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odencat

【翻译】那些不再生长的芦苇 第2章 01 丨主明主

人物关系:主明主,真春

原文链接: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4251680/chapters/32866416

作者:coolkidroland

本文为HungryThirsty Roots系列第三篇

系列第一篇:Crooked Hands

系列第二篇:Goblin Men

————————

第二章   过于苦涩的内核   01


  • 晓:任务完成

  • 真:谢谢

  • 晓:很高兴能帮忙。我会把你的感谢带给吾郎的

  • 真:我宁愿你不要

  • 真:他该从这里面得到的东西远远不止是感谢

  • 晓:

  • 晓:我还是会告诉他你说了谢谢

  • 晓::)

————————

在新岛家公寓的生活尽其可能的普通。冴已决意不再谈论她的决定,而真除了尊重她的决定真的没有什么其他选择。她努力不要失望。毕竟,她根本没有失望的理由。如果真能设法培育一些希望出来,那么到了最后,冴或许会表现的温暖一点,能多表现出来一点,好吧。没有人和真说过这些事会发生,她都是自己想象的。

就只是那样,好吧。冴是会更温暖一点,当事关明智吾郎的时候。

拥有人格面具所不好的一点,真发现,就是它会充满一个人通常用来隐藏疑问、内疚和忧伤的空间。她必须承认,她对于明智的忿恨早就不是一天两天了。他对她所犯下的无意当中的罪行不过是落入已经满溢的水桶,或浴缸,或大洋当中的另一滴水而已。但是,她仍然在他冒犯了她之前就恨他。她甚至在他介绍自己之前就恨他了。

她在她的姐姐第一次带他们的‘高中生侦探’出去吃寿司的时候开始就恨上了明智。

事情本来该在那里就结束了。但是现在,真坐在这里,吃着面前的寿司,她的姐姐坐在她的对面,冴正在看着几所当地高中的入学资料。

“明智是高三学生。”她指出来。

“他不太可能能够今年读完了。这会有那么点复杂,但是我更愿意让他转学,并在明年四月重读第一学期。”

真把嘲笑咽了回去。“你觉得他会同意?”

“如果他知道这对他更好的话,是的。”

“他不能去秀尽。”

“不能么?它在我的备选里。不选它的主要原因在于来栖一直被持续卷进来,不管关系有多细微。我宁愿你们的老师能够免于受到他们的荷尔蒙干扰。”

真皱起了鼻子:“你非得那么说话么?”

“请原谅,这话是我学惣治郎的,”从什么时候开始佐仓先生变成惣治郎了?“你就要毕业了,真。这对你没什么影响。”

“要是双叶决定进我们的学校怎么办?”

真不可能到时候每天都从东大跑回来就为了确认明智没有做什么可怕的事。

“双叶正在为了去洸星而努力。”

世界崩塌了,真拿着食物的手停在了半当中。“真的?她什么都没和我们说。”

冴终于从那堆小册子和重点提示上抬起头来。她的眉头中间有个小小的皱褶,还算不上是皱眉。

“没有么?”她问,“好吧,入学必须的测试分数应该没有问题。她或许是在等着这事确定下来,如果是这样,那我什么都没说过。”

这让真差点笑了:“我什么都没听到。她能和佑介在一所学校是件好事。”

有一部分的真想问冴为什么。而更大的那一部分已经听够了为什么,或是如果,或是考虑一下。杉村对春已经不再是威胁。真会确保她的安全,不论威胁来自他还是其他地方。她会支持她直到最后,她和明智可以在一个硕大城市的两端共存。

那个想法已经在她脑海里拉扯了一个礼拜。她甚至在学校楼顶吃午饭的时候都在想这个,而不是把晓按倒在地逼他说‘认输’。能让春在容光焕发和大吃一惊之间来回切换,并且除开他们目前正在进行的事情不谈基本上处于一种飘飘然的状态就已经足够了。然而造成这一切的,却是一桩丑闻。杉村认罪了。董事会深陷丑闻。

真觉得做了这么一件好事,不论是否出于自愿,就已经足够了。她是如此相信的,直到她再次见到了明智。他就和以往一样莫名的愉快,而且他绝对正穿着晓的帽衫。真认为,那帽衫和那个马尾辫(以及,她着意不要去想的,正在消退的淤伤)让他看着就像一个普通的罪犯。老年女性以及小孩子看到他一定会跑到马路对面去走。他看起来就像是那种人生最高成就就是偷自行车的那种人。

“明智。”她咬着牙说到。

“新岛小姐,”他微微鞠躬,仿佛他们在一场商业晚宴上,“真是我的荣幸。”

双叶甚至都没有从手机上抬眼。“嗨败犬们。你们可真够慢的。”

她听起来挺好的。真想要在没有眼神接触的情况下读出点什么来,但是那样就不公平了。

“我们忘记了时间。”明智格外一本正经地说到。

真皱起眉:“那是极为不负责任的行为。”

她或许是向晓保证过会好好相处,但那并不是说明智可以不用保持基本的行为端正。她也因同样的原因训斥过龙司,而龙司会蹭着双脚咕哝着道歉。明智则是挺直了肩膀保持微笑。

晓过来打马虎眼:“这是我的错,不管怎么说,咱们该走了。”

殿堂在时间当中存续的这种状态一定有一个专门的心理学词汇。并没有任何事发生在殿堂本身,或者是里面的阴影身上。与之前一样,狮童的泰坦尼克在东京的废墟上穿行,真第一次看到这景象的时候有种心脏停跳的感觉,而现在则……就只是这样而已。她走在甲板上甚至都不会斜眼看向旁边。谁会在意那波涛下方都潜藏了些什么,反正它们都会随时间消逝的。

Joker并没有把他们分开。Queen在后方与Oracle和Fox一起,保持着部分精力在支援上,她其余的精力都在Noir身上。Noir并不喜欢待在后方,尽管也可以用为队伍好之类的话去哄她就范,但是她更喜欢直接采取行动,以一种那斧子仿佛没有重量的方式挥舞着它。也算种值得一看的景致。

在另一条回廊里走到一半,Oracle用介乎鼻子和喉咙之间的部位发出了恼火的声音。显然,这是一种Fox似乎可以理解的信号。他停了下来,Oracle停了下来,Queen也和他们一起停了下来。如果要真说,她会把这种对他们两人持续的关注比作遛猫,但那对Mona来说就是个侮辱了。

“你真是不可救药。”Fox说着已经蹲了下去。

“我可是朵超脆弱的娇花。”Oracle说着,爬到了他的背上,挂在那里就跟个任务当中的蓝圈章鱼一样。Fox站起来把她挪到个更舒服的姿势,然后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跟上了其他人。

从同时走路和说话的重担当中得到解放,Oracle转向了Queen。有着Oracle的面具,还有所有那些手脚,加在一起的效果看着还挺……吓人的。

“所以~~~~~”Oracle拖着音说到,“你怎么样?”

“挺好的,谢谢。”

“啊哈,”Oracle把音量降低就好像要展开个阴谋之类的,然而她那根指向前方的手指却把气氛都毁了,“你看到Joker的吻痕了么?”

“他的——你说什么?”

“更准确一些,是他脖子上的那块Panther的粉底盖住吻痕造成的斑块,因为她肤色比他白。”

“这是真的,”Fox说到,“我本来可以告诉他颜色根本不搭配。她的肤色有一种比较粉的底色。他下次应该找你借。”

Queen深吸了口气。“不,他不应该。”

Oracle把下巴戳到Fox的头顶上,然后他们接下来的时间都在完全的沉默中度过,看着前方的探索队与阴影战斗。现在这些都很习惯了,只除了Crow那身纯白色,以及他那人格面具从没有完全褪去的蓝色光晕。那男孩身上有些什么非常不对劲。

然后Oracle抱怨到:“我真是不敢相信他们晚了是因为他们在忙。”

Queen加大步伐,戳了下Skull的肩膀。他对她点点头,慢下来和Fox和Oracle走到一起。他们再没有说什么关于Joker,吻痕或者其他什么东西的话题。Queen迫使自己找到一种战斗之中的冷静,以使她能够肩并肩和Noir站在一起并呼唤出乔安娜的力量。

一切都进行的不错,直到Fox煽动那个认知黑道老大。

平心而论,不管Fox的社交礼仪是什么样都避免不了这场战斗。清道夫是通往狮童的最后一把钥匙,所以Queen努力不要去想自己缺乏礼貌的行为。她行动了,一拳打向这个新出现的大块头并躲开了它的反击。Noir大喊一声加入战局,她真的是太厉害了

在那之后战斗变得艰难起来。艰难,却并非不可能。有乔安娜在后面助阵,那嘶吼每次都让她的心跳加速,让Queen觉得自己战无不胜。清道夫的失败是不可避免的,不论是败给魔法、败给拳头、还是败给斧头。如果他们受伤了,那也是伤得其所。一种实在的,能明眼看到的伤,能够被胜利的肾上腺素冲击所治愈。当那阴影的拳头砸中Joker并把他打飞到墙上的时候,发出尖叫的甚至都不是Joker本人。

Crow是那个尖叫的人。那叫声让Queen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别管卡门已经准备好的迪亚拉玛了,也别管Joker已经轻声痛呼着蹒跚爬起身。唯有Joker伸出手去抓住Crow肩膀的一瞬间,噪音终于戛然而止。Crow一把抓住Joker的领子把他拉了过去,然后,Queen天真地想着:哦老天啊可别接吻。

没有人接吻。那阴影暴跳起来,准备发动另一次攻击,然后Crow怒号起来。怒号着一个词,两个音节,意味深长。

“洛基!”

接下来的场景让人难以直视,那个螺旋着上升出现的东西。黑色和白色和容易让人产生错觉的灰色在Queen的视野里旋转。那图案从那存在之上滴落下来,溅在下方的Crow身上,在他的外套上留下了黑-灰-紫色的痕迹。还有一些滴到了Joker的头上和面具上。

不论Crow说了什么,他都是把嘴抵在Joker的头发上说的。Queen没有听到,但那人格面具听到了。它举起一把剑,那阴影尖叫起来,蹒跚得仿佛世界都在它的脚下倾斜一般。当那人格面具消散开来,它的颜色留在了Crow身上,Joker身上,还有那阴影身上,颜色扩散开来,把阴影整个吞噬进粗大的螺旋当中。那阴影抓挠着,那阴影啃噬着——它自己。它把自己的指甲抠进脸部的皮肤就像在试图揭下一层面具,尽管那让它折断了自己的手指。就像是一只猫在抓自己的尾巴,它滚倒在地上,撕扯着自己。

那阴影经过了无限漫长的一分钟后才终于死掉。它消失了,就像它们应该的那样。它没有干净的消失,不像它们本应该的那样。地上留下了长长的一片黑白灰的污渍。Queen强迫自己移开视线,但那只是把她的视线转向了Joker和Crow。Joker正搂着Crow的肩膀,他的表情看着还不够惊恐。

“我了个去。”Oracle说到。

“咱们回安全屋去。”Joker说到。

————————

安全屋感觉并不安全,在Crow带着一身仿佛恶魔指印的痕迹坐在沙发上的时候不行。他把头埋在两膝中间,双手叉在一起兜在脖子后面。碰撞姿态。距离撞击还有十秒。Joker坐在他的旁边,一只手在Crow的后背上慢慢地打着圈,另一只手在把自己脸上的灰色软泥抹掉。他看着那在他皮质手套上闪光的玩意。

Oracle的表情抽搐了一下。“拜托你千万别舔。”

Crow呛笑出声。

“这是什么?”Joker问到。

“我想他只是在打招呼。”Crow回答。

他?”既视感又来了,但这次Queen一定要得到答案,“那到底是什么?”

“什么,你一开始没听到么?洛基。”

Queen防备起来,但是并没有怪物从Crow那里冲出来。那个名字令人不安的在空气中回荡。

“你怎么会有两个人格面具?”

Crow放开双手,勉力站了起来。他伸出手把面具摘下,Queen看着他仿佛陷入了某种奇怪的复视。他拿掉了那个熟悉的尖嘴,但是她同时也看到他的手伸得更加向后。她看到他在那红色的布料边上交叠起双手,但也同时在一个暗色的头盔上将两手交叉。他穿着白色,他穿着黑色。

她使劲地摇了下头,那混淆消失了。

“好吧,小姐,我一直都是个非常有天赋的孩子。”有礼貌的停下来等着永远不会到来的笑声。

“你做了什么?”她向他踏近一步。她一定会从他那细瘦的喉咙里拧出答案来,就算她必须要踏着Joker的身体来做到。

“我——”Crow那可怕的,聪明的舌头辜负了他。他定了定神。“罗宾汉是第一个,但是我又能用罗宾汉做什么呢?你知道他在等待什么吗,在故事里面?等他的国王回家。”他不再看着她了。他也没有看着Joker。如果他有和什么进行眼神交流的话,那东西一定在遥远的彼方。“等着某个更好的人从一场圣战中归来,这样他就能再次跪拜了。狗屎!

一半的人都因为他突然提高的音量而吓了一跳。Joker把他拉得更近了些。

“他有不羁的力量,”Joker说到,就好像这话能让人听懂一样,“和我一样。但是我们的人格面具是从羁绊中诞生的。”

“而我在人类羁绊上的经验实在是——”Crow随意地挥了下手,“——好吧,应该不言而喻了吧。”

有一个人动了。Queen准备好了去阻止Noir,如果她不得不的话。他们的确向Joker发过誓的。但是是Panther打乱了安排坐到了Crow的另外一边。她挤进他的空间,挤着他的肩膀和膝盖。他允许了。

“好吧,”Panther说,“就一个问题!它做了什么?”

Crow用手揉过没戴面具的脸,就仿佛一个疲惫的上班族。

“一次崩溃。”

——TBC——



评论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