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odencat

【授翻】ffucc 14(04)(Gladiolus /Noctis)

不知道是不是近期爬了两下其他坑的关系,这几天感觉翻文特别没有手感,翻的时候各种纠结,翻完了怎么看怎么觉得不是人话。。。所以整个文的进展都非常缓慢,这次只能先少更一点了

————————————————

第十四章  二十岁,再一次(04

 

然后他们来到了Tenebrae.

 

几乎全凭着运气,破破烂烂的火车刺耳尖叫着进入车站,夜幕已经降临。

 

Tenebrae。

 

Ignis和Gladio设法在火车被彻底摧毁前让它跑了起来,但之后没多久,夜色悄然来到,而Noct不得不被迫清理掉步步紧逼的使骸。

 

但现在已经没事了。他们到了Tenebrae。所有的平民都下了车,在车站躲过夜晚的时光。大部分人都带有食物。Noct看到了很多孩子,大部分都没有受伤,在父母努力用毫无意义的词句安慰他们的时候安静的抽泣。

 

但这里是Tenebrae

 

“Noct!”Gladio向他跑过来,带着显而易见的恐慌。他将手放在Noct的肩膀上,让他站定在那里,“你没事吧?”

 

“没事,”Noct耳语,“就只是——只是让我——”他深呼吸了两次,“乘客都还好么?”

 

“有几个受伤了,但没有人死亡。”Gladio说,然后他仔细地看着Noct。

 

心跳了一拍,然后。“不敢相信我居然把Prompto丢下了,”Noct低声说,“我当时在想什么?”

 

“你做了正确的事,”Gladio向他保证,不知怎么的,他的话听起来比Noct自己的要让人舒适得多,“没有人想要这样,Noct。你在最坏的情况下做了最好的选择。就算选另一条路,我们也不能确定他会把Prompto还回来。”

 

然后他抖了一下。“见鬼的,我好像不小心把Iggy一个人丢下了。快来,咱们还是赶紧会合的好。”

 

他们发现Ignis在车站的另一边和一个熟面孔进行谈话。“嗨,漂亮男孩,”Aranea Highwind打着招呼,点了下头,“眼镜正在跟我说明最新情况。我会从你们手上接管这些平民。”

 

“但你不是——”

 

“辞职了。我现在是个自由佣兵了。就当是帮你们个忙好了,你们都欠我一次。”

 

她领着他们去见她的下属,Biggs和Wedge,她保证他们会带他们到Gralea。“不过你们必须得等我们更换损坏的车厢,”Wedge说,然后Biggs接着说,“而且要准备好应对在穿过Ghorovas裂隙时极寒的气温。”

 

于是他们让他们继续整修设备。Noct又深吸了口气,谨慎地看向周围。

 

Tenebrae优雅、古老的建筑包围着他。在昏暗的光线之下,他看不到太多。但他并不需要用眼去看,他知道那是什么样子。他知道怎么前往最近的酒馆。他知道哪里有最好吃的食物。他对道路的走向就像对自己的手那样了解。他知道——他知道怎么回家

 

他的双腿带着他沿道路走下去,越过聚集的人群,有些人在哭,有些人拿着他们所有的行李,而有些人则只是单纯得待在那里,站着。

 

“如果Lunafreya大人还活着的话…”

 

“我们现在要怎么办啊?”

 

“我的妹妹住在Accordo,或许我们可以去和她住一段时间…”

 

Noct领着Ignis和Gladio从桥上走过,快乐又阴郁,越过田地及拱门,直到他们站在Fenestala庄园,这座属于神使血脉的古老房屋的入口处。他知道这里已经受到了严重的破坏,从车站就能看到这里冒出的烟。作为对Tenebraean出身的高级指挥官叛变的回应,Niflheim把这里炸毁了。靠近之后,他能闻到火的味道。

 

Gladio稍微换了个姿势。“这里就是…”

 

“她住的地方。”一个苍老的声音回答到,他们全都转过身去。

 

“向你问好,Noctis王子,”一位老妇人向他低下头,然后Noct认出那是Maria,Fleuret家族的一位侍从,“看到你身体无恙真是太好了。上次见面时,你是个病得很重的孩子。”

 

Noct非常强烈的想要做出同等的回应,用同样温和的语气以及和Maria一样的方言做出回答,但Noct将所有Luna想说的话都咽了下去。他可以告诉她,他真的可以。但那又有什么好处?Noct不可能成为她。他不能伪装成某个他不是的人。他不是神使。他上一次身处Tenebrae的时候只有八岁而且无法行走。他甚至不是个女性,看在上天的份上。他不是她。

 

所以与此相对的,他伪装出一个礼貌的微笑,就像他每隔几个月就不得不参加政治晚宴时摆出的那种笑容。“对不起,我们以前见过么?”

 

“哦,你不可能还记得我,”Maria毫不介意地挥挥手,“但我这一辈子都为Fleuret家族工作,而有一些事情我必须要说出来。”

 

Noct皱起眉,很困惑。她会有什么话要对一个外国的王子说?

 

Maria深深吸了口气。“Lunafreya大人,”她仓促地问到,“你当时在那里,是不是,在祭坛上?告诉我,在最后的时刻,她有没有成功把戒指交给你。”

 

Noct闭上了眼睛。他现在并不想谈起这件事,尤其是这件事。“…是的。”

 

“很好,”Maria叹息,动了一下,“哦,我的小姐…她一直都对我们很好,你知道。”

 

Noct没有回答。

 

“她是那么的高兴,”Maria含泪继续说到,“她的婚纱送到的那天——我永远都无法忘记她第一次穿上那件婚纱时候的表情。”

 

“真的?”Noct空洞地问。

 

“哦,是的,”侍从点点头,“她是那么的兴奋。Lunafreya大人非常想要见到你,Noctis王子。她…”然后Maria又靠近了一点,看了看四周确保周围没人,“请不要告诉任何人,好么?就在她前往Altissia之前,Lunafreya大人和Ravus大人大吵了一架。”

 

Noct惊讶地屏住了呼吸。他没有意识到仆人们偷听到了他们的争吵。看到他震惊的表情,她继续说到:“我们不敢偷听全部,当然了,但是他们的喊叫相当大声。但是事实的真相是——好吧,后来,他们都开始哭了起来。”

 

Maria看起来是那么迫切地想要他理解,但Noct还没有明白她想说什么。“我们听到了她说的话,‘为什么我不能见他?’说了一次又一次。她简直伤心欲绝。你不明白么?她爱你,Noctis王子。”

 

“哦,”Noct低语,Ignis和Gladio在他身边不自在地动了动,要明白那到底指的是谁并不困难,“我…明白了。”

 

“所以呢?”Maria继续逼问,“你也爱她,是不是?那就是为什么你会来这儿,你是来献上你的敬意的。”

 

这是一个多么让人发笑的问题,但眼泪却不管不顾地涌了出来,然后Noct问自己,我爱她么?Lunafreya Nox Fleuret,我爱她么?

 

一个多么,多么蠢的问题。

 

“是的,”他强忍着泪水回答,“是的,我爱她。”

TBC

 




 


评论(8)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