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odencat

【翻译】Goblin Men 03丨主明主

简介:明智吾郎在挣扎应对其改心的后果。其他人也是。

人物关系:主明主,真春

原文链接: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296488

作者:coolkidroland

本文为HungryThirsty Roots系列第二篇

系列第一篇:Crooked Hands

本篇链接:01  02  04  05  06  07

————————


  • 杏:真的情况如何?

  • 春:好多了!新岛小姐还是很疲惫,但她们已经设法谈过了

  • 春:我想她们两个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 杏:谢天谢地!

  • 杏:最近这些事刺激到让我开始感谢我父母不太干涉我了

  • 春:他们就快回来了么?

  • 杏:过圣诞节吧,或许。我妈妈把圣诞节看的超级重要,我必须要去教堂还要假装我知道自己到底在干什么

  • 杏:但是我们都聚在一起会让她很高兴

  • 杏:……抱歉,我知道这么发他们的牢骚有点无礼,因为…某些事

  • 杏:你又怎么样?

  • 春:我挺好

  • 春:或者,也可能不好?

  • 春:我也说不清,这话说出来感觉挺傻的

  • 杏:一点都不。谁又知道什么更好什么更坏呢?

  • 春:我们在没有伤害到新岛小姐的情况下完成了这一切,这对我非常重要

  • 春:而且我想我的人生中从没有过那么可怕的事!

  • 春:但是晓曾经帮助过我几次,而现在

  • 春:事情就是这样了

  • 杏:嘿,我知道晓这人很好沟通什么的,但他并不是怪盗团里唯一一个心里有数的!

  • 杏:如果你想谈谈,或者想出去逛逛,我们都会陪你的!

  • 杏:或者让我去把谁揍一顿也行

  • 杏:尽管包在我身上

  • 春:……你也同样会支持晓,对么?

  • 杏:是啊,我会

  • 杏:抱歉):

  • 春:不需要道歉,我完全能够理解

 

晓蹒跚着走下楼梯时还睡眼惺忪的。他看起来并不像很有歉意的样子。惣治郎不知道该怎么样和一个已经得到了所想要的一切的孩子立下规矩。在奶油已经消失以后训斥猫又有什么用呢?当然了,奶油通常并不是一个住在你阁楼上的刺客。或者是住在冰箱里,管他的呢。

“明智还在睡?”惣治郎问。

“是啊,摩尔加纳也是。”

“你知道他不能一直待在这里。”

“谁?”晓感觉嘴里干得恐怕连黄油都化不开,“摩尔加纳?”

晓第一次来到卢布朗的时候,他的双手插在口袋里,脸上谨慎得不显露表情,这两样都不怎么招人喜欢。惣治郎对自己那时候尴尬的沉默和不满的情绪感到后悔。他痛恨再次看到那种防御性的讽刺。这让人沮丧而且难以忍受。

“你在这里待多久,摩尔加纳就可以在这里待多久。”惣治郎这样说。

晓肩膀的肌肉紧绷了起来,惣治郎知道自己这一下是正中要害了。离开政府部门的这几年并没有让他丢掉这些能力。天呐,服务顾客和养孩子难道不比审问更需要技巧么?

“那又是多久?”晓用手撑着下巴,尽力让自己看起来似乎还半睡半醒而不是紧绷得要命。

“只要你想,多久都行。你饿了么?”

咖啡店里做不了比咖喱更复杂的饭食,但惣治郎也承认,咖喱无法满足一个青少年全部的营养需求。他可以准备些还不错的鸡蛋和吐司面包,就连像双叶这样挑剔的孩子也没有什么意见。他没有等着晓的回答,给别人一些控制情绪的时间是种礼貌,惣治郎打开冰箱拿了鸡蛋和果酱。

“……那是什么意思?”

“就是我说的那个意思。我没有和你说过我会支持你的么?”

“你也和我说过如果我惹麻烦就把我赶出去。而且我就是个麻烦。”

惣治郎把食材放在料理台上回到吧台。他等着,直到晓抬头看向他。

“你担心这个有多久了?”惣治郎问。

晓的嘴唇拧了起来,就好像他在努力不要皱眉。“从拉拉那时吧,大概。”

“你都没想过要问么?”

“你说过的。”晓的表情破裂成了一种不高兴的样子。惣治郎猜测,他不喜欢这事的发展。

“我是说过。看来在压力之下我们两个都说过些很蠢的话。我不会把你踢出去,至于你是不是个麻烦还得再说。那个——”惣治郎朝楼梯挥了挥手,“那个甚至都不由我来决定,那要由双叶来决定。”

“我已经道过歉了。”

“我也是这么听说的,但这并不意味着你被原谅了。”

他回到炉灶旁。晓需要时间来消化一下。惣治郎还记得自己十几岁时候的样子,不怎么招人喜欢。他经历的事还比不上这些孩子的一半那么戏剧性,但他也依然有很多时候感觉又困惑又生气。双叶需要空间,晓需要开导,而明智需要——

一些什么。比如,首要的是,不再是狮童正义的儿子,但是他们就算把这个城市里的每个许愿箱都塞满了钱,这也不可能发生。

“我不会为救了他而道歉的。”

那些常来惣治郎这里坐坐的老人们都很喜欢晓。他们常常用‘亲切’‘有礼貌’和‘安静’来形容他。他们从来没有机会一窥那安静外表下的真容。晓待人接物时通常都很随和,似乎怎样都行,但是当他划下界线时他一定划的死死的。现在,他正在划下一条界线并以此作为蓝图来建造一堵砖墙。

“我也没有要求你那么做。”

“双叶有。并不是我不在意她,或者是我不明白——”

惣治郎打断他:“你就是不明白。而且我也不会去跟她说你明白。”他把那盘鸡蛋放在晓的面前,然后给自己拿了片面包,“你知道她都经历了什么。”

“我知道他们两个都经历了什么。”

“我需要你把你那套罗密欧与朱丽叶的鬼扯先放放。我的阁楼上现在住着一个孩子,他杀了双叶的母亲,不管是直接的还是间接的,都一样。他杀了我最好的一个朋友。”惣治郎几乎可以在想起若叶的时候不再感受到那种内脏腐败般的痛楚了,“他也是个受害者,但那并没有让事情变得简单,也没有让这事扯平。”

“我从没那么说过。”

“但你也没有否认过,而那正是双叶需要听到的。”

晓戳着他吃了一半的鸡蛋:“从什么时候——”

这句话可以有一百万种糟糕的结束方式,或者说他就不该起这个头,但惣治郎可以将其忽略。毫无疑问这巨石原本会滚向龙司或杏,并在其后留下一片荒原。

“双叶今天和佑介出去了,”惣治郎没有理会晓可能在想什么,“她一直在为了买一些动漫相关的东西攒零花钱。我打赌你肯定能追上他们,而且我还打赌她会乐于看到你身边没有跟着明智。”

“当然,但是,”晓的眼神投向了楼梯,他连头发丝里都透着担忧,“你能——他——他曾经想要自残。”

要是真有人发明了时空旅行,惣治郎会回到过去,把狮童正义揍到屁滚尿流、将将不会被判死刑的程度。或许还会把他锁进某个清洁工的柜子,让他好好想想自己都做了什么以及将要做什么。

“这家店再歇业一天也不会倒闭的,”感谢老天他有政府退休金,“我和摩尔加纳会照看他的。”

惣治郎不会代表若叶说什么,或是在关于她的记忆上加其他东西。根据他的经验,追寻死者来寻找一个正当的理由是件危险的事。但她是出于某种很深的尊敬之情才选择生下双叶,而且她也很关注孩子的生活,而惣治郎从未听她赞扬过以眼还眼这种行为。以一色若叶来说,她比大部分人都更加有同情心。如果是她的话,就能为这些孩子想出好办法来,就像她一直都能把问题漂亮的解决。

惣治郎还没她一半聪明,但他可以努力尝试。

 


佑介只往秋叶原的车站外走了一步,就再也不要往前走了。他把手——没有被双叶拽住的那只——按在胸口,露出了被极度冒犯的表情。这个表情在摩尔加纳把整整半管金色的颜料涂在自己毛上的时候也曾经出现过,所以双叶认得出来。然后佑介佯装这不是因为噪音或是拥挤的人群,说了些对面的女仆咖啡厅‘审美缺陷’之类的坏话,然后拉着双叶又回到了地铁站里。

双叶没有太和佑介争论,尽管在他们一路坐着扶梯下到车站的时候一直在叫他‘压抑的书呆子’。作为一个支援人员,佑介是很不错的,他个子很高,而且他很有无视其他人言论的天赋。他只是不如晓那样擅长给人加正面状态,因为晓很善于保持冷静。双叶不确定佑介到底有没有冷静这种情绪。如果他们两个都并不对秋叶原之行感到兴奋,那又干嘛要来?

今天并不是一个测试,也不是一个挑战。今天是……用传奇小精灵碾压低级小精灵,就为了看它们晕倒。释放压力。

“上野公园对面有一个很大的商场,”她边说,边推着佑介走向日比谷线,正好佑介细瘦的四肢可以帮她分开拥挤的人群,“我们之后可以去买冰淇淋,然后你可以和那里的树聊聊天什么的。”

“你对艺术家会做什么有很大的误解。如果一定要选的话,我宁愿去光顾动物园,我有一个原始的构思可以得到一些视觉上的参考。”

“而且因为你毛绒绒的。”

他转过头,对她眯起了眼睛:“抱歉?”

“就别和我假装害羞了,御狐。你那摇摆的尾巴。”双叶对这个话题激动了起来,主要是因为佑介的表情实在是太搞笑了,“去问龙司吧,他知道。你一定要记住,他那次会摔脑震荡就是因为一直盯着你屁股周围的那片空间。我全都看见了!”

双叶在看着她的朋友们各种无厘头互动的过程中学会了很多关于浪漫的让人着迷的东西。或者,至少她正在学。有那么一些短暂又激动的时刻,她甚至觉得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到此为止。管他呢!随便吧,随便吧。她在现在这个时候知道晓那个深刻黑暗的秘密总比之后在他办祭祀的吸血鬼地窖里绊倒的时候才知道要好吧。

至少,她不会到最后听到他告诉自己说‘你就像是我的妹妹’这种乙女游戏BAD EADING一样的话。

“晓。”佑介说。

双叶目瞪口呆看着他:“你该不会是能读心吧!”

“不,晓。”佑介抬起一只手指向车站对面,“太美妙了!他将会把我从你的妄想里拯救出来。”

双叶死死站定:“不。我不想和他还有他那个死蠢副手说话。”

“他是一个人。”

“什么,真的么?”她转身看过去,奇迹中的奇迹,这是真的,“你觉得他是把明智卖去马戏团了么?”

“我并不认为晓是那种会贩卖人口的人,不。”

“讨厌。”

晓正朝他们走过来。双叶在是要尖叫还是要爬到佑介头上以取得一个更高、更易于防守的位置而举棋不定。这不是一种她通常和晓在一起时会有的感觉,而她并不喜欢。

“我们可以离开,如果你想的话。”佑介说着,攥了下她的手。

有一个可以逃跑的路线帮助双叶支撑起自己的勇气。“没关系。”

当他和他们面对面时,晓就那样微微低头,然后挠着脑袋露出个淡淡的笑。这真是个可怕的武器,在她还在生他的气时用这招太不公平了。她知道自己还在生他的气,因为她昨晚整宿都抓着枕头,想了一大堆想吼他的话。她浪费了好几个小时闷头苦想,试图找出个能让他哭出来、让他感觉和她一样糟的方法。

“能追上你们真是太好了。”他说

结果,他们最后还是坐上日比谷线去了上野,然后他们发现了一家没什么人气的甜甜圈店,那家店的二楼基本没什么人。佑介把他们带到后面角落的一个沙发座,他来回盯着他们两个的表情就像在计算角度和阴影。

“我去给咱们几个买咖啡。”他突然宣称,声音太大了些,转身就要走。

晓伸出手抓住了他的袖子,轻轻把他拽回来。他从包里拿出钱包,然后递给佑介几张纸币。佑介盯着他手里的钱。

“哦,”他说,“我忘记了。你喜欢带馅的甜甜圈,是吧,双叶?”

“草莓馅的!”她的声音也很大。当你被人当一瓶苏打水猛摇的时候,控制音量根本做不到嘛。

佑介离开了。双叶提醒自己他只是去了楼下,而且他很快就会拿着说不定超量的甜甜圈回来。她把手压在大腿下面(这样她就咬不到手指甲了),然后她盯着桌子对面的晓。

“我能再试一次么?”晓问。

“试什么?”

“道歉。”

“哦。”在她的白日梦里,现在就是她该真正使出那记拒绝绝杀的时候,“当然。” 


——TBC——

可关注下方本系列TAG‘Hungry Thirsty Roots’来追本文更新,不用关注我也可以哦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5)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