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odencat

【授翻】ffucc 10(03)(Gladiolus /Noctis)

第十章  二十岁(03)


当Prompto放学之后过来看他是不是还好,是否生病了的时候,他发现Noct穿着睡衣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的盯着电视,屏幕上一个穿得很少的女主角正坐在一个石牢的地板上哭泣,她刚刚意识到那个恶棍就是自己所爱的人。

 

“天,这玩意就是垃圾,”Prompto评论着,看向Noct,“你不会整天都在看这个吧?”

 

“差不多吧,”Noct干巴巴的说,“老实说,这片太差了我没法移开视线。”

 

“你不会都没吃午饭吧?”Prompto瞥了眼他的睡衣,问到。

 

“我都没吃早饭,”Noct承认,“我实际上真有点饿了。”

 

所以他和Prompto吃了顿午茶点心,其实也就是两个人分了一袋爆米花。Prompto跟他说了学校里他错过的事,然后把今天的笔记交给他。

 

“说到底你为什么逃课?”Prompto一边响亮的嚼着一些没爆开的玉米粒一边嘟囔着问。

 

Noct不带情绪的哼了一声:“睡过头了,然后就只是不想去吧,我猜。”

 

但是Prompto很敏锐,他对Noct说:“和昨天那位健美花花公子先生的‘需要谈谈’有关么?”

 

“什么?”Noct反应了一下才意识到他在说Gladio,他轻笑了一下回答到,“我的天啊,Prompto,下次看我那么叫他试试。”

 

“别转换话题,伙计,”Prompto发着牢骚,“而且要我说,就那么叫吧。只是别告诉他这名字是我起的。我还不想挨揍。”

 

Noct哼了一下:“好吧,好吧。”

 

谈话暂停了下来,Noct听着Prompto大嚼爆米花和女主角哭泣的声音。他并不怎么想回答那个问题。

 

“听着,”Prompto停下了咀嚼,轻声的说,“如果你不想告诉我,不说也没有关系。反正我也知道你肯定有一大堆事都没告诉我。”

 

“Prompto,我——”Noct停下来,摇摇头,“并不是我不信任你,我——”

 

“不,我明白,”Prompto打断他,“我并不太确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我知道你是皇室。我清楚有很多机密信息你不能告诉像我这样的平民。”

 

Noct皱起眉。这有一部分是真的,他想。Prompto完全不知道Luna的事,不像Gladio和Ignis还有他爸爸那样,而且就连他们也不是什么都知道。但是有很多事他没有告诉Prompto,或任何人,而那并不是因为机密的关系。他还没准备好告诉任何人“我想我喜欢Gladio。”

 

远不止于此,他还没准备好告诉任何人关于圣约的事。

 

“抱歉,”他只能这么说,并专注得看着地面,“我不想让你觉得我在骗你。你是我的朋友,我信任你。”

 

Prompto了解他那种躲躲闪闪的眼神,他对这种古怪的表现异常的敏感。“所以你是说这不是什么机密信息,”他评说着,对Noct笑笑,“那也没关系的,你知道。你可以有秘密。”

 

Ncot惊讶地看着他,Promtpo笑起来,调笑着:“Ignis和Gladio永远不会对你那么说吧,哈?我打赌他们就像是这样,”然后他用起了假声,立刻听起来就更像是Ignis或是Gladio了,“哦,殿下,你必须要告诉我们是什么在困扰你。你必须要相信我们,让我们帮助你。”

 

然后Prompto停下来,用他正常的声音说:“实际上,那听起来就像我在取笑他们一样。我并不是那个意思。只是…你告诉了我很多关于他们两个的事,Noct。说实话,他们听起来相当了不起。他们总是为了你而在那里,哈?”

 

“是啊。”Noct同意,还是不太确定Prompto到底想说什么。

 

“听着Noct,”Prompto说,他看起来相当的睿智,“我不是你的皇家顾问,而且我也不是你的盾。我的家庭并没有世代侍奉皇室。当然,我愿意相信你信任我,你也当然是我的朋友,而且我想让你告诉我到底怎么了,但是如果你不想告诉我,也没关系的。真的,真的没关系。”

 

“我并没有照看你,或者保护你的责任。你是属于你自己的,Noct,而如果你不想让我知道一些事,我会尊重你的想法,”他喘了口气,然后特别小心翼翼的说,“我…童年过得并不怎么好,你知道。”

 

“并不是惨不忍睹之类的,”看到Noct惊慌的张嘴,他赶忙加了一句,“我的父母只是…总是很忙。他们现在还是,真的。我大部分的时间都是一个人,而且有很多的事情我都没有告诉过任何人,还有些事我觉得不能告诉任何人。”

 

真的,Noct和Luna都能理解,尽管他们的生活一直都被很多人环绕——孤独是他们学习与之共处的存在。秘密是不可避免的。

 

“人们说把一切都装在心里并不健康,”Prompto说,将Noct从自己的沉思中唤醒,“要我说,我猜这也的确不健康。有时候它会从内部啃噬你。有时候它感觉糟透了。但是…我想有些时候,你不得不把有些事情藏在心里。”

 

他叹了口气,摇摇头。“说真的Noct,我都不知道在跟你说什么。我不知道自己说的是对还是错。只是…我也有很多秘密。所以如果你不想告诉我也没关系,而且我希望要是有些事我没告诉你也没关系。”

 

Prompto是个奇怪的人。他无忧无虑,开玩笑。很难将这个坐在他边上的青少年和那个小学时极为害羞,戴眼镜的男孩儿联系在一起。但是Noct想他现在看到了后者,Prompto的嘴唇紧抿成一条线,而且似乎无法看向Noct的眼睛。

 

Prompto是个奇怪的人。Gladio和Ignis为了他而在那里,将永远为他而在那里,而且他们的世界似乎围绕Noct存在——总是他最优先,然后才是他们自己。Prompto为了他而在那里,但他也为了他自己。他有他自己的不安全感,他有他自己的秘密。他并不需要Noct,他意识到。Prompto有一个独立于他存在的人生。

 

Prompto是个奇怪的人。有太多的事无法整合——为什么他避开Noct那么多年,然后又突然间决定和他成为朋友,为什么他依然在使用Luna给他的照相机,为什么他的性格有了180°的转变——有太多的事情Noct不知道。他从不认识Prompto的父母,而且他怀疑Prompto也并不想说起他们。

 

Prompto是个奇怪的人是因为他是不同的,但并不是那种不好的不同。但也不真的是好的。就只是这样而已,而Noct要不就承认这个事实并接受它,要不就否认它。

 

这是一个悖论,真的。Ignis和Gladio告诉他,他们永远不会留下他独自一人,而Prompto告诉他,如果他想的话他会留他独处——一个互相矛盾的真相,但是真的,生活中的一切都是那样的。

 

所以他看着Prompto,直白地告诉他:“我不知道你都经历了什么,Prompto,但只要你和我说没关系,我就不会问。”

 

他的脸庞明亮起来,他说:“是啊,Noct。我很好。我会没事的。而且,呃,抱歉突然间搞得这么沉重。我猜你大概只是迷上谁了吧,哈?”

 

Noct实实在在的红了脸,然后Prompto笑到要把自己对折成两半。“哦我的天啊,我说对了?你一定是在逗我!Lucis的王子迷上了别人?是谁?嗯嗯,Alyssa?不会,她看起来不是你的类型。另一个班的Brett?咱们的班主任老师????”

 

“闭!嘴!”Noct设法说到,“而且谁是Brett?”

 

“好吧,所以他出局了,”Prompto说,然后做出个从名单上划掉名字的动作,“会是谁呢,哼嗯…”

 

“我还以为你说不会刺探来着。”Noct表示抗议,他几乎是在发牢骚了。

 

“抱歉,抱歉,”Prompto笑起来,举手投降,“但是你真该看看你现在的脸。就好像是,我看过你最慌乱的样子了。”

 

“Prompto,发发慈悲从我的房子里滚出去。”

 

只是他没有,后来当Ignis傍晚过来的时候,Prompto仍然坐在沙发上精力充沛地和Noct聊着天。

 

“所以你就是Ignis,”Prompto开朗的打招呼,但他的声音中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紧张,Noct怀疑除了自己没有别人能听出来,“很高兴终于见到了你。Noct总是和我分享他的食物,真的非常好吃!”

 

Ignis推了推眼镜,Noct看着他审视着Prompto,从上到下,从他个性的头发到皱巴巴的校服还有厚脸皮的微笑。

 

之后,他毫无差错的叫出了他的名字:“当然。Prompto,是吧?王子对你评价很高。”

 

“别跟我不在这儿一样谈论我,”Noct说,不过实际上并不带任何火气,“Prompto能留下来吃晚饭么?”

 

Prompto惊讶地看着他,但Ignis冷静的回复说:“我看不出为什么不行。”

 

“我真的能么?”Prompto问到,很不像他的紧张着,“我不想打扰你们。”

 

Noct拍了下他的后背:“你没有。再说了,你就不想吃Ignis的料理么?”

 

所以Ignis给他们做了牛排,然后他们所有人一起吃了饭。很引人注意的是,尽管他们性格上相差很远,可他和Prompto不知怎么的相处得还不错。这挺让人愉快的。

 

之后几周过去了,Noct的生活又再次回归平常。这一次,他成为了改变的那个人,他被困在混乱庞杂的思绪当中,不确定该怎么办。

 

像往常一样,Gladio定期邀他出去,而且总是有新花样:去新开的饭店吃饭,参加嘉年华,钓鱼(好吧,或许这个算不上新),看电影,或只是更多的训练。

 

Noct无法控制地注意到一些事,像是Gladio是怎么在吃东西的同时说话的,或是他的肱二头肌是如何收缩的,又或是他似乎总是在注意着Noct的眼神。有时候,Noct会一句话说到一半然后就只是盯着他看

 

“怎么了?”他停下后Gladio总是会问。

 

“抱歉,没什么。”Noct总是摇摇头,这么回答。

 

这情况持续了好几个礼拜,直到Noct总算鼓起勇气问他:“为什么你总是在看我?”

 

Gladio转过头,有点惊讶的挑眉。“我都没意识到你注意到了,”他回答到,“我是你的盾,记得么?我的工作就是看着你。你永远不会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有个混蛋冲出来搅成一坨屎。”

 

“哦…”Noct无法控制的感到失望,尽管那是合情合理的解释。

 

“好吧,”Gladio走到他跟前,“你已经表现得奇奇怪怪的有段时间了,怎么回事?”

 

“没什么。”Noct不假思索的说。

 

“喂,你和Ignis不是刚就沟通的问题谈过一次么?”Gladio气恼地问,“和我说说。”

 

“不是什么你需要担心的事,”Noct说,“我很好,真的。”

 

Gladio怀疑地看着他,很明显他不买账。

 

“哦天啊看看这个时间抱歉我必须要走了Ignis还在等我拜拜稍后再见啦。”Noct说着转过身就走。【注】

 

“Iggy现在在国会开会当中呐!”他听到Gladio在他身后喊到。Noct没有转身,落荒而逃。

 

接下来几天他实际上在避着他,一次都没去参加他们的训练,但是有一天,当Noct回到家的时候,Gladio正坐在他的沙发上,读一本书。

 

“嗨,”他头也不抬的打着招呼,“想告诉我怎么了么?”

 

“你会让我说不么?”Noct反问到,叉起了双手。他在Gladio的身边扑通一下坐了下来。

 

他们就那么坐了一会儿,Noct直勾勾盯着前方,Gladio安静得翻着书。

 

“我喜欢你。”Noct突然间说到,然后焦虑地在沙发上扭了扭。他死盯着Gladio不放。

 

“好啊。”Gladio轻松的说。

 

Noct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于是他得意的笑了:“什么,你以为我没注意到么?”

 

“什——你——”Noct结结巴巴的,大块头笑了起来。

 

“天啊,你慌张的时候还真可爱。”他评论到,然后突然间用胳膊锁住了Noct的头,“而且你也实在太紧张了。”

 

“Gladio,你搞什么?”Noct嚎叫一声,徒劳挣扎着想从Gladio夹紧的胳膊下面挣脱出来。

 

然后,突然之间,Gladio所有的手指都放到了他的身上,然后——

 

“哦—哦我的天啊,”Noct惊声尖叫,“停—停下来!看在该死的法律的名义上!”

 

“语言,Noct,”Gladio的声音里明显带着愉悦,“别再扭了。”

 

“别—别—别再他妈的挠—挠—挠我痒痒了你这个混球,”Noct在爆发出大笑的间歇喘息着说,“我要他—他—他妈的逮—逮捕你。”

 

Gladio大笑起来,而这不是他通常发现什么有趣的事时发出的那种笑。这个更急促,更长,而且听起来非常,非常的蠢。

 

当他终于放手的时候,Noct躺在沙发上,急促的喘着。“活见鬼的,Gladio,你被解雇了,”他控诉到,“再有,你的笑声是我听过最难听的。”

 

“但是你还是觉得我很性感。”Gladio洋洋得意的抱起手臂。

 

“而你觉得我很可爱。”Noct怼回去。

 

“我对那一点持绝对肯定态度。”

 

“唔嗯。”Noct语塞了。他并不习惯因为外表而受到赞扬。“…谢了?”

 

“Noct,”Gladio说,虽然他依然在微笑,可语气却很严肃,“当你说你喜欢我,你是什么意思?”

 

“你说‘我是什么意思’是什么意思?”Noct有点恼怒,“不就是说我喜欢你么?”

 

“你想要和我做爱么?”Gladio问,Noct一听这话就脸红了,而Gladio倒是似乎更开心了,“啊哦,你是不好意思了么?”

 

Noct无视了他最后那句话,努力诚实的回答他的问题。“我意思是…是啊,我猜,”他不太舒服的含混说到,“但是我是说,那不是为什么我喜欢你的真正原因。我只是喜欢花时间和你待在一起。我也喜欢和其他人在一起,别会错意了,但是这就是不一样。”

 

他找不到合适的话来解释,而且他怀疑自己永远也解释不清,但这只是他心中一直存在的一个小小的感觉,就像一簇微小的火焰在温和的摇曳。不论何时,只要Gladio在,那火焰就流淌到他的双腿,他的双手,他的脸庞。那并不那么激烈,也不像他所预期的那么灼热。那感觉就只是在那里,并且让他嘴角翘起,双眼明亮有神。就只是这样,而Noct不确定到底要说什么。

 

“而这不一样是因为你爱我。”Gladio将一个问题伪装成了陈述句。

 

“我爱很多人,”Noct说,“但是我深爱着你。”

 

Gladio专注地看着他,就好像他试图从Noct的话里找出点不诚实的地方来。然后他叹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过来。”他告诉Noct,示意他靠过来一点。带着困惑,Noct照做了,然后Gladio温柔地轻触他的下巴,将他的脸引向自己。

 

那个吻是纯洁,短暂,而又甜蜜的,让Noct惊讶地眨着眼。Gladio坏笑着。

 

“那就是我的回答,”他告诉他,“另外,在Lucis的王子未成年之前我是不会和他发生性关系的。”

 

Noct不敢置信地盯着Gladio。“我…我甚至都没…我没想过事情是这么个发展。”

 

“你在抱怨什么啊?你要的人到手了。”

 

“你刚刚吻了我。”

 

“而你喜欢。”

 

“你怎么能这么冷静?”Noct受挫的问,“我是说这一切都很好,但是我感觉自己被欺骗了。我好不容易才表白的,你知道。你就不能至少试着装出惊讶的样子来么?”

 

“你可真是个戏剧女王,”Gladio笑了,“而且你要怎么期待我会惊讶?我们已经字面意义上的在约会了,差不多每个礼拜。我们上个周六不是一起去了电影院么?而且我一直都带你去钓鱼。”

 

“那些是约会?”

 

Gladio温柔地看着他,握住他的手。“对你这么聪明的人来说,这可有点愚钝,”他说,“你对我说的那些总是看着你是因为那是我工作的狗屎还真买账啊?不过,别以为我会在你的训练上对你手下留情。”

 

这就是Noct怎么开始和Gladio约会的,通过一场即兴的挠痒痒大战和一个吻。这真是挺奇怪的,但Gladio在微笑,而Noct很高兴,所以他绝不会抱怨什么。

 

当他告诉其他人的时候,他支支吾吾的,因为他不太知道要怎么说“我现在有男朋友了。”Prompto笑着拍了拍他的后背,恭喜他。

 

然而,Ignis,他只是有点困惑。“我总感觉你早就已经和他确定关系了。”他的眉头皱了起来。

 

“等等,什么?”

 

“好吧,他几个月前就告诉我他对你有意思,看起来你也喜欢他,而且你们两个经常出去约会。坦白来说,所有事实都指出你们两个正在交往。”

 

“然后…你对这没有意见么?”

 

“最初,我是有一些担忧,”他承认,“要说起来的话,这并不是一个专业的关系。但是我相信Gladio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而且你的幸福总是最重要的,Noct。”

 

你的幸福总是最重要的,Noct。

 

你的幸福总是最重要的,Noct,Luna在心中吟唱,然后慢慢地,她开始计划起了自己的未来以及Noct以及Gladio还有其他所有的一切。

————————————————

 本章完

 

【注】中文可能不太能表现出来,不过这里的原文是没有空格的,可以来感受一下:OhwaitlooksatthetimesorryIgottogoIgnisiswaitingformebyeseeyoulater.


评论(7)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