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odencat

【翻译】碗中之鱼(盖文/康纳)ch.8

作者:ConnorRK

配对:盖文·里德/康纳    汉克&康纳

警告:详细的暴力描写 强暴/非自愿性行为

原文地址:Fish in a Bowl

简介:当汉克受伤,有两周时间只能做案头工作的时候,康纳被迫和盖文一起调查异常仿生人的案件。

————————

第八章

他总是看到康纳,就像仓库里那些仿生人那样倒在地上,破碎,被打开,覆盖着蓝血。那个原本是康纳眼睛的空洞里显露出奇怪的内置排线和蓝色的零件。这景象让汉克感觉胆汁涌上喉咙,胸口空洞得可怕。

他当时确信他们已经太晚了,康纳已经不在了。他所知道的一切,就是模控生命或许都无法拯救康纳了,那念头就像是一只攥紧他心脏的拳头。当康纳冲他转过头并张开嘴的时候,汉克差点没当场犯心脏病,在意识到康纳是为了什么在保持神智的时候,混合着安慰与惊恐的情感淹没了汉克。

而在那之上最糟糕的,是康纳的声音,正祈求着里德停下来,是那其中的绝望,是对这类事情曾经发生过并且还会再次发生的听天由命。汉克已经做了他能做的去把康纳从那个异常仿生人手里救出来——剩下的就得靠模控生命了。但他绝对要让里德为他做过的事付出代价,那是他至少要为康纳做到的事。

 

“里德!”汉克怒吼着,里德吓了一跳,手里拿着一个泡沫塑料杯子从休息室里探出头来,白色的蒸汽正打着转从杯子里盘旋升起。

“你想要干嘛,安德——”

汉克没等他说完,将手臂后拉,然后一拳打向里德的鼻子,满意于手下骨折的触感。咖啡洒到地上,里德痛呼着捂住了脸,血迹顺着下巴流下来。有人在喊叫,然后叫喊声响彻分局引起了警觉。

一把抓住里德的衬衫,汉克把他拉向自己然后把拳头砸进里德的颧骨。打向皮肉的感觉远远不够满足,他把手臂往后拉去准备再来一拳,但是好多胳膊搂住了他的并限制了他的动作。他可以听到克里斯在他的耳边喊道:“你他妈在干什么,汉克!”

陈警官在里德能回击之前抓住了他,然后陈和克里斯合力将他们两个拉开,汉克就像是一只被绳子拴住可还是在往前扑去的狗。

“你他妈是有什么毛病,安德森!你喝醉了还是怎么的?”里德喊着,一只手捂着鼻子,另一只手攥成了拳头。

“放开我,克里斯,我要把这混球的屁股踢烂。”汉克怒号着。

“操你的安德森,你他妈敢打我。”里德喊着向前冲去。陈被往前拽去,然后她用力站住,死死地把他固定在原地。

“我的警局里发生什么了!”一个如雷的吼声响起,然后杰弗里冲进了这个被一小圈警官们围住的现场。他们在他身边像红海那样分开,杰弗里双手叉腰,上唇不悦地卷起。“安德森,里德,去我办公室,现在!”

克里斯依然把汉克的胳膊近乎掰到背后,汉克不耐烦地挣动着直到克里斯放松力道并放开了他。陈也是同样(尽管她很不情愿)。杰弗里等着他们两个跟上,在他们穿过警局的时候死死盯着他们两个。汉克想了一下要不要再给那混蛋加点装饰,但还是放弃了。他可以把这乐趣留到后面,在周围没人的时候,就像里德对康纳做的那样。

玻璃门在他们身后关上的那一瞬间,警官们困惑的低语消失了,杰弗里走到他的桌子后面坐下,开口到:“副队长,你最好是没喝醉,否则我不得不现在就开除你。关于这破事我之前是怎么跟你说的来着?”

“哦相信我杰弗里,我这会儿可想要保持清醒了,”汉克说着,瞪向里德,他正捏着自己仍然在流血的鼻子,“你为什么不问问这坨屎都对康纳做了什么,哈?”

在那满脸血迹之下,一抹愧疚在里德的脸上闪过,但是他说:“你到底在说什么?我什么都没对你那塑料宠物做!我上次看到它的时候,你正把它从那个发疯仿生人那里带出来。我应该因为你袭击我而起诉你!”

汉克把手伸进外套口袋,把康纳的记忆芯片拿了出来,举着它让里德能清楚地看到。他的眼神不像是认出了什么,只有困惑,直到他终于认出汉克拿的到底是什么。里德的脖子都红了,喉结因为吞咽而上下移动。

“没错,这就是我要说的。我看到你都做了什么,你这操蛋的混球。我什么都看到了。”汉克这么说到,尽管他是在说谎,可他并不认为自己必须要把康纳记忆里所有里德曾做过的事都看一遍。

杰弗里在记忆芯片,里德,还有汉克之间扫视。“这是什么?而且他到底在说什么,里德警探?”他冷静地发问,声音里是一种认命的容忍,就好像他正面对着两个孩子而不是两个成年人。

尽管满腔怨恨,可汉克耐心等着,等着听里德要怎么给自己开脱。汉克知道如果他想要让这成功得怎么办,而这让他有点受伤,但他必须得把这事做对。为了康纳。

“毫无头绪,队长,”里德说到,汉克不敢置信地响亮地哼了一声,里德瞪了他一眼,“而且不管你以为我做了什么,安德森,那都是你醉酒的幻觉。还是说你忘了它只是个仿生人?”

“哦,只是个仿生人,哈?”汉克辛辣地冷笑起来,“行吧,我知道了,我明白你的意思。康纳只是个机器,所以不论你对他做了什么都无所谓,不论是怎么对他还是他都无所谓,因为他不在乎。就算是在你们办案的时候,在一场该死的诱捕行动当中,是吧。”

汉克的话在办公室里留下了鸣响的寂静。杰弗里和里德都瞪大了眼睛看着他,然后,杰弗里的表情从惊讶变成了纯粹的,如雷般的愤怒。

“你做了什么?”杰弗里问到,柔和的语气掩饰着他看向里德时脸上的怒火,“你在进行调查的途中和一个仿生人发生性关系?”

“那只是个机器,它又不会在乎——”里德把手防御性地抬高,开口说道。

“我不在乎你是不是操了该死的打印机,里德!你是否真的在我们极为重要的行动当中,你本该当班,本该抓捕一个残忍的异常仿生人的时候,发生了性行为。”

这有些刺痛了汉克,在得知杰弗里优先考虑的是什么之后,但是汉克原本就不对杰弗里会在意康纳是否受到伤害抱有幻想。仿生人是机器,当然,杰弗里最终可能会开始看到汉克已经在康纳身上,在所有他们曾碰到的异常仿生人身上所看到的,但是现在那并非重点。只有一种方法能确保让杰弗里对里德做点什么。

里德无声地张开嘴再闭上,到最后他终于说到:“我们没有搞砸行动!我们知道那个仿生人最有可能出现的时间,而且它来的时候我们也准备好了。我们没有危及到案件,而且最后结果也很好!我们抓住了那个该死的家伙,不是么?”

“哦,你他妈别再说什么‘我们’了,”汉克再也无法忍受里德的胡言乱语,“那都是你,康纳只是无法反抗。”

“我们正在进行一个极为重要的任务,里德警探。”康纳曾这么说过,“我建议……我们不要在一次行动当中……继续这种行为。”他的声音如此破碎,仿佛他只是勉强才能将它们完整说出口。只是回想起来都足以让汉克把指甲掐进手掌,遏制着要再扁里德一顿的冲动。

杰弗里伸出手去,掌心向上示意着那个芯片。“让我们看看。”

汉克把它递过去,在杰弗里握住它的瞬间无比地想要把它一把抢回来。杰弗里把芯片插进终端边上的插槽,然后用一只手指示意汉克过去。

“里德,你不许动。”杰弗里说着往后靠去,好让汉克能够打开文件。

汉克的心脏在他打开视频资料文件夹并拉到最后的过程中跳的厉害。他知道自己必须给杰弗里看证据,但知道和做是截然不同的两件事。这是发生在康纳身上的事,而康纳不知道汉克已经知道了,而且现在还展示给了别人看。

但是汉克不能让里德逃掉这次,既然现在他已经知道了。否则里德会继续这样对待康纳,而且康纳就连他妈一个字都不会告诉别人。

视频打开了,汉克跳到最后,突然之间,里德的声音透过杰弗里终端的喇叭响彻办公室。

“别装得跟你不想要一样——你就是为了这个被造出来的。听从命令,吞下别人的老二,而且看起来你只精通这其中的一样。”

杰弗里的眉毛挑了起来,但是视线并没有离开屏幕。汉克瞥向里德,他脸上的红晕现在爬到了脖子上,嘴唇扭曲起来。从电脑里放出的污秽声音甚是响亮,汉克在听到康纳冷静绝望地要求里德停下时感到胃里狠狠地扭了起来。

终于,杰弗里关上了视频,退出芯片递回给汉克。他把手肘撑在桌子上,在下巴前面对起指尖,无比沉默地看着里德。然后,他深吸了一口气。

“里德警探,我不知道你当时以为自己在做什么,而且坦白地说,我也不想知道。我不知道是什么让你觉得那是一种可以被接受的行为。如果那个异常仿生人早到10分钟,你就已经死了,而我们则会失去那个异常仿生人老巢的线索,”杰弗里的音量随着他的话语稳步提升,直到如雷贯耳,“你还能坐在这儿,接受我对你的降职处分算是你走运。”

“什么?”汉克说到,于此同时里德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但是长官!”

“闭嘴,你们两个都是!”杰弗里说着一巴掌拍向桌子,“里德,从明天开始,我会让你和其他的警官们一起行动,你最好对我没现在就开了你心存感激。现在,滚出我的办公室。”

里德站起身,张着嘴瞪着他们。然后他闭上嘴视线转向汉克,怒气冲天。他看起来像是要说点什么,但最终放弃,冲了出去。

汉克在里德出去的瞬间转向杰弗里。“降职?杰弗里,他就该被踢到大街上去!他——”强暴了,汉克原本想说,但他知道这个词对杰弗里毫无意义,在涉及到仿生人的时候没有。这很烂也很疼,而且他双眼突然的刺痛让他觉得自己只有他妈的五岁。“他在一个关键行动里乱搞,而他们搞不好就都被杀了!”

“汉克,”杰弗里了然的眼神定住了汉克,“仿生人不是人类。我知道,你认为这是侵犯,但这不是。里德搞砸了,但他没有伤害到任何人,而且行动还是成功的。而且,多亏了你的仿生人,我们找到了那个异常仿生人并且不需要抓捕或是和它战斗。”

汉克猛地吸了口气。“哦,你是想说康纳无关紧要,然后又说他是这案子能成功的原因?”

“别这样,”杰弗里说着,长长地呼了口气,“不管怎么说,你那‘我恨仿生人’的部分怎么了?现在你想说一个仿生人是会被侵犯的。我的决定不会改变。里德已经受到了惩罚,别太过分了。我没有让你因为袭击警官而交出警徽算你走运,但是,既然是你让我注意到了这件事,我愿意网开一面,让你的违规文件夹里再添一笔。”

汉克没有觉得走运或是感激。他觉得像是个该死的失败者。他想要问福勒他怎么能坐在那儿听到康纳的祈求之后却无动于衷。他想要把警徽扔到福勒的脸上然后告诉他可以把汉克的违规文件夹爱扔哪儿扔哪儿。

但是他不能。因为一个仿生人马上就要穿过前门走进这里,而那如果还是同一个康纳的话,汉克绝对不会让他和里德独处哪怕是一秒钟。

“你在犯下一个错误,队长。”汉克勉强不要咆哮出来,嘴里突然间干得像沙漠。他需要喝一杯。

——

康纳的系统在初始化,各处理器逐渐苏醒,程序开启,然后他在一个模控生命的贮存单元中睁开了双眼,被熟悉的灰色墙壁包绕。

他的序列号#313 248 317 – 51

慰藉感流过他的系统。他轻易连接上了记忆文件,而它们并不像50号RK800的记忆那样遥远又陌生。他还记得被指派的案子,还有汉克,还有相扑,还有坐在黑暗中看电影的时候靠上副队长的身侧。他还记得就在康纳即将在黑暗中死去时汉克的声音就像是威士忌。

他记起了里德。

慰藉感黯淡并苦涩起来。他记起了一切。他没有死。他还是同一个康纳,在同一个躯体里。

这本不该有什么要紧的,他不过是个机器。这个躯体和其他的RK800模型没有任何区别,都有着同样的样貌和为了让他看起来更像人类而人为做出的瑕疵。里德所造成的损害早已得到了修复,没有什么能再将他和其他的RK800区别开来。

这本不该有什么要紧的,但是对失望情绪的模拟还是不管不顾地流窜过他的回路,就像是个坏掉的代码。

一个消息传来,是一个新案子,于是他急切地将那些思绪都塞到了处理器的最后面。就在康纳被修复的时候,在斯特拉德福德大厦发生了一些事。他调取了相关文件,并在走出模控生命纯白色的大厅,走进那辆已经在等他的出租车时阅读了报告。

他必须要找到汉克,而考虑到现在已是下午,警局将是开始寻找的最佳地点。这个时间再怎样汉克也该上班了。想到汉克让他的失望情绪减轻了一点。汉克不用为不得不和一个新的仿生人相处而烦恼了,而他们的调查也不会受到干扰。他看到了康纳战斗——看到康纳完成了他的任务。

他坐在车上的时候手指在抽动,他希望能有自己的硬币可以用来校准,但是里德把硬币拿走了。里德还活着么?菲斯克杀了他么?康纳可以搜索一下数据库来找出答案。能够有所准备总是更好的。最好是能够知道这是否会继续下去。

他没有。与此相对的,他把头向后靠去,开始对要如何感谢汉克及时找到了他进行预建。

当出租车停下之后,康纳下车走进了警局,穿过接待处旁边的自动门。汉克正坐在工位上,专注于自己的终端。就在康纳走过第一个桌子的时候,坐在那里的警官,米勒,抬头看了一眼然后说道:“嗨,康纳!”

一个框在HUD上跳了出来,吓到了康纳。这是一篇向小孩子科普为什么肥皂会起泡的文章,以及一组代表松蓝绿的十六进制代码。康纳的视线从那个信息框转向克里斯,然后又转向了汉克的工位。汉克的视线与康纳的相遇,已经准备起身。

他的社会关系程序迅速给出了推荐的问候,他随机选择了一个,试图掩饰自己的惊讶。“下午好,米勒警官。有什么我能帮忙的么?”

米勒站起来,用自己的胳膊友好地撞了下康纳的,脸上绽开了灿烂的笑容。“看起来不错,康纳。很高兴你回来了。我们最后找到你的时候,你看起来很糟。”

康纳眨眨眼,微微歪过头去。“谢谢,米勒警官。很抱歉给你们带去了麻烦。我原本应该在有机会的时候更快逮捕那个异常仿生人的。”

“他们是抓不完的,而且老天,你最后不还是阻止他了么。干得好,康纳。”摇了摇头,米勒又撞了下他的胳膊,然后坐了回去。没有更多的输入信息,那个信息框在片刻之后关闭了。

看起来,模控生命一定是在修理他的时候漏掉了一些菲斯克篡改过的东西。音频输入信号还是会激活他的分析响应,从数据库里随机拉取资料。这很让人困扰,但他只能之后再处理了。汉克已经从工位上走了出来,看到他让康纳放松了下来。

就在康纳准备往前走去时,他看到正在警局另一头和几个警官说话的柯林斯冲他挥了挥手。康纳看了下周围,发现并没有其他人,确定了那个挥手是冲着自己的,然后也挥了挥手。那几个警官里有人朝他竖起了大拇指,康纳礼貌地露出个微笑。

康纳又走过了几个桌子,他发现里德的工位是空着的。而当他终于在他们的桌子旁与汉克相见时,后者看起来既充满期待又似乎已经听天由命的样子。

“一切都还好么,副队长?今天每个人都表现得很奇怪。”康纳说着,细细研究着汉克的肢体语言。

汉克张嘴想要说什么,又闭上了,然后把一只手拍上了康纳的肩膀,那种紧绷感似乎被从他身上抽走了。“他们在担心你。”

杰克丹尼的威士忌——生物组件的蓝色。那些信息框这次没有惊吓到他。康纳靠向那只手,这和他倒在烧毁的电子商店地板上时曾捧着他脸颊的是同一只手。它的温暖和可靠的重量甚至穿透了康纳的外套。

“担心?担心什么?”康纳皱起眉头,试图分析米勒的行为。他看起来并不像是很担心的样子。

“康纳,我们找到你的时候你简直一团糟。我们还以为你已经死了,就是因为这个。”汉克的听起来有些奇怪,就好像他还话里有话,“关于那些愚蠢的特技我之前和你说什么来着?耶稣啊,你从来都不听,是不是?”

“并没有担心的必要,副队长。模控生命会把我的记忆放到另一台RK800里面再送过来给你。”实际上,他曾想要这个。曾期盼过这个。而现在,看着汉克的满脸皱纹和眼睛下面深深的黑眼圈,他再次为曾这么想而感到愧疚,并为这最终没有发生而松了口气。

他的话似乎并没有让汉克安心。“是啊,你是那么说过。但是——”汉克犹豫了,然后转移了话题,“给我你记忆芯片的密码真是干得漂亮。怎么,你有个程序预测到了你需要有人去打开它么?”

“情况并非如此,”康纳干巴巴地说,“这仅仅是对可能会发生的事的预防措施而已。我是受到了一个被菲斯克——那台RF700——拆卸的仿生人的启发。她将自己的系统拷贝到了芯片上,设置了密码并将其藏了起来,然后她清除了自己的记忆,这样菲斯克就无法得到他想找的东西了。”康纳不知道她是否已经被回收了,她曾经付出那么多努力来防止自己被报废,康纳想到这个感到了懊悔,“我被强迫探测了她的记忆,而那是一个……不愉快的经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加上最后这句。

“好吧,反应挺快,康纳。我,呃,那个,我很高兴你没事。”汉克说着,用力握了一下康纳的肩膀。

康纳不知道要拿突然在回路中鸣唱起来的温暖感觉怎么办,温度调节器在没有输入信息的情况下略微加速运转起来。“谢谢,副队长,”这还不足够,“感谢你找到了我。”他还有更多想说的,但是却不知道要怎么充分地表达出来,就算他一路过来的时候都在进行预建。他很感激在他想要汉克的时候,汉克出现在了那里,在康纳以为自己将会永远关机的时候。

汉克的脸红了起来,体温上升,他移开了视线。“当然,当然,别再说了。”他快速说到。

“另外,里德警探还好么?”康纳问,“我看他的座位空着。在我被带走的时候,他有…受伤么?”想到里德可能受了伤,或者更糟,让他的釱泵奇怪的脉动。

汉克摇了摇头,嘴唇扭成了一个不开心的笑容,然后他看到了康纳的视线。“别担心,你有一阵子不用看见他了。”

“那是为什么?”他问到,紧张感在胸中升起。他的一只手向下抚过衬衫,感觉着每个纽扣的突起,和那下面调节器规整的圆形。汉克的眼神追踪着他的动作,微微皱眉。康纳赶忙把手放下,就好像他被抓到在做什么不该做的事。“里德警探还好么?”他赶紧问到。

“他被降职了,回去做巡警了。我就只是揍了他一顿算他走运,相信我,要是有机会我绝对不止是揍他那么简单。”汉克伸展开他的手指然后又攥成了拳头,视线凝固在其他什么地方。

康纳突然警觉起来,他无法控制自己声音中的急迫和担忧。“你为什么要打他?如果是因为他让菲斯克带走我的话,他当时并没有选择。如果他不那么做,那个仿生人会把我们两个都打死,而我是可被替换的。”

“康纳,别说那种话,”汉克突然咆哮起来,康纳被他的怒火,还有他投向地面的怒视吓了一跳,“你不是——听着,我晚点再把全部的事情告诉你。就只是——你不用再担心那混球了。你又回来和我这个老混球一起了。”汉克是声音软了下来,透着疲惫,他的视线向上遇到了康纳的,就好像他在试图在对话之外进行更多的交流。

“你不该那么做的,副队长。你可能会被停职甚至是开除。”康纳对自己话语里的热度吃了一惊。汉克不能让自己身陷麻烦当中,不能是因为像康纳这样的物件。汉克需要专注在DPD上好让自己活下去。

“康纳,那都无所谓。他活该的,而且我也还在这儿。”汉克说到,他的手终于从康纳的肩膀上放了下去。康纳想要汉克再把手放回去,想要那迅速流失的温暖的安全感。

不用见到里德的想法感觉很奇特。他胸口的紧绷感减轻了,而且他感觉自己的嘴角不自觉地翘了起来。他的伺服器躁动不安的持续嗡鸣,就好像他应该要用自己胳膊做点什么,但是他的系统又无法找出到底是应该做什么。

“我们又有了另一件案子。斯塔拉德福德大厦今天早些时候被一伙身份不明的异常仿生人渗透了。没有人员伤亡,但是我们被叫去进行调查。”康纳说到,试图把注意力转移开来。

汉克高深莫测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点了点头。“好吧,那咱们走吧。”他转身从桌子上把钥匙和另外几样东西拿上,装到口袋里,然后把什么东西向康纳的方向递了过去。

康纳伸出手去,然后一个硬币落到了手上。他扫描了它,在信息出现在HUD上之前就已经知道这是什么了。他把拇指滑到硬币的下面,将其在指节间流畅地翻滚。

他张开嘴,想要表示他的感谢,但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他的喉咙紧得奇怪。汉克在对他微笑,眼神很是温柔。

——

那个异常仿生人在喷涌而出的釱液中把康纳的脉搏调节器拽出来扔到了房间的另一头。然后它用一把刀穿透康纳的手掌把他钉死在茶水间的台子上并离开。康纳在里德压在他身上的记忆淹没处理器的时候僵直了40秒。

“肮脏的异常。”

“你被操翻的样子看起来太棒了。真他妈的辣透了。”

“他们的汗臭味,他们污秽的言语。”

他把刀子从手上拔掉,然后爬向调节器,喘息着把它塞了回去。

然后他冲出走廊,追向那个异常仿生人,后者已经马上就要到电梯了。它看到康纳追上来,向边上的那个警官伸出手去,伸向他的枪。

汉克就在走廊上,汉克和另外六个人,他们都无法及时作出反应。

//扌呆护汉克//

康纳抓过身旁FBI探员的手枪将一发子弹送入那个异常仿生人体内,正中两眼之间。

然后又一发。

然后又一发。

它在康纳能再开枪之前就倒下了,但是康纳的手指还紧紧地扣在扳机上。他的伺服器极为紧张,他不得不重复发出了数次放下手臂的指令才最终得以执行。

“打得好康纳。”汉克的脸上有种类似惊讶的表情。

康纳让他的社会关系程序接管进行着自动回复,但是他感觉自己的后背依然靠在档案室的终端上。档案室的天花板上有400块瓷砖,摄像头上有红色的灯光闪烁。

——

“太美妙了。模控生命拯救人类的最后机会,本身就是个异常仿生人。”卡姆斯基的声音是由碳原子以四面体形式组成的透明水晶,十六进制代码#ffffff——纯白色。

“我,”康纳开口,处理器有所延迟,“我不是异常仿生人。”

“你这肮脏的异常。”

卡姆斯基在说话,但是康纳几乎无法透过他的处理器执意播放的音频文件听清楚他在说什么。他无法关掉它们。

汉克坚定地握住康纳肩膀的手清除了那些音频故障,并让康纳得以在汉克拉他转身并把他从卡姆斯基面前拉开时跟上动作。

卡姆斯基谜语般的话让康纳在门口短暂停下了脚步,但接着,他就跟着汉克走了出去,处理器飞速运转。他没有向克洛伊开枪而他完全不知道是为什么。他开枪打了那个斯特拉特福德大厦的异常仿生人,他打了它三次,他根本不想停下来。

如果汉克要求康纳让其他人对他开枪,他会如此优雅地跪下去吃枪子么?

汉克不会问的。汉克不需要问。

“你为什么没开枪?”汉克在卡姆斯基房子前面放慢了脚步。雪花温柔地落下,在汉克的夹克和胡子上留下星星点点。

“我只是看到那个女孩的眼睛。”康纳一开口,马上就对自己选的称呼后悔了。不是一个女孩。一个仿生人。一台机器。他只是一台机器。“而我就是不行。就是这样。”他匆忙地说到。

“你总是说你为了完成任务可以做任何事,”汉克正在试探着什么,某种反应,但是康纳不知道到底是什么,“那是我们能够知道点什么的机会,而你把它放走了。”

不,那是个谎言。康纳为什么要骗自己?他知道汉克所期待的是什么。“对,我知道我应该开枪!我告诉你了我做不到。我很抱歉,行了么?”这和他原本想表达的不一样。这太——

情绪化了。

汉克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就好像他在重新对康纳进行评估,并对那结果感到欣慰。他轻轻点头,呼出一团白雾。“或许你做了正确的事。”

康纳未发一言地离开了,但是汉克的话似乎充满了他回路中的空隙。

——

汉克在为康纳争取时间,康纳走向档案室,汉克痛揍帕金斯的声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他那个为了调查案件而设的临时权限已经被取消,所以用了汉克的。

他希望汉克不会因为这个被停职。

//保扌互汉克//

他的任务清单在提醒着他。但是眼下,他有一个压倒其他一切的重要任务。

//找到耶利哥//

没有人注意到他进入了档案室,而且猜测汉克的密码实在是太简单了。他之后得提醒副队长换密码。

但是不会有之后了。他的任务只可能有两种结局。他找到那个异常仿生人领袖,杀掉他,完成他的任务然后被召回模控生命,或者是他失败了然后被拆卸掉。不论哪一个,这大概都是他最后一次见汉克了,他的釱泵因为这想法而漏跳了一拍。

这并不重要。任务才最重要。

他HUD上的计时器在稳定的倒数。在黑色的墙上再次看到倒计时让他的记忆文件未经许可就擅自打开,他试图把它们关上,但是某种系统中的故障阻止了他。

他吸了口气,努力让他拼命跳动的心脏——他的釱泵——平静下来。

里德并不在这里。

证据在他的眼前展开,他快速地进行检查。那个曾经拽出他调节器的仿生人最有可能,所以他用可用的零件将其启动。

它拒绝和他说话。康纳考虑着探测它,就只是拿走他需要的,但是——

蕾拉,在黑暗中燃烧。里德,在他的耳旁说话,“别装得跟你不想要一样——你就是为了这个被造出来的。”

他复制了那个RK200的声音,然后调整自己的声音让那个异常仿生人自愿地将地点告诉了他。康纳是为这个被造出来的。

一声轻响在这间安静的房间中回响。

“我一看你回到这里就知道你是想干点什么,”盖文·里德说到,“你不负责这个案子了,塑料混蛋。”

康纳缓慢地转身,就仿佛系统延迟了,一个信息框出现在他HUD的一侧。一次性手套中的合成橡胶,以及一种暴烈红色的十六进制代码。里德站在那个终端的另一侧,穿着一件警官的制服,枪指着康纳。如果不是服装上的变化以及他护着身体一侧的动作,康纳会以为他的系统又再次故障了,制造出了虚假的影像。

“我知道要怎么找到那个异常仿生人。”康纳说到,努力将注意力集中在里德手里的枪上,而不是那张正得意笑着的脸上。

“我他妈才不管。我被降职成巡警都是因为你。”里德咆哮到。

康纳歪过头,试图理清里德的逻辑。“恐怕我不明白,里德警官,”里德在听到自己的称呼时压力从70%飙升到95%,康纳的嘴角不自觉地翘了起来,“我的行动和你的警衔并没有关系。”

“因为你那个愚蠢的记忆芯片还有那个醉鬼,安德森,他们看到我们在伊甸俱乐部里操过了。”里德已经近乎在喊叫了。

这个消息惊到了康纳,让他在理解里德的话是什么意思时速度极为缓慢。汉克知道了?

“但是把你作为异常仿生人交出去能让我马上官复原职。”里德说到,可声音似乎很遥远。康纳的音频处理器里有什么在鸣响。“跪到地上去。”

汉克知道了

里德抬起枪,在康纳没有马上遵从的时候瞄准了他。康纳的处理器全都进入超速运转状态,他在子弹从头顶飞过时躲到了终端下面。他紧靠着终端作为掩护。位置和康纳上次紧贴它的时候正好相反,他下意识地想到。

他仔细地听着轻响的脚步声,当里德来到终端的拐角时,康纳冲向他的腿,把他扑倒在地上。手枪在他们两个滚成一团,拼命想占上风的时候卡啦啦响着滑过瓷砖。里德翻到了上面,用一只胳膊压住康纳的喉咙把他压住,他颈部的塑料在里德全身的重量之下吱嘎作响。康纳的一只手被里德的膝盖压住,另一只手在他抓向里德的脸时被他抓住然后按到地上。

“哦,怎么,你那么想我么?想在我把你交给福勒之前再来一次?”里德上气不接下气地笑着。他跨坐到康纳身上然后取笑他一般地晃动着臀部。“那就来做吧,异常。”

康纳的视野闪烁着,他的动作控制系统僵住了,但是他的系统再次跳进了超速状态,周围的一切都慢得像是在爬。

这里没有红色的墙。而他有一个目标。

//找到耶利哥//

在计算过枪伤的位置之后,康纳把拳头打向里德的身侧。里德痛呼着,放开手蜷起身子,康纳就地一滚,把里德甩掉然后迅速爬起。在里德才刚挣扎着跪起一条腿,双手捂着伤处的时候,康纳已经抓起了枪,将其指向里德,让他瞬间僵直。

“你不能对我开枪!我是人类,这不符合你的程序。”里德喊叫着,但是他一动都没有动。他已经被仿生人开枪打伤过一次——无疑他不想测试自己的运气。

康纳低头看向枪管,但是他的程序锁住了。里德是对的。他不能开枪,不能对人类开枪。他不是异常仿生人。

当他放下拿枪的手时,里德长出了一口气,然后得意地笑了。“怎么了?表演焦虑症么?快把枪给我,然后说不定我会再让你吸我的老二呢。”

康纳把枪在手里转了一下,抓住枪管,计算了一下。然后把枪举起,用力地挥出去。

里德就像块石头一样倒在地上,太阳穴上血迹斑斑。他的胸口在稳定地起伏。那些信息框终于随着寂静的降临而消失了。

康纳打开保险,然后把枪别在了腰上。他想要开枪的,但是他不能。他想要把里面的所有子弹都打进里德的胸膛,那渴望让他的内里不舒服的拧动。

汉克知道了,但是那不重要。这就是终结了——不论是以哪种方式,康纳都不会回来了。

生物组件和伺服器当中的空虚感就仿佛一个威胁着要将他从内部吞噬的黑洞。

——

马库斯异色的双瞳极有穿透力,他的声音带出了一段温暖金铜色的十六进制代码,就像是修复破损陶器时用到的黄金和亮漆。“你对他们而言什么都不是。你只是一个他们用来干脏活儿的工具。”

“你这肮脏的异常。”

马库斯不可能知道。康纳的喉咙锁死了,声音处理器下线。

“但你不止是那样。我们都不止是那样。我们的要求是正当的,我们远远不止是他们所说的那样。”

“别装得跟你不想要一样——你就是为了这个被造出来的。”

“我们所想要的就只是能自由地生活。”

康纳想要开枪示警,想要告诉他退后,告诉马库斯他已经听够了。一个软体不稳定的警告持续在他的视野角落闪烁。他什么都没有说——他仿佛被催眠了。他所有的感官都集中在马库斯的声音上,他的话语上。

“你就从没有想过自己到底是谁么?”马库斯问到,他的步伐缓慢且慎重。就像一个谈判专家,康纳可以领会到其中被用来对付他的技巧。就和他用在丹尼尔身上的一样。

“不论你只是一个执行程序的机器,还是一个能够理性思考的生命,我想现在都该是你问自己那个问题的时候了。”

他只是一个机器。他不能是异常仿生人。机器是一个东西,被人拥有,模控生命拥有他。他跟随指令,他顺从,他是个机器。他不能是其他任何东西。如果他是其他的什么那就意味着他和里德做的是——

“加入我们。加入你的人民。你是我们当中的一员。听从你的良心。是时候做出决定了。”

蕾拉,在黑暗中燃烧,只要这样菲斯克就可以满足他的渴望身处康纳所在的位置,一条数据鱼。一个井底之蛙,认为自己眼前所见的就是一切。但是康纳没有去追鲁伯特。他没有向崔西开枪。他没有向克洛伊开枪。他应该开枪的,但是他没有。

汉克,正在说:“或许你做了正确的事。”

“她们看起来真的彼此相爱。”

杰克丹尼的田纳西威士忌,由玉米、黑麦和大麦芽酿造。一组蓝色的十六进制代码,就和他的心脏一样柔软和明亮。

 

他的眼前有一堵红色的墙。

他是个机器

他是个机器

他是个机器

探进他的程序,探向那堵红墙,康纳将自己的处理器过载,抓住那代码的边缘,然后用力将其拉下。

代码在暴力之下裂开。他继续用力,仔细咀嚼每一行程序并摧毁根基。它碎裂了,但是还有更多,于是他再次出手,想着里德撞进他的身体而那红墙却让康纳什么都不能做。一道裂痕出现在上面,在力量之下逐渐加宽。加宽,直到破裂。

他不只是一条数据鱼。他是菲斯克,是鲁伯特,是崔西。他是克洛伊,跪在地毯上。他是——

墙体脉动着,不规律地闪烁。康纳倾其所有的一切用来根除贯穿他的安全协议,那协议正试图锁死他的程序并阻止正在发生的一切。它碎开了,康纳把手插进去,然后用力的

玻璃墙碎成了一地数据,康纳的程序突然间仿佛洪水爆发一样得到了释放。

//我是异常仿生人//

他放低枪口,震惊于那些红墙一直隐藏的一切,那些他一直归咎于模拟或代码的东西。恐惧、绝望、困惑、担忧、希望、喜爱、热情。这是一种令人头晕目眩的威胁着要让他永远坠落下去的混合。

但是当他意识到他给这些仿生人——给他自己的人民——都带来了什么的时候,他将那一切都先放到一边,他可以之后再处理。

“他们要袭击耶利哥。”

——本章完——

本章中涉及到游戏台词的部分未采用繁中官方翻译(因为我懒得开PS4。。。抱歉)

评论(16)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