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odencat

完结【授翻】ffucc 15(Gladiolus /Noctis)

最后这章翻到想死!!尤其是最后的部分简直能隔着屏幕感受到作者想要报社的那种怨念。。。以后再也不翻这么郁闷的东西了_(:зゝ∠)_

——————————————————————

第十五章  路的尽头

 

这就是路的尽头。 

这就是路的尽头,未尽之言已不多。所仅剩的也只是秘密,有些只有几个人知道,而有些则无人知晓。它们是珍宝,对于那些知道它们意义的人来说。 

这就是路的尽头,而故事已经结束了。 

因为在一切的终结,和初始的开端,有无数的事情是Noct不知道,也永远不会知道的。然而与此同时,也有无数的事情是他不能,也永远不会忘记的。 

而Noct永远也不会忘记这个: 

在那十年之中,在虚无中漫无目的地漂浮着,他沉睡。他沉睡,而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生活在虚无之中,包裹在虚无之中,他就是虚无的。 

但在那之前,在虚无之前,Bahamut,那位剑神,对他说话了。他的话语早已被忘却,然而它们的含义却依然在Noct的脑海中徘徊不去。 

死吧,剑神告诉他,实现你的命运,摧毁被诅咒者。就是这样,这就是Bahamut的启示。 

(他并不是真的那么说的,并非一字不差,但那就是他的意思而那就是Noct所记得的。是他会永远记得的。他必须死,因为那是上天的指示。他必须死,因为只有那样Ardyn和星灾才会得以安歇。) 

他身上发生了什么,Noct问。Ardyn。 

他曾经像你一样,剑神如此说,然后来自群星的灾病夺走了他所有的一切。我们曾给了他一切,而最终,他带着最初所有的一半离开了。 

真是个奇怪的东西,那个灾病,Noct学习着,那会腐蚀它面前的一切。就连水晶的魔法,它也会将其改变并扭曲,直到那曾经将两个身体连接在一起的魔法消亡并断裂开来。 

我们拒绝了他的安息,Bahamut说。之后我们和他断绝了关系,并转而选择了他,曾经相同,但不再一样。 

Izunia。 

然后他知道了这个: 

众神拒绝了Ardyn的安息。而且还不止于此,因为某些扭曲的命运,Izunia也无法得到安息。 

———————————————— 

然而,Noct永远都不会知道这个: 

很久很久以前,在初始的开端,当Izunia四十五岁的时候,他醒来时发现,四十余年来第一次,他同时只能看到一副画面。他有两只手臂,两只耳朵,两只眼睛,两条腿,而他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后来,他找到了他自己,只是那不再是他了。发生了什么,他问Ardyn,而两人都没有答案。 

很久很久以前,在初始的开端,Izunia偷走了王座,戒指,以及随那些而来的他自己的尊严。为什么我必须要这么做,他问剑神,但是他已经知道了原因。Ardyn Lucis Caelum并不稳定。他身上有太多的黑暗,而且他再也不受控制了。他不可控。他除了是自己以外谁也不是,而且他也不再能像曾经那样听到众神的话语。 

他做了一件残忍的事,他回避,他畏缩,但他最终还是做了,因为他是Izunia而他将跟随众神的意愿。 

当这完成的时候,Ardyn尖叫着,诅咒着,暴怒着,试图杀掉Izunia。 

Izunia也试图杀掉他。 

他们都失败了。 

但他遭到了众神的放逐,而这一切都结束了。Izunia拿走了Ardyn的名字,而Ardyn拿走了他的。有时,他们所做的事让他感到好笑。拿走头衔又能怎样,当这什么都无法改变的时候?Izunia依然是Izunia。Ardyn依然是Ardyn。什么都没有改变。什么都不会改变。 

因为一切已经改变了,而Izunia想要的一切就是Ardyn。他想要Ardyn回来。他想要再次成为Ardyn。一切已经改变了,而没有什么能再将其变回来。 

但这没什么。都结束了。Izunia将进行统治,并死去。他王国的和平将长久并稳固。 

一年过去了,或许是两年或三年。或许是几十年。或许是几百年。或许是永世。而或许,有那么一天或两天当Izunia醒来,他四十五岁,然后再一次,依然四十五岁。或许他改过一两次名字,或者改过十几次,或者改过太多次以至于他早已无法记得了。 

但是星灾并没有消失。它扩散了。从尘土之中,一个新的帝国出现了。Niflheim,有着先进的机械和原型魔导技术,到处都有着的痕迹。 

还没有结束。永远都不会结束。 

所以Izunia战斗着。他为他的孩子们战斗,和他的孩子的孩子一同战斗,然后在孩子的孩子的孩子的手下战斗,直到他的面孔被遗忘。但仍然,他还在战斗。 

(但他从不和Ardyn战斗,哦不。) 

然后,当Izunia四十五岁的时候,已经看过了他的113个后代的崛起以及因被诅咒者的衰亡,他在自己位于Lestallum的破败公寓中醒来。他还不知道,但正是今晚,Lucis新的天选之王归来了。他好奇是否有什么将会改变今天。 

他好奇今天是否将是结束的那一天。 

———————————————— 

而Noct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个: 

当Noct三十岁的时候,他在一个黑暗的世界中睁开双眼。Umbra在那里,等着他。他穿过波涛汹涌的海面来到Galdin码头,见到了Talcott(他一开始都没认出他,直到他再次介绍了自己),他开车把他带到了Hammerhead。 

“他们都分开了,在你离开之后,”Talcott努力克制着说,“Prompto主要在Hammerhead附近活动,而其他两个经常外出狩猎使骸,单独一人。” 

“…有人有妻子了么?丈夫?孩子?”Noct问。 

“没有,”Talcott回答,然后因为突然闪现的幽默感,他又加了一句,“尽管Prompto依然在迷恋Cindy。” 

当他们终于到达Hammerhead的时候,其他人都在等他。 

他们不一样了。Prompto看到他很兴奋,但他的双眼有点悲伤,而且他的面容老了一些。Ignis面朝他的方向,他闭着眼睛,脸上露出伤感的表情,但他还是亲切地问候了Noct。还有—— 

“Gladio。”Noct低语,他就站在那里,粗犷的脸上带着目瞪口呆的表情,他冲过去吻住了他。 

Prompto在边上起哄,而Ignis急中生智地说道:“我想我应该可以说我不想看到这个。” 

“你怎么花了那么久?”当他们终于分开来,Gladio气喘吁吁地问到,“而且你该刮胡子了。” 

“去跟Prompto说那个吧。”Noct眼都不眨的说,Prompto小小喊了一声,保护性地捂住了自己的下巴。 

“我喜欢我的胡子!我的胡子挺好的!Iggy,你喜欢我的胡子,对吧?” 

“那根本就不是胡子,Prompto。” 

但是Noct笑得停不下来,如释重负地傻笑着,因为或许的确已经过去了十年,在沉眠中度过的一瞬间,但他们还是和以前一样。“你们还穿着同样的衣服么?”他快速看了一眼他们的服饰,“你们没想过换换衣服么,就算都过了十年了?” 

“我也可以这么和你说。” 

是有原因的。你们又没有在一大块石头里被困了十年。” 

这么轻松,自然,互相争吵,就好像什么都没改变,但Noct只需要低头看看自己就知道现在一切都不同了。 

他永远都不会忘记他们,而且他永远都不会忘记之后的一切。 

“所以你回来了,陛下。”Cor Leonis说到,他站在通往Hammerhead的入口处,Noct已经有很久,很久没有看到过他的脸了。他的衣服灰扑扑的,已经非常破旧。他丢掉了自己皇家卫队的制服。 

“Cor!”Ignis惊呼,“你怎么来了?” 

“我接到一通Talcott的电话,他说我们的王归来了。”Cor说着,对站在边上的男孩点点头,就和一直以来的一样,他看起来奇怪地冷静,“看起来只有我再最后见他一次才合适。” 

“最后一次?”Prompto问,脸上明显带着困惑。Noct的朋友们交换着警惕的眼神,因为他们还不知道,他们不知道众神的旨意。Noct的内心变得冰冷。 

“你是怎么知道的?”他问Cor。Cor是绝对不可能知道的。 

他只是苦涩地笑笑,然后抽出了他的刀。 

但是之后,那把剑发出了熟悉的蓝色光芒,然后它梦幻的光芒升起并穿透了Noct。幻影剑,现在有14把了,在他的身边旋转。 

“我带着你拿到了第一把,”Cor平静地说,“而现在,我将最后一把送给你。” 

“你的剑是一把皇室武器?”Gladio惊讶地问,“你是怎么得到的,Cor?” 

“那正好可以解释为什么在国王去世后你还依然能保有你的武器。”Ignis若有所思地说。 

当他的幻影剑消失之后,Noct僵住了。Cor耐心地看着他。 

在他的父亲死后他不该还能继续保有自己的武器。Noct知道这一点,所有人都知道,Cor也知道。不论是否是皇室武器,Cor都不应该持有虎彻。 

他能做到这些只有一种可能——如果他并非是通过国王与水晶魔法相连的话。但是所有人都看到过Cor战斗,他们看到过他实体化和让他的刀消失。Noct有段时间曾经认为Cor可能是个叛徒,为Niflheim工作并试图找到能由自己操控水晶的方法。 

但这比那要复杂得多,不是么,然而与此同时,这也比他原本所想的要简单得多。那个真正的原因,真相,而且那是为什么他一开始就持有皇室武器,是某种截然不同的理由。 

“你…”他喉咙干涩,嘶哑地说。他咽了口吐沫,其他人困惑地看着他,因为他们不明白,他们不知道现在是谁站在他们的面前,“你是不死者。” 

“呃嗯,Noct?”Prompto问,“他是那位将军,所以…是啊。” 

“不,你是不死的,”Noct再一次强调那个词并直视着Cor,“是不是?” 

Cor悲伤地看着他,他永恒地容颜比Noct每次看到时都显得更苍老。随着他挥动了一下手臂,他的幻影剑旋转着出现,蓝色的,闪着光芒,就和Noct的一样。他们所有人都畏缩了。“你理解得很快,”他说,然后,“救救Ardyn。拜托了。” 

“他…他说你是嫉妒,”Noct告诉他,依然很震惊,“嫉妒他所有的,嫉妒众神给他的。” 

“他那么说的?”Cor苦涩地笑了,“那太可笑了。我怎么会嫉妒我自己呢?”他调整了一下姿势,看向地面。“这是诅咒的一部分。我无法杀掉他而他也无法杀掉我。但是凭着良心说,我不能允许我自己死在他之前,既然我知道是我自己毁掉了这个世界。” 

他直视着Noct的眼睛,极为痛苦地说:“所以杀了他,拜托了。这样我就能安息了。” 

这样我就能安息了,Ardyn告诉Luna,在多年以前,他的声音平静得危险。 

而Noct看着他,意识中一个遥远的角落在好奇作为Cor是什么样子的,被砍断,知道你的一半就在那里但他们再也不是你了,他们甚至都不是一个人了,只是某个充满了黑暗与仇恨的东西,并在成百上千年来被迫活着并看着你的后代死去,无助又无力。 

那一定和死去的感觉有些相似。 

所以Noct看着Izunia Lucis Caelum一世那双被过去所纠缠的双眼,然后他绝对真诚地告诉他:“当然。” 

———————————————— 

然而,Noct永远都不会知道这个: 

随着时间的流逝,Ardyn等待着他的机会。他等待着复仇的机会,对那个将他的一切夺走的人。他哺育他的新帝国,Niflheim,在阴影当中,轻轻推动其军事和技术的进步。他等待着水晶再选出下一个。 

然而尽管他非常有耐心,可Ardyn却没有白白等待。他很聪明,哦他太聪明了,他自己找出了找到Lucis国王们另一个身体的方法。然后他就杀掉他们,将其伪装成普通的意外。国王统治的时间越短,就越好,被选中者就会越早降生。 

如果他假装他杀死的每一个国王都是Izunia,被淹死、被打死、被砸死、被压死,没有人需要知道。Izunia,Izunia,Izunia。 

他杀掉的最后一个,Lunafreya NoxFleuret,用锐利的双眼看着他,然后她问为什么。 

因为Izunia,Ardyn本可以冷笑。他偷走了我本来应该拥有的。他还在,不是么?他还活着,而我会摧毁他。这个他如此深爱的世界,他的血统以及他无比珍贵的众神,我会毁掉他们全部。我会毁掉他。 

之后我就能安息了。 

———————————————— 

而Noct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个: 

当Noct归来时,他见到了六个人,不多,也不少。第一个是Talcott。接着是那些他最亲近的人。然后是Cor。最后是Ardyn。他没有见到Iris,或是Cindy,或是Aranea,或是Cid,或任何人。就只是没有时间了。 

就再多一天(day),他向虚空祈求,但那就是问题的根源所在。 

已经没有白天了(day)。 

在最后的篝火旁,他告诉了他们自己的命运,他们的命运,之后Gladio和他们一起流下了眼泪。 

“你这个混蛋,”他说,“我们等了十年,等你从睡眠中醒来,而现在你要去谋杀掉你自己。” 

不知怎么的,这成了Noct这么久以来听过的最好笑的话,他笑出了眼泪。“好吧,至少我死的时候不是个处男。”他哽咽着说,然后他也开始哭了起来。 

对Gladio来说过去的十年是奇怪的十年。他等待,不确定自己在等待什么,不确定他在试图保护什么,然后他战斗,不确定他在与什么战斗。 

部分出于内疚,部分出于让自己更强的渴望,他单独狩猎。而有时,当深夜来临,他会看到一些人。她穿着白色的连衣裙,看起来永远都是那么得体,她站在丛林中,平原上,荒原之中。她的金发散下来,垂在肩头。他全身都穿着皇室的黑色,看起来永远都是那么放松,他站在丛林中,平原上,荒原之中。他的黑发支楞着,乱得随意。 

他知道他们两个其实都不在这里,还半心半意地想着自己是不是失心疯了。但他就是这样在黑暗的世界中活下来的,迷失,没有了他的国王和爱人,并唯独被他的想象所折磨。 

Gladio将Noct捧在自己的心尖,而周围的一切仿佛不曾变化。 

———————————————— 

然而,Noct永远都不会知道这个: 

这从来都不是偶然,在世间无数的人当中,是Noct和Luna共享一个灵魂。 

Noct是天选之王。Ardyn也是。 

哦,天选之王,世界的治愈者,人们的救世主。治愈疾病的能力,使用水晶力量的能力,击退黑暗的能力——有多少属于Lucis的国王,又有多少属于神使? 

Ardyn曾拥有全部的能力。在一个躯壳中有着太多的力量,这让他堕落,而众神从错误中汲取了教训,选择将力量分给神使和国王。 

但是天选之王——天选之王总是拥有它们全部。是命运将Luna和Noct绑在了一起,之后又是命运将他们分离开来。 

———————————————— 

而Noct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个: 

在最后的篝火旁,Ignis和他们一起哭泣。他哭得如此安静,带着特属于Ignis的那种优雅,但他还是在哭。 

他哭泣是因为他已经用了一生的时间照顾Noct。他已经用了一生的时间在他身边,支持他,鼓励他。Noct知道这一点。他一直都知道。 

而现在,这就是终结了,现在Ignis几乎可以看到终结,比他们曾期待的晚了十年,然而于此同时又太早,太早了,这太过分了。这就是终结,而他所有想要的一切就是Noct能够幸福。 

“你满足么,Noct?”他问,他的声音颤抖到不行,“你对这一生挣得的一切,以及得到的一切感到满足么?”他这么问Noct,Noct为了重新夺回王座而等了十年,而现在他永远做不到了,他想要的那么多然而他得到的却如此少,他只是希望能有机会和他们和平的生活在一起。 

他这么问Luna,Luna为了从帝国手中夺回她的家园而等待了一生,而她永远也做不到了,她想要的那么多然而她得到的却如此少,她只是希望能有机会在一切结束之前见到他们。 

然后他知道了答案。 

—————————————— 

然而,Noct永远都不会知道这个: 

那是在几十年前,水晶用它古老的声音对Regis耳语到,他是被选中的。 

Regis国王的儿子,Noctis,是天选之王。 

被诅咒者必须被毁灭,水晶敦促他,它的声音陌生,非人,毫无感情,这是他的使命。 

“而如果…他拒绝呢?”Regis国王问,他的声音从未如此动摇。他还很年轻,还不到三十岁。岁月还未曾伤害到他,不像在之后的年月里将对他造成的伤害。他的头发,还没有一丝灰白,剪得很短并光滑得梳到后面。 

他不能。他一定不能。 

Regis国王爱他的儿子,但他无法从命运手中保护他。没有人能。 

所以他接受了,屈服了,但却依然怀有信念,因为或许Noctis是必须要死,他的躯壳将被Lucis的先王们充满并被摧毁,但Noctis不会。Noctis,他有两个身体。当其中一个必须肩负起世界的重担时,Regis国王希望他的另一个儿子,不论他们可能是谁,能够按照自己的想法度过一生。 

但他尽全力去保护他——无知是福,他告诉自己,而他什么都不忍心告诉Noctis。他向水晶,向众神祈求,求他们不要告诉他的儿子他的命运是什么。他会是个怎样的父亲啊,让一个孩子负担起自己死亡的讯息么? 

因此,当她本该知道一切的时候,她却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Ardyn问她,众神真的没有告诉你任何事,是不是,而他是对的。 

Regis国王想要他的儿子活下去。或许他会死,但他的另一个身体却不会。Noctis会活下去。Noctis会活下去,而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二十年后,Lunafreya NoxFleuret,有着闪亮的蓝眼睛和奇妙的让人熟悉的举止,她说:“我爱你。”然后那希望就在他呼出最后一口气之前粉碎了。 

———————————————— 

而Noct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个: 

Ifrit坐在他的宝座上,在极富侵略性的火焰中近乎无聊地凝视着他们,与此同时Noct淌下汗水,他快速抹过额头,然后又淌下更多的汗水。 

“所以你已经见过了,”在那之前,Ardyn对他说,他用批判的眼神看着Noct,“距离上次见面已经有段时间了,陛下。我会在王座厅等着你。” 

所以,他和六神的最后一个,火神,堕落者,进行战斗。Bahamut响亮宣告着从天空出现,然后Shiva将火焰变成了凝固的坚冰。 

“Ardyn,”在那之前,Noct对他说,他用批判的眼神看着那个男人,“他唯一想要的就是拯救你。” 

Ardyn的脸扭曲为一个丑陋的嘲笑,他看向Noct的表情仿佛在说你知道什么,你又怎么可能知道,然而让人惊讶的是,他什么都没有说。 

但Ifrit最终败给了Shiva冰冷的拥抱,随着她看向他的最后一眼,她再次对Noct说话。 

(话语并不重要。死吧,她告诉他,那并非她所说的,但她就是那个意思。) 

拾级而上步入城堡,Noct的心脏因为预感而鼓动。他们的脚步声回响着,在大理石的地面敲出声音,地上满布灰尘但却基本没有遭到破坏,与外面一片残骸的世界截然不同。 

在那之前,他得到了两把匕首,它们在城堡附近的一条小巷里闪闪发光。当他弯腰将它们拾起时,Prompto吹了声口哨。“这个真是不错,Noct。Ignis或许会用得上。” 

当他们抵达目的地时,Ardyn坐在他父亲的——他的——国王的宝座上。水晶被直接挂在他们的上方。 

在那之前,Noct用颤抖的双手拾起那两把匕首,因为,或许已经过去了多年,可他却依然记得。 

“Nyx Ulric。”他大声地低语,而那两把弯刀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Ulric?那是谁?”Noct摇摇头,因为多么的奇怪啊,知道有人曾拯救了你的生命,还有成千上万其他的人,然而却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被遗忘了,就像那样。 

“没什么。” 

Ardyn笑着,站了起来。随着他挥了一下手,他的朋友们被某种无法解释的魔法击倒,然后几个熟悉到可怕的尸体被锁链挂着,吊在天花板下面。 

那是——帝国皇帝?一定是。然后是刚刚还说到的,王之剑本人。在中间的是,他的父亲,还有—— 

他们从未找到过尸体,他提醒自己。 

Luna。 

但他现在不愿意去想这个,不是现在,不是在Ardyn面前,但他强迫自己的视线穿过他们,脸上表现出强烈的疑问。 

“尸体会腐烂,”Ardyn告诉他,几乎是温柔的,“所以我希望你能喜欢我的仿制品。” 

Noct跟着他来到外面,位移回到了地面上。 

“现在,让我们结束这一切吧,就我们两个。”Ardyn说,然后他自己的幻影剑显现出来,一种奇怪的紫红色。 

Noct攥紧了拳头,他想到了其他人,摔倒在地面上。他想到了自己失去的一切,还有他得到的一切。 

“开始吧。”他说,然后走向前。 

———————————————— 

然而,Noct永远都不会知道这个: 

曾经,Cor是某个人。Ardyn曾经是同一个人。他们两个都变了。他们和曾经的他们不同了。 

Cor Leonis是个英雄。Ardyn Izunia是个怪物。 

Ardyn Izunia是个怪物,但他是一个人类的怪物。Cor Leonis是个英雄,但他很久以前就不再感觉自己是个人类了。Ardyn并不想摧毁世界。Cor并不想拯救它。 

他们都想要死。 

那就是他们想要的一切,不是么?他们现在是两个不同的人了,不再能够理解彼此的动机。Ardyn不知道Cor Leonis在能够埋葬自己的罪恶之前无法放任自己死去。Ardyn Izunia在错误当中诞生,而他是一个Cor永远无法弥补的错。所以他努力着,通过战斗再战斗,获得赞美与荣耀,而几百年过去了,黑暗扩散开来,这一切只让他更加的空虚。 

Ardyn Izunia想要复仇,他想要摧毁众神和那个可恶的戒指还有水晶。但Cor不知道,除非天意达成,将天选之王,戒指,水晶,以及众神为了现身而给予他的启示全部消除,他永远无法达到目的。而天意意味着他会死。他想要去死。对他来说,这并不是一个达成目标所必须的牺牲。他欢迎死亡的到来。他是人类,那么的人类。他只是想要这一切——包括他自己——都结束掉。 

然而他们已经彼此间兜兜转转了无数的时光,上千年,却谁都没能面对另一个。Cor Leonis与魔导兵和使骸战斗,但他一次都没有找寻过Ardyn。Ardyn创造他自己的帝国并杀掉一个接一个的国王,一代又一代,但他一次都没有找寻过Cor。 

(很久很久以前,在初始的开端,Izunia举起他的剑要将Ardyn打倒,而Ardyn也举起了他的剑。然而他们谁都没能那么做,然后无数的时光过去了,然而,他们依然无法让自己那么做。) 

他们已经彼此间兜兜转转了无数的时光,上千年,谁都没能给对方想要的,因为Cor Leonis并不理解Ardyn Izunia,而Ardyn Izunia并不理解Cor Leonis。 

他们暗中追踪着彼此,从未真正见到对方,而Noct和Luna被困在他们当中。 

———————————————— 

而Noct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个: 

在Ardyn终于跌倒在地上,空气中有种奇怪的寂静。 

“所以,”他对Noct说,“你现在要做什么?杀了我?”动手,他似乎在说。摧毁我。完成你的命运。去死。 

看着面前这个可怜的男人,Noct闭上眼睛,肩膀垂了下来。他累了,而这就快结束了。 

“我会让你安息,Ardyn,”他说,就像Luna在Leviathan的审判时所说过的,“安息吧。” 

记住你的话,Ardyn似乎在说,然后他将这个承诺铭记在他已不再跳动的心里,直到他曾经所在的地方空无一物。但他还没有完全死去。现在还没有,Noct还有最后一件必须要做的事。 

他找到了其他人,在城堡前的楼梯上与他们相见,并告诉了他们这个。还有一件事,就一件。 

“我们会坚守阵地的,可以这么说,当你去完成那件事的时候。”Ignis说,然后他将自己无法视物的双眼,再一次,转向了Noct。 

“就要结束了。”Prompto叹息,隐隐的有一丝解脱的内疚,然而Noct越是去听,他就听到更少的解脱,看到更多的羞愧。 

Gladio是第一个鞠躬的,也是第一个起身的。他专注地凝视着他,情感的风暴在他的眼中闪烁。 

他什么都没有说。但是对Noct来说,语言在很久以前就已经不重要了。 

他用自己的方式和他们进行了道别,而他很确定他们都有一些话没有说,因为如果他们都已经知道的话,说出来也就没有意义了。 

欲说还休的情感,无以言表的悔恨,所有人都已经太过了解的未曾明确的认知。 

当他走向王座,走上台阶时,没有嘹亮的号角响起,他每走出一步,他的鞋子就发出一次尖锐的声响。 

多么奇怪的升天之行,Noct暗自想着。某种程度上,这几乎是有趣的。 

(大家都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但这些是Noct知道,大家都知道但却没说出口的,在他的内心深处灼烧,而他永远,永远都不会忘记: 

皇家侍卫以及王之剑通过国王与水晶的魔法相连。当国王死去时,他们的魔法就消失了。他们的武器没有了。甚至连他们的治愈药和万能药也都没有了,魔法闪着光芒消失了。 

Noct死了。 

他并不是真的死了,现在还没有,但他父亲的幻影将剑刺入了他的胸膛,Noct停止了呼吸。他死了。 

而因为他死了,他们也死了。 

Noct无法独自一人冒险穿过Insomnia,他不够强大。他的朋友们需要和他一同前往。但在虚空与真正的死亡之间有那么一个瞬间,黎明破晓前,就在那时,他将在水晶的幻景当中面对Ardyn,就在那时,他的身体停止了呼吸然后——然后他死了,但却还没有。 

他们死了,因为他们无法在手无寸铁,又没有治愈药品的情况下和那些使骸战斗,而他们什么都没有。 

———————————————— 

而Noct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个: 

在最后的篝火旁,Prompto和他们一起哭了。 

Noct从没见过Prompto哭。从没有。不论发生什么,就算他吓到不知所措,就算是在黑暗的Zegnautus要塞,Noct都从没看Prompto哭过。 

“我只是希望,”Prompto吸着鼻子,他看起来前所未有的害怕,“一直以来我——一直以来我都说感觉自己在一个RPG游戏里——我希望那是真的。” 

“你是因为那个才哭的么?”Noct吁了口气,“不敢相信。Prompto Argentum,因为自己不在一个电子游戏里而哭。” 

“你一定是在逗我,”Gladio抱怨着,然后偷偷地抹了抹眼睛,“你真是刷新下限了。” 

“我是认真的,”Prompto啜泣着,现在他已经直接嚎啕大哭了起来。Noct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得更厉害。“我真的,真的是认真的。或许——或许说电子游戏并不准确。我只是——我只是不想是真实存在的。或许在书里和电影里,故事的结局并不那么好。或许主角会死,或许会悲伤会痛苦。但是在不完美的结局背后总是有一个理念,总是有一个信息。你死了,或许其他人得到了活下去的机会,而主角们总是会接受因为他们知道这样是最好的。” 

Noct不再笑得出来了。 

“这却不是的。我真的不认为这是。这不是我想要的结局。你们是我唯一的朋友,”Prompto说,“我不想要你们死。我不想要你们死,我也不想死。” 

然而,Noct永远都不会知道这个,因为没有人知道: 

我不想死,Prompto悲伤地告诉他们。这是Noct唯一一次看到他哭。他想要在一个电子游戏里。他不想要存在。他想要成为捏造的人物,这样他就能抓住些什么,故事结局的那条信息——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这一切都是无序的,它模棱两可,断章取义,但这不正是他们一直以来所说的么?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最终。牺牲必须要付出,但是尽管会有悲伤与痛苦,他们总是向前进,因为一切都会好起来,一切都会变得更好。它们必须变得更好,否则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 

我不想死,Prompto伤心得告诉他们。 

我们不都是么,Prompto?我们不都是么。 

———————————————— 

然而,Noct永远都不会知道这个,因为没有人知道: 

这简直是疯了:一次又一次重复做同样的事并期待着会有不同的结局。 

事实上,Noct并不是那个大部分人所了解的人。他的性格更为柔软,他并没有那么懒散。他更为自信,他爱上了另一个人。 

事实上,Luna并不是那个大部分人所了解的人。她更喜欢争论,更容易动摇而且更加迟疑不决。她很害怕,而且她爱上了另一个人。 

然而他们依然是同一个人,不是么?Noct和Luna依然是同一个人,是的,但最重要的是,Noct依然和以前一样,而且Luna也依然和以前一样。Noct仍旧反应敏捷,依然安静而且不喜欢蔬菜,依然是他生而成为的国王。Luna依然坚强,依然做着正确的事无论代价如何,依然是她生而成为的神使。 

很久很久以前,Luna四岁而Noct还只是个新生儿。 

你是神使,他的母亲温柔地摸着她的头发对她说。你是被选中的,他的父亲抱着他坐在自己的膝盖上说。 

然而已然,这就是路的尽头。Luna必须死。Noct必须死。Luna必须死是因为Ardyn一直都要杀掉她,他知道她所代表的威胁。Noct必须死是因为他是唯一能阻止Ardyn的,而为了阻止他,他必须牺牲自己。 

Luna四岁而Noct还只是个新生儿,而他们已经死了。他们的一生都站在路的尽头,而他们的故事在开始前就已经结束了。 

所有这些话都已经被写下,被阅读。被改变,被添加,被删减。Noct和Luna。Gladio和Prompto和Ignis。Ravus和Sylva。Regis和Clarus。Cor和Ardyn。 

世界也是一样。人们,尽管不同,也是一样。魔法也是一样。它是不同的,没错,但一切依然是一样的。适用同样的规则,也将产生同样的后果。 

这是疯狂的,这是错乱的。 

———————————————— 

然后,这便是最后了,一切的终结。 

而Noct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个: 

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又回到了色彩斑斓又虚无的幻景当中。 

好吧,或许并不完全是虚无。Ardyn在那儿,在等着他。 

你在等什么?Ardyn似乎在问他,然而他所做的一切就只是微笑。杀了我。死。 

所以Noct伸出手,然后向前伸。向前伸出再伸出再伸出,直到他的后背弓起来并痛喊出来,然后十四把剑从他的身体中穿透出来,闪亮着并发着蓝白色的光。 

他的周围都是人,他认识的人——死去的人,他的父亲,Ignis,Prompto,Gladio,还有——他吸了口气,然后呼了出来。 

Luna和Noct伸出他们的手,然后他们大喊起来,无法解释,不合逻辑,然后他们的周围,Lucis的诸王们拿起他们的武器进行最后一战。 

而他们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个: 

死亡之中有一种永恒没有人愿意想起,在那里所有的牺牲和挣扎和爱和对生命的关心都被遗忘,一切都被废弃因为你已经死了,所以那又有什么重要的? 

因为你已经死了,所以你失去了双眼并完全凭着意志学会了在黑暗中生存又有什么重要的? 

因为你已经死了,所以如果你一生都认为自己不够好并学会克服它,变得自信并自豪于自己是谁又有什么重要的? 

因为你已经死了,而你对自己这一生的所作所为感到骄傲又为什么很重要呢,保护人们,然后你坠入了爱河而你在乎—— 

哦,但是其他人会记得你,而你会通过他们,通过记忆活下去。你爱过的人,你的朋友们。 

就像Nyx Ulric,一个卑鄙的声音低语。没错,谁记得他呢? 

你的哥哥死了。你的父亲死了。你的母亲死了。你从不知道你其他的父母亲,那个死于生产的母亲,或是那个死于战争的父亲,那些早已化作灰尘的人们。 

Gladio死了。Ignis死了。Prompto死了。 

他们都是为你而死的,而现在你要死了。 

但他们当中有些人还活着。在逐渐褪色的模糊迷雾当中那些你无法记清的人们的含混影像,但是呼唤她的哥哥的少女的声音,老成的少年的声音,一个有着严厉表情的女战士的声音,一个在汽车修理厂工作的女孩的声音…还有谁?然而,他们会看到的,他们会看到太阳。 

但你依然是死了,所以你拯救了世界又有什么重要的,如果你不能亲眼看到它? 

当Noct三十岁的时候,Ardyn死了,而他滑了下去。他没有乘在任何东西上面,他之前没有站在任何东西上,而他最终也不会降落在任何地方。 

终于结束了,他的意识有一部分解脱的大喊。一切都结束了。他成功了。 

但是,还有一个轻一点的声音,而它说着,困惑着。但我把一切都做对了,它说,古怪得引人发笑。我把一切都做对了。 

我成功了,那个更响亮的声音坚持说着。 

但我把一切都做对了,那个轻一些的声音回应着,这次大声了一点,少了点困惑多了点痛苦。 

终于结束了,响亮一些的声音重复着。 

但我把一切都做对了,轻一点的声音重复着,只是几十个其他声音加入进来,像一个人那样说着,直到它们成为了压倒性的感觉。但我把一切都做了。 

我成功了,那个孤独的声音虚弱的说。 

但我把一切都做对了,那个群体在呐喊着。但我把一切都做对了。 

当Noct三十岁的时候,他只是坠落了短短的一瞬间。当他的视线和他的意识模糊不清时,他异常清晰地想着,我不想死, 

因为他把一切都做对了,他做了正确的事,一直都是,所以为什么结局是这样——因为有那么多他还没做的事,他的朋友还没做的事,而他从没有机会以luna的身份去做。有那么多事,而他再也无法见到lucis或是tenebrae的重建——因为人们会记得tenebrae的神使lunafreyanoxfleuret和lucis的天选之王noctisluciscaelum拯救了世界,但谁会记得noctandluna,同一而又相同,只是单纯想要活下去并和他们所爱的人一起生生不息——而他们也都死了,不是么,promptoargentum和ignisscientia和regisluciscaelum和sylvanoxfleuret和ravusnoxfleuret和gladiolusamicitia所有他们曾爱过的,他们为了noctandluna而死,而现在他们也要死了,所以这一切都是为了子虚乌有么?noctandluna为了拯救他们而战,但现在他们都死了而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 

而那就是他所想的最后一件事,当他的身体碎裂开来,他和他所珍视的所有人都从世界上消失了。

 ~THE END~


后记:15章最初的确是作者的最后一章,然而后来大约是评论里哀鸿遍野太可怕,作者在评论里说会再写一章,章节那里也从15/15,变成了15/16,然而时间过去了2个月,到现在那一章依然没有写出来,我觉得,大概以后也不会有了。。。所以这就是结局了

这篇文的前面我真的非常非常喜欢,这个新奇的设定也真的非常有趣,虽然到后面作者没有HE,不过他的文笔和对文字的掌控力还是非常强悍的。不管怎么样,还是希望你们都能喜欢,哪怕是给大家以后开脑洞多了个方向也是好的23333

后面我已经有了其他想要翻的文,也已经要到了授权,是个中篇,主要讲普酱的。然而最近两周工作超级多,大概是没有时间翻文了。估计再见大家要到6月份了_(:зゝ∠)_ 希望新文章可以在普酱DLC出炉前和大家见面~~


评论(12)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