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odencat

[翻译]We'll Give Ourselves New Names 02

章节跳转:[1] [3]


第二章

当Noct说他应该找个时间去他家的时候,Prompto的确同意了,可他没想过Noct真的会邀请他。

他从未到过城市的这个区域,尽管他曾坐在火车上经过过很多次。城堡几乎可以从Insomnia的各处看到,尖塔在阳光下闪耀,但是在它的地域上行走就截然不同了。

这个地方走近了看真的很吓人。一切都宏伟得离谱。就连街道似乎都在闪光,路灯被擦得熠熠生辉,白色的混凝土毫无瑕疵。人们穿着制服或正装进进出出,得体收起的翅膀,严肃的步伐将他们和拍着翅膀,手拿小册子并说说笑笑的平民百姓区分开来。这里的所有人如果不是有重要的工作,就是游客。Prompto猜自己应该算是后者。

Prompto停下来再一次确认手机上的指示。中午的时候过来,就是Noct短信中所写的全部。我会在大门那里等你。Noct没有屈尊说明这里有六扇大门,而且每两扇之间都隔了有一英里那么远。

Prompto最终选了一扇看起来对公众开放的门,低头垂肩的穿过警卫。他走进了迷宫一样的花园,然后试图跟着一组貌似知道自己在往哪儿走的人,但在15分钟后却发现自己无助得再次迷路了。四周有好几条延伸开去的道路,路边种着树木还有树篱和花床在道路两侧,而它们没有一个能告诉他路是通向哪里的。

他应该带着他的照相机的。或者是地图。那或许会更加重要。

当他游荡到一个有着白色石头拱门的侧翼时,Prompto开始觉得自己或许是非法入侵了。这附近没有游客。花草树木就像这里其他的地方那样被精心打理,但是周围似乎一个人都没有。或许这个地方没有被使用,又或者这个时间大家都很忙。

Prompto听到里面传出摔打的声音。他僵住了。他听到了喊叫声。

好吧,或许他应该离开了。

Prompto随便选了一个方向开始走起来。他这个时候或许该给Noct打个电话,迷路的尴尬总不会比因为进入一些不该进的地方而被逮捕的尴尬还糟糕吧。Prompto抬头看去,试图找到一些能向Noct描述出自己所在的地标。他唯一能看到的东西就是一个相当普通的长凳。

或许是他慌乱的样子出卖了他,因为似乎从平地里冒出来一样,有人发现了他。

“嘿,你迷路了?”

Prompto猛然转身。

一个比Prompto大上几岁的男人站在树荫里,疑惑得看着他。他比Prompto要高了一英尺还不止,穿着一身黑衣。有一道几乎把脸切成两半的伤疤,Prompto敢打赌不管谁给他留了那道疤最后肯定都没好果子吃。

“呃。”Prompto说。

“你新来的?被分配到哪儿了?”

“我没有,”Prompto说,“被分配。我是个访客。”

“访客?”

“是啊,”Prompto结结巴巴地说,“我应该要和某个人见面的。”

“在这儿见面可够奇怪的。”

“不是,我是说我朋友Noct应该要在大门那里等我的。但是他没告诉我到底是哪个门,所以我有点——”

“Argentum?”

Prompto感觉周围的一切都慢了下来。“什么…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那个人看起来很吃惊。“不开玩笑。你是Noct说起的那个孩子。”

Prompto的问题堆积如山。“等等,孩子?Noct说起过我?你认识他?”

那人咧嘴笑起来。“谁不认识呢?”他拉近了他和Prompto之间的距离,“他大概是说内门吧,如果那有用的话。当然了,如果他能自己带你看看就更好了,但如果是我认识的Noct,他大概是晚了吧。”

那听起来的确像是Noct。“是啊,”Prompto说,松了口气,“我想要打给他的,但是我…不太确定我现在在哪儿。”

那人眯起眼睛看看太阳,然后若有所思地看向Prompto。他说:“我想他是忘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直接走进来的。”

Prompto挠挠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是啊,我猜。”

那人摇摇头。“别担心。等一下,”他从夹克的口袋里拿出了手机,按下了几个按钮,然后转过身去,“嘿,Noct。我找到了你的朋友。他在训练场这边。”一阵暂停和轻笑,“是个好问题。”

那人似乎和他很熟。Prompto听不到Noct在说什么。他努力着不要显得坐立不安。

“对,好吧。我会看好他的,你自己下来把他带走,”那人挂断电话,“他会晚一点,但是他会来的。”

“谢谢。呃…”Prompto不自在地看看周围,“我想我应该等着。”

那人上下打量着Prompto。“你可以跟着我直到他下来。”他说。

“我?不,不,我不想打扰到你或是——”

“来吧,我还有个会面呢。”那人转身,走了起来。

 

他们穿过一个入口时,一个警卫拦住了Prompto,要求看身份信息。

那人冲他挥挥手说:“他和我一起的。”

警卫点点头,然后他们就穿过大门进入了走廊。Prompto不得不近乎跑起来才能跟上。“谢谢。呃…”

“Gladio,”那人说,“我是王室卫队的,”他耸耸肩,“我看到你在训练场外面晃来晃去的,我还以为你是我们当中的一员。”

“哦。”Prompto消化着这个信息。这个假设看起来挺奇怪的。就他所知,还从未有人看到Prompto然后想,他看起来像我们当中的一员。“你是怎么认识Noct的?”

Gladio终于皱起眉,停下来盯着他。“你还真的是新来这里的,哈?”

“那个,我从没…以前从没来过这里。”

Gladio重新迈开脚步。“Gladiolus Amicitia,”他自我介绍到,“王室卫队成员以及Lucis王储未来的王之盾。”

该死,听着那么耳熟。Prompto感觉自己脸都白了。“那是…一份很重要的工作。”

Gladio又耸了耸肩。“他可以很讨人厌,但他是个很重要的孩子。”他说。

Prompto很高兴自己落后几步,因为他开始感觉有点头重脚轻的了。“你是说Noct?”

“是啊,而且你可以告诉他我就是那么说的。讨人厌。”Gladio转弯走进了一个两侧都是储物柜的房间。

Prompto的脚步蹒跚起来。或许他本来应该…问问Noct…他的父母到底是做什么的。

Gladio打开一个储物柜,为了给点隐私,Prompto站到了另一排柜子的最后。这一天变得越来越超现实了。“你知道Noct有一次把饺子酱汁溅到了胳膊上,然后他直接舔掉了?”那个Noct。“还有他在历史小测验的时候抄我的答案?”王储。“还有他,呃,他有一次偷走了我的鞋,因为他自己的湿掉了,所以我就偷走了他的雨伞?”见鬼。

“听起来是他的风格。”Gladio哼了一声。啪的一下关上了储物柜。

“他没有提起过你。”Prompto弱弱地说。或是这任何一样。

Gladio挑起眉,然后走向房间的另一端。“我猜他不怎么说起我们。”

 

房间另一端的门打开来通向一条短小,狭窄,只有砂岩墙壁的走廊。明亮的阳光从另一端的入口处倾泻进来。Gladio走向阳光,Prompto犹豫得跟了上去。

走廊的尽头是一个巨大的空间,Prompto不由得站住了片刻。

这里并不真的是外面。他也不能说这是个庭院。这是一个巨大封闭的看起来很古老的深坑。他们现在站在深坑的顶端,周边有走道,沿着走道还有石头长凳。中间落下去很深,陡峭到Prompto都无法看到底端。这里一定有一英里那么深。

高耸的石头和混凝土拔地而起,构成了高台,拱桥,壁架。有一些上面覆盖着柔软的沙子,其他部分上则有着小树丛,绿意盎然。这多样的地形似乎是在模仿Insomnia之外的Lucis领土。一座摇摇欲坠的桥延伸到坑洞的中央。

Prompto只用看的就知道了。这些是士兵们学习如何战斗的训练场。

Gladio把自己的器材包放在一个石凳上。“Noct知道要到这里来找我们,”他说,“我有一个对战训练的安排。”

Prompto依然在看着那个深坑,惊叹又眩晕。他觉得要是能带着照相机就好了。他朝着边缘又走了一步。

你会坠落,一个声音在他的脑海中低语,而且你无法停止坠落

眩晕让他猛然后退。他移开视线,重新看向Gladio。他咽了口吐沫。

Gladio站直身体,探究得看着他。“也欢迎你加入我们。”他说,冲着深坑歪了歪头。

“我…”Prompto不由自主地抱紧自己,“我最好不要,你知道,”他并没有必要说谎,“我不认为…我觉得自己站在你边上看起来太逊了,就是这样。”

Gladio似乎被逗乐了。“好吧。但只是让你知道,这里我们下午已经包场了。”

然后Gladio转过身脱掉了夹克,然后Prompto的心跳停了一拍。

他也没有翅膀。

 

不,那并不对。

他有翅膀,只是它们很不一样。

羽毛是墨水。并非墨水的颜色,而是皮肤上的墨水——羽毛沿着手臂攀附,就好像具有生命一样,然后当他抬起它们,它们动起来——

——然后它们展开——

——成为光——

然后Prompto忘记了呼吸。

 

当Gladio走上通往场地中央的桥梁时,他伸展着他的翅膀,光与影交替闪耀。他转转肩膀,轻拍了一下翅膀。Prompto能感觉到被激起的温暖的风,和沙尘。

在他的记忆里,他从未真正如此近距离的看过任何人使用他们的翅膀。Prompto感觉他自己的肩胛骨在发痛。但他以前从未见过有谁的翅膀是像这样的。

Gladio在跑动后跳起。翅膀兜起空气,发出如雷声的爆响。他的双脚踏上途中的一根柱子,然后他再次飞起。

Prompto实在是太过惊愕,完全没有注意到有人从通道走了过来。

 

声音从他的身后传来。“日安。”Prompto吓了一跳转过身去。

站在他面前的人有着锐利的线条,穿着很干练,武器包用皮革绑在臀部和小退上,手上戴着手套。他礼貌得冲Prompto点点头,就好像他早已想到他会在那里。

“你也是。”Prompto说,努力平静着心跳。

他的视线越过Prompto。“这里很了不起吧,不是么?”这个男人身材纤长又苍白而且——当Prompto看向他,发现他也有伤疤,他眼镜后面的皮肤有着被烧伤的痕迹。但是他摘下了眼镜并折起,Prompto可以看到他的眼睛里有一抹奇怪的蓝色光芒。“这里和城堡的其他地方都不太一样。”

Prompto拼命想着要说点什么。“绝对的。”他最终说。

“同样,”那人看到Gladio,干巴巴地说,“城堡其他地方也再没有这么一个爱显摆的家伙了。”

“除了站在那里的那一个,”Gladio扭过头说到。Prompto来回看着他们两个。Gladio问候着他。“Iggy,还以为你今天会晚一点。”

“那是你自己迟到的理由么?”

“我是想着要给你个机会热身。”

“不需要。”

Gladio咧嘴笑笑:“很好。”

那人把自己的眼镜放到了一边。

他露出个微笑,跑动起来,然后跳下了边缘。

从他的双肩爆发出来的双翼是明亮的蓝色火焰,那同样的光芒。它们展开来比他的身高还要长,闪耀着,当Prompto眨眼时留下残影,那些羽毛似乎在滴下消散在半空的点点火焰。Prompto能够感觉到那热度

Gladio笑起来。随着又一声爆响,他腾空而起,来到了坑洞上方的开放空间,而另一个人跟上他,猛拍了一下剃刀般的翅膀,深深的坠潜下去,然后转而冲向太阳。Prompto可以看到他们手中闪现的刀刃,笑容中顽皮的利刃。

“咱们先来小试下身手如何?”Gladio说。

另一个人得意地笑着说:“不如把这变成个挑战如何?”

Gladio熟练地快速挥舞了一下他的剑。在他的对面,一对匕首疾驰而来。

当他们两个开始互相兜圈,Prompto看着他们,张大了嘴。

 

在那之后,当Ignis已经向他们道别,而Gladio在坑洞边上收拾东西的时候,Promtpo说:“你没有翅膀。”

Gladio停下来,看着Prompto的表情就跟他疯了一样。

Prompto找寻着合适的措辞。“不是,我是说…它们…它们是怎么变成那样的?”他停下来。他继续道:“我从…我从没看过…”

Gladio坐回到凳子上,胳膊肘撑着膝盖:“像我们这样的?”

“是的。”

有一瞬间的沉默。

然后Gladio说道:“好吧,我不能替Iggy发言。你必须得自己去问他了。我不能保证他会告诉你,但这是该由他来讲的故事。”

Prompto想到了那人双眼后面的蓝色光芒。“好吧。”

“至于我,”Gladio的眼神是温暖且愉快的,“故事很长而且还涉及到一些历史课。不想让你觉得无聊,除非你有时间和我喝一杯。”

Promtpo咳了一声。“还不能喝酒。”规定上来说不能,不管怎么说。还得再过几个月。

“那改日再约吧,”Gladio说,“所有人都是带着翅膀出生的。只是有时候我们要迟一些才能得到它们。”

有人喊道:“喂!”

Prompto抬头看去。一个熟悉的黑发身影懒散得站在入口那里。他抬起一只手挥了挥。

Gladio站起身把包甩过肩膀。他抬高了音量:“好吧,看看是谁来了。你这一路上是睡了几觉啊?”

“是啊,是啊,”Noct翻着白眼,“Prompto,来吧。”他又走出了那扇门。

Prompto凝视着王储的撤退。

当他又把视线转回到Gladio的时候,那个男人正看着他,评估着。

Gladio最终说:“你有见过Noct的翅膀么?”

Prompto…“没有。”Prompto耳语到。

Gladio审慎得看着他。“或许你该去问问他。”

Gladio留在后面让Prompto走在前面。Prompto走的很慢。他滑过坑洞的边缘跟着Noct走了出去,光芒依然在他的眼前徘徊不去。

 ————————————————

本章完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