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odencat

【授翻】ffucc 13(07)(Gladiolus /Noctis)

本更重点:秀恩爱,以及,Regis爸爸的过去

——————————————————

第十三章  二十四岁(下)07

 

Gladio回来的时候,他们又回到了Lestallum,而EXINERIS发电厂即将爆炸。

 

“喂!”Noct对身边那个全副武装的猎人大喊,他刚发现他原来是Gladio,“快滚过来帮我把这些使骸杀了,然后我或许会原谅你居然以为穿着那身我还能认出来你!”

 

“什么,你没法自己搞定么,公主?”Gladio轻松地返回,然后随着他用阔剑甩出一记强有力的挥击,最后一个月夜恶魔也被解决了,“没想到没了我你就变这么弱了。”

 

“我没有。”Noct回过身去反驳他,然后迟钝地意识到这或许是他能做出的回应里最无力的一个了,于是他在那套防护服下面涨红了脸。“啊,不管怎么说。咱们在被炸成碎片前赶紧离开吧。”

 

当他们回到外面的时候,Holly感谢了他们并保证会立刻完成秘银的精炼。

 

“老天,我真高兴你回来了,”Prompto在看到没戴面罩的Gladio时如释重负,“没有你,Noct都要发疯了。”

 

“什么?我才没有,”Noct真心觉得有点被冒犯到了,“你在说什么啊,Prompto?”

 

Gladio洋洋自得地咧嘴笑了,是这么长时间里Noct看他最无忧无虑的一次。“我能说什么?没有人能离开我活下去。”

 

“Noct,你试图杀掉我有大概,七次那么多,”Prompto断然说到,“而且咱们在那个要人命的地下迷宫的时候,你有时候真的戳到了Ignis。”

 

“与其说是戳,其实更像是刺穿未遂,”Ignis很帮忙的纠正,“你不在的时候Noctis杀气腾腾的,Gladio。”

 

“能别再拿我开心了么?”Noct翻了个白眼,努力表现得满不在乎,但他不确定在假装自己没有为这个事烦恼上做的怎么样。他总是会走神,当他的朋友们试图让他回神时他就以为他们是正要与之战斗的使骸。

 

这是集中力的问题,是的,而Prompto和Ignis认为这是因为Gladio。他会没事的,他们努力安抚他,然后有一次他差点就攻击了Aranea。并没想那么做,他那次这么结结巴巴的说,而那位女士挑了下眉毛,明显不以为然。

 

不管你在和谁约会,他们都不值得你把自己置身险境,她这么告诉他,赶紧给我振作起来,漂亮小子。

 

只是,这并不是因为Gladio。Gladio会没事的。他必须要,否则Noct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而他也的确没事,不是么?他现在站在他们面前,就和之前一样生龙活虎。)但是Luna——Luna很虚弱,她太累了,她甚至都不知道能否继续下去,而无论如何,Noct的一心多用也一直都让他很疲惫。从Luna那里传来的纯粹的痛苦以及衰竭感是惊人的,有时就连Noct都无法做任何事。她的痛苦,尽管起源是纯身体上的,但却在之后转变为精神上的疲乏,有时Noct要奋力挣扎才能移动他的身躯。很长一段时间之后他才意识到,那痛苦实际上并不是他的,他的胳膊,他的腿,他的腹部并不疼痛,但感觉上它们就是在疼。

 

但是不用再过多久了,Noct告诉自己。不用再过多久,他就不再需要担心这个了,不用再过多久了,等到——

 

(她死去?)

 

将自己拉出思绪,Noct告诉了Gladio从他离开后发生的一切。“…哦,然后那个宰相又找到我们了。”

 

“所以并不是硬币的关系?”Gladio问。

 

“我们不确定,”Ignis说,“硬币那个很可能也是真的,而这次他只是知道我们会需要秘银以去往另一块大陆。不管怎样,他都没带来什么特别的信息。”

 

他这次并没像以前那样说一些惹人生气的话,就只是顺便把他们带到了Aranea面前,并没特别说什么。就好像他已经把想和Noct说的话都说完了一样。

 

Noct真心不知道Ardyn Izunia在计划什么。他显然是个威胁,但Noct不知道他该从哪个方面来防范他。

 

另一方面,Gladio有了新伤疤。一道在他的额头上,另一道巨大的割伤横穿他的胸膛。他似乎一点也没为伤疤的事而困扰,或许甚至还有点骄傲。“你该去看看做我对手的那个。”他笑着对他们说,而Noct对此其实并不太生气或是担忧。如果Gladio说这些伤痕并不让他困扰,说它们并没有对他的精神状况和身体能力造成损害,那他就不在乎。

 

“我要以皇家标准来说,”Noct在检查了它们一阵之后说,“我不能说它们真的很性感,但也不坏,至少以时尚标准来说。而且,Ignis,Prompto——如果Gladio可以对他差点让自己被砍成两半的事感到骄傲,你们也可以停止抱怨我总是不小心攻击你们的事了。”

 

后来,当他们两人独处的时候,Noct问Gladio有没有找到他所寻求的东西。Noct不太确定Gladio做了什么,但看起来绝对很暴力。

 

Gladio思考了一下:“我想是的。”

 

“那到底是什么?”Noct继续问,“你找到的,我是说。”

 

“…我想要说平静,”Gladio承认,“继续前进下去的平静。生活里会发生很多事,而有时候你就只能咽下去然后继续走下去。你知道我,我只是试图通过打怪兽来把体内的怒火发泄掉。但却并不是那样的。”

 

“我并没有找到平静,”他说,“但我找到了一些其他的东西。”

 

“你并不打算告诉我是什么,是吧?”

 

Gladio宠爱地揉乱他的头发:“没错。”

 

他自己一个人的时候貌似还发展出了一种对泡面的狂热。在他们等待原石加工完成的时候,Gladio竟然真的拽着他们来了一场狩猎贝希摩斯的狂野冒险。他们得到了它的肉,然后把肉放进了那些倒霉的速食面里面。

 

“如果你这么喜欢它,为什么不干脆和它结婚算了?”Noct那天晚上脾气暴躁地问,另一边的Prompto正在尽可能响亮且惹人厌地吸着那些面条。说实话,Gladio真是有世界上最奇怪的味觉。

 

“那个,或许是比起杯面,我稍微更喜欢你多一点。”Gladio轻松回应,眼神中有着明显的爱意。在篝火的红色光芒下,他看起来美妙到耀眼,又温柔又不受拘束而且是Noct想要向任何人所寻求的一切的一切,然后再一次的,他意识到,Gladio不在的时候他真的很想他。

 

“我也爱你。”

 

—————————————————

 

当他们回到Caem岬时,Cor正在等着他们。他坐在一个沙发上,Cid站在他旁边。当Noct和其他人下来的时候他们都抬起头来,他父亲的船在旁边的港口随波浪微微起伏。

 

“殿下。”Cor问候到,那把永远代表指控有罪的‘本不该在那里的剑’在他的身边。Cid哼了一声,嘟囔了两句什么,把裤子上的灰尘掸掉。

 

“Altissia,”Cid抱怨着,“只去过一次,和Reggie还有其他人。不过,那段日子还挺不错的。”

 

“其他人?”Prompto问到。

 

Cid安静了片刻,Noct带着全新的兴趣看着他。他早就知道他的爸爸在年轻的时候曾经造访过Altissia,但是还有些其他的什么骚动着他,是什么呢…

 

Cid瞥了他一眼,发现他困扰的神色。“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他低吼着对Noct说,“好奇我们有没有见过另一个Reggie,嗯?”

 

Noct真的不应该惊讶的。毕竟,Cid比他那个坏脾气老头的表面要聪明多了。他当然会知道。而且如果他现在说起这个,那将军就也是知情的。

 

“我见过他,”Cid说,所有人都向前探出身子去听,“他是一个很受欢迎的酒吧的情报贩子。回想起来,Reggie对访问的事兴奋得要命。然而没有人质疑过,因为那是我们第一次离开Lucis。你的父亲,另一个他,在我们走进去的时候问候了我们,而且他看起来就跟要哭起来一样。我们都认为,‘好吧,一定是因为Reggie是王室。’从没想过其他的。”

 

“我们并没有发现,”Cid黯然地继续,“直到他死了。”

 

Ignis尖锐地抽了口气:“发生什么了?”

 

“那是个意外。不是任何人的错。Reggie去了首相的办公室,我们就在酒吧里打发时间,等着他完事。我们的一个人,Weskham——顺便说一句,你们现在去Altissia都会见到他——他稍微绊了一下,刚刚好以一种会受伤的方式跌倒。你老爸,那个酒保,他把Weskham推开了,结果因为这个而死了。”

 

Cid的话刻意的含混不清,就好像他不愿去回想细节。Noct无法责怪他。

 

“不过,你老爸并不后悔。当然了,他哭得跟个孩子一样,而那糟透了,但是他一次都没有后悔过。救下Weskham,他总是说,已经非常足够了。”Cid的声音软了下来,一丝痛苦透了出来,“可我从来没有原谅Reggie,为了他从没告诉过我们他是谁,直到他已经死了之后。在我们分道扬镳之后,我再也没见过他。我本应该在还有机会的时候就放开过去的。”

 

“你并不知道,”Noct轻声地说,“你不可能知道的。”

 

“没错,”然后Cid突然将拇指指向了Cor,“跟他说去吧。就是不能摆脱罪恶感,这个白痴。”

 

“Cid,这比你认为的要复杂得多。”Cor说,然后Cid举起手让他闭嘴,他的声音很刺耳。

 

“复杂个头!”他说,“别再责备你自己了。你做了一切能做的。这是帝国的错,到此为止。”

 

“帝国的错,”Cor迟钝地重复着,听起来并未被说服,之后他的视线转向Noct,“不要介意我。旅途平安,并祝愿你成功夺回王座。如果有我能帮忙的地方,尽管说。”

 

Cor看起来很累,就像一直以来那样。他身上带着负罪感,程度比Noct上次见到他时还要严重——又或者是将军那个时候隐藏得比较好。你都能从空气中感觉到它,于是Noct想,他不可能是个叛徒。在他看起来像这样的时候这不可能。

 

“当你们继续你们的旅程,事情终将水落石出,”Cor告诉他们,“现在看来或许只是混乱的事实与提示,但请记得,一切最终都会有其解释。”

 

他向他们道别,当他们终于出发去往Altissia时,他和Iris还有Talcott对他们挥手告别。Noct无法控制得想着,Cor或许不是叛徒,但并非一切都如同表面看起来的那样。

 

好吧,将军不可能说得更好了。或许一切真的会随着时间而真相大白。

 

——————————————————————

 

在仪式之前他们有一个礼拜的时间。

 

Noct是这么考虑的:Luna要死了。他无法阻止,她也不行。但是如果这必须要发生,那么她或许该以自己想要的方式离开。

 

在水神之后,他们将一同旅行。到那个时候,再继续保有这些秘密和神秘感就真的一点意义都没有了。拥有两个身份的目的就是为了保证至少一人的安全,而Noct和Luna将会同时身处同一个地方(更别提那个宰相已经知道了他们的情况),让其他人知道已经无所谓了。

 

更重要的是,这是Luna最后的机会。毕竟,如果她已经死了那就真的无所谓了。

 

Claustra首相摇着头,当Noct提出要见Luna时坚决地说了不。神使在仪式之前将不接受任何访客,她告知他们,Noct很好奇Ravus到底告诉了首相什么才说服她放他进去。

 

但这也同样是Noct考虑的:如果他要告诉其他人,他或许该做得戏剧化一点。有Luna出现在那里,有个永生难忘的第一次。

 

说真的,这应该不重要的,因为Luna就是Noct,而她看到所有他看到的,并且她做所有他所做的。他可以只是说,所以,我实际上是神使,而且技术上来讲,这也是她在说话。然而如果都要严格说起来的话,即将发生在Luna身上的事也不应该有什么要紧。因为她会依然活着,不是么,只要Noct还活着?

 

(而事情并不是这样运作的。)

 

所以他会等待。耐心等待直到仪式之后。

 

直到那时他有一个礼拜。

 

Noct带着Gladio去看Luna的婚纱,它现在正因为要庆祝神使安全抵达Altissia而在进行展览。它就和以前一样漂亮,Noct睁大着眼睛看向婚纱的样子让Gladio开始笑了起来。

 

“开始后悔你的婚礼取消了?”他调笑着问,而Noct翻了个白眼。

 

“并不是那样的,”他说,“只是…看看它。它多漂亮。你知道它是由那位Vivienne Westwood设计的么?她出色极了。她的服装设计真的无与伦比,而且——而且——我不知道。我就只是真的,真的喜欢。”

 

不只是衣服本身的设计,他要怎么解释它的象征意义,它有多么近似于希望的象征?这是一件为了庆典,为了和平而制作的礼服。它是Luna见到Ignis,Prompto,Gladio的机会。婚礼已经永远不会有了,但是仍然,那个机会再次降临到他们身上,就像是这件礼服让它再次出现了一样。

 

“天要黑了,”Gladio注意到,然后他神秘兮兮地对Noct笑笑,“想不想在晚饭前去斗兽场做个短暂停留?”

 

Noct狂野地咧嘴笑笑,并摆了个姿势。“每日一博,我说的对吧?咱们去来上几轮然后再回Maagho吃饭。”

 

在他看来,斗兽场是Altissia最棒的部分。Noct之前没意识到自己是那么个大赌徒,但他发现自己一次又一次回到斗兽场,并且赌注越下越大。他也很高兴自己很会用号角,而且他通常赢的比输的多。所以他们在那儿消磨了大概一个小时,然后坐贡多拉回到酒吧,Weskham和其他人正在等着他们。

 

现在来讲讲Weskham的故事——当Noct第一次走进Maagho的时候,他深深的鞠躬,用深沉的声音说到:“Noctis王子。很高兴能在这么多年后见到你。上次见面时,你还只是个婴儿。”

 

他带他们在酒吧里四处看了看,平静地说这曾经是Noct的父亲所有的酒吧。

 

“他没有还健在的亲人,”Weskham告诉他,“所以在大家分道扬镳之后,我就当了酒保。我至少可以做到这个,保持Maagho的兴旺,在你的父亲为我做了所有那些之后。这个酒吧在过去一二十年里都没有变过,就和他离开的时候一样。”

 

Maagho里面没有什么东西特别击中他,但是,有一些小事,某个灯光或装饰的细节会让他想起父亲在Insomnia的房间,他是如何排满他的书架以及用植物装点墙面。Noct想知道他的父亲曾经是什么样的,只是一个有着简单生活的情报贩子,没有政治,也不需要战斗。他希望他曾经过得幸福。

 

“谢谢你做这些,”他告诉Weskham,“谢谢你让这里保持着原样。”

 

“当然,”他再次鞠躬,“为了他我会做任何事。”

 

晚饭的时候他们吃了那道非常,非常贵的Maagho千层面,Noct在听到Ignis的响指和他得意的说出“有了!”的时候感到前所未有的感激。因为真的,千层面非常棒,可他真的不知道他们还有多少基尔能够用在吃美食之类的事情上。

 

他花了一些时间来钓鱼。他花了更多一些的时间去斗兽场。Gladio带他去看了当地的剧院,然后他们去了所有那些对情侣别有吸引力的地方度过了大概算浪漫的一天。Ignis成功重现了那个千层面,后来甚至设法弄到了Leville酒店的皇家套房。Prompto给他看了这个城市最让人屏息的照片并要了个十五个球的冰激凌。

 

日子就像流沙一般飞逝而过,在Noct意识到之前,那一天到来了。

TBC

评论(10)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