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odencat

【授翻】ffucc 14(08)(Gladiolus /Noctis)

第十四章  二十岁,再一次(08 
 
当他完全清醒之后,他对Gladio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如果他总是偷走吃的东西,他就再也,再也不让他进他的公寓。“你就是非得提起冰激凌,是不是。”Noct抱怨着,然后他就被拉进了一个会挤断骨头的拥抱里。 
 
“你这个该死的傻瓜,”Gladio的声音被Noct的肩头蒙住,“你到底在干嘛呢?你让我担心死了。我真的以为——” 
 
“…对不起,”Noct回答,“我搞砸了。我——我不知道要怎么形容发生的事。那是……我不知道。只是,Ardyn。他说的一些事情抓住了我。”后知后觉的,他意识到自己的脸颊是湿的。他刚刚会是一副什么样子啊,没有反应,视而不见,毫无理由的泪流满面。他看起来一定糟透了。
 
Gladio抬起头,而Noct意识到他看起来就跟被车撞了似的,他的眼睛有点发红。他是在……哭么?
 
“你不该去听他说的话,”Gladio说,“他让我认为你——呃啊,现在不重要了。我们又在一起了,我们会没事的。Ignis就在外面,我去带他进来。”他开始放手,然后Noct抓住了他的胳膊。 
 
Noct不清楚要说什么,因为显然Gladio并不想谈起那个。他不是个喜欢逼迫别人的人,但是与此同时,或许他那样做了反而更好。不论怎样,他想,现在都不是个好时机。“你……”Noct深吸了口气,再次说到,“Luna。如果我…想要试着再次‘成为’她,你…觉得你能接受么?”
 
“成为她?” 
 
Noct耸耸肩,他努力想要解释他的意思。“这都是关于对于终结的观点。一直以来,我一直认为Luna不在了。我猜她的确是不在了,但是——我依然怀念作为她的日子。我依然在这儿。到了最后,我依然还是我,但就只是一些小事,小癖好,服装,就是那一类的。我不知道。我想要那些回来。我想我有权利要那些回来。” 
 
如果我是Luna,你会爱她么,Noct问,而Gladio直视着他的眼睛,然后说: 
 
“当然。” 
 
———————————————— 
 
没过多久,重聚的三人组变成了一开始的四人组。 
 
“Prompto!”他被绑住,双臂张开被锁在墙上,他的头垂下来。他们割断绑缚物,把他放下来。 
 
Prompto因为他们的碰触而畏缩,Noct反射性的说:“对不起,我们是不是——”他恐慌地开口,但Prompto举起手,依然没有看向他们任何一个人。 
 
“伙计们,”他咳嗽着,声音出于某些Noct不愿去想象的原因而嘶哑,“你们是…真的,是吧?这不是个幻觉?”他颤抖着,“我很高兴。我太高兴了。我搞砸了太多的事,而——而至少我没搞砸这个。” 
 
“Prompto——” 
 
“我不能一直像这样隐瞒下去。” 
 
带着经过深思熟虑的决心,Prompto小心地摘下了他的手套和腕带。他的手指在颤抖。他伸出手腕好让所有人看到。 
 
“请不要看不起我,”他用破碎的声音说到,Noct能看出来他正在抵抗将其藏起来的渴望,那个刺眼的条形码印在他的皮肤上,“不要让这个改变你们对我的看法。” 
 
那个条码。Noct知道那是什么意思。Niflheim发明了魔导兵,本质上来说就是量产的,可控制的使骸。在实验室中诞生,打上条码,作为武器养大,Ardyn曾经这么说。 
 
“很久,很久以前我逃走了,”Prompto说,“我从没想过自己还会再看到这个地方。但是,我不能再否认了。我是——我是他们中的一员。” 
 
事实是,Noct真的不在乎。他很惊讶,没错,但他根本不在乎。看到Promtpo惊骇的面孔让人生气,看到他所处的情况令人惨不忍睹,但是一个见鬼的条码?他才不在乎什么愚蠢的纹身。Noct准备好要告诉他不,这什么都不会改变,但是Ignis将一只坚定的手放上Prompto的肩膀。 
 
“我们从来没有轻视过你,不论为了什么,”他说,“不如说,是你自己在轻视自己,而那就是为什么你在乎这些的唯一原因。” 
 
Prompto惊讶地猛然抬头,Gladio向他走去。“你真是个烦人的小屁孩,”他挖苦地说,轻轻拍了下Prompto的后背,“没人在乎你是不是来自Niflheim,因为那真的不会改变你是谁。” 
 
“我——”Prompto结结巴巴地说,“我本可能是个间谍!你们就……那么轻易地相信我了?就像那样?” 
 
Gladio挑起眉:“是啊。” 
 
“我看不出这有多难以理解的。”Ignis冷静地说,但他们都笑了笑,Noct轻哼了一声。他们都冷静的可笑,显然他们是在假装,就为了让Prompto焦躁恐惧。他有种既视感。 
 
“听着,”他握住Prompto没有被遮住的胳膊,“我曾经让你发誓你不会让任何人阻止你成为你想成为的人。这个,”他猛戳向那个黑色的标记,“只要你不想它就没有任何意义。所以不要让它有意义。” 
 
“没有那么简单的。”Prompto虚弱地回答,而他是对的。事情从没有那么简单。 
 
“我知道,”Noct说,然后他抱住了Prompto精瘦的身体,“告诉我们一定非常的艰难。让你被绑架了我非常,非常的抱歉。花了这么久才找到你,让你一直独自一人我很抱歉。但是对没人在意这点我一点都不抱歉。” 
 
Prompto一定是他们当中最坚强的人,Noct曾在压力之下崩溃过,Gladio也是,而Ignis——他不知道,但是他们两个都对Ardyn对他们说了什么异常沉默。但是Prompto,他就在这里,遍体鳞伤却依然在反抗。 
 
“我只是很高兴,”Prompto闷闷地说,“首先就是你们都来救我了。你们是我能有的最好的朋友。那种绝对的最好的朋友。” 
 
“是我们当初丢下你的,”Noct抽抽鼻子,“不敢相信你依然把我想得那么好。” 
 
Prompto笑了起来,就只在这个瞬间,一切都是那么的好。 
 
———————————————— 
 
在Zegnautus要塞的最高一层,他们闯进了王座之间,发现了一个旋转着发出低鸣的机器。当它被破坏之后,Noct发现自己又能再次召唤武器了。这真是让人松了口气,因为使用戒指又不可靠又让人痛苦。 
 
坐上电梯,他们发现自己又回到了机库。大门就在一片空场的对面,就在他们刚想前进的时候,Ardyn的低语传了出来,他的声音甜到发腻。“我还有一个礼物要送给你,亲爱的。” 
 
可以听到低声的咆哮声传来。还有蹒跚的脚步声。 
 
现在又是什么?Noct舔了下开裂的嘴唇。另一个使骸,或许。他准备好了面对任何事,所有事。 
 
他没想过会面对这个。 
 
“杀了我,”一个死去的男人用粗哑刺耳的声音对他说到,他白色的头发变成了黑色,他的左臂是黑色怪物般的东西,扩散到他的胸口和心脏,他的头上长出了一只角,沥青样的东西从他的眼中涌出,Noct不知道他是不是还能看见,“结束它。” 
 
有那么奇怪的一瞬间,尽管这非常的明显,可Noct却没有认出他。 
 
“结束它,Lunafreya。”Ravus Nox Fleuret对他说,星灾收取了它沉重的代价,他伸出他被侵蚀的手臂,几乎就像一个祈求。 
 
“你觉得再来一场手足间的争吵怎么样?”Ardyn愉快地问他们,“这会和旧日时光一样,不是么?” 
 
毫无预警的,Ravus变化了。 
 
和他战斗很艰难。和以前一样,他强大的不像人类,只是现在Noct开始明白为什么了。但这是,这不是一个他能与之战斗的人。每次出现空档的时候他都会犹豫不决。他的攻击不像它们应该有的那样激烈。他几乎不对他使用魔法。 
 
“Noct,别掺和进来,”Ignis喊道,“你并不需要这样对自己。” 
 
“我们会,”Gladio咕哝着,“负责搞定它的。” 
 
“没有我你们赢不了。”Noct抗议,而他是对的。Ravus很强,比这个要塞里其他的使骸都要强。 
 
“Noct,这是你的哥哥,”Prompto关切地说,“我们不能让你——嗷。”在胳膊上被划了一刀时他叫了出来。 
 
Noct抛给他一瓶药剂,除了他们眼前的敌人外无视其他所有人,然后拿出了他的逆矛。 
 
Ravus死了。他很早以前就已经死了,然后Ardyn对他做了什么把他变成了这样,Noct知道的。他不应该有任何不好的感觉。他不应该对将他击倒有任何的犹豫。 
 
但是他会死是因为Noct。如果他没有——如果Luna没有告诉过他,那么他会依然好好的。Ravus,Ravus,现在他并没有站在他的面前因为这不是他,这是个所有错误的东西的混合物外加一个躯壳。 
 
他看到逆矛的时候退缩了。发现了这一点,Noct熟练地挥舞着逆矛,看他敢不敢试图阻止他。 
 
“我会解决这个的,”他告诉他,“我会结束它。” 
 
这是一场漫长的战斗。Ravus丝毫没有手软。同样,Noct也努力不对他手软。从某方面来说,Ardyn是对的。这场战斗就是一场手足间争吵的残忍效仿。彼此间相互的猛击,意图造成伤害,但最终他们谁都并不真的想要对方被打倒和屈服。 
 
最终,Ravus倒了下去。他丢下他的剑,长剑哐啷一声掉在地上,他向前倒去,先是跪倒在地,然后最终他的整个身体都倾覆了下去。 
 
Noct在他的身边跌倒,逆矛失去了实体。Ravus将头转向他的方向,然而Noct无法透过那双失去了灵魂的双眼看出他在想些什么。他抓住Ravus的手,那手利爪一般就像是使骸,黑色的物质从上面滴落。 
 
“孕育,”Noct开始说到,然后他又尝试了一次,“孕育生——生命之星——” 
 
他中断了吟唱,因为或许Luna曾有能力治愈这个,这个疾病,它让星灾的黑色焦油从他的眼中从他的嘴中从他的耳朵中流出来,但是Noct,Noct什么都做不到,只能在Ravus窒息并抽气的时候无能为力地握住他的手,其他人沉默地站在他身边。 
 
他将另一只手伸向Noct。“Noctis。”他嘶哑地说。 
 
“Ravus,你…” 
 
“Noctis,”Ravus低语到,“Lunafreya。” 
 
“Ravus,就只是,”Noct慌乱地在他的物品里翻找。他到底还带着什么,一些万能药,治愈药,在哪儿,在哪儿——一根凤凰尾羽,“就只是闭会儿嘴吧。” 
 
“你无法治愈我,”Ravus低沉嘶哑地说,“我已经死了。” 
 
“我说了闭嘴,”Noct打断他,将羽毛靠近Ravus的心脏。尾羽发出猩红的光芒,但什么都没有发生,什么都没发生因为这不是一根凤凰尾羽能够治愈的。 
 
“对不起。”Ravus无助地说,Noct放下了那根羽毛,他什么都没有了。他从没有过任何东西因为Ravus从来都不是他的。 
 
“为什么你这么傻?”Noct无力地问他,“为什么你非要总是忽视我的话呢?” 
 
只是Ravus几乎无法做出反应,然后他的头稍微转了那么一点所以Noct可以看到他那双黑色无光的眼睛,他的嘴微微张开,黑色的东西滴了出来。他无声地说了什么。 
 
然后他就走了。 
 
Ravus离开Altissia的时候,除了他对仅存的家庭成员的空洞希望和怨言之外一无所有,然后Luna就死了。然后他也死了,而他听到她说的最后的话并不是Noct想要让他听到的。 
 
把剑给他,Luna说,然后她就走了甚至连再见都没有说。但Noct并不想要Ravus记住那样的她。 
 
就只是,就只是闭会儿嘴吧。我说了闭嘴。为什么你从来都不听我的,Noct问他。但那不是他想要Ravus听到的。 
 
活下去,Ravus无声的说,然后他走了。 
 
“好的,Ravus,”Noct耳语,然后他放开了手,“我会活下去。我会为了我们两个人活下去。我发誓。” 
 
———————————————— 
 
然后他到达了尽头。 
 
Noct孤身一人奔跑着,因为就在Ravus化作虚无消散在空气中之后,一波又一波的使骸突然间涌向他们,而他知道Ardyn在试图做些什么。 
 
“有可能水晶可以给我们力量摧毁这些使骸,”Ignis说,“我们会拖住它们的,Noct,所以快点!水晶就在前方了。” 
 
他在试图分开他们,但是Noct除了听从Ignis的话之外又能做什么呢?他前往低一点的楼层,通过大门,乘电梯向上,瞬移越过追过来的使骸,它们现在不重要,现在他需要的是找到水晶并召唤它的力量。他是被选中的。他可以做到。 
 
水晶被锁链锁住,周身散发着蓝色与紫色的光芒。它看起来就和在城堡高塔中时一样。卷须状的光芒向Noct探出。他的奔跑减慢为了行走。 
 
“求你了,”他对它说,“求你帮帮我。”他伸出手去。帮我救救我的朋友们。帮我阻止Ardyn。帮我拯救这个世界。 
 
他不确定自己到底在期待什么。某种武器么?任何一种无法估量的力量都行,真的。 
 
一条卷须探出碰触到了他,然后。 
 
Noct抽了口气,然后他意识到自己无法放手。它一直在将他拉进去,震惊之中他发现自己的手已经被吸收进了水晶。 
 
“所以你终于来了。”Ardyn Izunia在他身后说到,Noct尽可能的转过身,拼命想要把胳膊拉出来,但却毫无效果。他无法像这样进行战斗。水晶继续拉扯着,他的胳膊又陷进去一寸。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Ardyn悠闲地向前迈步,“千年之前,有一个国王。他被水晶和六神选中来矫正这个世界,治愈星灾。他们给予他力量来使用他祖先的武器,来治愈受到折磨的人,还在这个尘世间给予了他两个身体。” 
 
Noct抽气喘息着。水晶已经开始将他的肩膀拉进去。 
 
“然而,黑暗注入了他的心脏,他治愈的越多,就吸收越多的星灾。因为某种奇怪的后果的作用,他失去了对所拥有的一切的掌控。他的王冠,他的声誉,他的希望。在某种程度上,他甚至失去了他自己。多么奇怪的景象啊——因为某种奇怪的后果,他成为了两个人,而非一个。” 
 
“众神唾弃他。他唾弃他自己。然后他发誓他要进行报复,毁掉所有的一切。” 
 
这些话是什么意思?Ardyn想说什么?Noct被从地面上拉了起来,他的双腿融进了水晶,Ardyn抬头看向他,而Noct看到了一头怪物。 
 
“Ardyn Lucis Caelum是我正式的名字,”Ardyn扶了一下帽子,他黑色的双眼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显露出复仇的光芒。他的嘴唇弯出一个类似微笑的表情,但Noct在惊恐之中能看到的只有怒火,怒火和更多的怒火。他不停的笑啊笑啊,然后他对Noct说,就仿佛在分享一个秘密,“我很好奇,如果Izunia看到这一切会怎么说。” 
 
Ardyn Izunia——Lucis Caelum——不论他是谁,不论他是什么,他是Noct在被完全吞没之前所看到的最后的光景。

——————————————

本章完

P.S. 下一章是最终章了,虽然长度也就这一章的1/3,然而作者采用了一种特别规整的格式,让整章成为一个整体,完全无法拆分。。。所以下一次更新我会直接把一整章都放出来。不过估计要多等几天才能翻完了。

另外,其实作者前面有埋一些伏笔,最后会在下一章揭开。大家可以来猜猜到底是什么


评论(11)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