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odencat

【授翻】ffucc 09(Gladiolus /Noctis)

第九章  十八岁  

 

当Luna十八岁的时候,她在生日那天晚上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喝了个烂醉。不过,她做足了准备,她锁上了自己房间的门,而且确保Noct很快入睡这样他就不会做出什么会后悔的事。但是当Noct第二天早上醒过来的时候,他感觉到了Luna宿醉的影响,然后他告诉自己那只是因为Luna现在能合法饮酒了,他自己是绝不会再碰酒精的。

 

(然而,事实上,他还是喝了。)

 

Noct在试着更加努力,努力做到他必须做的事,但却很困难。训练依然进展缓慢,而Noct知道自己的进展比平均水准还要慢,但是用两个身体走路是一回事,试图让一个身体去战斗而另一个去参与政治却是另一回事。事实证明,Noct和Luna就是天生就比较慢吞吞。这不是个好组合。

 

青春期…古怪地击中了Noct。他有那份诡异的荣幸经历了两次青春期,而第二次或许比第一次还要糟。他的身高蹿了起来,很快女孩们就用和以前有点不一样的眼神看他了。

 

而这很奇怪,因为Luna不得不忍受每月的疼痛和经常性的情绪摇摆,而Noct倒是并没有那些,但现在他更加易怒,而且以前他要是经历了什么不好的事他就只会默默忍受或者感觉想哭,但是现在他想要大喊和尖叫。

 

Noct对此感到害怕,Luna对此感到害怕,因为这是某些Noct有而Luna没有的,这让他们感觉前所未有的不同。

 

那年春天,Noct开始上高中了,这事干净利索到让人惊讶。他有了新的制服,新的课本,然后早上的时候Ignis开车带他去了一个不同的地点,一切就只是这样了。所以当他步入新学校的大门时,并没有期待会有什么大的变化,直到有人戳戳他的肩膀,然后一个明亮的声音说:“嗨!”

 

是Prompto Argentum,那个几年前救了Pryna的Prompto,只是他丢掉了自己的眼镜,而且他整个的行为举止都完全变了。他绝对比以前长高了,他的发型也整个变了个风格。要是没有那头金发,Noct或许根本都认不出他是Prompto。现在他顽皮地笑着,眼神友善又明亮,他对Noct说:“嘿!我是Prompto Argentum,很高兴见到你。”

 

Noct无法控制得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但是紧接着他就哼了一声,摇了摇头,因为他真的不明白Prompto到底是要干嘛。“我们以前不是见过么?”他干巴巴地问。

 

Prompto红了脸,他尴尬地挠了挠脑袋后面。“呃…那个…”

 

但不管他说什么Noct都会接受的,因为Prompto没有叫他“殿下”或者“王子”,而且当他看向Noct的时候他并没有想要得到任何东西,所以Noct拍了下他的后背,说:“来吧,咱们去看看今年咱俩是不是在一个班里。”

 

他们是,事实上。

 

Ignis现在十六岁了,他开始为Noct出席国会会议,告诉他所有关于帝国的最新情况。事实上,Luna也一直都在密切关注Lucis和Niflheim之间的互动,所以很多Ignis告诉他的内容作为重点摘要来说挺有帮助,但是与此同时也非常没用。

 

这段时间,同样的,Noct也很少见到他的父亲。他之前也总是为了各种国王的职责而消失,Noct只能在吃饭的时间才能真正见到他,但是现在Noct在晚饭时间再也见不到他,而且他也几乎不会和他一起吃早饭。Noct从未像现在这样有意识地关注那堵环绕Insomnia的波光粼粼的城墙,以及他父亲的头发是怎样愈发灰白,而他的父亲比原本的年龄显得更加苍老。

 

他并不想看到这些,不管哪一个,然后有一天他发现他的父亲在有意的拖延自己作为国王的职责,只为了能够与自己的儿子共度哪怕最为短暂的时光。

 

Noct心里有一小部分极度的感激,因为他的父亲爱他,而能知道这一点十分美妙,但更大的一部分,更理性的部分告诉他,不,这不能发生。他的爸爸没有时间,没有时间关心Noct。他总是很疲惫,而Luna几乎无法想象要治理一个国家并同时维持那面城墙会是多么的艰辛。他不可能有时间,而Noct只会让他的头发更加灰白,脸上添加更多皱纹。

 

所以他要求了一次和国王的正式会面,在这次会面上,他要求居住在王城外面,独自居住。

 

他的父亲看着他,问:“为什么?”

 

(在另一个世界里,或许Noct会更笨拙一点,更害羞,更加不善交流,更加不像Luna,而他或许会说谎并告诉他的父亲他想要独立,他想要自由,他对城堡里所有人的溺爱感到厌倦了,他甚至可能最后会抱怨他的父亲太过霸道,太过保护。)

 

Noct抬起头,告诉了他真相。

 

“因为我很担心你,”他说,“而且我想让你知道你并不需要担心我。只要专注在重要的事上就好,爸爸。”

 

他的父亲沉默了很长时间,侍卫们都紧张地微微变着动作,直到他让他们退下。

 

“Noctis,”他们离开以后,他说,“你不需要为我担心。”

 

“不,我担心,”Noct说,“我能看出来你很累,好么?而我不想让你太过劳累了。只是…我做的还不错,不是么?我知道你努力想要照顾我,而我很感激,但你真的不需要。我不想让你…”

 

他停下来,很苦恼,但他的意思是很清楚的。我不想让你死。因为他的母亲已经死了,冰冷的安静的躺在地下。

 

他的父亲微微叹了口气。“Noctis。你告诉我这些,但是你对我来说就和Lucis同样重要。我怎么能…”他也停了下来,悲伤地看着Noct。Noct恳求地看着他。

 

“就让我为你这个吧。”他说,轻声加了一句,“求你了。这会让我感觉好很多。”

 

最后那句话似乎抓住了他,他的父亲看起来若有所思。然后突然之间,没有任何预兆,他硬生生的转变了话题。

 

“我的儿子,我有没有告诉过你关于另一个我的事?”

 

这句话本身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但Noct僵住了,知道他正在听到什么。“我以为我们不能说这个。”

 

“好吧,这是可以视情况而定的,既然我的另一个身体很早前就已经离开这个世界了,”他的父亲告诉他,双眼中有着留恋,“我曾是Accordo的公民,在它被帝国攻陷之前。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人,过着简单的生活。”

 

“哈。”听到他的父亲曾是谁还是挺有点意思的,Noct将这个特别的信息储存起来供之后细想。

 

“我的意思是,在城市里的生活会和你以前所习惯了的截然不同。我知道另一个你也在Eos大陆上,但你并不是Lucis人,对不对?”他的父亲说,暗指那次Luna泄露了口音的事。

 

Noct赞同地点点头,然后他继续说到:“在Insomnia生活将是很不同的经验,而且我对完全让你自己生活觉得并不太舒服。如果让你接受一些协助你感觉可以么?我会让人密切的关注你,而如果他们觉得你无法很好的独自生活,那你就回到城堡来。”

 

这比Noct能够要求的还要好,所以他接受了。

——————————————————

下章开始作者疯狂爆字数,一章比一章爆的多,我说前9章加起来还没全文1/10长你们一定不相信。。。当我说全文的时候,它现在只有15章。。。

评论(5)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