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odencat

【授翻】ffucc 12(04)(Gladiolus /Noctis)

第十二章  二十四岁(上)04

他所知道的下一件事,就是Gladio在把他摇醒,Noct喘息着,挣扎着匆忙爬了起来。

 

“…今天好像是,我看你醒得最快的一次,睡美人。”Gladio小声说着,小心不要吵醒其他人。

 

“我的手机呢?”Noct问到,混乱地到处找着。他的心脏狂跳不已,没有时间可以浪费了,“有些事我要告诉爸爸。”

 

“等等,现在么?”

 

“现在,”Noct确认到,然后发现他的手机埋在一摞衣服里面,“这是个陷阱——我知道他们在计划什么,他们需要知道——”

 

“等一等,”Gladio打断他,然后他把Noct转过来面对自己,“首先,冷静下来。你看起来就像马上要恐慌发作了。和我一起呼吸,好么?”

 

Noct深吸了口气。“好了,开心了?”

 

“并没有,”Gladio干干地说,“咱们出去说。”

 

他们走向帐篷外面,弯腰穿过出口。“我不知道这都是打哪儿来的,考虑到你一直都在睡觉,”Gladio对他说,“但是听我说。他们知道。国王知道这是个陷阱。我们已经讨论过这个了,记得么?不管是什么把你惊成这样,那很可能只是个梦。”

 

“那不是梦!”Noct抗议到,他努力抵抗着想要把头发拽下来的冲动,“他们不知道——”

 

他停了下来,因为此时Noct才完全想明白Gladio的话,然后他想。

 

这是个陷阱。

 

这一切都是什么意思?Noct咬着嘴唇。他很确定那些——所有那些帝国的运输艇——

 

不幸的是,只要城墙依然完整,我们一次就只能让一艘飞艇穿过,这个速度肯定不够发动一次全面进攻的。

 

他们是在计划摧毁城墙么?能做到的唯一方法就是使他的父亲无力化,或者是把他的戒指拿走。那么,很显然他们也想要得到水晶。但这一切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他的父亲不会轻易落败。而所有那些飞艇——它们只能一次一艘得穿过城墙,意味着它们只会变成很容易被一一击落的靶子。这样是不会成功的。

 

而且,他们为什么要带走Luna?今天的日程非常的满,她的失踪很可能不会受到注意,因为她并不会实际出现在签约的现场。

 

不是Niflheim需要你。你是为我而在这里的。

 

那又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Glauca需要她?他要Luna,一个唯一价值就只是治愈能力的人,有什么用?这一切都毫无道理。Niflheim不需要她,Glauca需要她。然而,Glauca就是Niflheim。他是他们军队的将军,而他绑架Luna是因为——因为——

 

现在还不算太晚——快点离开,Lunafreya,离开这座城市。这里并不安全。

 

他的父亲——他的父亲,国王,怀抱对Luna难以言说的浓烈感情。Luna可以被当做一个交易筹码。Niflheim知道这一点,这很可能也是为什么他们一开始就要带上她,对么?

 

所以,就说她被绑架是为了强迫父亲做什么——要求他们交出水晶和戒指?随着一股狰狞要露头的恐惧,Noct意识到,他们真的可以,而他完全不知道父亲是否会同意。但是,不,有些事情对不上。如果他们想要那么做,过去的十二年里他们随时都可以轻易做到——威胁要杀掉Luna来换取Lucis的投降。

 

所以不,那并不是他们的计划。回到一开始。他们把她带上一个无法攻击首都的帝国舰队,至少在国王被妥善处理,戒指被拿走之前不能。他的父亲,因为他对Luna的情感,很可能会发现她失踪了,然后他会做什么?问题的答案很简单,他会——

 

“这是个陷阱。”Noct抽了口气。

 

因为如果他的父亲注意到Luna失踪了,他会派出自己的人去营救她。如果他们同时又发现了帝国的舰队,他很可能会派出尽可能多的人,在他们碰触到王都之前摧毁他们。

 

这整件事都是为了转移注意力。真正的威胁很可能来自城市内部,与宰相和皇帝本人一起。当然,这一切都只是推测,而且Glauca将军也很有可能是在说谎,但这一切都是真相的可能性大到让人无法无视。现在打给他的父亲,告诉他Luna被带走了,Noct就是在他们的掌心里起舞。

 

所以他不能打给他的爸爸,不能说这件事,甚至不能告诉他让城市毫无保护是个阴谋,因为他不知道他的爸爸是否会视Luna重过Lucis,就像他选择了Noct而不是Insomnia。Noct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以及为什么,但他无法摆脱一个感觉,就是这一切都是为了他。那一天,当他将Luna留在Tenebrae,他是在尽自己的职责,但Noct不确定他的父亲是否会愿意再次留下她。他脸上的愧疚实在太明显了。

 

他还能说什么?Niflheim正在计划袭击城市,他们准备好了要在城墙内发动袭击就是现在所知道的一切了,而那真的不是什么有用的信息。当他的父亲在城市各处部署所有的卫队时他也在那里。他已经将他的军队在城市各处散开,对重要地区重兵把守。他们已经做了尽可能的准备来面对城市中的袭击,而Noct告诉他这一点无法改变任何事。

 

此时此刻,他只能期望他的爸爸没有意识到Luna失踪了。

 

“你冷静下来了么?”Gladio的声音将Noct从思绪中惊醒。

 

“…是啊。”Noct说。他很感激Gladio。尽管他并不是有意要帮Noct的,Gladio依然是为什么他能把这一切想通的原因。“谢谢,为你一直都在我身边。”

 

Gladio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试图看出他是否在撒谎。不论他从Noct的脸上看出了什么,这都让他叹了口气。“好吧,咱们今天就别训练了。”

 

“什么?真的么?”Noct很惊讶,Gladio几乎从不会取消训练。

 

“坦白地说,你看起来压力大得要命,”Gladio直截了当地说,“通常我会让你活动活动,但是今天我们还有其他选择。为什么咱们不直接去钓鱼呢?”

 

所以他们就那么做了,然而尽管这样,Noct也无法完全将思绪从他的父亲以及Insomnia上面剥离。Gladio,当然,也注意到了。

 

“所以,准备好出发去Altissia了么?”他轻声并熟络地问。

 

“你想要说什么?”Noct一边小心收着线一边问。

 

Gladio叹了口气,在木质的码头上坐了下来。这非常不像他,所以Noct惊讶地看了看他。“听着,”他说,“你不是唯一在担忧的人。你压力很大,我也是。作为一个整体,我们设法保持着愉快的气氛,但是对于这个情况,没有人真的高兴得起来,尽管Prompto伪装的很好。”

 

他示意Noct在自己身边坐下来。“为什么咱们不来…谈谈呢?”Gladio说,“我们已经很久没那么做过了。”

 

一言不发的,Noct让他的鱼竿消失了,然后在Gladio身边坐了下来。“我想咱们都无视了它,”大块头慢慢地说,小心地选择着词句,“我们都知道,有那么一天我们可能无法在一起,我们都知道我们的责任和使命可能会迫使我们分开。王座永远都需要有一个继承人,而我们都有些无视了那个事实。”

 

“别那么说,”Noct惊骇地马上打断了他,“如果我们在一起时就知道我们无法一直那样下去的话,那这会是一种怎样的关系啊?我们当然不会去想那个了。”

 

“那么我们要什么时候开始想呢?”Gladio冷静的反驳,“你告诉我要等到Altissia再找到解决的办法。而那就是我们要做的,因为这不再只是事关我们两个了。这事关Lucis的未来,事关Lunafreya公主。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她也有发言权。但只是因为我们现在还没准备好做点什么,不意味着我们不能谈谈。”

 

Gladio不知道这一点,但Noct知道:婚礼不会发生。现在,帝国绝对在今天计划要做什么,谈判会被叫停,订婚会取消。这永远都不会发生。Noct和其他人去往Altissia全是徒劳,而现在还没有人知道。

 

“Gladio,我爱你,”Noct这么说到,他尽可能将自己全部的真诚都倾注在这些话语里,“别忘了这点,好么?比如,就算我真的结婚了,然后或许我们不得不分开,我不知道。有太多的可能了,但我希望那是唯一一个永远不会改变的事。或许有那么一天我甚至不再浪漫地喜欢着你,但我会永远爱你,好么?”

 

Gladio,很有他风格的,甚至都没有因此有一点慌乱,但他的确对Noct露出了一个温暖地微笑。“是啊,我知道。而且你真是迷人得要命,我以前告诉过你么?”然后他把Noct拉进了一个满怀爱意的拥抱,轻声说,“我也爱你,你知道的。”

 

Noct闭上眼睛,让自己单纯的享受这个时刻,然后突然间,照相机的快门声响了起来,Prompto在他们身后大喊大叫着:“哦哦,你们两个真是太可爱了!”

 

“你见鬼地太毁气氛了,你这个混球!”Noct咆哮着,Gladio笑了起来,“Gladio,现在别拦着我。我要踢烂他的屁股。”

 

只不过,在Noct挣扎着要从Gladio的手里挣脱出来的时候,Prompto拍了更多的照片,然后当他终于追上他,Prompto正在给Ignis展示他拍的照片,后者赞赏地对着所有的照片点头。

 

“早上好,Noct,”Ignis一脸无辜地说,周身环绕着得意的气场,“我让Prompto去找你们两个的。早饭已经准备好了。”

 

“他用额外的一个烤薄饼来贿赂我,让我去拍照片。”Prompto很帮忙地加上一句。

 

所以他们吃了早饭,在Noct留意到之前,他们已经在走回港口的路上,准备搭乘下一班渡船去往Altissia。然而,Noct现在对于离开Lucis感到很犹豫——在婚约无效,无法提供保证的情况下,他不想在针对Insomnia的袭击发生前离开这个国家。

TBC

——————————————

最近两天工作突然很多,结果翻译就没什么进展,这章还差最后一更,不过目前来看明天很可能无法完成。。。。提前抱歉_(:зゝ∠)_

评论(8)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