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odencat

【翻译】Goblin Men 02丨主明主

简介:明智吾郎在挣扎应对其改心的后果。其他人也是。

人物关系:主明主,真春

原文链接: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296488

作者:coolkidroland

本文为HungryThirsty Roots系列第二篇

系列第一篇:Crooked Hands

本篇链接:01  03  04  05  06  07

————————

11月19

晓和明智一起出现在法庭。春把手指抠进了毛衣并且坚持住没有退缩。她努力不要小心眼,但是明智非常糟糕的外表让她有种正义彰显的感觉。他的眼眶发红,还有深色的眼袋,而且他的头发和下巴都没有打理过。如果说他一直都没能睡觉的话,她希望他是在想她的父亲。

他们走近的时候,明智微笑着挥了挥手。一丝寒意没入春的脊髓并扩散到指尖。那个动作就和他改心之前,和那个杀人犯的表现一模一样。晓连步伐的节奏都没有乱,在双叶躲到真的身后时没有,在摩尔加纳从晓的书包里冒出来超级大声的打招呼时也没有。

说气氛尴尬简直太轻描淡写了。春曾经去过一个舞厅,在那个地方每个人都和别人的伴侣睡在一起,而她觉得自己那个时候都不如现在神经紧绷。

“好吧,”晓说,“很显然计划变更了。”

明智帮了你一个忙。

好吧,这并不是第一次有男人的声音变成她耳中的毒药,她也不认为这会是最后一次。春明白轻重缓急。她会为了真去做这事,就算她不得不带着耳中晓那句话残忍的回响生活,就算她不得不盯着明智的后脑勺却不能做任何事——任何鲁莽的事。

“我有很多要和你们说的,”明智说着,拿出了他的手机,“但不是在这儿。”

至少,异世界,是简单的。Noir知道自己拿着斧子是要干嘛,米拉迪也蓄势待发。她相当确定自己是什么感觉,也知道能怎么处理它们。她希望能有些东西出来挡道,并不是大到会推迟新岛检察官痊愈的东西,当然,而是一些差不多大小可以心满意足将它们粉碎的东西。

Joker两手插兜站在那里。“Noir,Oracle,我能和你们谈谈么?”

Oracle掀起了面具,这样Joker就能看到她怀疑的程度有多深。“那要看你准备说什么了。”

“我想要道歉。”Joker说。

在他身后,Crow轻笑了一下。

“好吧,应该有点意思。”Oracle说着,抓住Noir的胳膊拉她一起走到Joker面前。没有怎么看向Crow的方向,她用另一个胳膊挽住Joker的,然后把她的两个静默的受害者拽到了其他人听不到他们说话的地方。

Noir回过头去张望。Crow靠在墙上拿出了手机,其他人围着他站成了一个尴尬的半圆形。要是他哪怕动作稍大,都会被揍一顿。

“好了。”Orcale放开了他们两个,把两手叉在腰上。她的重心在脚尖到脚后跟之间不停的变换,前后摇晃着。“那么,道歉吧!”

“对不起。我让事情失去了控制。”

至少,他听起来很诚恳。

“还有呢?”Orcale说。

“我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尤其是对你,Noir。”

Noir并不确定这就够了,在Crow就站在不远处还全副武装的时候不行,但这还是不错的。她可以接受。

但Oracle没有。“还有呢?

“还有?”Joker问。

“你对自己瞒着我们去偷了那混球的秘宝感到抱歉,对不对?另外你也对不得不带着他一起来感到抱歉?”

Joker耸了耸肩。

“晓。”Oracle低声警告他。

“双叶”

“跟我说你对站在了他那边而感到抱歉!”

Joker心不在焉的扯着手套。晓在焦虑的时候也会像这样拉扯校服的袖口。他想要达成某种妥协。Noir累得不想再和他说话,看到Oracle的拒绝内心里感到凶残的快意。

“我并没有站在任何人那边,我们都是同一边的。”

“我才不和他一边!”Oracle的声音就像是鞭子猛然在异世界陈腐的空气中抽响,“我真是不敢相信!”

她转身快步走向了其他人,她坚定得无视Crow,拒绝着他的存在。Oracle把Queen的手从肩上甩掉,重新戴上了面具,她站在Queen和Fox的中间,缩成小小一团。

有那么一会儿,Joker看起来就像是中了一枪。他僵硬地站在那里,手举在半空,嘴唇因为震惊而无法合上,快速地眨着眼。然后他猛地闭上嘴然后转向了Noir。

“愿意和解么?”

不行,Noir想要这么说。她想要一拳打在他的鼻子上。但是她太累了。

最终,她说到:“或许吧。”而且没有丝毫想握手言和的姿态。

尴尬的气氛在两人之间蔓延,直到Joker挺起肩膀,走回到队伍当中。Noir跟了上去。

“Crow,”Joker说,“Mona,Panther,你们和我一起。”

 

11月20

在新岛冴倒下去之前,吾郎向晓要了他的手套。它们闻起来有血和硝烟的味道,吾郎把它们放到自己的口袋里,心里明白这些是不够的。

在新岛冴倒下去之后,她的秘宝就像一个腐烂的水果般从她身上被拔除,晓蹒跚着爬上卢布朗的楼梯,一头栽倒在床上。吾郎坐在他的身边,等着摩尔加纳不再翻身,等着夜晚深沉到连东京都会安静的时候。然后他滑下晓的床,穿上一条卡其裤和有领子的衬衣。这不是他的校服,而他手边唯一的一副手套就是塞在包里的那副鲜红色纪念品,但他现在也只能先这样了。

四轩茶屋已经入睡,而吾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他一定是分神了,因为他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被跟踪了。直到他站在狮童那栋办公楼的跟前时,差点被爬上他裤子的摩尔加纳吓死。吾郎赶紧躲进了最近一堵墙的阴影里,摩尔加纳紧紧抓着他书包的带子。吾郎紧靠着砖墙,喘不过气来。

“你他妈到底搭错了哪根筋?”他压着声音说到,但他实际上超想大喊。

“我告诉过你让你和晓说说这事的,你知道。我们要去哪儿?”

“你哪儿也不能去!我是要去谈判的,你——”

“我陪你去。”摩尔加纳用牙咬住吾郎书包的拉链,将其拉开到足以钻进去的程度,“安静地就像一只老鼠,或者像一个魅影怪盗。”

吾郎瞪着自己的包。两只发光的蓝眼睛盯着他。

“为什么?”

“你不在我眼皮底下我无法信任你,而且,要是你死了晓绝对会崩溃的。所以!”

“要是死了晓才绝对会崩溃的,蠢猫!”

而且其他人都不会相信这不是吾郎动的手。他都对人类做过些什么的想法拖着他的脚步,刺进他的后背,将他压垮,但是就算只是稍微想想伤害一只猫——好吧,一个猫型的生物——

要是被冠上这个罪名他会被气死,他很清楚这点。

“吾辈不是猫,”摩尔加纳说,“而且我敢说我比你聪明。”

“那你给我做数学作业啊。”吾郎嘟囔着,但他把手套从书包里拿出来揣进了口袋,然后把包拉上,只留下了一个通气的缝隙。“不许出声,否则咱们两个就都等着吃屎吧,听到了么?”

“你不上电视的时候挺粗俗的,你知道么?”吾郎怼了一下书包,摩尔加纳尖叫起来,“好吧,好吧!暗中行动,Crow。”

“消息收到,Mona。”——真是够傻的。

他有进入大楼的ID,用的是某个银行总部假员工的假名字。只要他一来狮童就会知道,但其他人就不同了。又或者他们只是这么告诉他的。吾郎抓紧书包的背带(现在他感觉包里就像装了个保龄球),走向了货运电梯。狮童的办公室并不在最顶层(可惜,吾郎一直想着有一天能在那儿给他点颜色看看),不过也差不多了。电梯上升的过程漫长、寂静、心惊胆战。吾郎感觉自己的胃拧成个死结。

晓让他改心这件事并没有让吾郎知道些以前不知道的谋杀或是更多他毁掉的人生。神明——或者不管是什么——说的很清楚,如果吾郎想要在这个世界上留下自己的痕迹那就必须付出牺牲。如果他想要离开集体家庭,他就必须证明自己是有用的。如果他想要徒手将狮童撕碎,那他就必须靠得足够近才行。

尽管这令人不快,可吾郎现在可以确信的是,这些都无关紧要。他曾是自私的。他曾把别人变成孤儿、寡妇、悲痛的父母,因为他是自私的。

狮童在利用他,可他却没有反过来利用狮童。

晓说他可以弥补,花上足够的时间以及努力就可以。而吾郎却不确定。吾郎不确定自己会不会就这样走进狮童的办公室,拿起一个镇纸,不停的砸向那男人的头颅,直到保镖们听到这场骚乱然后送他去见他那无知的造物主。

但这样一来摩尔加纳又怎么办呢?

电梯发出‘叮’的一声,门滑了开来。吾郎挺直了脊背,加大了步伐,向一路走去遇到的保镖们点头致意。他不知道他们都被告知了什么。他并不想知道他们承担的职责。他在狮童的门上敲了一下然后走了进去。狮童知道他要来。

吾郎把手套从口袋里拿出来扔到了桌子上,手套飞到了一堆狮童正假惺惺的读着的纸上,仿佛这堆不知道是什么玩意的纸比他们的会面要更加重要。

狮童靠回到椅背上,让这片刻的沉默在两人之间展开。

“你看起来糟透了。”他最终这么说。他根本不在乎。

“我感冒了。”

“你有那种能力可免疫系统却和个普通人一样么?真让人失望。而且这个,”狮童说着,用笔戳了戳其中一只手套,“又是什么?”

“你的证明。”

“我的证明。任何人都能从百货商店买来的证明。你没有在耍我吧,嗯?明智?”

“那你想让我怎么做,为了你,拖着他的尸体走过东京市中心么?”吾郎冷笑着,“我刚刚才告诉过你我感冒了。”

这是个很不错的借口。可以解释他声音的嘶哑,双手可能无法抑制的颤抖,明显彻夜未眠的脸。在这一刻,吾郎喜欢上了流感。

“那尸体呢?”

“殿堂崩塌的时候遗失在里面了,谁也不可能找到了。”

狮童靠着桌子,就像007电影里的坏人那样撑起手,指尖相对。他有意识到自己在那么做么?一定的。

“我觉得我并不相信你。”

门外的保镖有枪。如果吾郎能够率先冲出房间并足够快的话,他就能在那人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之前把枪拔出来。打死保镖,打死狮童,确保摩尔加纳安全跑到楼梯间。给晓发信息。等一下。做为一个计划,听起来不差,但是他状态不在巅峰,至少肯定不会像精神饱满时在异世界里那么快。如果他不能及时拿到枪,那就轮到保镖的回合了。

吾郎曾经见过那个保镖,他绝对会朝一只猫开枪的。

“如果我想要骗你,我会把这做的更真一些。买一个猪心又不难。”

“那么,你现在可以告诉我名字了么?”

这么多天以来第一次,吾郎感激他过去所做的事。曾经,他将怪盗团成员的名字作为一个秘密,原本只是出于纯粹的嫉妒,他知道狮童是不会为了让几个十几岁孩子在睡梦里窒息而死而做什么细致的计划和必要的步骤的。狮童的确更倾向于使用异世界,但吾郎已经让他失望过很多次,狮童知道这并不是自己唯一的工具。

“除非你有我想要的作为交换。”

狮童挑起了眉毛:“比如?”

“我还没有想到。我觉得让你欠我一次也挺好。”

狮童似乎放弃追究了。但就算他们开始谈起了工作,吾郎也很清楚不能因为话题的转移而放心。狮童并不高兴。他给了吾郎一个名单:选举之前要清除的人,唯恐这些人会制造麻烦。一场事关狮童某种信念的秀,或者是一个测试,也可能两者都是。吾郎记下了名单然后复述了一遍,已经开始思索如何能不用枪就能解决问题。他转身准备离开。

“明智,”就在吾郎准备开门的时候狮童说到,“如果我发现你在骗我,你根本想象不到我会让你有多后悔。但另一方面,我想我该说…做的不错。”

吾郎心中的一些碎片想要跪地端坐来接受这赞扬。他匆忙地走了出去。

——TBC——

目前为止的时间线:

11月18日,白天,奥村春在会长家里。

11月18日,夜里,明智给狮童打了电话。

11月19日,下午/晚上,偷取新岛冴的秘宝。

11月20日,凌晨,明智与狮童会面。

20日的故事很长,下一更将是20日白天的事。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6)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