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odencat

【授翻】ffucc 1-4(Gladiolus /Noctis)

作者:victortor

配对:Gladiolus/Noctis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286880/chapters/21045767

梗概:AU,Noct过着双重生活,一个是作为他自己而另一个则是作为Lady Lunafreya,Tenebrae的神使。

 

说明:据作者自己说,这篇文的标题是致敬Luna的,意思是最终幻想暗中毁掉的好角色(Final FantasyUndermined Cool Characters)。总的来说就是作者最初的写文初衷是怒火中烧想要报社,然而这真的是一篇写的非常美的文。

 

第一章  四岁

 

当Luna四岁的时候,她意识到她能同时看到两个景象。她有四条胳膊,四只耳朵,四只眼睛,四条腿。她有一个哥哥而且是下一位神使,但同时也是个独生子而且是Lucis王国的下一位国王。

 

好吧,那并不全是真的。她实际上在一年后才发现最后一点,当她用自己胖乎乎的小短腿在Insomnia的城堡里蹒跚学步时,一个仆人喊她Noctis王子,然后她终于将一切拼在了一起。

 

有些深在的东西告诉Luna,她不能告诉任何人。

 

所以,她问她的妈妈,那位神使,关于Lucis的事,而她柔和的微笑并温柔的抚过Luna的金发,给她讲述了关于水晶,Lucii之戒,天选之王,以及神使的故事。

 

“妈妈?”Luna问,感觉自己非常渺小,“神使…是不是要帮助国王并使世界摆脱黑暗?”

 

她的妈妈对她微笑:“是的,Lunafreya。那是我的使命,而有一天将成为你的。但你只是一个孩子,对这些事情来说还太年轻了。为什么你不和Ravus一块儿去玩呢?”

 

Luna的父亲,Regis国王,低头对她笑着并把她放到自己的膝盖上,亲切地对她说话,尽管他知道像Noctis这么小的孩子还无法理解他说了什么。(然而,Luna却明白)

 

“Noctis,你是我的儿子。”他悲伤地微笑,脸上新添的皱纹都皱缩了起来,“我唯一的愿望就是保护你远离世上的危险,但是恐怕未来某一天,这再也不可能了。你是天选之王,Noctis,而我无法永远保护你。但仍然…我可以怀抱希望。至于现在,我的职责就是从帝国手中照看这个国家,照看你。”

 

Luna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他,希望着,迫切的想要也对他说:“我爱你”,因为她爱他,她真的爱,但是Noctis的嘴拒绝合作。取而代之,一串婴儿的牙牙学语跑了出来,而她的父亲只是对她微微笑了起来。

 

 

第二章  六岁

 

当Luna六岁的时候,她偷听到女仆们悄声、焦虑地和她的母亲说话。她和Ravus,两个淘气鬼,将他们的耳朵贴在门上试图偷听。

 

“我和您说,这不对劲——”

 

“正确说来是错的离谱,Sylva王后,公主身上有什么地方有问题。”

 

“我们原本都以为这只是暂时的,会过去的,但是却持续太久了,完全没有任何改变,而且——”

 

“所有人都冷静下来,”她的妈妈以冷静权威的语气说,“告诉我,Lunafreya有什么问题?”

 

“那个,陛下,”其中一个女仆激动不安地说,“她只是,好吧,有时候她只是…不在这儿,如果您能明白我的意思。就好像她在听什么我们听不见的声音,而且有时候她毫无缘由的笑起来,或者自言自语。”

 

Luna屏住了呼吸,而Ravus满是疑问地看着她。

 

“我明白了,”她母亲的声音流淌出来,“我已经发现了,但却没有关注。从现在开始,如果可以的话,密切注意我的女儿。或许实际上根本无需担心,但无论怎样我都想监督Lunafreya。”

 

女仆们一致回应,表达着同意。

 

“那是怎么回事?”Ravus大声问道,而Luna紧抓着她白裙子的裙角一言不发。

 

Noct现在两岁了,Luna尽她所能的试图通过Noct来说话,但是有时候她搞砸了结果用自己的嘴说了出来。她没意识到其他的人注意到了。

 

她需要做得更好,所以她学习如何协调她自己和Noct,以及如何移动她想要移动的腿,用正确的嘴吃饭,用正确的音调说话。王城里没人有Tenebrae口音,所以Luna学习如何像一个Lucis人那样说话。如果认真去做,一个孩子有能力做到任何事,而Luna下定决心确保她的母亲不会为她担心。短短几个月后,女仆脸上的担忧淡去了,而她的母亲也不再用同样担忧的眼神看向她了。

 

 

第三章  七岁

 

当Luna七岁的时候,她通过Noct的双眼见到了Ignis Scientia。他五岁,比她大两岁,但同时也比她小两岁。她未来的皇家顾问有着独特的口音,而Luna马上认识到他并不来自Lucis。同样,作为一个孩子,他有着让人惊叹的词汇量,有时候Luna都无法领悟他的意思。尽管只是个孩子,可当Luna到处乱跑,触摸和闻着一切,寻找Insomnia和Tenebrae的不同时,Ignis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Luna不要越过线。

 

“殿下,请停下来,”Ignis在他身后用稚嫩的声音说,“你可能会伤到自己的。”

 

Luna看着他:“你应该就叫我Noctis。”她说,并没有留心他的请求。

 

“如果我这么做了,你会下来么?”Ignis满怀希望地问。

 

Luna想了想。“好的。”她轻松地笑笑,从她父亲的古董橱柜上爬了下来。

 

“谢谢,殿下。”

 

“嘿!”Luna不满的喊,“你答应了的!”

 

“殿下,直接叫你的名字是非常不合适的。你是一位王子,所以我应该以相应的称号来叫你。”

 

但是Luna自己是不同的。她和Ravus一起玩的时间越来越少。在Tenebrae,她开始学习作为神使的意义。她阅读创星纪,以及六神之章:Shiva、Bahamut、Leviathan、Titan、Ramuh、以及叛徒Ifrit。她醒着的时候花了大量的时间与Gentiana以及母亲待在一起,讨论六神。

 

她被教导要如何笔直的端坐,优雅的说话,优雅的动作,保持庄严。这很累,而Luna越来越喜欢做Noct,能够自由的漫步,与Ignis为伴,没有那么多功课却有更多的欢乐。

 

 

第四章  八岁

 

当Luna八岁的时候,Noct四岁,她的父亲找到她,悄声对她说:“Noctis,我的孩子,有些事你必须要知道。”他抱她坐在自己的膝盖上,就像他一直以来那样。他现在看起来比以前更加容易疲惫。他张嘴做出解释,以最为简单的词句,解开了Luna过去四年中一直好奇的谜团。

 

“Lucian的国王们,”他说,“受到了众神的祝福。他们被给予了两个躯体,作为…这么说吧,一种安全措施。Noctis,你不能告诉任何人你作为什么人生活在这个世上,直到其中一个你的躯体死亡为止。让任何人知道都是很危险的。”

 

他知道,她意识到。或许她可以…卢娜抬眼看向他:“就连你也不行么?”她悄声的问到。

 

有那么一瞬,她的父亲看起来很惊讶,之后他摇摇头,轻声笑了:“这通常发生在出生四年之后,但我看你听我告诉你的时候并不惊讶。这一定已经发生了,是不是?”

 

Luna 点点头:“我先是其他人,然后我也是Noctis。”她说着,让一丝Tenebrae口音泄露了出来。

 

“停下,”她的父亲说,抬手阻止她说下去,“不要再告诉我更多了。你一定不能告诉任何人,Noctis,包括我。你明白么?”

 

“是的,爸爸。”

 

那天晚饭的时候,Luna安静得不同寻常,Ravus还有母亲疑惑地看着她,但她只是毫无抱怨地吃掉了自己的胡萝卜,尽管它们难吃的要命。



评论(4)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