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odencat

【Merlin Xover HP】古代遗物 第8章【旧文搬运】

原作:TeenMuggle

翻译:woodencat

原文地址:http://www.fanfiction.net/s/8350179/1/Ancient-Relics

————————

第八章 总部


———————

波特加入秘密抵抗运动

预言家日报现在独家披露,现年17岁,来自萨里郡小惠金区的哈利·波特已经正式的加入了凤凰社。外界相信,这个绝密组织是在上次大战期间由阿不思·邓布利多所创立,并在三年前三强争霸赛那起悲剧之后进行了改革。这个组织致力于清除食死徒对社会的威胁并最终击败那些威胁着我们的势力。他们的秘密总部据传位于伦敦的某处,他们曾一直和食死徒的镇压及恐怖策略做着斗争。

这样一个组织到底是怎样建立的至今还不为人所知,但是无法否认,在傲罗们已经无法保护他们的国家时,这个组织在推翻食死徒对魔法部的统治上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人们相信波特早先就已经和这个团体有所关联,但他在凤凰社内部的地位和权利还不可知。

在最近发生于霍格沃茨魔法学校的战斗之后,这个团体再一次浮出水面,他们从未停止过将英国魔法界的人们从迫害中解救出来的努力。

但是,依然还有着很多的谜团。根据我们在霍格沃茨内部的消息来源,你们的预言家日报通讯员相信那个不能提名字的人毫发无损的逃离了战场,而且还提到了一个黑暗的计划。可是,尽管据传是凤凰社的一员,临时部长沙克尔却拒绝向公众披露这一信息。为什么这一信息没有进入公众的视线?凤凰社在隐藏什么?

另外,关于那位最近被称为‘头号不良分子’的年轻的波特先生也还留有很多疑问。在过去一年的在逃期间他做了什么?他是在为抵抗组织争取支持么?在为打败黑魔王而努力么?或者他只是在逃命?

尽管巫师界正在呼吁要有一个解释,可目前我们还没有收到任何答复。波特先生近期备受争议的古灵阁闯入事件因为妖精们一直要其血债血偿的要求而在他的前支持者中激起了不安的波澜。波特先生依然拒绝回答任何来自媒体或是那些忧心忡忡的家庭的问题,他们希望确保他会打败那个谋杀了他们爱人的人。

现在,在加入了这个备受争议的满是秘密的组织之后,波特又打算做什么?

临时部长沙克尔已经要求媒体不要对波特先生进行询问,但是考虑到沙克尔先生自身和这个处在阴影中的组织的联系,问题或许该指向他真正忠诚的归属。

-~-

魔法部长是否应该首先和一个秘密社团而不是他自己的政府结盟?他那把傲罗和来自凤凰社志愿者合并的想法是个好计划么?请在第2和第3页看我们为您呈现。

波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他是救世之星么?我们是否该把命运托付给一个这么年轻的人?请看我们在第4,5,6页上的观点。

-~-

接下来的新闻:更多的关注古灵阁逃跑的飞龙,它到底藏在哪里?

———————————

梅林坐回了他格里莫广场桌子前的椅子上,把报纸扔到一边。看来媒体一直都是堕落又偏颇,不管是哪个媒体都一样。

哈利现在不需要这个,没有预言家日报散播的这些谣言他也已经有足够的事烦心了。他们到底是怎么找出这么多消息的?

梅林满怀兴趣的环视着厨房,仍旧有些无法相信他是在凤凰社的总部里面。它看起来不伦不类而且还相当的破旧,虽然韦斯莱夫人向他保证说在克利切——那个小精灵——开始重拾起过去的自尊和骄傲之前这里还要更加的糟糕。

现在还是清晨,厨房里空无一人。不过这状况持续不了多久,这几天总部里人满为患。梅林和哈利,罗恩,纳威(他现在跟随他的朋友们一起成为了正式的凤凰社成员)还有比尔·韦斯莱挤在一个房间里。

他们在几周前来到这里,到现在为止都没什么事可做,除了偶尔帮帮忙,和傲罗一起在魔法部以及其他重要建筑周边做做巡逻。傲罗们到现在还是对和凤凰社一起工作有些不太确定。

到目前为止,这个绝密组织的绝密本部比梅林所能想象的还要无聊。

金斯莱只是偶尔会顺道过来,努力表现的像是个魔法部和凤凰社的联络人。可以很明显的看出来,他都已经忙的脚不沾地了。几个食死徒的撤换依然在进行,还有很多食死徒仍然在社会上活动,而且这证明了想把他们全部拿下困难重重。更为雪上加霜的是,有大批不是食死徒却曾经支持过食死徒政权的普通女巫和巫师们存在。这些人中,到底哪些是出于恶意以及纯血至上的思想而行动,又有哪些曾默默的反对过它?金斯莱仍然在努力解决这个问题以及很多其他食死徒们留下来的问题,同时还要对抗那些反对他的人,巩固他自己的地位。

梅林很欣慰他不是个政客。就连在甘美洛的时候他也没过多的涉及过政治。当然了,亚瑟经常询问他的意见,但一直以来,他才是那个做决定的人。亚瑟会把他的智慧(至少是偶尔会出现的智慧)考虑进去,但是政治一直都是他的领域,梅林只不过是和以往一样支持并保护他,提供他真实而坦率的意见。

梅林试着不要回想起那时的事情,一直盯着一个已经逝去且永远无法再回来的世界又有什么意义呢?但是,他依然在过去的每一天里都在想他们。

一个患有愚蠢思乡病的老人。

一个声音在楼梯上响起,然后韦斯莱夫人闯入了视线。看到他在那里她惊讶的停住了脚步。

“哦!我没想到已经有人起来了!”

“我是个早起的人。”梅林和她说。他在甘美洛的时候养成了这个习惯,那时候他必须要早起叫醒亚瑟还要去厨房帮他准备早餐。和亚瑟喜欢告诉别人的不同,他准时的时候比迟到的次数要多的多。

韦斯莱夫人点点头,走向碗柜,开始从里面随意的拉出一些罐子和平底锅。

“真可惜他们其他人不像这样。实际上我早上不得不把罗恩从床上拽起来。”

梅林笑了,他可以轻松想象到那个场景。

韦斯莱夫人下楼去了储藏室,过了一会儿她又回来了,用她的魔杖指挥着一些在面前漂浮着的食材。她挥动了一下魔杖把东西放在厨房的料理台上。当她经过梅林坐着的桌边时停顿了一下,她的双眼瞄着那份被梅林扔到一边的报纸。

“满是惯常的谎言,是不是?”她懒洋洋的问。

梅林扮了个苦脸:“差不多吧。”

她叹了口气,走到炉子前面开始用魔杖指挥着做早饭:“我告诉金斯莱他应该试着让他们停手。哈利和其他人现在需要的可不是更多的谎言和阴谋。”

“我觉得他是不想让这看起来像是他在审查他们,”梅林说到,“如果公众认为他们无法得到那些他们迫切寻求的信息的话,他们只会更加的恐慌。”

韦斯莱夫人摇摇头:“他们已经够恐慌的了。这只会让他们开始编出些自己的恐怖故事来。再说了,他还没告诉他们关于魂器的事呢。他觉得他们还没为这些信息做好准备,所以为什么不确保他们不会编出些更糟糕的故事来呢?”

梅林叹口气:“那是斯克林杰曾试着做过的。他想要掩饰一切,而福吉想要否认一切。我想他是想让人们觉得他们最终得到了真相。”

“那为什么不告诉他们魂器的事?为什么不告诉他们一切?”韦斯莱夫人嘟囔着。

梅林重重的出了口气:“无论他做什么,当一切最终浮出水面的时候他都会被非难。这对我来讲太过政治化了。”

韦斯莱夫人灰暗的点点头。她继续在厨房里忙着,看似漫无目的的挥舞着魔杖把早餐聚集起来。楼上的声响越来越大,突然出现了一声痛苦的尖叫。

韦斯莱夫人看了一眼天花板:“好吧,骑兵们醒过来了。”

“韦斯莱夫人,让我帮忙吧。”梅林说着站起身来,他看到她正在跟餐具们做着搏斗。

“不用,亲爱的。”韦斯莱夫人说,但是梅林坚决的从她手里把餐具拿了过来。

“我想要帮忙。”他笑道。

她感激的回了一个微笑,然后回去准备早饭,让梅林准备桌子。他仍然无法相信这个女人和杀死贝拉特里克斯的是同一人,那么充满同情和慈爱。他相当的钦佩她,她有时让他想起自己的母亲。

门突然被打开,几个韦斯莱,哈利和赫敏进到了屋子里,刺耳的大笑并争辩着。

“这不好笑,乔治!”珀西警告着。梅林突然注意到他的鼻子看起来非常的红。

同时乔治笑得更加弯下腰来:“行了,珀西,兄弟之间一个咬鼻子的茶杯算的了什么呢,啊?”

珀西在桌边坐下,看起来仍然很生气,战战兢兢的碰着他的鼻子。

房间很快被那整个家庭还有纳威和卢娜所充满,他们看起来情绪不错,都在尽情的笑着。

韦斯莱夫人挥动魔杖把整盘的烤面包,培根,鸡蛋,香肠和麦片送到厨房的桌上,迅速的摆放好。

韦斯莱先生在再次起身之前就只咬了两口面包:“我必须要早点到魔法部。金斯莱想要和我谈谈。”

桌边的气氛被稍稍的压抑了下来。

“是什么事?”乔治问到。

“我不知道。”韦斯莱先生心不在焉的说,在袍子外面套上了一件外套。

“有什么我们能做的么?”金妮问到。

韦斯莱先生环视着他们所有人,他们正竖着耳朵听他说的每一个字。

“今天没有。”他最终说到。

那些片刻之前还在笑着的脸庞突然就沉了下来。

“要是什么都不做的话加入凤凰社又有什么意义呢?”罗恩暴躁的问到。

“不过,今天会有一个会议,”韦斯莱夫人愉快的说到,在桌边坐了下来,“到时候你们就能得到更多消息了。”

听到这个消息桌边的脸庞都稍微高兴了一点,但是哈利却依然看上去不高兴。梅林知道是什么原因,他以为进了凤凰社就能够和伏地魔战斗了,但实际上他却比以前做的事还要少。

目前为止,金斯莱还没有提起过更多关于魔法部中古教魔法的调查结果,声称他在得到确实的证据之前不会揭露任何事,哈利,罗恩和赫敏对这个不太高兴。梅林觉得他们希望能待在霍格沃茨继续他们自己的研究。

他们继续吃着饭,有些压抑。之前愉快的气氛已经消失不见了。现在魔法部处在金斯莱的领导之下,而且傲罗也站在了他们这边,这让凤凰社能做的事情更少了。而且现在这个房子已经被那个小精灵从头到脚都洗刷了一遍,这里甚至都没有什么扫除可以做了。梅林有时候能听到罗恩在对哈利抱怨着,说他应该把正在帮助傲罗们整修城堡的克利切召唤过来,这样他们就可以烦烦他,然后消磨点时间。

梅林给自己倒了杯茶,悠闲的啜饮着,思考着。他该怎么做?哈利必须要做这个,他是那个最终必须要打败伏地魔的人,就像曾经那个人是亚瑟而且只有亚瑟才能统一阿尔比恩王国。他的每一个细胞都相信着这一点——梅林只是来引导的。但是当他自己都不知道哪边是正确方向的时候他又怎么能引导哈利呢?

他仍然无法摆脱徘徊在脑海中的怀疑,他始终觉得有什么东西在霍格沃茨里。一些重要的东西。

韦斯莱夫人看向他,当看到他喝茶的时候眉头皱了起来。

“你什么都不吃么,亲爱的?”

梅林从他的思绪中被拉了回来。

“不,我并不饿。”他真的不饿,他已经早就被其他事情填满了。

她的眉头皱的更深了:“你真的需要吃点什么。你实在太瘦了,我们需要让你胖起来。”

梅林听到这个稍稍有些警觉,尤其是当他看到哈利正在桌子对面冲他得意的笑着,几乎是在说‘现在轮到你了’。

“呃,不了,谢谢,韦斯莱夫人,”他说到,“别担心,我一直都很瘦。我妈妈以前也一直这么说。”

她看起来并没有被说服,然后把一叠吐司推到他面前。

“真的,韦斯莱夫人,”他说到,注意到现在每个人都在盯着他,被他的窘境逗乐了,“我很好。我已经习惯了少吃,我小的时候家里一直没有什么钱。”更像是没有钱,他对自己说到。在伊尔多,鸡和成袋的面粉就是一个乡间村落的货币。他在去甘美洛之前甚至都从没拿到过硬币。

“什么,以前很穷?”罗恩怀疑的问到,看向他的衣服。梅林意识到他的衣服是一个很贵的麻瓜品牌。好吧,他觉得或许他应该偶尔奖励一下自己,尤其是在他的青年时代都衣衫褴褛之后。而且在攒钱攒了一千三百年的现在,他也不再缺钱了。

“罗恩!”赫敏不赞同的嘶嘶说到。

“不,没事儿,”梅林说到,被逗乐了,“我们没有‘那么’穷。我们只是——好吧,我们有过困难的时候。”是啊,他想到。一个破败村庄里的一间破旧的小棚子,在冬天里要和牲畜们挤在一起,直到十四岁才有了一双自己的鞋,自己种的庄稼只够将将糊口…。罗恩很幸运。至少他有自己的房间,有衣服和鞋,还有很多食物…

梅林从没觉得他在童年时受了什么委屈,或许他拥有的不多——他唯一拥有的玩具就是他和威尔从地上捡来的东西——但是他那时很幸福。他有一个相亲相爱的家庭。罗恩也同样幸运,他有一个温暖而充满爱的家。梅林曾经观察过罗恩在霍格沃茨前几年的生活,他曾经害怕罗恩会只看到他希望拥有的而忽视了他已经拥有的东西。

“好吧,我肯定你母亲不想让你现在饿着自己。”韦斯莱夫人坚决的说着,脸上的表情软化了一点,同时她把吐司又往他那边推了推。

梅林叹了口气,屈服了,抓了两片面包。这个女人比他妈妈和盖尤斯加起来还要糟糕。

他吃吐司的时候弗雷德冲他得意的笑着。梅林没理他。

笑声迅速回到了饭桌上。梅林看着他们,非常高兴他们身处如此的黑暗之中依然能够大笑并给自己找些乐子。

———————————————

几乎没什么变化的日子又过去了几周。现在距离那场战斗已经过了几乎两个月了,梅林已经无聊疯了,而他知道哈利,赫敏和罗恩也是一样。食死徒们安静的奇怪。金斯莱和魔法部进行过搜查,但是那些逃过了魔法部抓捕的人避开了所有企图抓住他们的努力。

伏地魔依然逍遥法外,而且他正在增加他的力量。在霍格沃茨战斗之后零零散散的食死徒攻击正在变得越来越有计划,目标直指魔法部高层人士的家,试图播散恐惧和恐慌。看起来他们正在打游击战,出击迅速,而每次凤凰社(包括哈利)出现,准备还击的时候,他们都已经早就跑了。

那些攻击充满恶意,梅林怀疑如果不是有金斯莱在,整个巫师世界都已经陷入了恐慌。他镇定自若的表现安抚了很多恐慌的市民,就连那些批评他的人都开始欢迎他了。他已经在几周前正式被威森加摩任命为魔法部长,现在人们希望他能领导他们。尽管依然有些人并不信任他。作为一个秘密团体的一员同时又试着运转整个国家让很多人相当焦虑。他们在置疑他的动机。

他甚至都很少过来,全神贯注于改善魔法部的现状。每次他来到格里莫广场,哈利都满怀希望的跑过去。但是每一次,金斯莱都伤心的摇摇头然后说:“什么都没找到。”

在两个月的搜寻之后依然什么都没有。很显然在魔法部的记录里根本没有一丁点关于古教的内容。梅林并不觉得惊讶,多年以来他自己抹去了很多的记录,他知道古教进入休眠是有原因的,而它的知识不能落入敌人的手中。当时机来到它的知识将会重返大地。

但那指的是现在么?梅林每天躺在格里莫广场他的床上无法入睡时已经一遍又一遍的想过这个问题。他们在寻找那些知识,而他是否该给予他们?

但每一次他都得出相同的结论——不。他不确定他是怎么知道的,但这就和他几个世纪以来知道自己不能进行干涉是一样的。古教在他体内运作,让他知道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他强迫自己保有信心,但这很困难。

他从一开始就是古教的一个走卒,它让他活着,永远年轻,度过了一年又一年。它曾强迫他目睹世上那巨大的邪恶,让他知道自己的无能为力。他曾多次的怨恨它,不再愿意像这样生活,愤恨于古教这样对待他。它要把他逼疯了,让他觉得自己将就这样度过他的人生,不断的履行它的律法,遵守它的道路,没有一点自己的自由意愿。

他认真的考虑着要告诉哈利,罗恩和赫敏他是谁,还有所有他知道的关于古教的事,但他总是在要付诸实施的时候退缩回去。他感到有一种力量在强力的反对着,而他已经决定要跟随他的直觉,无论有多么困难。

但若只是让他保守身份的秘密,古教又为什么要把他推进这场战争?它永无止境的阻挠着他。但是,他提醒自己,这是哈利的战斗,是哈利一个人的战斗。

但是依然,他想要做点什么,而不是坐在格里莫广场里。他曾经问过金斯莱他能不能帮忙,但总是被礼貌的漠视掉,并被要求待在这里。

所以,他照做了,但他的本能在告诉他他不该待在这里。伏地魔在计划着什么,一个非常大的计划,而梅林知道待在这个地方没办法帮助他找到答案。

更糟糕的是,那条龙依然下落不明,让查理·韦斯莱都要精神错乱了。没有人知道它是怎么能长久逃过追捕的。梅林想祝它好运,它已经被困了太久了理应得到一些自由。它还没有攻击过任何人,从逃跑以来还没有被任何人看到过。梅林想过要不要试着控制它,但他在现代的龙上鲜少能够成功,它们和古代的龙截然不同。但是他告诉自己,如果事情变得糟糕起来,他不论如何都要试试。

现在,他们都坐在格里莫广场的客厅里。韦斯莱夫人坐在壁炉旁的扶手椅上监督着那件正在自己编织的套头衫。年长的韦斯莱男孩们和金妮正在玩噼啪爆炸牌。罗恩和韦斯莱先生在下巫师棋,哈利在一边无聊的看着。弗雷德和乔治把头凑在一起坐在那儿整理着他们笑话商店的邮购订单表格。纳威和卢娜——梅林在过去的几周里开始真的喜欢上她了——回家去看望他们的家人了。赫敏就和预想的一样正在读一本书( 《远古形式的魔法》—阿洛伊修斯·坦帕斯著 )。而梅林正在检查布莱克家的壁毯。

很明显它追朔到了很久以前。有一些最开始的名字都很难辨认了,但他还是觉得一样有趣。时不时的会有一个名字引起他的注意,一个他能认出来的名字。有些非常的声名狼藉,著名的反对麻瓜权益的纯血主义者,但也有些回想起来很愉快的。有些名字的主人曾和梅林一起上过霍格沃茨,而他记得他们有些人非常让人喜欢。

比如说艾杜拉多斯·莱米特·布莱克,梅林曾经和他在同一间寝室里共同生活了七年,而且他们相处的相当好。他很能引人大笑。不幸的是,现在他的名字变成了西格纳斯·布莱克一世和阿克图勒斯·布莱克一世之间的一块黑色的印记,而那两个人梅林都不怎么喜欢。

斯莱特林学院总是有不好的名声,但是梅林一直以来都发现这其实相当不公平。他了解萨拉查·斯莱特林,不像对其他人了解的那么深,可也相当了解。他是一个非常精明又狡猾的男人,但并不是完全让人不快——不过是一个被人误解为冷漠的不善长社交的人。他的纯血统政策并没有人们认为的那么极端。的确,他厌恶麻瓜们,而且他也不相信麻瓜出身的人,但若是你的整个家庭包括你五岁大的妹妹都被麻瓜宗教极端分子烧死在木桩上你又会怎样呢?

他反对麻瓜出身的人进入学校的最主要原因并不是血统的‘纯正’,而是他觉得他们或许会被他们的麻瓜家人影响从而背叛学校并反对巫师们。尽管采用了一种扭曲的方式,可他的确是在保护学校。

还有那整起密室事件。那并不是为了根除麻瓜出身的人,而是一个对麻瓜出身者的警告,警告他们背叛学校的后果。他当然不是个圣徒,但也绝不像传闻中那么坏。当然了,所有其他的纯血统极端分子把当成是他们扭曲信仰的一个象征性的领袖,这真的让梅林很生气。如果密室是为了根除麻瓜出身的人,那为什么他会告诉其他人?那个密室本该是众所周知的,为了警告而建却不告诉任何人有什么意义?

当然了其他的创始人们发现以后都很惊骇,然后把萨拉查赶出了学校。他们从来没有找到过那间密室,并努力把这事隐藏起来,这样就不会有麻瓜出身的人因为恐惧而不来霍格沃茨了。之后历史记录下了一个扭曲的真相。

梅林在斯莱特林学院有过很多朋友,和所有人所想的不同,他们并不是邪恶的混蛋。他真的很享受在那个学院的时光,尽管其他三个学院的成员马上就冷落他并不再相信他,而就在将将一个世纪之前他们还和蔼的欢迎他进入他们的学院。

他喜欢在每次去霍格沃茨的时候都换一个学院,他发现每个学院都有好有坏。他继续追寻着布莱克的家谱,认出了越来越多的名字。他笑了,他想起他甚至在魁地奇比赛里和他们中的几个做过对手。倒不是他变得有多精通体育运动,十二世纪的时候他还是像在七世纪的时候一样笨拙,但他很享受这种来自世俗生活的干扰。

他逐渐追寻到了现在,注意到那个烧焦的痕迹。他的手指追至那个被纳西莎和贝拉特里克斯夹在中间的名字。

“安多米达·唐克斯。”一个声音从他背后传来。哈利出现在那里,看起来已经放弃观看象棋比赛而过来站在他旁边。他看起来有些阴郁:“她嫁给一个麻瓜出身的人时被除名了。”

梅林理解的点点头:“我猜她是唐克斯的母亲吧?”

哈利点点头。唐克斯几天前已经从圣芒戈出院了,完全恢复了健康而且迫切的想要回去战斗,似乎对她曾离死亡有多么的近根本不屑一顾。她和莱姆斯以及他们的儿子一起窝在家里,在长久的待在医院之后用几天时间来重建彼此的联系。梅林还没有见到她。他没有和其他人一起去圣芒戈看她,因为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个闯入者。

哈利的眼睛扫到了纳西莎的名字,以及其余的马尔福家族。“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金斯莱说他们被安排进一个证人保护计划,”梅林回答他,“很显然伏地魔对纳西莎对他撒谎气愤之极。所以她和卢修斯带着他们的儿子逃去了魔法部。他们也在合作,给出了很多有价值的信息。他们拼了命也不想进阿兹卡班。”

“我想也是。”哈利喃喃到,他的双眼现在看向了一个烧痕边上的名字‘雷古勒斯·布莱克’。

梅林也看到了,他猜测那个被消去的名字一定是小天狼星。他从没有真正认识过小天狼星。在哈利出生之前,他从没有特别在意过波特家还有他们的熟人。而在哈利出生之后小天狼星进了阿兹卡班,然后逃跑了,接着被锁在了格里莫广场。他从没和他有过什么接触。但是从哈利的表现他能看出来哈利极度的想念他。

不过他什么也没说,他不想表现得他知道太多,再说了他也不想侵犯哈利的隐私。

“你父母死后是谁照顾你?”哈利突然问到。

梅林不得不想了一会儿,试着回忆他编的那个故事。

“我自己照看自己。那并不是太久以前的事而且我也已经足够大了。”他说。骗子,你的父母都死了超过一千年了!但他能感觉到这不是哈利想知道的答案。“不过我有一个导师,他的名字是盖尤斯。他照料我,教我一些东西…他对我就像是个父亲一样。”

哈利饶有兴趣的打量着他:“他现在在哪儿?”

梅林叹口气。无论过去了多少年,那痛苦都从未减轻过。“他死了。”

哈利的脸上露出了同情:“我很抱歉。”

“不必,”梅林说,“他年纪很大了,老到要不是他那么顽固我都开始觉得有一天他会就那么消失在空气里了,”他回忆的时候笑了出来,“他一生都在帮助别人和为世界做好事上度过。能够认识他我觉得很荣幸。而我不会对这件事一直忧郁又愁眉不展的。他不会喜欢的。为了他我也要继续前行下去。”

哈利对他微笑了一下,将视线从小天狼星的烧痕上移开,似乎陷入了深思。

梅林转身看向屋子里的其他人,意识到他整天都在无所事事。他应该采纳他自己的建议——做点什么而不是待在这哀叹世界的不公平。

房间中的气氛相当安逸,甚至可以说是放松的。已经有几天没有发生袭击,而梅林开始觉得有些怀疑了。伏地魔在计划什么?

几乎像算好了时机一样,一个大个头的银色动物跳进了房间里,引的韦斯莱夫人不由畏缩了一下。这是一个猞猁的守护神——金斯莱。它用他的声音说到:

“魔法部遇袭。神秘事务司。要求紧急增援。”

它消失了。

房间陷入片刻的宁静,接着每个人都站起身来,抽出了魔杖。

梅林也抽出自己的魔杖。看来他终于有些事可以做了。

~~本章完~~

————————————


【作者的话】关于布莱克家族谱的部分:我花了好~~长的时间来进行查找并整理那些名字什么的,而最后我大部分甚至都没用上。艾杜拉多斯·莱米特·布莱克(Eduardus Limette Black)出现在凤凰社电影当中,是壁毯上的一个烧痕。我自己造了一个他被烧掉的原因——他和梅林的友谊——既然不管是书上,电影上,还是Harry Potter wiki上都没有给出原因:)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