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odencat

【授翻】ffucc 13(08)(Gladiolus /Noctis)

400米长刀来了。。。

其实,这一段我翻的真的非常,非常痛苦,很大一部分并非是情节的关系,而是来源于我无法用自己有限的语文能力表现出我读原文时的那种感觉。所以,要是你们没有被感动或是震撼到,那一定是我的错。。。

————————————————————

第十三章  二十四岁(下)08

 

呼吸,Luna提醒自己。你必须要表现出一切都很好的样子。公众不需要知道她现在的健康情况。他们必须要全身心地支持这个仪式,所以Luna需要看起来状态绝佳才行。

 

“你的逆矛将在祭坛等着你。”Claustra首相说,然后她便离开了。帝国卫兵用枪指着她,在她的身旁,Gentiana保持沉默,Pryna绕着她转圈。时间已经到了。

 

Luna数周来第一次走出这栋建筑,走向前来听她讲话的人群。

 

几乎站在最后面,Noct徒劳地伸着脖子,想要能瞥见一眼Luna。他最后不得不强行推开并穿过不高兴的Altissia人,直到他来到了离台子比较近的地方。

 

Luna捕捉到了Noct的眼睛。

 

哦。

 

他们是如此的接近,Luna想,她觉得自己几乎就要哭出来了。她离自己想要的已经如此的近。就只要再一会儿。就只要再一会儿。

 

她背诵出她的演讲,讲稿的辞藻很华丽,但仍然是发自内心。她对自己说的每一个字都是认真的,而且当人群为她欢呼时她知道情感已经传递了出去,所以Luna露出勇敢的表情回以微笑。

 

她从台上走下来,卫兵护送她去往城市边缘,祭坛已经在那边准备就绪。Noct绕了很大一圈,跟着已经开始进入城市的飞空艇。

 

Gentiana将不会和她一起走上祭坛,Pryna也不会。她带着疑问看向他们,Gentiana就只是摇摇头。“我没有权利介入,”她说,她轻微的口音比平时要更明显一些,“水神不会乐于被唤醒,神使,请小心处理。”

 

Luna微微点头。

 

然后,哦,Leviathan非常,非常的生气。她对Luna尖叫,让空气都震动,因为她,一个区区凡人,竟然胆敢呼唤海之女神?

 

“神存在是因为我们存在,”Luna喊道,“你是我们的信仰,而我们是你的力量。双方都必须依靠对方才能存在。”

 

水神发出嘶声。闭嘴!

 

“我不会闭嘴的!”Luna也怒吼起来。巨神让她敬畏,雷神以智慧赢得了她的尊敬。水神不会有所不同,她没有什么不同,但她不会因为任何人而闭嘴。“请给予天选之王以启示,这样他就可以完成你们的要求并摧毁黑暗!”

 

天选之王?Leviathan微微摆动身躯。他将受到测试。如果他值得,我会服从。如果不值得,这座城市就将承担我的怒火。

 

“就此执行契约。”Luna说,就在这时帝国战舰发出的嗡嗡逐渐接近。Noct抬头看向天空,咒骂了一声。他不确定自己能否打败他们到达祭坛。

 

“嘿,Noct!我能让你靠近一些!”Prompto在电话里喊,“跳下来!”

 

当Prompto和Noct控制着抢来的帝国锚枪靠得更近之后,他们发现Leviathan显然不会不战而降。他对帝国的增援部队真的做不了什么,他自己正努力不要被杀掉,所以他希望他们不要让那位女神太生气。

 

他的心脏在胸膛里疯狂地鼓动,他的衣服湿透了,整个人蹲伏在不平整的地面上。Noct看了一眼地面重新确认方向,漩涡的风暴依然在他们周围旋转,他抓着剑的手渐渐握不住了,之后,Luna首先看到了,在他之前——水神的尾巴拍向他的身侧,Noct无法及时反应。他被扔出了五十英尺之外,撞上了冰冷的路面,狠狠的。

 

Luna感到无法呼吸,她意识到这样下去他是无法打败Leviathan的。Titan的时候,Ignis和Prompto精妙的冰冻魔法让他得以取胜,而Ramuh的试炼更像是对毅力的考验。

 

她知道自己能做什么——有一些古老的魔法可以用来临时召唤先王们的武器,而且她持有戒指。Noct需要这些,而她是拥有这些的人。Luna准备好要跑向Noct,他就在视线之内,跑过去还用不到一分钟,但是出现在她身后的脚步声迫使她停了下来。

 

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就要爆炸了,所有的一切都在惊慌中乱了套。“你不会阻止我的。”Luna嘶哑地喊道,甚至没有转过身去。她实际上没有听起来那么自信。

 

Ardyn Izunia那熟悉的油滑笑声响了起来,他走到她的身前。“我不会么?”他问到,然后目光向下滑去,看向她右手里的东西。“你拿着Lucii之戒,亲爱的。有什么能阻止我拿走它?”

 

Ardyn不会阻止她,因为他想要这一切发生。他想要Noct打败Leviathan,得到启示。那就是为什么他让她毫无阻碍的见到了巨神,而那也是为什么他会让她做这个。

 

Luna大声地说了出来,Ardyn刁钻地看着她,脸上的笑容依然不变。他想了想她的话。

 

“知道么,你说的很对,”宰相若有所思地笑了,而Luna听着身后水神的咆哮,不耐烦地换了个姿势,“仔细想了想,为什么不由你来给他呢?”

 

他抽出一把刀子然后突然捅进了她的腹部。

 

Luna尖叫着,喘息着,当他把刀抽出来时她跌倒在地,逆矛从手中掉落。

 

Ardyn在她身边弯下腰来,声音轻快地调侃。“哦,亲爱的,”他笑了,“你可真是一团糟,是不是?”

 

Luna无法集中精神,在痛苦中她只能勉强呼吸,她的裙子因为手掌下方的血液而一片黏腻。“...为什么?”她设法问出来,她的声音嘶哑又勉强。她想不明白。她以为——她以为他——

 

他笑了,然后以前所未有的温柔捧起她的脸。然后他的表情暗了下去,咬牙切齿地说到:“这样我就能安息了。”

 

她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直到数周之后,再一次被困在无尽的梦境之中时才终于明白。但至少,当Luna看着Ardyn时她看到一直以来看到的东西:黑暗。

 

而且,她一直都知道。他一直都是那样,被某些恶毒的东西所笼罩,让她将目光移开。他不是人类。他不可能是人类。

 

这一切都毫无道理,而那苦涩的不公让她眩晕。

 

所以,尽管她知道这是徒劳,知道Ardyn是她在仅剩的时间中绝对无法治愈的存在,她依然温柔地抓住他的手臂,熟悉的金色光芒闪耀起来。模仿着他的样子,她露出她最亲切,最温暖的笑容,用自己最为虚伪甜蜜的语气说到:“那就安息吧,Ardyn Izunia。知晓平静。”

 

他反手打了她。

 

Luna躺在地上,听到他轻快地说:“六神真的是什么都没有告诉你,Lunafreya大人。”

 

不,他们没有,她无声地同意,她的视野渐渐倾斜,整个世界从未如此模糊不清,到了现在,疼痛已经几乎麻木——她不用再想着它了。

 

她模模糊糊听到Niflheim空艇的声音,用仅存的力气,她抬起头,看到Ardyn正在甩着Luna刚刚试图治愈的手臂(她希望那会灼痛),登上了空艇。

 

“我会在Gralea等着你,亲爱的,”Ardyn油滑的声音盖过了Leviathan的咆哮,“请尽量快点来。”然后他离开了,留下她在祭坛上慢慢地失血而死。他甚至没有拿走戒指。

 

多么相称啊,Luna茫然地想着。我将要死在这里,一个众神的祭品。在眩晕当中,她小心地抓住逆矛并强迫自己直起身来。她的腹部在刺痛。

 

Noct依然躺在那里,无法动弹,所以她做了自己必须做的。他在她力量的帮助下起身,带着腹部的幻痛与Leviathan战斗,幻影剑在他的身周飞舞,而Luna在下方慢慢死去。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动作全然是无意识的。他无法很好的战斗,就算有Luna给他的力量也不行。

 

之后,当Noct跌落时,Luna在那里接住了他。他的身体没有反应,没有动作,没有意识。Luna将Lucii之戒放进他的口袋。她看着巨神作为天选之王的助力出现,并打败了已被削弱的Leviathan。

 

太壮观了,这种令人敬畏的感觉非常可怕(又或者是可怕得令人敬畏,Luna再也无法好好思考了),而没有意识的Noct躺在她的旁边,她自己在她的身旁,安静却依然活着,而Luna就要死了可她却想要把心都尖叫出来。

 

泪水奔涌而出,海水洒在她的身上,一声难听的呜咽爆发出来。

 

我一直都是要死的,她想。我一直都是要死的。我有准备。我准备好了。我准备好了去死。

 

但她没有想过会是现在,在这种情况下,死于刀伤而不是为誓约付出代价。她本不应该死在这个地方

 

这就够了,她想。我已经做的足够了。

 

她已经帮助了成千上万人,Tenebrae的人民爱戴她,帝国与Lucis的人们尊敬身为神使的她。

 

这就够了,她想。我有的已经足够了。

 

她有一个爱她的母亲以及善良的侍从们。她喜欢Noct给她送去的来自王都的音乐,而跳舞一直都很有趣。时尚是她的特长。她有Gentiana,Umbra,Pryna——

 

(还有一个隔绝的人生,一个孤独的人生,一个她希望作为Noct与他死去的父亲和男朋友以及了不起的朋友们共度的人生。)

 

这就行了。必须行,因为她其他的什么都没有了。

 

所以当Luna二十四岁的时候,她孤独且无助地死去,将Noct的头搂抱在怀中,并希望着,她所身为的一切,她所做过的一切,她本有可能成为的一切以及她永远也无法成为的一切,便已经足够了。


本章完

评论(5)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