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odencat

【翻译】Crooked Hands 01丨主明

Summary:来栖晓完全不知道什么叫安于现状(或者叫:一个渴望光明之人)

Tags:明智吾郎有一座殿堂

人物关系:主明,提及真春

作者:coolkidroland

原文链接:Crooked Hands

本文为HungryThirsty Roots系列第一篇,第二篇请点:Goblin Men

原文未分章,翻译时大致按照原文节段来分,由于lofter无法打斜体,原文斜体和加粗统一为加粗

看其他部分,点击:02  03  04  05

————————————

来栖晓在逃出审判庭之后对自己发了个誓:

低头做人

然而也就仅此而已了。他不停摆弄着自己的手机,完全无视正在播放的DVD,也无视摩尔加纳的眼神。他知道自己有个毛病,或者说复杂的情况,或什么的。他从小学的时候就知道了,那时候他无法对霸凌视而不见,结果带着裂开的嘴唇和青紫的膝盖回家。他永远学不会不要挺身而出,尽管他瘦得一把骨头,可却从来不会停止。

父亲说:别犯傻。

母亲说:别说你儿子傻。晓,别再那么愚蠢了。这是真实生活。你是在把自己变成一个靶子。

好吧,他身体力行证明了他们是对的。

他的手停了下来,手机屏幕朝上。他的朋友们从锁屏画面里朝他灿烂得笑着。真的胳膊搂着双叶和春,龙司、杏还有佑介在她们身后抢占着空位。虽然这张照片是十张里最好的一张,可还是糟透了。微笑和胳膊肘和受伤的尊严把屏幕的每一个角落都塞的满满当当的——这里面真能再塞一个人进去么?

晓滑开屏幕,开启了一段新的群聊。

 

  • 晓:计划变更

  • 龙司:??

  • 杏:最好别是我想的那样

  • 晓:不,就是你想的那样

  • 真:现在开始质疑我们已经开始的计划真的不明智。尤其是这个行动那么复杂

  • 晓:实际上,我不是在质疑

  • 龙司:我听着就像是

  • 春:如果你感到害怕也很正常,如果是我的话也会的

  • 佑介:我甚至都不是要冒生命危险的那个人,都感到非常恐惧。你一定是召集了一百头狮子的勇气!

  • 晓:并不是那回事

 

摩尔加纳从椅子上跳下来,爬上晓的肩膀去看他的手机。他发出不太高兴的声音。

“那是个很好的计划!”

“当然是了。”晓嘟囔着,努力专注在打字上。

 

  • 晓:我想要做个尝试,如果不起作用,那我就不会再提了

  • 晓:但我认为试一下很重要

  • 真:有道理。要试什么?

  • 晓:所有人都能过来不?

  • 杏:明天行么?

  • 晓:其实,我想说现在

  • 龙司:现在?

  • 晓:拜托了

  • 龙司: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该庆幸我老妈这个月上夜班

  • 晓:其他人呢?

  • 真:没事。姐姐还没有回家。所以我想是因为我们的缘故她要连续两天夜班了。

  • 杏:我父母都在西班牙,大概吧。我现在就算在酒吧也没事,随便啦,咖啡店大概还更好!

  • 真:我希望你现在不是真的在酒吧

  • 杏:当然没有,要不然我就不可能穿着条运动裤了

  • 春:我的行程都由自己决定,不用担心我这边

  • 佑介:如果不能从一个宿管眼前溜走,我就是一个不合格的怪盗了

  • 双叶:为什么就只有我是真的要偷溜出去的

  • 双叶:要是惣治郎抓住我怎么办!他可能会禁足我的!

  • 晓:只要告诉他是怪盗团的事就好

 

摩尔加纳从晓的肩膀跳到他的腿上,以12磅的好战心盖住了他的手机。

“你想要做什么?”

晓揉了揉头发,在捋过一个发结的时候畏缩了一下。“我只是有一种预感。”

“关于明智的?他想要杀了你!还有什么可预感的?”

晓耸耸肩。他知道自己是个耸肩好手,足够有表现力又不具有对抗性。这一手总是能让他的父母得出自己的结论。生物测验的成绩怎么样?耸肩。加入社团了么?耸肩。遇见好姑娘了么?耸肩。

可这对摩尔加纳没用,猫就只是扭过身一口咬在晓的手腕上。晓叫了一声然后卡着摩尔加纳的腋下把他提了起来,手机掉在了地上,群组的信息一直在震动。

“朋友可不会咬朋友。”他告诉摩尔加纳,郑重其事的。

“朋友不会让朋友被人谋杀!”摩尔加纳抓向晓的鼻子,“你最好是有个好主意。”

“或许是,或许不是。我想听听大家的意见。”

晓把摩尔加纳夹在胳膊下面,弯腰捡起电话。杏正在抱怨要换一条真正的裤子(为什么,佑介问,希望他不要穿着睡衣就过来了),但龙司在前往涉谷的列车上。春坐上了出租车,正在去接真的半途,而双叶——

 

  • 双叶:叹气,任务失败):我正在被押送过去

  • 双叶:闪光闪光

  • 双叶:真是蹩脚的间谍活动

 

晓放下摩尔加纳,套上一条牛仔裤,他喜欢穿好衣服所带来的那种能够胜任的幻觉。不,不,我们的生活并没有偏离掌控:看,我们今早都淋浴了。他走下楼梯,戴上了眼镜,梳过了头发,当门上的铃铛响起时,他几乎觉得自己可以让别人相信他的胡言乱语了。

惣治郎,看起来明显不买账,是一个很好的测试对象。

“算你们这些孩子走运,今天是周六。我知道四轩茶屋很安全,但是双叶不该在这个时间一个人四处乱跑。”

双叶翻了个白眼:“晓随便去哪儿你都不管。”

“如果我听说晓在凌晨1点还在外面,我就要管了,”说着惣治郎抬起眉毛,“你没有吧,对不对?”

耸肩。“其他人很快就来。”

“我明白了。先不说是不是犯罪活动,可别养成习惯了,”惣治郎叹了口气,“我去把剩饭热一下,我还没见过肚子不饿的十几岁孩子。”

双叶获胜般的举起拳头。晓滑进吧台边上的椅子享受片刻安静,等着他的朋友们全都扑上来说他失心疯了。摩尔加纳的毛非常柔软,而双叶的喋喋不休也让人愉悦,咖喱的香气飘荡在咖啡店里。很舒适,是那种晓在别人的书里读到别人的家庭时会想象的那种安宁。

他告诉自己那么想不公平。他知道自己的父母并不坏,他知道他们在努力。他们从没有打过他,而且至少他们的人一直都在。但有时候他有种感觉,像是一伙外星人在16年前出现,没有解释就把一个婴儿丢在了他们的门口。他们和他之间似乎总有隔阂,他们的那种态度在惣治郎变得越发理解时让晓觉得越发恼人。

当他觉得自己在因此生闷气的时候,他就会想象自己向,比如说,龙司,抱怨父亲情感上的疏离。这通常会让他马上闭脑。

佑介在电饭锅正好跳掉的时候出现了。他穿着一件糟糕透顶的帽衫,还有,当然了,睡裤,裤脚磨出了毛边,刻意用蝴蝶遮盖,上面还有其他颜料。他穿着人字拖,脚上也有颜料。

“我当时正好处在创作的热情当中,”他承认到,之后嗅了嗅空气,明显振作起来,“食物?”

“你的确知道现在是11月吧?”

佑介动了动自己的脚趾头:“这是我计划好的,而且也幸亏这样做了。我下楼的时候碰上了一个宿管,但我装作是要去洗手间。”

“天呐御狐,”双叶说,“下次记得口袋里装一双袜子。”

“嗯,”佑介说,显然对惣治郎递给他的那盘咖喱更感兴趣,“我的身体不过是一个不完美的躯壳,在我的艺术面前毫无意义。”

晓的父母从没教过他说那种奇怪的鬼话。他和双叶对视了一下,都挑了挑眉。惣治郎喂饱了他们,然后其他人走了进来,真和春,杏的裤子升级成了瑜伽裤,龙司在抱怨天气的寒冷。

“我希望你可以对此负责。”惣治郎对真说。

“好的,老板。”她或许已经这么计划好了。

“今天晚上就别想着回家了。龙司和佑介可以留在这儿,我确信只要努力,就可以把你们3个女孩塞到双叶的房间里去。那边房子里也有一个沙发。”惣治郎看着眼前这群勇气满满游手好闲的青少年,“明智呢?”

“啊,”杏和龙司异口同声,“呃….”

“他有工作。”晓说。

惣治郎看起来并不信服,但没再说什么。“好了姑娘们,你们结束的时候要我陪你们走回去么?”

真双手放在身前鞠了个躬:“谢谢,但是没关系的。我是黑带。”

“明白了。双叶,跟紧了真。”

惣治郎离开的时候,双叶一直在发出一种类似儿童泳池漏气的声音。

当食物和盘子都消失了,怪盗们重新坐了下来,结果晓被困在了咖啡座的一角。他的边上是龙司,真在对面盯着他。他拿出手机点开异界导航APP,然后放在了桌子上。

晓吸了口气,开口的时候带了点祈祷的语气,尽管他也不确定是向谁祈祷或是要祈祷些什么:“明智吾郎,名侦探。”

导航愉快的叮了一声。

这一下激起的反应虽然算不上一片混乱但也差不多了。当所有人都同时喊起来的时候,双叶把手盖在了她的耳朵——她的耳机上,耳机盖在耳朵上。龙司似乎把他知道的所有骂人话都说了一遍。只有春保持安静,一只手捂住嘴,睁大了眼睛。

真的声音在一片喧闹之中响起,尖锐且坚定:“我们刚刚才进入我姐姐的殿堂!你不会是要——”当其他人都安静下来看向她的时候,她犹豫了,“你不会是要我们两个同时进行吧。”

晓用力地盯着手机:“我是。”

“这应该是不可能的。”摩尔加纳把爪子伸向手机,仿佛把手机从桌子上推下去就能解决问题一样,“我觉得这应该是不可能的!他是一个人格面具使用者。一座殿堂意味着他的阴影独自显现了,但是阴影就是人格面具。我认为。对吧?”

他环视四周希望有人能赞同他,但所有人都只是看着他。

“这方面你比我们知道的多,”真最终说到,出于某些原因她没有继续之前的话题,“不论如何,如果这发生了,就一定是可能的。但是…我们要从什么地方开始找他的关键词呢?”

耸肩。

杏伸手拿过手机:“警视厅。”

不是。

好奇心让所有人围着桌子,把自己能想到的所有词都说了一遍。龙司相信关键词一定是IHOP(一家美国连锁早餐店)。

晓坐在那里,想着明智吾郎,他会坐在勒布朗的吧台前面喝咖啡,一待就是几个小时。他看起来没有其他地方好待,其他地方好去。他绝对在计划杀掉晓,尽管细节上还不太清楚。一个可以原谅的过错?或许是,或许不是,晓希望他们不必真的找出真相。

明智是他们的同龄人。明智是一个高中生。从大的方面来说,晓从来不清楚警方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但是他真的想要知道警方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尤其是,让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解决犯罪案件。他到现在都不明白这是如何开始的。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是谁最先同意让明智在杀人现场徘徊,仿佛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只是想给明智一个机会。这么做也是安全的。更安全,不管怎么说,至少比他可能会落到让明智拿枪指着他的头要安全。

所有一切转来转去又回到了那种不详的感觉,也就是他或许还是得让明智给他一枪,不管是不是认知的他。

“宇宙!”龙司急躁的喊着,“银河系、太阳系、月亮、地球。”

APP叮了一声。龙司嚎叫起来。

“世界,”春低语,“真的?整个世界?”

无话可以反驳。摩尔加纳跳上桌子,围着手机转圈,甩着尾巴。

“一座殿堂和它的关键词标志着统治者对这个地方有着最强烈的感觉。”

“明智不能统治世界。”龙司说。

“这是关于内心的知觉,而不是力量。有些人的扭曲观念可能是关于——他们的办公室,或是他们的杂货店!或者他们的家,但不是其他地方。”

“所以他看待整个世界的方式都是扭曲的?”杏沉重的问。

摩尔加纳做出个猫咪的耸肩,然后跳上了春的膝盖。她揉着他的耳朵,两人看起来都很舒服。晓努力不要去嫉妒他的猫——倒不是说摩尔加纳是某个人的猫,真的,他提醒自己。而且春要更加敏感,处于更加不稳定的情感空间。当然她眼下需要这只猫。

真瞪着手机的表情就好像手机会咬人:“那么,他把世界看成是什么?”

龙司哼了一声:“他的游乐场?”

晓的肩膀不由得紧张起来,当导航否定之后又放松下来。世界。世界。整个该死的世界。明智真的认为自己无处可归。一个团块爬上晓的喉咙,但他把它咽了下去。

“我会明天向他当面打听,在我们去冴小姐殿堂的时候。”

“你确定这样做好么?”佑介问。

“不,”晓说,勉强挤出一个让人安心的笑容,“我记得规矩,我知道必须要全员一致通过才行。要在同时攻略两座殿堂太艰难了。”

“但是最终,对你来说危险会小很多。”真说。

“而且我猜明智也没有糟糕透顶,”杏补充道,“除开密谋要,你知道,杀了你之类的。”

“关于那个,”晓两手拿着手机看向导航,“电话的另一边还有一个人。一个有权力帮他在警方眼皮底下杀害嫌疑人的人。”

他被敲诈了,或许?晓还从没有如此虔诚的希望一个人是无力的,被利用的。

真点点头:“一个危险的未知。但是如果我们改变了明智的心,你就没有危险了,然后我们就可以拿到和他联系的人的名字。我必须要改变我们攻略姐姐殿堂之后的计划,但我们还有时间,我愿意试试。”

“我也是,”双叶说,“我想要看看那个怪人有个怎样怪的殿堂。”

晓发现他的笑容更加真实了一些:“好理由。”

龙司和杏都不太情愿的同意了。晓知道他们对此不太热心——如果他们太热心他反而要担心了——但他们很忠诚。他都记不得上次有人愿意单单为了…他而做什么事情是何时的事了。明明白白的傻事,只因为他说了。佑介花了更长的时间,盯着自己泼上颜料的脚趾,但他最终点了点头。

“我忍不住觉得,这会给我——给我们一个答案,关于我父亲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春的声音很柔和但她显然下定了决心,“我想我们应该做。”

“好吧,”摩尔加纳猫一样的决断眼神扫过桌边,“我们明天找出关键词。每个人都保持警惕。还有,杏女士——考虑到你的演技,或许不要和明智说话比较好。”

  • 晓:为明天做好准备了么?

  • 明智:当然!说实话,我有那么点兴奋。我知道应该要考虑到可能的危险,但是…

  • 晓:这很正常

  • 晓:我们对此都挺激动的,说实话

  • 明智:我在试图想象你激动的样子,而我不确定能…想的出来

  • 明智:今天晚上没有群聊么?

  • 晓:没,我睡不着

  • 晓:想着你或许也失眠了

  • 明智:我许多苦恼的其中一个

  • 明智:我期待明天看到你的领导

  • 晓:明天结束之后要不要去吃大阪烧?

  • 明智:你说到我心里去了

  • 明智:我很乐意

 

他们探索了赌场的一层。只有一层。晓咬紧牙挥开失望的情绪。一开始总是像这样的,他提醒自己。当你不知道要如何对敌人发起攻击,或者会被以多强的力量击中的时候总是最难的。情况会逐渐好转,变得简单,他已经为下次天鹅绒房间之旅准备好了一张清单。

他只能寄希望于在冴和明智的事情上能有一些重叠。如果杏能简单把一切都点火烧了,那事情就好办了。

或许明智的殿堂会让真看起来不那么像是刚被火车碾过去一样。她基本倚靠在春的身上,春毫无怨言的支撑着她的重量。她承诺会带真回家,确保她会没事,会吃饱饭,然后睡觉。晓本来可以承担这个角色,但晓还有一个——

任务。

当他们来到法院墙外回到现实世界的时候,明智对他露出个微笑。晓差点绊倒的时候,他扶了他一把,但是隔着手套和外衣,明智的手指感觉毫无生机。

“很辛苦呢,”明智说,依然扶着他,“如果你太累了我也是可以理解的。”

“吃点东西就好了,我保证。”

明智最终收回了手。晓并没有怅然若失。他真正想念的是——就像杏宣布她们要过女生之夜,就像双叶宣布她们要带走猫,就像摩尔加纳虽然反对但最后还是被抱走了——是明智的夏季制服和他光裸的双手。佑介和龙司在边上不自然的流连,直到佑介抓住了龙司的袖子。

“根据我的计算,我还欠你大概一打牛肉饭。请允许我开始进行偿还。”从佑介的角度来说,这已经几乎是他最柔和最狡猾敏感的一次了。

龙司愣了片刻——他基本已经精疲力竭了,晓无法责备他——但他明白了过来,接过话头。

“也该是时候了,走吧。再见了,晓,”他甚至勉强保持正常语气说,“明智。”

佑介用轻快到奇异的脚步走下街道,手里还拽着龙司的袖子。明智一直礼貌的挥手直到他们已经离开了视线,然后转向晓,露出个几乎可以算是真诚的笑容。

“他们是不是…?”

“他们什么?”晓把手揣进兜里,开始走向大阪烧的店。他不会做开始谈论性的人,也绝不会做终结谈话的人。最简单的方式是遗忘它直到他明确知道自己会得到什么。

很胆小鬼,或许吧。但是他还有其他要专注的事。

“没什么。我想你已经知道要去哪里了?”

“只要坐电车不会让你破产就行。”

明智笑了起来:“不会的。我向你保证,电视台给的报酬还是很不错的,就算我被批评的很惨也一样。”

“是因为这样你才做的么?”

明智跟着晓踏上扶梯进入地铁,迫使晓必须侧过身抬头看上去。或许算不上明智最圆滑的行动,但或许其他人不会注意到他出现的方式。

“不错的报酬?不,当然不是。”

“那是为什么?”

明智很久都没有回应,他掏出钱包刷交通卡的时间也有点太久。晓希望自己能看到明智的脸,于是他放缓了自己的步伐,使两人得以肩并肩走过那些商铺。

“知情权是公众的权利。”明智最终说到。

“就算他们表现得像是混蛋的时候?”

“他们有什么时候不混蛋么?大众都是贪婪的。我们难道不就是新一代的角斗士么?”明智一定是意识到自己走出太远,让太多恼火的情绪浸入到声音中了。他抽离出来。“幸运的是,他们不再给我们剑和坠上重物的网子了,是不是?”

“我们的确有剑,”晓说,“而且我们有些人的剑看起来比其他人更蠢。”

明智看起来被深深冒犯到了,于是谈话变成了不好意思,但星球大战是艺术。晓从没看过这电影显然是在犯罪。他们挤进拥挤的地铁车厢,明智让晓坐了下来,然后站在他面前扶着把手。讨伐继续,但晓一点没觉得受到轻蔑,更别说冒犯了。事实证明,明智对卢克·天行者有很多想说的。

“我真不敢相信你从没看过这个。”

“说实话,我父母对没有教育意义的东西都不感兴趣,除非是让我离开房子。”

“哦,”明智换了只手抓扶手,眼睛看着晓肩膀上方的墙,“我有一个寄养家庭有一套家用录像系统。只要我能保持安静,我想看多长时间的电影都可以。”

“听起来不错。”

“大概吧。他们在其他方面就不怎么和善了。”

晓想要一个一个追踪然后让他们好好洗洗脑子的人越来越多了。有那么多人都需要改心或者是被暴揍一顿的情况下,他要怎么能坚持下去?

“哦。”

“我——很高兴惣治郎对你很好。在我们小小的战争里,并不总是能找到一个有能力的将军。”

“他是个很厉害的尤达。”

明智笑出声来,响亮的爆发似乎让他自己都惊讶了:“尤达是个混球。”

 

  • 晓:我想我找到了

  • 龙司:希望我听到这个能更开心点

  • 晓:所有人明天都OK么?

  • 春:当然。我觉得这很重要

  • 晓:谢谢

 

卢布朗太显眼了。明智可能会在任何时候走进来点一杯咖啡,没人想要在挂着“歇业”牌子,进行密谋会议的时候撞上他。杏叹了口气,贡献出了自己的公寓。

“只要你们别表现得很奇怪就可以。”她意有所指的说着,眼睛盯着佑介。

佑介生气的说:“我已经和你解释过很多次了。”

杏的公寓位于表参道,楼里有着大理石地板还有烦人的守门人。他让他们所有人签名,挨个检查他们的学生证,看着龙司的裤腿就好像那里面随时会酒瓶掉出来。

“谢谢,花城先生,”杏甜美的说,“学习小组,您知道?”

花城先生看起来并不买账。真挺胸抬头,眼神里面学生会会长的威压让他屈服了。

“上去吧。”

“终于,”电梯门一关上龙司就说,“我以为那个家伙要叫条子了。”

“我还以为他要叫我父母了,”杏抱怨着,“他可真是让人头疼。”

他们停在12楼,杏打开房门,露出一间显眼的公寓房间。

“这里真不错,”春说到,“这是硬木竹的么?”

杏紧张的笑笑:“呃——是啊,我想是吧。天啊,大家,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又过了10分钟,龙司才终于不再惊叹于电视屏幕的大小。最后,晓只好通过拿出手机强行打断他(而双叶太过沉浸在公寓的安保系统里)。实际上,基本没人注意他,直到摩尔加纳扛起大旗挨个把人叫来。

“明智吾郎,”晓说,还有,“世界,”以及,“战场。”


TBC


NOTE:这篇文我可能会翻的比较放飞自己,因为作者的有些话我真的不知道精准应该怎么翻,有些时候就是大概意思明白就好。如果喜欢或者想留言推荐去给原作者点赞留言,顺便也好催他更最后一章233333

系列名称我会作为TAG放在下面,可直接关注这个TAG

02  03  04  05

评论(5)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