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odencat

【Merlin Xover HP】古代遗物 第9章【旧文搬运】

原作:TeenMuggle

翻译:woodencat

原文地址:http://www.fanfiction.net/s/8350179/1/Ancient-Relics

————————

第九章   一个提议

哈利躲闪着一个又一个从他头顶呼啸而过的咒语。他的心脏在胸口跳动,肾上腺素像火焰一般流过血管。他看到罗恩在他身边向靠过来的食死徒用力地掷出一个昏迷咒,后者立马倒在了地上。
他感觉非常兴奋, 终于,在无所事事了几个礼拜以后他终于真的在反击了!

他们到达神秘事务司时发现那里满是食死徒。他们没有犹豫,马上投身进战斗当中。食死徒们徒劳地想要击中他们的对手时发射的绿色光束在墙上弹开。

哈利和罗恩从他们之前藏身的柱子后面闪出并跑向前去,哈利越来越快速地发射着咒语。但食死徒们坚守着阵地,哈利注意到已经有不只一个凤凰社成员倒了下去。

上一次在神秘事务司中的战斗回响叫嚣着要将他击倒,但是哈利将其从脑海中推了出去。他必须要集中精神!

食死徒们的攻击愈发残酷,他们大肆攻击,朝各个方向发射着一个接一个的咒语。他们要输了,而他们很清楚这一点。

“哈利!”一个声音在他身后喊道。哈利转身看到一道紫色的光束向他飞来,他向一旁跳开,勉强躲开。在咒语擦过时他感到胳膊上一阵灼痛,血迹透出长袍流到地板上。他的胳膊上血流个不停,哈利感觉有点头晕了。

一个食死徒注意到他躺倒在地上,于是向他走来,在看到他虚弱的状况后双眼在面具之后恶毒的闪烁着。他伸出自己的魔杖,张开嘴,准备发出一个恶咒——

但是突然之间,他倒在了地上,不再动弹。他的后背上被烧出了一个大洞,伤口周围被烧焦的血肉轻微地滋滋作响。

哈利惊讶地抬头。马汀正站在那里,魔杖指向那个食死徒之前所站立之处,脸上是一片平静无波。

在一道炫目的光芒奔向他们并笼罩了整个房间之前,哈利将将能够收起他的惊讶。哈利无法分清方向,在挣扎着想站起来的时候只能勉强听到一些‘啵啪’的声响。

之后,和出现时一样突然,它消失了,在哈利的眼球上留下闪耀的光芒。哈利使劲地眨着眼,看向四周,发现食死徒们都消失了。

“他们去哪儿了?”哈利狂乱地问到。

马汀回答他:“他们破坏了反幻影移形咒。他们已经跑了。”

哈利大声地咒骂了一声。

“我可是听到了,哈利·波特。”一个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唐克斯正在向他走来,她的头发又变成了泡泡糖一样的粉红色。

她低头向他微笑,尽管她的笑容就像是挤出来的一样,非常地‘不唐克斯’。

“我们最好让你们回总部去。”她说着,抓住了他受伤的手臂。

哈利心不在焉地点点头,还在想着那些食死徒已经跑掉的事:“有谁——”

“没有人死,”唐克斯说到,伸手把哈利从地上拉了起来,“至少是咱们这边没有。查理中了一个很厉害的昏迷咒,而赫敏的肩膀好像脱臼了,但是其他一切都还好。”

哈利点点头,比之前稍微开心了一点。唐克斯看向他身后的马汀。

“你好,”她咧嘴笑道,“你一定是马汀吧?”

“是的。”他回答到。

她笑了:“莱姆斯和我说起过你。他说你在咒语方面很在行。不过我直到现在才意识到你到底有多棒。”她示意了一下那个被他打倒的食死徒。哈利刚刚意识到他死了。

马汀谦逊的笑了一下:“我听说你也很棒。”

唐克斯眨眨眼。她扶了扶哈利,他已经开始摇摇欲坠了。“坚持住孩子,在受伤的时候幻影显形可不怎么好受。”

哈利苦着脸,但在她带他幻影显形到格里莫广场的时候并没有阻止她。

一个多小时以后,担忧的韦斯莱夫人已经冷静下来并给哈利,查理和赫敏进行了治疗,并且包含了凤凰社成员在内,所有参与了战斗的人都现身之后,金斯莱大步走进了格里莫广场的厨房,他脸上的表情糟糕透顶。

他环视他们所有人。

“我想我们需要马上进行一场会议。”他宣布到。所有人都喃喃着表示赞同。

金斯莱坐在桌边,房间中的所有人都看向他。

“我很高兴我们的人没有很严重的伤亡,”他开始说,“那是场很激烈的战斗,而我为此感激你们所有的人。但是现在食死徒们逃走了,而我们必须问自己的是,他们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侵入魔法部?他们明知道自己很有可能会被发现。”

“你觉得他们是在找一个预言么?”比尔问。

金斯莱摇摇头:“他们甚至都没有接近预言厅。在被发现之前他们唯一试图进入的房间就是纪录室。”

哈利坐直了身子:“你是说那个我们在寻找古教信息的地方?”

所有人看起来都心神不安,就在这时金斯莱点了点头。

“他们要不是知道了我们在找什么而想阻止我们,就是那里有什么他们需要的东西,他们的动机还不明朗。但我们可以假定他们是在找寻古教的知识。”

“那里有些什么?”赫敏问到。

“我不能确定,”金斯莱回答,“或许那就是他们努力想确认的。或许他们需要那里的某些信息来完成他们的计划,但是话说回来,这也可能是一个想要防止我们找到那些知识并阻止他们的失败尝试,或者是想要找出我们在找什么。”

房间陷入了沉默,每个人都在思考。哈利的头脑在飞速运转,如果知识真的在那里,或许伏地魔并没有完成计划所需的所有东西,不管它们是什么。或许他们自己拥有那些知识,而他们终于占有了先机。

“我以为你一直都在那里找来着?”弗雷德问,“我以为你说你什么都找不到?”

金斯莱面无表情的注视着他:“纪录室里有超过一个世纪的魔法研究结果。这就像是在一个篝火堆里找一根魔杖。”

“他们拿走了什么东西么?”韦斯莱先生问他。

金斯莱摇摇头:“现在还什么都不能说。我的人正在着手查找,但是由于那个地方的目录相当混乱,要找出他们是否达到了侵入那里的目的恐怕会有困难。”

沉默变得比之前更加黯淡。这时金斯莱看向了马汀。

“我们没能抓到任何一个食死徒…活着的食死徒。非常可惜。”

马汀几乎是挑战般的回看向他:“如果你是在说那个我杀死的食死徒,无论怎样我都不觉得后悔。”

金斯莱皱起眉头:“你本可以只是击晕他的。”

“不错,”马汀说,“但我怀疑他不会告诉你任何事。”

“那无关紧要,”金斯莱反驳到:“还有其他提取信息的方法,吐真剂,摄神取念…并没有必要杀死他。”

“我必须要做出决定,”马汀说到,他的音量稍微变大了一些,“他就要诅咒哈利了。我做出了攻击。我没有时间去想是不是能活捉他。我纯粹是凭本能做出的反应。我确信作为一个傲罗你应该可以理解,金斯莱。”

金斯莱听着,眉头皱的更深了:“我完全理解。但我仍然觉得让他可以接受讯问更加明智——”

“你表现得就像我很享受一样!”马汀几乎是在喊叫了:“我痛恨这样。我痛恨杀人!但有些时候你就是没有选择!哈利有危险,我做出了反应。”

金斯莱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你以前杀过人么?”他平和地问到。

马汀眨着眼,表情摇摆不定。哈利不安地看着他,不确定自己对此是什么感觉,就连邓布利多都一直努力活捉犯人。但是他无法为此而恨他——他刚刚还救了他的命呢!

马汀深深地吸了口气:“是的,我以前杀过人,”他的声音毫无起伏,“但只是在绝对必要的时候。我并不享受杀人,但我也从没为自己的行为后悔过。我做我判断是正确的事,而且会坚持到当我觉得再没有其他道路为止。但是我既没有为该做什么而踌躇过也没有为救我关心的人而犹豫过。”

金斯莱长久地注视着他,他的双眼一刻都没有移开:“你是对的,”他最终说到,“我为我的暗讽道歉。我想我只是因为没有犯人能审问而感觉挫败而已。”

马汀点点头,表情放松了下来。哈利依然盯着他。他已经开始认识到马汀是一个善良又诚实的人,博学而又经常有那么点冒傻气。他近乎病态地想要知道他已经杀了多少人。

金斯莱打破了这让人尴尬的沉默:“我必须要回去魔法部了,”他站起来宣布到,“我必须要再次检查神秘事务司的保安措施。”

“别急,沙克尔先生,”马汀柔声说到,他抬头看向他,“我相信我或许可以帮助你找寻古教的记录。”

每个人都盯着他,金斯莱抬起一条眉毛:“我已经告诉过你了,我希望你能够待在这里。”

“我并不是说我个人要去那里,”马汀说到,“我只是相信我或许能让你知道该找哪些地方。”

金斯莱又坐了下来,看起来有了兴趣:“拜托了,告诉我们。”

马汀稍稍停顿了一下:“我听过关于神秘事务司的故事,关于他们在那里研究什么。”

“他们研究很多东西,”金斯莱回答道,“比如说,在我们周围的这股掌控世界的神秘力量。”

马汀摇摇头:“他们研究古教。”

有那么一刻,整个房间陷入了震惊的沉默。

“请解释一下,”金斯莱脸上充满好奇,“我以为你说过所有这些知识都已经遗失了而古教的力量已经凋零了?”

马汀没有反驳,他叹了口气:“往大了来讲的确是这样。古教的力量是非常复杂的。古时候,据说它存在于人类体内,给予他们前所未有的力量和奇特的能力。古教的这个方面弱化了——人们忘记了如何驾驭,而且很快就变得无法控制这股力量。但是古教依然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它活在所有生命当中,同时存在于这个宇宙的每一个角落。它的力量依然存在,只不过改换了形式。它仍然在我们身侧。”

“那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金斯莱问到。

“我感觉到了它,在我踏进神秘事务司的那一瞬间我就感觉到了。它就在我周围。在帷幔间,在被锁住的房间之外…它在那儿。它强大的魔法仍然存在,只是人们已经忘记了它是什么。正是这股力量在哈利还是婴儿的时候救了他。”

哈利静默地坐着,每个人都转头注视着他。他几乎无法相信。

“但是——我以为是我母亲的自我牺牲救了我?”哈利困惑地问到。

马汀微笑了:“是的。这两者是相关的。爱,这种强大的力量是直接来源于古教的——它存在我们所有人体内。这是最为古老的魔法。你的母亲,无论她是否意识到了,通过牺牲她自己得到了这个力量。因此,当你的母亲死去,古教拯救了你的生命。这就是它运作的方式,它考虑的是平衡。为了拯救一个生命,另一个生命必须被带走。这也是有先例的,亚瑟王从这魔法中诞生。他的父母使用古教来使他降生,而他出生了,但代价是他自己母亲的生命。”

——————————————

所有人都在吸收这个新消息,梅林看着他们。说他们是震惊都太保守了。

他考虑了很久要不要把这个告诉他们,但最终决定自己必须要说出来。他必须让他们看到古教的力量不只是用来打倒敌人的,哈利欠着古教自己的生命。

他一直都知道,他曾在万圣节前夜感觉到那股拖动世间生死的力量,近乎十七年前的一个夜晚。这也是为什么他知道哈利就是那个他一直在等待的人。他因为古教而存活下来,就和梅林自己一样。

不幸的是,伏地魔也一样,他为了复活自己而令人恶心的败坏了这股力量。

他想知道这是不是就是伏地魔能够使用古教力量的原因,因为他欠着古教其自身的性命。一般的规则对其并不适用,因为他已经颠覆了它的力量。在他做出那个行动时就已经倾覆了古教的平衡,就像莫佳娜千年前所做的一样。梅林挥散了‘伏地魔就是这样得到这种力量’的想法,他并没有掌控最为纯粹的古教魔法,他所使用的就像是它的一个影子。但是他已经开始质疑自己早先的断言了。

自从梅林踏进魔法部的那一刻,他的确感觉到了那种力量。这几乎让人感到沉醉。他现在觉得他应该再多透露那么一点点。

“现在你们知道了,古教的力量存在于魔法部,而且实际上在被你们的人进行着研究,或许现在你能更容易找对方向了吧?”

金斯莱点点头,处于震惊当中:“对这些力量的研究已经持续了几百年了。或许我们能在那儿找到些什么。”

梅林点点头:“祝你好运。”

他转身走出了房间,身后留下一些极为困惑不解的人们。

——————————————

“所以,你觉得他杀过多少人了?”几个小时之后,在他们躺在床上,确定马汀已经睡了之后,罗恩近乎于随意的问到。

“不知道,”哈利说到,“听起来好像很多。”

“哼嗯,”罗恩说到,“这感觉很怪不是么?我是说,金斯莱,疯眼汉和唐克斯都是傲罗,他们以前一定杀过人。老天爷,就连妈妈都杀过!但是,我不知道,只是很难想象他会那样。”

“是啊。”哈利边说边思考着。

“他隐瞒了很多事,”罗恩说到,“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少事没告诉我们?”

哈利没有回答。他正在想着之前马汀说的事。

他幸存下来是因为古教?

这听起来难以置信。不过,不知怎么的却能对得上。邓布利多自己曾经告诉他从伏地魔那里救下他的是某种古老形式的魔法,他母亲的牺牲给予了他保护。

每一次哈利靠近马汀,他的魔法都莫名地骚动起来,而且变得比以前更强而有力。这是否因为他们都有着比其他任何人都要有力的古教的一部分?

光是想想这些就让他头疼。

马汀对古教的了解也让他烦躁。他曾告诉他们他只知道一点点,可是看起来他似乎知道很多。罗恩是对的,他隐瞒了一大堆事。

哈利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发现韦斯莱夫人正在冲楼上大喊着。

“罗恩!哈利!赫敏!金妮!”

他呻吟着从床上坐起来,去够他的眼镜。一个类似的声音在他边上响起,他知道罗恩也是一样。

他们进到厨房,发现韦斯莱先生和夫人,马汀,莱姆斯,金斯莱,还有很奇怪的,麦格教授,正坐在桌边。

赫敏看到他们的教授时轻声叫了出来,同时试着整理她的睡衣想让自己看起来更加像样一点。

“怎么了?”罗恩问到,依然半睡半醒的。

“我们是来提一个建议的,韦斯莱先生。”麦格教授说到,对他的不修边幅皱起了眉头。

“是什么样的提议,教授?”金妮问到。

麦格教授和金斯莱交换了一个眼神。

“关于你们四个今年回去霍格沃茨的。”

什么?!”四个人同时大喊到,现在他们已经完全清醒了。

马汀随手把他的早餐碟子从面前推开直直地看向金斯莱:“我告诉过你他们不会喜欢的。”

“当然不喜欢!”哈利愤愤不平的喊到,“伏地魔现在正在外面建立他的军队,威胁着整个的巫师世界,然后你们想让我们回去上学?”

麦格教授严厉地看着他:“听我们说完,波特。”

哈利坐了回去,还是闷闷不乐的。他们怎么会认为在食死徒们依然逍遥法外的时候他会回去写论文和参加考试呢…这真是荒唐!虽然他爱那座城堡,但有些事情可是比他的高等考试要更重要!

“当然了,会有一些不一样的地方,”金斯莱用一种抚慰的语调说到,“今年霍格沃茨会在麦格教授的领导之下重新开始。学校周边的防护已经加强到我们都难以置信的程度。学生们的安全是第一位的。由于之前教学计划被破坏,再加上实际上很多麻瓜出身的学生没能来学校,所以每个人都有机会重学上一年的课程。同时这也意味着城堡的人数会比通常来说多上一些,我们想这是攸关生死的。每个人都理应得到教育。这对于他们的将来是很关键的,现在的这个世界里,毫无准备就等于等着受死。尽管就现在来说考试结果可能无关紧要,可是你们所受到的魔法教育程度却很重要。”

他停下来仔细地看着他们中的三人。

“你们四位,还有隆巴顿先生,洛夫古德小姐,以及其他几个现在加入了凤凰社的D.A高年级成员身份会稍微有些不同。当然,这一年里你们会通过麦格教授办公室壁炉的一个特殊连接全权参加凤凰社每周一次的会议。如果有任何的麻烦情况发生我们会毫不犹豫地呼叫你们。你们并不是被社里排除在外——我们只不过是想要保证你们所有人都能尽可能地受到魔法教育并做好准备。是的,你们仍然要像其他所有人一样遵守校规,但是你们会得到特殊的… 宽待。你们没有人能否认自己依然在某些种类的魔法上无知到让人伤心。考虑到这一点,将为你们所有人开设一个特殊课堂。每周都将有一位傲罗去霍格沃茨指导你们进行决斗和其他的练习。”

他严厉地看着他们。

“与此相对的你们必须为我们做一些事,”他看向了麦格,“麦格教授已经同意让你们将D.A作为一个官方的学生组织进行重组,对所有人开放。你们要每周进行两次聚会并向低年级的学生们介绍防御技能。这是一个重任,学生们必须做好准备。他们必须要学习,并不只是如何照看独角兽或是正确剁碎曼德拉草的方法,而是如何生存下来。而我相信你们四位可以教给他们这些。”

金斯莱沉默下来,看向他们所有人。

哈利不知该作何感想。他并不喜欢回去学校的点子,可他明白金斯莱的想法。作为D.A的成员教导学生们如何保护自己很重要,而且绝对比他过去两个月所做的所有事都要重要。

他看向罗恩和赫敏,他们看起来就和他一样不知所措又犹豫不决。

“我们能得到多少宽待?”金妮问到。

麦格教授抿起嘴来:“没有太多,韦斯莱小姐,”她说,“你们仍然需要遵守规定,完成作业,并且参加考试。但是我了解你们可能会想要有些更多姿多彩的活动,老天知道你们已经证明了自己是值得的。因此,你们还将是完全的凤凰社成员,并有权在任何需要的时候离开学校去协助社里的行动。没有人会强迫你们去学校,但是我希望,除了绝对必要的时候你们都能够待在那里。”

赫敏咬着她的嘴唇,看起来很是矛盾:“但是,如果我们在学校…想知道都发生了些什么不是就不那么容易了么?”

“就像金斯莱说过的,格兰杰小姐,你会和现在一样出席凤凰社的会议。你会知道所有正在发生的事,我向你保证,”麦格教授说到,“如果你觉得自己的才能被浪费了,你随时都有权离开学校回到社里来。但是我支持你们留下。你们过去几年的很多胜利都很侥幸,而这在面对伏地魔新威胁的时候恐怕并不够。你们要尽你们所能的精通尽可能多的魔法。”

一时之间他们四个人保持着沉默,思考着,仍然试着去理解回去的这个概念。

“再说一点,”麦格突然说道,“隆巴顿先生和洛夫古德小姐已经赞同了回去。他们几乎是热切地想要教导学生们保护自己,而且认为那儿才是他们能保护学生们的地方。”

又过了那么一会儿他们站了起来。“我们能考虑一段时间么?”赫敏试探地问到。

麦格简短地点点头:“确保我在这周之内知道你们的答案。”她起身离开,抚平她易皱的麻瓜裙子。她的眼睛扫过梅林,后者一直都安静的坐在桌边。

“我们也同样欢迎你,艾莫瑞斯先生。”

马汀震惊的抬头看着她,睁大了眼睛。

“我——我么?”他结结巴巴的说。

“是的,你,”麦格生硬的回答,“我想你没有接受过正规的魔法教育吧?”

马汀几次张开嘴又合上,看起来就像一条离了水的鱼。哈利发疯一般地想要大笑。

“呃,没…没有,我没有,”他说到,看起来依然目瞪口呆的,“但是,我不会…我不会年纪太大了一点么?”

麦格教授几乎笑了:“那是他们这么多年来一直拿来形容我的,艾莫瑞斯先生。”

马汀看向似乎很开心的金斯莱。

“我是那个提出建议的人,艾莫瑞斯先生,”他说到,“我毫不怀疑你有强大的魔法。”

“那为什么送我去霍格沃茨?”马汀皱着眉问到。

金斯莱和麦格交换了一个眼神。

“我承认,我们并不只是为了你好才提出来的,”金斯莱回答到,“你非常善于战斗,你了解古教魔法…我们认为你会是进入学校协助进行保护的一个完美人选。我们不能让傲罗们在走廊中巡逻,这只会让孩子们恐慌,让他们分心。你能够给我们极大的帮助。”

马汀的眼睛甚至又瞪的更大了,让他看起来显得特别的笨拙:“你想要我去当学生们的保镖?”

“我希望能有个更好的词,”金斯莱轻笑着说,“当然,你和其他人一样自由,甚至比他们更加自由,因为我们或许会更频繁的需要你的专业知识。你怎么想?”

马汀再一次环视着每个人,仍然看起来有点木呆呆的。

“去吧,亲爱的,”韦斯莱夫人第一次出声说到,“你甚至会喜欢上它的。我确定你会是一个无与伦比的霍格沃茨学生。”

有那么一个瞬间,马汀的表情看起来就像是因为什么隐藏的笑话而想要笑出来那样。他再一次环视房间,就像在找一条逃出去的路。

他叹口气,接着直直的看向哈利:“如果他们去的话,我就去。”最终,他说到,听起来就像极为想要为什么事情而大笑一番的感觉。

“太好了,”麦格直率的说,“记着,这周之内让猫头鹰给我回信。祝你们大家日安。”

她大步走出厨房,留下几个盯着她背影的不知所措的年轻人。

全程都看的饶有兴趣的莱姆斯看到哈利的表情笑了出来:“麦格教授真的很懂怎么让别人震惊

你看起来就和你父亲当年一样,当时他被麦格教授告知自己被选为了男学生会长。”

哈利笑起来,感觉稍微轻松了一点。他依然一个劲的想着,并示意罗恩,赫敏和马汀跟着他离开厨房,他们跟了上来。有那么一刻,金妮看起来很受伤,而哈利感到自己的心沉了下去。他痛恨把她排除在外,尤其是在发生了过去一年的那些事之后。但是他不能让她卷进来,他不能冒这个险。

他该怎么办?

——————————————

梅林微微眩晕地跟着哈利走出厨房。回去霍格沃茨?这是第几次了?他的第八次,还是第九次?

再次成为一个学生的想法引人发笑。他以前那么做只是因为在那个世纪里实在是太无聊了,需要有些能分散精力的事情。但是现在回去?在这一团迷雾当中?

“你们都怎么想?”

“我觉得这是有病!”罗恩说到,“怎么能在有这么多事乱成一团的时候回去呢?”

“是没错,但我们的确需要受教育,”赫敏说着,咬住了嘴唇,“如果我们要打败他的话就需要知道尽可能多的魔法。这和去年不一样,去年我们有一个目标。这次我们不知道我们在对抗什么,而直到我们知道为止都没有什么能做到的事。或许我们应该利用我们的时间做一些有用的事,学习我们能学的,并教给其他人。”

“我真不敢相信,赫敏!”罗恩看起来难以置信,“你真的这么爱学校嘛?我们怎么能在发生了那么多事情之后回去呢?我们正处在一场见鬼的战争里!”

“而我们实际上并没有进行多少战斗,”哈利安静的说,“或许这样的话我们能有些事情做,做些能产生影响的事。如果外面的情况变得太糟糕而他们需要我们的话,我们随时都可以离开。但是现在…”

罗恩把他难以置信的表情转向了哈利。但在他开口之前赫敏就打断了他。
“我们或许能找到更多关于古教的东西。我们可以再调查一次图书馆,找出任何有用的东西来。”

“赫敏,我们上次没找到任何真正有用的东西不是么?”罗恩说到。

赫敏摇摇她的头:“我们发现创始人们或许用过某种形式的古教魔法。霍格沃茨是他们建造的城堡,完全由他们建造。我们或许能在那儿找到些有用的,关于他们做了什么的内容可以帮到我们,一些强有力的魔法。谁知道呢?或许还有更多的密室在等着我们去发现。或许创始人们拥有的知识做为他们的遗产留了下来——在他们的学校里。没人知道我们能找到什么!”

罗恩依然满脸怀疑,但哈利看上去若有所思。

“你怎么想的?”罗恩问梅林。

梅林想了一会儿:“我觉得我们应该去。那儿有些什么在告诉我那里才是我们该去的地方,一些我无法解释的东西,这感觉已经有几个星期了。”

这是真的,甚至在战斗之后他们离开之前他就感觉到了。他感到在那个城堡里的什么东西会帮到他们。他不知道是什么,但这是一个强有力的直觉,而梅林一直都听从自己的直觉。

哈利看向他:“我也这么觉得。就像是不知怎么的,我们注定了要在那里。”

罗恩翻了个白眼:“你该不会是认真那么想吧?拜托,哈利!这太可笑了!”

哈利看起来依然在深思 :“大概吧,但或许那就是为什么我们应该回去。我们以为来了这里就能帮到忙,但是我们实际上什么都没干。或许在霍格沃茨,我们终于能做点有用的事。”

一时间他们面面相觑。赫敏打破了沉默。

“让我们好好想想好么?我们不想匆忙做出决定。”

他们都赞同。

梅林回到了他的记忆当中。霍格沃茨…创始人们…他们是否在城堡里藏了什么?

看起来它们或许很快就要被找出来了。

~~本章完~~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