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odencat

【授翻】ffucc 10(01)(Gladiolus /Noctis)

第十章   二十岁(01)

 

当Luna二十岁的时候,Regis国王给了Noct一把引擎剑作为他十六岁的生日礼物,而他讨厌它。他如此讨厌它,实际上,他拒绝在和Gladio的下一次训练时使用它。

 

“你是有什么问题?”Gladio问,但他的语气倒并没有不好,“你得到了一把更好的剑,那就用它啊。”

 

“并不是那么简单的。”Noct嘟囔着,但他承认那话有道理,带着老大的不情愿,他将剑实体化了。

 

他已经在学习如何使用水晶的魔法,而Noct定点位移的能力糟糕透了。他的父亲告诉他实际上他做的并不太坏,但那感觉就是很糟。同样,他在战斗上的表现也比以前更好了,但是进展还是很慢。

 

Gladio在训练的时候真的超级恐怖,而且他对Noct从来不手软,但出了训练室他倒是个让人惊讶的好同伴。他是个自信、激情与温暖的奇怪混合体,当他笑起来的时候Noct也会控制不住的一起笑,尽管通常来说这都是在他付账的时候。

 

他们去了很多地方,他是那个带着Noct去了横贯城市中那条河的河边的人,并教了他如何钓鱼,而且不管Noct嘴上怎么反对(“你认真的么,Gladio?!就在这儿,城市正当中?你确定这不违反法律么?”)他实际上很享受,而且发现自己挺有天赋的。

 

不过下一次他们去了Insomnia边界的湖边,因为他们发现,在河里钓鱼实际上真的违法。

 

有了Prompto的陪伴,现在学校生活绝对比以前好多了。事实证明,他们有着相似的爱好——电子游戏和动物。和Prompto一起,他在放学后去了游戏厅,然后他们在商场里看所有那些新出的游戏,而且Noct陪着Prompto一起在城市游逛,让他可以拍照片。

 

他们第一次那么做的时候,Noct注意到了Prompto拿着的照相机——那是Luna在很多年前送给他作为谢礼的,Prompto注意到他在看,于是笑了。“这是某个人送给我的礼物,”他说,充满感情地看着它,“它——好吧,它对我意义重大。”

 

这根本就说不通,因为Prompto从未见过Luna,所以这怎么可能意义重大,而Prompto身上有很多事情Noct都不懂,但Prompto总是开朗又善良,Noct无法再要求一个更好的朋友了。

 

有一天,他们在商场里的时候,Noct对Prompto说:“稍等一下。”然后走进了一个商店。

 

“Noct?”Prompto问着,跟了上去。

 

Noct走到一个放指甲油的小架子跟前,他一边选着颜色一边跟Prompto说:“现在正在促销,所以我可能要买点回去。”Luna无法像Noct那么轻易地接触到这类物品,而且她也绝对没有那么多可选的颜色。

 

“哦…好吧。”Prompto说,明显很惊讶,但他很轻易地接受了Noct的话。

 

收银台的那位老年女性惊讶地看着他,问他是给谁买的,老实说,他明白作为皇室成员,他应该要保持值得尊敬的印象,但Noct已经受够了像她这样的人,而且就连Luna今天的脾气也很冲,所以他只是告诉了她真相,并回答:“给我自己。”

 

那位女士的表情简直无与伦比,而Prompto看起来完全不知所措,Noct抓过自己买的东西然后冷静地走出了商店。

 

“我,的,天,啊,”他们一离开Pompto就大喘了一口气,“你看到她那张脸了么?她看起来就跟你打了她一巴掌一样!”

 

Noct哼了一声,允许自己露出个微笑。这是挺有趣的。“是啊。”他轻松表示同意。

 

对话有那么片刻的静止,然后——

 

“嘿,Noct,”Prompto特别严肃的说,“你知道我不会因为这种事来评判你的,对吧?不管你是想要涂指甲,还是想要化妆,或者做其他任何事都完全没问题的,我不在意的。”

 

Noct的笑容扩大了一点。“是啊,”他重复了一遍,“是啊,我知道。谢谢,Prompto。”

 

“不客气,”Prompto对他挤了下眼,“哦,嘿,看啊!落日可真漂亮。我要给它照张相。”

 

所以是的,Prompto身上有太多说不通的,但Noct对此并不在意。

 

然后就是Ignis——Ignis,他从Noct学走路的时候就和他在一起了,而且一直都在帮助他,也一直都在那里。

 

而事情进展并不好。

 

“殿下,请考虑在食谱里多加一点蔬菜。殿下,你读过最新的报告了么?殿下,拜托,请为了下个考试多学习一些,你的成绩还远未达到最佳。”

 

这些事情Noct知道他应该做,而且他也在努力,但是依旧很难(除了蔬菜,那个事上他就是在挑剔)。Ignis是个天才,他一直都是,而Noct不是。Luna已经都学过一遍让事情稍微简单了点,但仍然,她早就忘了,所以Noct发觉功课很难。因为Luna的工作是政治,所以她一直都在关注着Lucis的事情,但是她不知道所有事,而有时候Noct太累了没法看完Ignis的报告。

 

事实的真相是,Ignis对他的期待对于一个一般人来说就已经够难的了,而Noct需要同时处理两个生活,而他现在真的在努力,只是那很困难。

 

(然后当然了,总有一个在所有理由之下的真正原因,Noct并不愿去想。)

 

而这很可笑,因为Ignis只是在照看Noct,就像他一直以来做的那样,而Luna对此表示感激,可也无奈的认为她永远也无法不辜负那些期待。而同样的想法在Noct这里表现为愤怒,他很生气,对Ignis试图强迫他做不想做的事,对他无法理解Noct到底在经历什么。

 

好吧,很明显他不会知道,他无法理解,Luna想。因为我还没有告诉他任何事,而我不能告诉他。

 

而我感到生气是在犯傻,Noct想。因为他只是在照看我。所以他咽下自己的愤怒,并继续下去。这并不是世上最好的解决方法,而且Noct知道Ignis能看出来他不高兴,但是他并不想对他发火,所以这是他唯一能做的了。

 

然后有一天Noct回家时过了晚饭时间,Ignis在那儿,在等他。

 

“你晚了,”他说,语气带着不赞同,“考试下午就结束了。”

 

“是啊,那个,”Noct说,强迫自己的语气不要太冲,“我和Prompto去游戏厅了。”

 

Ignis的眉头皱了起来。“或许你应该考虑少花点时间和他在一起,”他异常小心的说,“这个…Prompto看起来对你有不好的影响。”

 

“什么?”Noct喊出声来,“你在开玩笑吧,是不是?Prompto什么都没对我做过。”

 

“殿下,”Ignis说到,完全就是冷静的化身,“自从你开始上高中,你的学习习惯就变差了。你在外面待到比应该的还要晚。你现在的精力应该集中在学业以及学习如何成为一个国王上。你继位的那一天比你所想的还要近。我不是在说你不能和同学成为朋友,但是这个Prompto——”

 

“听着,Ignis,”Noctis打断他,“你都从没见过Prompto。别把他卷到这种——”

 

“殿下,”Ignis说,他看起来是真心的关心Noct,但Noct真的开始不在乎Ignis在想什么了,因为如果他要侮辱Prompto——“殿下,听我说。你需要——”

 

“我为什么要在意自己需要什么?!”Noct猛然说到,“你是什么人,要你来告诉我要做什么?”

 

“我——”

 

但是话语倾泻而出,不论是他或她都无法阻止他们。“我做不到这个好么?我不能继续像这样下去了,由你来告诉我需要做这个,需要做那个,”Noct叫喊着,“我就是做不到!”

 

“但是你必须要做,”Ignis试图说到,“你必须做,殿下,因为你身负责任,对——”

 

“对人民,我知道!”Noct大喊着,快速失去了自己的冷静,“还有对我的父亲,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你以为我不知道,Ignis!你以为我不知道?!我当然知道!从我出生起这些就已经钻进我脑袋里了!”

 

这是多么的真实啊,就像Luna从小就知道她要成为神使,就像Noct生下来就知道他要成为国王——他们一直都知道,但是知道和做,就像他们同样一直以来明白的那样,是两件截然不同的事。

 

“你需要停下来,”Noct咆哮着,他甚至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因为这是Luna永远都不会说的话,而他甚至都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说这些,并且——“我做不到这个,Ignis,所以就他妈给我停下来。”

 

他们之间弥漫着紧张,不友好的沉默,Noct深深的,愤怒的喘息,Ignis在看着他,明显因为这次爆发而动摇。Noct从来都不是喜欢大喊大叫的类型。

 

“看起来,”Ignis设法出声说道,“无论我说什么,现在你都无法理智对待。我会离开。你的晚饭在桌子上。”

 

“该死。”Noct小声的嘟囔,因为那个愤怒的表面之下他还有着礼貌的碎片,他的声音大了一点,依然在发抖,“对不起。我真的很抱歉,Ignis。我不是真的那个意思,而且我现在真的很难过,但是我真的非常抱歉。”

 

Ignis在收拾他的东西,当Noct那么说的时候他顿了一下,但什么都没说。Noct听着他的脚步声走向门口,房门在他身后关上时发出了声响。

 

“该死,”Noct重复了一次,陷进沙发里,将脸埋进了枕头堆。他不是那个意思。他真的,真的,不是那个意思。

 

他应该出去,追上Ignis,恰当地道歉,但他现在做不到。而且他不知道要做什么,所以他用颤抖的双手把手机从口袋里掏出来,然后打给了Gladio。

 

Gladio几乎是瞬间就接了起来,他的声音深沉且冷静。“Noct?怎么了?”

 

“Gladio,”Noct喃喃道,他甚至都没有因为自己稍显破碎的声音而感到不好意思,“你能过来这边么?”

 

“哇哦,”不知怎么的,Gladio的声音超能安抚人,Noct已经稍微放松了下来,“出什么事了,公主殿下?”

 

“和Ignis吵了一架,”Noct承认,“我…并不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能就过来一下么?”

 

“好,当然,”Gladio轻松回应,“我会马上就到的。”

 

当他到的时候,Noct还躺在沙发上,当他听到Gladio沉重的脚步声时困倦无神地抬起头。

 

“嘿,”Gladio问候着,“看起来你今天晚上可够惨的。”

 

“还用你说。”Noct呻吟着,让自己坐起来,这样Gladio就也能坐下来了。只是他没有坐下,他走到了放着Ignis为他做的食物的桌边。

 

“啊,这个可不行,”Gladio看着晚饭低声说,然后转向Noct,“咱们需要点能让人放松的食物。”

 

Noct想要起身去帮助Gladio,但他将Noct按回了沙发上。“你就待在这儿吧,毫无魅力的王子殿下。”Gladio说着,活动了一下肩膀,就仿佛在为了什么而在准备自己。

 

“嗯嗯”就是Noct优雅的回答,因为他根本不知道Gladio要干嘛。

 

所以他坐在沙发上,有点好笑得看着Gladio在厨房里东奔西走,看起来一点都不像他了,不过与此同时,他看起来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他抓了两个马克杯,把牛奶从冰箱里拿出来把两个杯子都倒满,然后把它们放进了微波炉。

 

微波炉转着的时候,Gladio惊慌地翻着柜子。“我发誓这里应该有一些的…”他抱怨着,然后咧嘴笑了,“啊哈!”然后拿出来一些热巧克力粉。他冲着Noct挑挑眉毛,然后诱惑地摇了摇罐子。

 

Noct不自觉地笑了。“搞什么鬼,”他说,“Gladio,你到底在搞什么啊?”

 

“就等着吧。”Gladio回答到,就在此时微波炉叮了一下。他在每个杯子里都到了一大堆可可粉,然后用勺子搅拌均匀。

 

Gladio把其中一杯递给了Noct,他感激地接了过来,但并不是没有怀疑。“你这是在干嘛?”Noct问他,“我再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了,但我真是超怀疑的。这里面没下毒吧?”

 

Gladio笑了起来,声音深沉又厚重。“放轻松,Noct,”他对他眨眨眼,“如果我想要杀了你,肯定也不会是用热巧克力。我可不会浪费这东西在暗杀上。”

 

他走进Noct的卧室,当他出来的时候胳膊上搭着一大堆毯子,他把这些扔到Noct身上,Noct气急败坏,好不容易才没让毯子掉进他的杯子。

 

然后Gladio又从冰箱里拿出一桶草莓冰激凌,拿起勺子,然后坐到了Noct身边,一手拿着杯子,另一手拿着冰淇淋桶。

 

“Gladio,究竟什么鬼,”Noct说到,“你就是跑到这儿来吃我的食物的么?”

 

“嘿,如果你吃了什么热的东西,你就也得吃点冷的东西,”Gladio说着,把冰淇淋放在两个人中间,然后从自己的杯子里喝了一口,“这叫均衡饮食。”

 

“你不是认真的吧,”Noct绝望地说,“你真的做了。你就是来吃我的食物的。”

 

Gladio笑起来,把一条胳膊搭在Noct身上。“别担心你那漂亮的小屁股了,公主殿下。”

 

Noct叹口气靠在了Gladio的肩膀上。Gladio个子很高,比Noct要高,而且比Luna十九岁的时候要块头大多了。“我真不敢相信你,”他喃喃着,“Gladiolus Amicitia,王之盾,热巧克力窃贼。”

 

他从自己的马克杯里喝了一口。味道很棒。

 

他们在友善的沉默中披着一堆毯子坐了一会儿,直到Gladio开口说:“你知道,我和Iris曾经经常这么做,”他说,“不管什么时候,只要她开始哭,我就用一堆毯子把她埋起来,然后我们就吃冰淇淋,直到我们都感觉好起来为止。”

 

Noct偷偷看了Gladio一眼。他正看着Noct,眼神很温暖。“你是在说我十一岁么?”Noct抱怨着,又喝了一口。

 

“好吧,你表现的肯定就是,”Gladio反驳着,但是以一种友好的语气,“而且你现在感觉好多了,是不是?”

 

就在这时,Noct意识到自从Gladio到了这里他都没有想起过Ignis了。“…是啊,”他承认,“你的对的。谢谢,Gladio。”

 

“不客气。”Gladio回应着,喝完了自己的热巧克力,然后他把空杯子放在地板上。“现在,告诉我你和眼镜之间到底是怎么了。”

 

“我对他发火了,”Noct说,“然后我说了很多我本来没想说的话。”

 

“你们两个之间气氛紧张也不是一两天了,”Gladio点点头,然后打开了冰淇淋桶的盖子,开始直接从桶里吃起来,“想来点么?”

 

“你就是只猪。”Noct控诉着,但他还是拿过勺子给自己挖了些冰淇淋。

 

他们吃冰淇淋的时候又沉默了起来,然后Noct说:“我对自己对他大喊大叫的事真的感觉很糟糕。Ignis什么都没做错,我只是无法控制自己的脾气。”

 

Gladio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他说:“你知道,Iggy不止一次去过我那里,为你着急。”

 

“真的?”

 

“是啊,”他闭上眼,“他担心你不明白自己所处的位置。”

 

“但是我明白,”Noct冲口而出,“而他不明白那一点。”

 

“是啊,我就是那么告诉他的,”Gladio回应着,搭着Noct的那只手伸过去揉乱了他的头发,“你比那要聪明一点,至少。但是在我听来那可不是他什么都没做错。”

 

“那不是我本来的意思,”Noct说,“Ignis只是在努力帮助我。我不该冲他喊的。我真的应该去道歉。”

 

“你是不该,”Gladio同意,“但是至少你意识到你做了,而那是错的。就和他谈谈,Noct。Ignis会听你说的,你知道。”

 

“…是啊,”Noct同意,然后他想起了其他的什么,“哦,然后他说Prompto是个‘坏影响’。”

 

“Prompto?那个你在学校认识的孩子?”Gladio问到,大笑起来,“我还从来没见过他,但是根据你告诉我的话,他听起来绝对是个甜心。”

 

“基本上是吧,”Noct哼哼着,向Gladio又靠过去一点,“我猜…我最好是亲自告诉Ignis那些。”

 

“你很懂嘛,”Gladio赞同到,然后他说,“天啊,你到底需要我什么?你已经都自己想明白了。”

 

Noct想了想,然后他意识到,是的,他已经知道自己需要做什么了。但是他感觉坏透了,而且他说过的话给他留下一种翻搅的感觉和苦涩的味道。然而,自从Gladio来了,那些感觉就消失了。所以他耸耸肩,说:“这样你就可以给我做热巧克力了,我猜。”

 

“你真是被宠坏了,”Gladio善意地驳斥,然后把Noct的脑袋从自己的肩膀上推开,“好了,我很快就得离开了,否则Iris就要开始怀疑我是不是被绑架了。”

 

“谁会想绑架你啊?”Noct调笑到,“我才是那个更显眼,更好看的目标。”

 

“闭嘴吧。”

 

然后Gladio离开了,但他给Noct留下了温暖和爱的感觉。


TBC

——————————

因本章太长,拆分更新

评论(11)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