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odencat

【授翻】ffucc 05(Gladiolus /Noctis)

庆祝壮壮的DLC出炉,我决定把仅有的存货都发出来。。

——————————

第五章  九岁

 

当Luna九岁的时候,她开始对裙子着迷起来,她的妈妈带她去当地的商店买了她喜欢的回来。她回家后穿上它们,转着圈,当母亲还有仆人们鼓着掌告诉她这有多漂亮的时候开心的笑起来。

 

有一条裙子她特别喜欢,那是一条长春花色(注:蓝紫色)的裙子,上面有着宝石作为装饰。她一有机会就穿,尽管妈妈告诉她要是她总穿着,那裙子会更容易磨损。Ravus 取笑说她穿那裙子看起来很可笑。Luna笑起来,回应道:“好吧,那为什么你不穿上试试,看会不会更好看?”

 

“男孩子不穿裙子,傻瓜,”Ravus笑道,“只有女孩才穿。”

 

Luna呆住了。“…哦。”她轻声回应。Ravus注意到她突然变了声调,并且无视他的关心,小心翼翼的回了自己的卧室。

 

她以前从未考虑过这个,但Noctis是个男孩儿,对不对?Luna是个女孩儿,而Noctis是个男孩儿,但Noctis就是Luna。那是不是意味着Noct…不能穿裙子?又或者他可以?

 

事实上,为什么男孩子们不被允许穿某些特定的衣服呢?这不对,她想。不应该所有人都可以看起来漂漂亮亮的并为了掌声而旋转么?

 

她下定决心要找到个答案,所以她去找了Ignis。很幸运,他今天在城堡里,在图书馆。“Ignis,”她问他,“男孩儿们可以穿裙子么?”

 

Ignis看着她。“我不这么认为,殿下,”他说,向上推了推眼镜,“你为什么要问这个?”

 

“我只是想知道,”作为Noct的Luna回答到,努力装得漠不关心,“但为什么男孩们不能穿裙子?谁定的规矩?”

 

“我…”Ignis皱起眉,鼻子因为专注而皱了起来,“我不太清楚。”

 

Luna失望地叹气。“但你什么都知道。”她抗议到。

 

“这不在任何一本我读过的书里,”Ignis为自己辩护,“但我肯定如果我们去问一个大人,就会知道的。”

 

Luna想了想。如果就连Ignis都不懂的话,那肯定只有那些特别聪明的大人才会懂,而就她所知的最有智慧的成年人是…“那好吧,我去问爸爸。”

 

Ignis叹了口气,在正在读的那页放上书签,然后合上了书。“我会和你一起去。我不想让你惹麻烦。”

 

“好。”Luna轻松的答应了。她喜欢Ignis。除了Ravus,Ignis是她所认识的人里唯一一个和她年龄相近的。他总是在照看她,而这很好,她想,知道有人这么的在乎你。

 

守卫告诉她,她的父亲正在进行会议,而且他已经要求过不能被打扰,但她和Ignis坐在临墙上,这样一旦他父亲的会议结束了,她就能和他说话了。

 

时间是下午三点左右,透过窗户Luna能看出今天是个晴天。在Tenebrae则是阴天,而且她能听到细雨敲打窗户的声音。她看着她的膝盖,它们光滑,干干净净。Noct的膝盖看起来差不多,但有早前她绊倒时留下的轻微伤痕。她看向Ignis,他闻起来像是古旧的书籍以及一些她说不清的东西。

 

等候的时候,她看着周边的一切东西,直到她把这块区域刻进了脑海里。几个小时过去了,她父亲的会议依然没有结束。

 

当他终于走出门时已经是傍晚了,守卫以及Ignis已经在求着她放弃,去吃晚饭,等其他日子再问,但Luna固执地摇摇头。Ravus也试图让她离开房间去吃晚饭,而她对两边的回复是一样的。

 

“直到我明白之前我都不会走的。”

 

“明白什么?”Ravus在门外问,他模糊的声音听起来很泄气。

 

“为什么男孩们不能穿裙子,”她回答,“现在安静,哥哥。”

 

“为什—”Ravus气急败坏,“Luna,他们就是不能,世界就是这样的。”

 

但是在Luna能顶回去之前,她的父亲弯腰把她抱了起来,作为Noct的Luna脸庞亮了起来。“爸爸,我需要问你点事情!”

 

“我从守卫那里听说了,”她的父亲亲切地笑了,尽管他看起来还是和平常一样疲惫,“很抱歉我不能早点出来,Noctis。来吧,咱们边吃晚饭边说,好么?”

 

他抱着她去往餐厅,Luna问到:“爸爸,为什么男孩们不能穿裙子?”

 

她的父亲实际上停下了脚步,低头看向她“…Noctis,你是从哪儿听说的这个?”他问她。

 

“所有人都这么说,”Luna回答,“但是没有人知道为什么。Ignis说我得问一个大人,所以我来问您了。”

 

“好吧,”他对她说,“你希望穿裙子么?”

 

Luna低头看向自己在Tenebrae的蓝紫色裙子,说:“是的。”

 

“那我看不出有任何理由不让你这么做,”她的父亲告诉她,“男孩们穿裙子并没有任何问题。”

 

Luna的表情明亮起来。“真的?”她兴奋地说。她以前从来没有以Noct的身份穿过裙子,而Insomnia的裙子有着不同的样式,但就和Tenebrae的一样漂亮。“我明天可以穿一条么?”

 

他大笑起来:“我看不出为什么不行。咱们为什么不在晚饭的时候订一条呢?”

 

“太好了!”Luna笑着,从她父亲的怀抱里爬了出去,“裙子!”

 

在Tenebrae,她终于离开了自己的卧室,Ravus只是困惑地摇摇头:“我真是搞不懂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小声嘟囔着,而luna则只是笑了笑。

 

最终她选了一条缎子做的深红色连衣裙,当裙子送到的那天,她穿上它,在父亲面前转圈,他哈哈笑着,拍着手告诉她这看起来有多好看。

 

她实在是太开心了,最后她直起身,高高地抬起头,尽最大可能正式又诚挚地说:“谢谢您父亲,为了这份令人惊叹的礼物。我将会视其如珍宝的。”然后行了一个深深的屈膝礼,就像她母亲教导她表达感谢时要做的那样。

 

当她抬头时,她的父亲和蔼地微笑:“完全不用客气,Noctis。”他回答,Luna绽出了笑容。

 

她再也没有穿过那条裙子,因为直到第二天她才终于得到了自己问题的真正答案,当她无意中听到议会成员以一种急速、紧迫的语气对他的父亲说话。

 

“王子穿那样的服饰是不对的,Regis国王,就是不对——”

 

“Noctis穿什么不是你该考虑的,”他的父亲尖锐地说,“你最好在说太多之前闭上嘴。”

 

“但是Regis国王,这前所未闻。这——这是彻头彻尾的变态,这就是这么回事——”

 

“够了!”他猛然打断,“我已经听得够多了。这件事到此为止。你不能干涉Noctis选择做什么,或者选择不做什么。现在出去,在我强迫你之前。”

 

但是Luna之后的几天更加小心的去听,然后她意识到所有人——不是Ignis,当然了,Ignis还是和平时一样——都在自以为她不知道的时候看着她,而且她听到诸如“裙子”“男孩”和“错误的”之类的耳语。

 

而这是Luna第一次意识到,尽管她就是Noct,Luna和Noct也并不是完全相同的,因为这个世界已经决定了某些事而其他人都已经将其作为真理而接受,而就连她的父亲,她所知道最强大的人,都无法与其对抗。


评论(11)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