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odencat

【授翻】ffucc 08(Gladiolus /Noctis)

第八章  十六岁  

 

当Luna十六岁的时候,发生了太多的事。她成为了历史上最年轻的神使。她还遇到了她人生中的初恋。

 

那是一个和她差不多年纪的女孩,刚刚受到聘用,Luna经常看到她在下午的时候穿过走廊掸去家具上的尘土,然后她突然间被那女孩儿深红色的头发、它们在阳光下燃烧般的样子、还有她左侧脸庞上特别突出的雀斑迷住了。有那么一次,那女孩转过身来,她们眼神交汇了,然后女孩马上转了回去仿佛不好意思了一样。

 

Luna从眼角处关注那女孩好几个月。

 

然后有一天,她不见了,Luna听到女仆们之间闲聊说那姑娘是怎么去了Gralea的,让她惊讶的是自己感到了尖锐的失望,对那女孩的离开,以及对Luna可能再也不会见到她了。几个月之后Luna才意识到那个红头发有雀斑的女孩对她意味着什么,而接下来的几天她对这暗示了什么感到羞愧不已——如果人们注意到了呢,如果那女孩知道了呢,但是与此同时她也很高兴,高兴的要命,因为她喜欢了一个人,而可能将来有那么一天也会有个人喜欢她。

 

她成为神使的那天阳光灿烂,天光明亮,而Luna紧张到要死。女仆们过分的关心着她的衣服还有她的外表,努力想抹去她的恐惧。

 

“你会没事的,Lunafreya大人,什么都不会出错的。”

 

“但是如果——”Luna想要说什么,但她很快闭上了嘴。

 

“没有但是,Lunafreya大人。”

 

让她极为惊讶的是,女仆们是对的,那天什么都没有出错。但是做神使却很艰难,Luna经常被叫去Tenebrae的不同地方净化数量越发增长的使骸。她花了比曾经更多的时间与Gentiana在一起,Umbra和Pryna也总是陪伴在她左右。

 

她现在越来越少见到Ravus了,他变得愈加冷酷和疏远。自从遭到入侵之后,Luna看向他时再也看不到那个她曾经认识的哥哥。他总是很愤怒,对Lucis,对Regis国王,对Noct。

 

“哥哥,”有时她会说,“Ravus,求你,这并不是他们的错。”

 

“他本可以帮忙的,”Ravus总是将话堵回来,“Regis国王本可以救救母亲。但是他却没有。”

 

有那么多的事情Luna想要告诉他,告诉他Regis国王对自己的人民有责任,就像你对Tenebare那样Revus,而有些时候履行你的责任就是你该做的事,不论这有多痛,而在恨Noct的同时你也是在恨我,但她知道他不会听,而有些事她则是单纯不能说,所以她选择闭上嘴并让他们之间的裂痕越来越深。

 

有那么一天,Luna让Pryna去往Noct那里,这样他就能给她送一些王城的小饰品过来。Pryna从没到达Noct那里,他吓坏了,但他甚至无法出去找寻因为人们会奇怪他是怎么知道她丢了的。所以Noct度过了坐立不安的好几天,而Luna担忧地问Gentiana她是否知道些什么,而对此她总是摇头。

 

然后有一天,Umbra突然坐起身跑进了花园,让她高兴的是,Pryna回来了。一条压有字母的手绢绑在她受伤的后腿上,她猜测这大概算是个临时的绷带,手绢上的字写着Prompto,这个名字在她意识的角落里激起一丝回响。

 

在Gentiana的帮助下——她怀疑她实际上真的跑去了Lucis追踪他——她发现Prompto是那个在Noct的班上安静,戴眼镜的男孩。她不太了解他,但每次Noct看到他时,他总是独自一人,给动物们拍照片。

 

所以她尽己所能给他写了一封信,感谢他照顾Pryna,然后几乎是在一念之间,她加上了一句我希望你能继续和Noctis做好朋友,因为对她的信来说,这看起来是个不错的结尾。但是她不想只以一张纸来感谢他,她送了他一台很受欢迎的最新型的照相机,并且希望这能足够表达她的感激。

 

过了两周,Noct见到了Prompto,他正试图得到Noct的注意,挥舞着他的新相机,结果被一些体育器材绊倒了。他帮助他起身,但是铃声响了,他们的会面不得不匆匆结束。但Noct被引起了兴趣,甚至是好奇,对这个如此亲切地照顾Pryna的男孩儿,所以他在放学之后想找Prompto,但他却哪儿都找不到那个男孩儿了。

 

学校对Noct来说苦乐参半。一方面来说,比起Luna接受过的私人教学他更喜欢学校,因为这让他更加感受到与外界的连接,更加像其他普通人。与此同时,他没有朋友。一部分是因为所有人都叫他王子,这感觉真的很奇怪,有什么人会那么称呼想要做朋友的人呢?人们尊敬皇室,而Noct不想要只有尊敬,他想要朋友。

 

但更大的一部分原因在于Noct孤立他自己。他不太确定为什么要这么做,但Luna总是努力和人们谈话,而有时候他只是想要更多一个人的时间,这真的很奇怪,因为那就是他现在所得到的一切(不算Ignis,他一直都喜欢和Ignis待在一起)。

 

但是Noct想要认识Prompto,因为Prompto为他救了Pryna而Noct想要知道他是怎样的人,他是否也像喜欢狗那样喜欢猫,他是否知道如何学好数学,因为如果他不知道Noct或许可以教他。但是每次他看过去,Prompto都会跑开。这真是最奇怪的事了,因为是Prompto先来接近Noct的,但现在他却在积极地避开他。

 

但Noct对此无能为力,所以有一天,当他准备坐进车里时,他最后一次看向周围,看Prompto在不在,然后Ignis问他怎么了,他咽下了自己的失望,说没什么,什么都没有。

 

Noct现在十二岁了,现在他要开始学习如何战斗。他对此并不擅长,而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他并没有努力。Noct知道他必须要学习如何战斗和保护自己,然后有一天他必须要掌握国王的魔法。他只是…

 

过去的几年里,Luna和Noct已经发展出了一套压力应对机制——Luna做的越多,Noct就做的越少。当Luna有很大压力时,Noct就释放它们。当Luna非常疲惫但又不能显露时,Noct就替她表现出来。他总是非常喜怒无常,郁郁寡欢,嗜睡,总的来说就是让人难以忍受。这么解决问题非常糟糕,但这是他能想到的唯一的解决方式,而Noct知道他不可能永远这样下去,就像他知道他必须要学习战斗,学习成为一个国王,但这样要简单得多,成为Luna的发泄出路,因为她总是那么的累,而如果Noct也要开始这样的话事情只会变得更糟。

 

所以他知道他必须要做什么,他只是不去做。

 

他们让那个Amicitia家的儿子来教他,这个安排很完美,因为当Noct成为国王的时候Gladiolus将成为他的盾,就像Clarus Amicitia和他的父亲,所以如果他们能从现在就认识并发展出牢固有效的关系将是最好的。

 

而从他们第一次见面起,Noct就知道他和Gladiolus根本合不来,因为Gladiolus对他期待太多,而Noct无法达到他的期待。每次他和他一起训练,Noct蹒跚着被击倒在地时,Gladiolus会说“起来”,然后让他再试一次。Noct毫不走心的照做,他能感觉到从自己的新保镖身上辐射出愈渐增加的不满,尽管他什么都没说。

 

当Gladiolus再一次把他击倒在地,Noct放任自己在地上多躺了那么一会儿,这样他就不用看见他训练者脸上泄气的表情。这感觉非常糟,真的,知道有个人对你失望了而本来能更加努力,Noct想。但当他终于挣扎着站起来时,他并没有说:“我会更加努力的。”或者“我不会再让你失望了。”之类的,他看向Gladiolus,以他最为平淡的语气说:“训练结束,我累了。”然后他允许自己慢慢走向出口,因为这样会比较简单。

 

所以是的,Noct知道他和Gladiolus不可能成为最要好的朋友了,他感到有那么一点懊悔,因为他永远不会是另一个Ignis,坚定不移的忠诚,可靠,而且永远是个好朋友,但这是对他如此为人处世的惩罚,所以他会接受这个结果。

 

当然,所有的假设都在那天变得粉碎了。那天,Noct被告知有个年轻女孩正等在接待室想要见他一面。一位侍者带着他去往那里。当他见到她,那个小女孩时(因为她肯定还不到10岁,所以不可能在这里工作),她正奔跑着穿过花园,然后Noct突然间想起他没有关上那个为猫咪能随意进出王城所留的通道,所以他离开脚下的道路跑向了植物丛中。

 

“Noctis王子,你要去哪儿?”女仆惊慌地喊。

 

“去散步。”Noct随口说着,跑向那个女孩的方向。女孩儿只有很小的可能会真的找到那个出口,但他知道当孩子们专注于什么事上的时候能有多聪明。

 

接着,果然,他跟着她的影子穿过熟悉的,蜿蜒的通道,然后突然之间,他到了王城大门之外,而女孩子却不在视线范围里。

 

“她到底去哪儿了…”Noct喃喃自语。天色已经越来越黑了,云层也开始堆积起来。他们还在城市范围内所以倒不太可能会遇到什么危险,但是那个女孩子一定吓坏了。

 

最终,他靠着抽泣声找到她时,太阳已经完全落山了,雨也开始下了起来。“嘿!”他喊出声,跑向她,“你还好么?”

 

“Noctis!”她尖叫一声,出乎他意料的向他冲过来并紧紧抱住了他。大多数人第一次见到他都不会表现得这么亲近,但话说回来,大多数人也不是大晚上在树林里迷路的小姑娘。

 

“嘿,没事了,”他笨拙地试图安抚她,“我总是跑出来到这边自己玩,所以我知道回去的路。咱们现在回城堡去吧,好么?”

 

她抽着鼻子,惨兮兮地点头:“我哥哥会杀了我的。”她嘟囔着,圆圆的泪珠又涌了出来。

 

“哥哥?”

 

“Gladdy。”Iris Amicitia告诉他,Noct感觉自己的胃古怪地拧了一下。

 

回去的路上,她告诉他,她当时在追一只猫,而她会来这儿找Noct是因为Gladdy和她说起过他。

 

“Gladdy说了很多你的事,”Iris说,现在她安全了而且正在回家的路上,所以她的好心情也回来了,“他说你是——”她停下来咬住了嘴唇,这对她来说挺少见的,就Noct所观察到的来说。

 

Noct叹了口气。“没关系,”他告诉她,“你不用非得说完。我知道你哥哥是怎么想我的。反正这也是我的错,我知道我在他面前没有做到最好。”

 

“但是…”Iris说,“但是Noct,Gladdy一定是错了!我觉得你很棒!你救了我!”她告诉他这些,看起来坚定得可爱,Noct微微对她笑了笑。“反正Gladdy傻乎乎的,所以他肯定是错了!”

 

当他们终于回去的时候,他和Iris突然间仆人们团团包围了,他们纷纷递上毛巾,甚是焦急。屋子里很暖和,有那么一阵,他和Iris互相对视,觉得或许一切终究都没事了,但是之后,Gladiolus从前门跑了进来,浑身湿透,怒不可遏,那个想法瞬间消散了。

 

他抓住Iris的肩膀“你到底知不知道你让我有多担心?”他问到,Iris只能点头说道:“我很抱歉,Gladdy。”然后Noct的爸爸出乎意料的出现了,他问:“发生什么了,Gladiolus?”Noct看着他的保镖那暴怒的表情,Iris恐惧的表情,而他的爸爸在这里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愧疚感威胁着要击垮他,因为是他没有关上出口的。Iris不该再受到更多的惩罚,因为看到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已经足够害怕不会再做这种事了,但Noct已经十六岁,不管再怎么努力假装他也已经不是个孩子了。他十六岁了,比Gladiolus还要大,而他应该知道要关闭出口,因为他知道这事关城堡里所有人的安全,而不只是他自己的,而且不告诉任何人那个缺口的事也是非常不负责任的。

 

所以他稍吸了口气,就在Gladiolus准备告诉他的爸爸这没什么,只是自己的妹妹惹了些麻烦的时候,Noct说:“这不是她的错。”

 

Gladiolus的眼神瞬间盯住了他。Noct专注地盯着地板:“我问Iris要不要和我出去玩,”他麻木地继续说,“她没有做错任何事。”

 

Iris看着他,发着抖,而Gladiolus的紧绷和怒火堆积得如山那般,“你…”他冲Noct咆哮。

 

Noct的爸爸举起手。“Gladiolus,拜托,”他说着,转向了Noct,“Noctis,”国王清晰地说,他的语气失望又不赞同,Noct想要陷到地里去再也不要出来,“Noctis,你知不知道自己让这个小姑娘陷入了怎样的危险里?”

 

Noct一言不发,他无法把视线从地板上移开。

 

“你的行为极为不负责任且不顾后果,”他的爸爸继续说,“我想你该表现得比这更好。”然后转身大步走开了,仿佛他无法忍受看到这个让人失望的儿子,“你被禁足了。现在去房间好好清洗一下吧。”

 

所以他离开了,Gladiolus的怒视烧灼着他的后背,如此的强烈,以至于他觉得会在自己身上烧穿一对眼睛形状的洞来。Noct强迫自己不要去想,不要想Iris或Gladiolus或他的爸爸,一次向前一步直到回到自己的房间。

 

那天晚上,在所有的灯都灭了之后,他清醒得躺在床上,空洞地盯着天花板。Luna翻身侧向一边看着她的床头柜。

 

这是行不通的,Noct想。

 

对,这真的行不通,Luna想。

 

但是除了这个,再没有其他办法了,所以Noct闭上眼,进入了不安稳的睡梦当中。

 

第二天,Noct正在写他父亲额外留给他的论文时,Gladiolus谨慎地打断了他,Noct警惕地抬起头。他是想因为让她妹妹有危险的事来揍他一顿么?但Gladiolus只是和Noct说要和他进行一次训练,还说:“你不是这里唯一在受罚的。”

 

Noct搞不懂,但是Gladiolus看起来并不生气也不紧绷,就好像昨晚的那个愤怒的Amicitia从未存在过,而且他看向Noct的眼神也有点不一样了,就好像他看不透他一样。所以Noct搞不懂,但不管怎样他还是同意了。

 

训练就和平时没什么区别,但进行到一半时Gladiolus说:“我们需要谈谈。”

 

Noct从地上抬头看他:“关于什么?”

 

“别扭扭捏捏的,”他说,“Iris告诉我昨晚到底发生什么了。”

 

有一部分的Noct在好奇到底Amicitia的血统里有什么,让这俩兄妹对待他时如此相似,但他把这个想法推开一边,然后说谎到:“我已经告诉过你发生什么了。”

 

Gladiolus翻了个白眼,放下他训练用的剑,在Noct身边坐了下来。“是啊,没错。”

 

“你想要什么?”Noct尖锐地问到,因为如果Gladiolus知道了,那他不是应该已经明白他的用意了么?

 

“听着,Noctis王子。”他这么说的时候看起来相当的严肃,而Noct无法控制地第一百万次的注意到,Gladiolus的双眼总是那么炽烈,而且他总是能感觉到些什么。“谢谢你救了Iris。”

 

Noct耸耸肩。

 

“你不是个坏孩子,但是我不会对你放水,”Gladiolus继续说,他很凶地朝Noct咧嘴笑了一下,“听着,好么?我是个Amicitia,也就意味着有一天我会成为你的盾。而为了能保护你,我需要你知道怎么保护你自己。所以你必须比现在更加严肃地对待咱们的训练。”

 

“你觉得我不知道那个么?”Noct苦涩地反驳,“我只是做不到,好么?”

 

“那是我听过的最没说服力的话了。除了你自己外没有人阻止你。”Gladiolus指出来,而Noct和Luna现在还不知道,但这就是未来几年一直驱使他们前进的动力。

 

“而那是我听过最好笑的话了。”Noct把话回过去,尽管这是真的,他真是就是唯一拉自己后腿的人。

 

我需要做得更好,Luna对自己说,有太多的人在依靠着我

 

我需要做得更好,Noct对自己说,因为尽管我现在是自由的,可总有一天会不再自由

 

Noct一直在试图找到一个更好的解决办法,但是或许根本没有所谓解决办法,并不真的有。他只是…必须要更加努力尝试,必须要比现在的他做到更好。

 

所以他站起来,而这一次他没有说我累了,休息吧,他说:“我不会让你失望的。”然后Gladio的笑容变大了一些,他也站了起来,而Noct现在还不知道,可这也同样是另外一些事的开端。


评论(3)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