持着他继续向前。 

在通往有求必应屋走廊的转角处,他打着滑刹住自己,倾尽所能的做到优雅。他看到哈利,罗恩,赫敏和另外两个他觉得应该是斯莱特林学生的人躺在地上,喘息着,看起来像被烧着了,同时又筋疲力尽。当他准备走向他们时他感觉到了,魂器在为其被永远击溃而嚎叫。有那么一瞬间,他跌靠在一堵墙上,在那个邪恶的物品被毁掉时重新取回自己的呼吸。他感到了气氛的变化。只剩下两个。 

他沿着走廊走向他们,更多的决斗者进入视线。他想他看到了两个韦斯莱,除了他们和哈利的互动之外他从没对这家人关注太多。 

他跑上前去帮助他们。 

“你好,部长!”年纪较大的那个喊道,面对着一个走向前来的食死徒。“我说过我要辞职的吧?” 

“你在开玩笑,珀西!”较小的那个喊了回去,在成功击倒了那个和他搏斗的食死徒后,他转向他的哥哥。“你真是在开玩笑,珀西…我好像很久没听你开玩笑了,自从你——” 

梅林在爆炸发生前感知到了它。出于本能的反应,他抬起手喊道“Hilderan þās drhytsele!” 

下一个瞬间,一个金色的护盾闪烁着出现在格斗者周围,伴随着四周巨大的咆哮声。碎屑和灰尘布满他们周边,大块的石头和厚重的木板从上方如雨点般的落下,看起来城堡的一侧被炸飞了。梅林努力不要畏缩,这真是个经典时刻。这个自豪且古老的建筑物已经丝毫不被触动的屹立了上千年,而几个纯血统的精神病在几个小时里就把它变成了灰尘。要是创立者看到这些… 

巨大的爆炸逐渐平息,梅林降下了他的护盾,迅速将魔杖转移到手中,他不想在这个时候被问到任何关于他刚使用的那强劲且特殊的魔法的问题,直到这一切结束。 

这也是件好事。 

格斗者们看向四周想找出是谁施展了那个咒语,他们眼中充满惊愕,梅林内心里默默责骂着自己。你这个白痴!你怎么就不能用个盔甲护身呢! 

他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不要太可疑,对脑袋里那个和他说就连亚瑟都从没被他‘毫不可疑’的外表骗到过的声音充耳不闻。毕竟他有几百年可以完善自己的演技。 

“哇哦!”那个年轻点的红头发对他说到:“那太厉害了!那是什么?” 

梅林试着一带而过。“不过是个咒语。”他不太舒服的注意到赫敏充满怀疑的看着他。 

那个大点的红头发看起来被深深震撼了:“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强大的防护咒。万分感谢。否则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梅林给了他一个微弱的笑容。“哦,我确信你们会没事的。” 

这时,一只巨大的蜘蛛试图从墙上的大豁口爬进来。哈利,罗恩还有罗恩的一个哥哥毫不犹豫的向其发射昏迷咒,巨蜘蛛被打退了。年龄较大的那个男孩看向外面:“它带来了同伙!弗雷德!快点!我们不能让他们进到城堡里来!” 

“说得没错,珀西!”弗雷德说到,看起来相当高兴。“让我们拿下他们,如何?”他们跑过走廊,向试图爬进城堡的蜘蛛们发射咒语。 

更多的咒语从他们头顶飞过,梅林转身看到在走廊末端散落着大量尘土,石块和碎屑的地方展开了更多的决斗。 

“快点!”他催促着他们三个,在两个斯莱特林逃跑之后就只剩下他们三个了。 

他带着他们穿过走廊,进入一副挂毯后面隐藏在战场之外的楼梯。 

他停下来转身面对他们,他们眯起眼睛困惑的看向他。 

罗恩第一个发话:“好了,你到底是谁?看在梅林下垂的左…” 

“没时间说那个。”梅林赶紧说道,努力不要笑出来或者因为恼怒而退缩,事实上罗恩刚刚的提问已经回答了自己的疑问。他永远无法习惯自己的名字被那么使用。他转向哈利,冷冷的凝视着他,尽管他已经注视了他很多年,这还是他们第一次真正见面。“你毁了它没有?” 

哈利的脸色变得苍白,他和他的朋友们交换了一个紧张恐慌的眼神,他们恐惧而惊愕的瞪大了眼睛。 

“你是怎么…” 

“别管我是怎么知道的!”梅林不耐烦的说到。虽然他很确信魂器的确已经被毁了,他还是不愿冒险。“它有没有被毁掉?” 

但哈利依然茫然的瞪着他,带着点不安的表情。梅林叹了口气。 

“听着,你们可以信任我。我是邓布利多的朋友。” 

“邓布利多的?”赫敏喃喃的重复着,看起来依然困惑不解。 

是的!”梅林喊道。“我什么都知道!我是说所有的事!我需要知道,魂器被毁掉了没有?”

但他们依然不确定的看着他。他们当然会这样你这个白痴!你以为会发生什么? 

梅林又叹了口气。他将双手放在哈利的肩上将他转过来,这样他们就能直接看进对方的双眼,梅林蓝色的双眼定定的看着那双绿色的眼睛。 

“我向你发誓,哈利,你可以信任我。我很了解邓布利多,我知道你没有什么理由相信我,但我真的是在试着帮助你。我知道你很困惑,换做是我也一样,但现在没什么时间了。之后我会解释的,我发誓。但现在你们不得不盲目的相信我。”

哈利那么强烈的注视着他,梅林可以发誓他是在试着使用摄神取念。他看起来那么的绝望又孤独,被周围所有的一切所困扰。 

终于,哈利眨眨眼,他点点头。梅林如释重负的出了口气。 

但是罗恩看起来却愤愤不平。“哈利!我们刚刚才见到这个家伙!我们不知道能不能信任他!” 

哈利的眼睛又看向梅林:“邓布利多信任他。”他简短的说。梅林笑了。 

罗恩呻吟着:“是啊,然后信任别人的邓布利多今年真的给了我们很大帮助!他并不是完美无缺的,哈利!还记得斯内普么?” 

哈利紧咬着牙齿,梅林可以看出他到底是怎么想斯内普的。梅林暗暗的叹了口气。他迟早会发现那个男人的真相。就连梅林都不应该知道这个真相,在斯内普背叛之后他从校长室里戈德里克·格兰芬多的画像那里听说了一些。 

哈利说到:“我今年已经花了太多的时间去怀疑他,罗恩。现在是时候对他重拾信任了。邓布利多不会告诉一个他不完全信任的人关于魂器的事,他甚至都没告诉斯内普那么多!而且伏地魔肯定不会到处告诉他的食死徒这些事!” 

罗恩沉默了,依然用带着不信任的眼神看着他。 

梅林没管这些,“这么说它被毁了?” 

哈利不再理罗恩(他依然在默默的生气),再次看向梅林,点点头。 

“是的,克拉布用了厉火,然后偶然的毁了它。什么都没剩下。” 

梅林点点头。“很好”他喃喃道,“还剩两个。” 

“两个?”赫敏尖叫到,瞪大了眼睛。“我以为就只剩下那条蛇了!” 

该死!梅林,你这个傻瓜!哈利还不该知道呢! 

“我是说,算上伏地魔身体里的那片。”希望他们没有注意到什么。显然他们没有,赫敏松了口气。 

“但我们该怎么找到那条该死的蛇?”罗恩问到,“它不是一直都跟着神秘人么?他可不是一个容易找到的人!” 

梅林直直的看向哈利:“你需要进入他的大脑去看,哈利。你需要找到他在哪儿。”

 

哈利点点头,短暂好奇的瞥了一眼梅林,闭上眼睛,不再抵抗伤疤的剧痛。他或许是在想我怎么能知道这么多,他对自己说到。他必须要想出一个好故事来——他不能告诉他们他的真实身份,直到哈利打败伏地魔,重整世界的平衡。 

哈利依然紧紧的闭着眼睛,为了抵抗疼痛他的脸皱成一团,他们等着他从伏地魔的思想中回到现实。梅林无法不注意到罗恩一边担忧的看着哈利,一边充满猜疑的看着自己。他装作没有看到,他揭露出自己知道他们所有的‘最高机密’任务时实际上并没有那么自信。 

他们又等了一会儿,梅林的心脏剧烈的跳动着。 

突然,哈利剧烈的喘息,睁开了眼睛。有那么一会儿他看起来有些困惑,他的双眼重新聚焦于黑暗中的台阶,他的耳朵再次听到了远方战斗的声音。 

“他在尖叫棚屋。大蛇在他身边,蛇的周围好像有一层魔法保护。伏地魔刚派卢修斯·马尔福去找斯内普了。” 

梅林皱起眉头。这是不是意味着伏地魔就要发现为什么他不能掌握老魔杖了?他一定会杀掉斯内普,而他将没有机会告诉哈利他曾向邓布利多发誓会说的一切。这可不妙。 

“伏地魔在尖叫棚屋?”赫敏气愤的说,“他没有——他甚至没有参加战斗?” 

“他认为自己不用战斗,”哈利说,“他认为我会主动送上门去。” 

“可是凭什么?” 

梅林压制着不要笑出来。这还不明显么,赫敏?因为他实在是太过高尚了,几乎就像曾经的亚瑟。 

他没有听他们三个关于到底谁去找那条蛇的争论。诚实说来,在他们争论的的这段时间里,梅林已经完全可以用他的古魔法抓到蛇了,但是当然,哈利必须以他自己的方式来完成,虽然梅林痛恨将如此沉重的负担交给一个如此年轻的孩子。 

波特!”梅林瞬间被拉回现实,他发现两个蒙面的食死徒刚刚发现他们的藏身处。还没等他做什么,赫敏就已经挥动魔杖快速施了一个咒语,把楼梯变成了平滑的斜道,他们迅速向下冲去,险险避过食死徒魔杖中发出的红光。他们飞速穿过楼梯底部的挂毯,赫敏在他们身后做出一面砖墙,两个食死徒猛然撞在了上面。 

虽然摔得浑身僵硬,满是淤青,而他自己可以用更加无痛的方式来避开食死徒们,他还是不得不钦佩赫敏敏捷的思维。 

当一个霍格沃茨的教授指挥着一大堆桌子轰隆隆跑过时,他急忙把道让开。 

他们绊倒在了地上。 

“哈利!”赫敏说到,“你最好穿上隐形衣,别管我们——” 

“不,”哈利坚定的说,“它能盖住我们所有人。” 

赫敏和罗恩向哈利靠过去,梅林认出哈利举着的那个银色的东西是隐形衣,哈利把隐形衣披在三个人身上,但他犹豫了一下,看向梅林。 

“那个,你要来么?” 

梅林楞了一下,不确定该说什么。哈利已经这么相信他了么? 

他耸耸肩,走近其他人,罗恩不情愿的给他腾了个地儿。哈利把斗篷披在四个人身上,梅林比其他三人都要高一些,所以不得不微微弯着腰。不过,他觉得这没什么不同。有谁会在这时候去注意一些没有身体的脚? 

他们又跑下一道楼梯,穿过更多的决斗者和嚷嚷着出主意的画像,食死徒和学生们毫不留情的搏斗着。哈利站住了,明显想要去帮他们,但在他行动之前,皮皮鬼从他们头顶飞过,掉了一个疙瘩藤的荚果在罗恩的头上,这让食死徒们注意到有个隐形人的存在。该死的皮皮鬼,梅林想着,我告诉过戈德里克应该把他驱逐出去。但是不~~~~,他觉得他很有趣! 

他们从一群格斗者中间穿过,跑到了大理石楼梯然后向下跑去,罗恩在跑过时朝一个学生的脸上打了一拳【3】。门厅里挤满了格斗者,不论哪里都乱成一片,到处都倒的是人,玻璃碎了,空气里充斥着尖叫。 

不!”赫敏尖叫道,击中了一个伏在一个学生身体上的食死徒。水晶球从楼梯扶手上落下,古怪的占卜课老师把它们扔了下来。如果不是情况太过严肃,这本来会很好笑。 

但他看到了哈利,罗恩和赫敏的表情,知道这一点都不有趣。他们了解这些人,他们是他们的朋友…梅林对这些人没有特别的情感。他没有权利在这里找哪怕一点点乐子。 

他们想要穿过大门,但在他们到达之前,大门被撞开,更多的巨蜘蛛闯了进来,给双方都造成了更大的混乱。 

一个梅林认为大概是叫海格的人向他们冲了过来,明显在请求他们,哈利想都没想就跟在他身后跑了出去,海格已经消失在了蜘蛛群里。 

“哈利!”赫敏尖叫道,她和罗恩追上哈利,梅林跟在他们身后。 

事情开始变得有点疯狂了,两个巨人跳出来开始扭打起来。梅林眨眨眼。有个巨人站在霍格沃茨这边? 

但他没时间细想,他跟着哈利,罗恩和赫敏向着禁林跑去,突然间又有什么发生了。 

空气冻结了,死寂降临到场地上,如此强烈又似乎无法打破,这只能意味着一件事:摄魂怪。 

梅林僵住了。一种巨大的恐惧和惧怕无望的感觉扩散到他的全身。其他人试着使用守护神咒可是却没有成功,但梅林甚至没有尝试,他陷入了紧紧抓着他的绝望,陷入了回忆… 

你没意识到你的错误么,梅林,我把你骗进了一个陷阱。亚瑟走向了战场,走向了他的厄运。没有你在他身边,他将会死去… 

你让你的王失望了,了不起的艾莫瑞斯…你已经失去了他… 

梅林迫使自己回到现实。不!他不会让这个影响到他!他在这里!他有一个新的命运要履行! 

他抬起他的魔杖,勉强记得要用一个‘现代咒语’:“呼神护卫!” 

一个银色的巨龙从他的魔杖喷涌而出,比他曾召唤过的还要大。它向摄魂怪冲去,张开大嘴,喷出的银色火焰吞噬了逃向黑暗的摄魂怪,在它消失后,只留下了一片本就存在的阴影。 

罗恩转过身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你的守护神是一头?那可真的是太酷——” 

“罗恩!”赫敏瞪着他。“现在不是时候!” 

话刚说完,一个巨人从禁林中蹒跚而出奔向了他们。 

他们再次跑向打人柳和它下面的通道。在赫敏和罗恩犹豫着该怎么进去时,梅林转身看到发生在前方草坪的战斗愈发激烈。他们在输掉这场战争。 

打人柳突然停住了,其他人开始匍匐爬过通道。 

“嘿!你要来么?”罗恩喊道。 

梅林转向他。他极度想要和他们一起去,去保证他们的安全,但是他不能冒险。如果他离伏地魔太近的话…怎么说呢,伏地魔是一个强大的巫师,尤其对于梅林曾起名为‘魔杖派’的人来说。他可能会感觉到梅林的存在并从而毁掉所有的一切。 

梅林摇摇头。“我要留在这里帮助其他人,那里没地方容下我们所有人。” 

哈利点点头,但是罗恩看起来很生气。 

“胆小的懦夫。”他听到他嘟囔着,接着消失在视线中。 

梅林摇摇头,他觉得罗恩不太喜欢他。 

他跑去帮助那些决斗者,击昏了一个正要向一个男孩子施死咒的食死徒,这个孩子看起来绝对还不到年龄。 

他只能祈祷他们都能够没事。

 

~~本章完~~

 

【1】这里都是小梅用过的化名,而且都是以M开头的。

【2】哈利·胡迪尼:1874-1926,美国著名魔术大师,非常擅长逃脱术。

【3】在《死亡圣器》原著里,这里被罗恩打的是德拉科。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