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odencat

【Merlin Xover HP】古代遗物 第7章【旧文搬运】

原作:TeenMuggle

翻译:woodencat

原文地址:http://www.fanfiction.net/s/8350179/1/Ancient-Relics

————————

第7章 再度露面


哈利漫无目的地在城堡里游荡。他帮着其他人清扫了城堡里被毁坏最严重的部分,但是他觉得自己再也干不下去了。每一面倒塌的墙,每一扇破碎的窗都只会让他觉得更加内疚。

他为自己找个理由离开了,想找些更好的、更有用的事情来打发他的时间,可是到目前为止却什么都没想出来。于是现在他只是在到处闲逛,甚至觉得自己比之前更没用了。

现在已经是下午晚些时候了,城堡里人声嘈杂起来。对城堡的再次强化已经列入了魔法部的日程,职业的巫师石匠、修复师和热心的志愿者们涌入城堡,迫切想要帮些忙。金斯莱已经回到了魔法部,霍格沃茨的教师们在领导着清扫工作,邓不利多军在帮助协调各项事务,凤凰社成员在进一步抓捕余下的食死徒,莱姆斯回到了圣芒戈陪伴唐克斯,她现在已经恢复了意识......而哈利仍然待在这里,他觉得自己就是个明显多余的人。

他拖着脚步从瓦砾堆中走过。他需要找点事情做!

他出现在另一条走廊上,这条走廊看上去并没有被大战触及,这时候,他注意到这里已经有人了。

马汀·艾莫瑞斯站在走廊的中间,紧紧地盯着一副挂在这里的油画。

哈利走向他,当他走得更近时,他注意到马汀看着油画时脸上带着一种奇怪的情感。它是那么强烈,以至于哈利都觉得自己被感染了。

哈利看着这幅画。对他而言这幅画看上去没什么特别,就是一幅单纯地画着某座古老城堡的风景画而已,但是马汀却如饥似渴地端详着它,就好像他想钻进去一样。

“嘿,”哈利轻声说,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这是属于私人的时刻。

马汀就像感觉到危险一样警惕地看向四周,但当他看到哈利的时候,放松了下来。

“哦,是你啊。嗨。”

哈利靠近了一些,看着那幅画。走近之后,他看到它下方的一块小铜牌,虽然因为年代久远而斑斑点点,却仍旧清晰地镌刻着甘美洛这个词。

他把目光移回画面时,兴趣更浓了。这就是甘美洛?它和他想象的有些不同,跟他小时候在德思礼家看到的电影里的完全不一样。

“哇哦,”他说,“它比我想象的更壮丽。”

马汀露出了一个几乎有些悲伤的微笑。“据说它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城市。宽容、和平和骑士精神的缩影。”

哈利回过头看向画:“那发生了什么?”

马汀叹了口气,看起来有些阴郁:“亚瑟王死了,他所信仰着的一切也和他一起消失了。王国分崩离析,人们忘记了过去的美好的一切。他们再一次对魔法产生恐惧,古教的魔力开始衰退。亚瑟死后不过五十年,它就变成了一潭被遗忘的死水,因堕落而恶名远扬。它的荣耀消亡了,再不复存在。”

哈利听出了他嗓音里的悲伤。“那梅林呢?他也无能为力吗?”

马汀古怪地看着他,当他开始说话的时候,语调甚至更加苦涩了。

“亚瑟死的时候梅林并不在场。他被莫佳娜欺骗了,他的敌人。她将他引入一个陷阱。没有人知道那之后他怎么样了。一些人说他被莫佳娜杀死了,另一些人说他被关在魔晶洞窟里面,但仍然活着,时刻准备着在他被需要的时候回来。”

哈利紧紧地盯着他:“那么,你相信哪一种呢?”

马汀回过头看着油画:“我不知道。也许有一天他会回来。”

哈利皱起眉头。“我希望是那样,而且我希望能快点。我真的很需要他的帮助。”

马汀笑起来。“也许你并不像你想象的那样需要他。你太低估你自己了,哈利。”

哈利不置可否。然后另一个问题突然冒出脑海,这是一个他原本打算问赫敏的问题。

“古教到底是什么?我知道它非常强大,可也只知道这些,还有什么别的吗?”

马汀突然变得谨慎起来:“没有人真正了解它。它就像某种曾经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一种来自外界的力量。它存在于一切活着的事物当中,存在于每个人体内,只是有些人的会比其他人来的更强。这些人能够利用这种力量来施魔法,真正强大的魔法,不需要魔杖,用古英语的词汇来控制,而不是你们今天所用的拉丁文咒语。之后,亚瑟死了,出于某种原因古教也陷入了衰退,虽然它仍然存在,可人们已经丧失了再次驾驭它的知识和能力。”

哈利如饥似渴地听着,努力把它们全部理解消化:“但是,伏地魔又怎么能使用它呢?”

马汀叹息一声:“我希望我知道。”

他们又沉默地站了一会儿。

哈利叹了口气:“我真希望能有些方法让我弄明白我所面临的情况。金斯莱不让我在魔法部帮忙,但是如果我有一天需要去对抗他的话,我需要尽可能多地去了解关于这的一切。我觉得自己好像无事可做一样。”

梅林转向他,眼中闪过一丝恶作剧的光芒。

“从邓不利多告诉我的来看,你似乎从未认真遵守过规定。也许你的确有些可以帮忙的地方。”

“怎么帮?”哈利立刻问到。

梅林对他露出一个微笑:“我听说霍格沃茨有一个很棒的图书馆...”

—————————

“能再告诉我一次为什么我们要这样做吗?”当他们走进图书馆的时候,罗恩抱怨道。

“小声点,罗恩!”赫敏责备道,“如果金斯莱不让我们在魔法部找,我们或许可以来这儿试一试!”

“没错,”罗恩充满怀疑地说,“我确信我们可以在一所学校里找到一切难题的解决办法。”

“你永远也无法知道在某些被遗忘的角落里藏着什么,”马汀说着,眨眨眼超过了他们,朝着洞穴般又大又深的,奇迹般没有被摧毁的图书馆中走去。

罗恩怒气冲冲的:“这儿不会有任何东西的!关于古教的东西早就都消失了!”

然而赫敏看起来不慌不忙的,凝视着架子上布满灰尘的标题。

“你永远都无法知道你会在霍格沃茨找到什么,罗恩,”她不以为意地说,“城堡已经有超过一千年的历史了,这里一定有一些关于古魔法的资料。”

罗恩并不相信:“魔法部会找到的,赫敏,你听到金斯莱说的话了,他们拥有比其他任何地方都要多的官方记录!我们需要的知识怎么可能会在这儿?”

哈利走过他,站在赫敏旁边,开始自己检查起书籍:“我只是不想坐在那儿让魔法部掌控所有的事情,即使现在是金斯莱在负责也一样。”

罗恩沉下脸来:“这其实是关于自尊心的,是不是?你仍旧觉得自己需要弥补没有结果伏地魔的过错,对吗?”

哈利突然转过身面对他,怒火在表面之下酝酿:“这与我的自尊无关,罗恩!伏地魔仍然逍遥法外!而我们需要一切所能得到的信息!”

罗恩没说什么,而哈利回去继续检查书架,他的心脏砰砰地跳着。他注意到马汀在用眼角的余光观察着他们。他看着他们的交谈,那表情与其说是其他什么不如说是被逗乐了。哈利感觉到有点不舒服,他信任这个人,但是对于哈利来说,这个人仍旧太神秘了。

“你会帮助我们吗?”哈利问他。

马汀顺着图书馆狭窄的过道看过去,两边是成排的古老卷册。

“我会试试的,”他说,“只是这个图书馆看起来太大了。”

“太对了,”罗恩抱怨一声,凄惨地环顾四周。

赫敏开始发号施令:“那么,我建议我们从头开始。最古老的书籍都在很靠后的位置。那里一定会有些参考资料。”

他们沿着过道走进去,脚步声在空荡荡的图书馆里回响。哈利有些分神。他之前看过图书馆空无一人的样子,可是想到他需要的答案可能就藏在这里让这里显得几乎有些瘆人了。

他们走到图书馆非常后面的一个小壁龛前。空气中的魔法能量令人有些刺痛,有些书籍看起来是那么古老,以至于哈利看到他它们仍然完好无损地躺在布满灰尘的架子上都有些惊讶。

赫敏虔诚地靠近它们:“当然,这上面有一大堆的保护咒语来防止它们支离破碎化为灰烬。它们有几个世纪的历史了,其中一部分甚至属于罗伊纳·拉文克劳本人。”

这就解释了这里那令人刺痛的魔法,哈利想着,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些书籍。它们的标题已经褪色磨损了,有一些是用他无法理解的语言写成的。

“你确定我们能读懂这些吗,赫敏?”哈利问,“这么多年过去,书写方式不是已经改变了吗?”

赫敏抽了口气:“哦,对了!我都忘了!”她思索片刻,“的确...一道咒语可能会有帮助。它可以翻译写下来的文字,当然了,无法翻译实际的对话,但是它或许...”她停下来,咬着嘴唇,“它令人难以置信的复杂...”

“行了,赫敏,”罗恩说,“如果说有谁能用那个咒语,那么非你莫属。”

赫敏因罗恩的表扬而脸色微红:“嗯,也许我可以...但是直接读还要简单的多了。咒语不是万无一失的,而且它效率很低。”

“我可以帮忙,”马丁打断道,“我过去常常帮我父亲做研究,也包括阅读古代手稿。也许我能帮忙翻译一点。”

赫敏的脸色明朗起来:“真的吗?”她深吸一口气,“那会非常有帮助的!”

“是啊,”罗恩说,看起来百无聊赖,“听着,为什么不由你们两个阅读这些东西,我和哈利去看看其他地方呢?”

“哪儿?”赫敏问。

哈利耸耸肩:“我不知道,也许是禁书区?我打赌那里还有一大堆。我是说,伏地魔就是在那儿学到如何制作魂器的。”

赫敏看上去充满怀疑:“我觉得我们不应该...”

“得了吧,赫敏!”罗恩说,“看在梅林的份儿上,你没必要担心校规了!平斯夫人甚至都不在这儿!再说,我觉得我们已经做了够多的事情,怎么着都能进入那里了!”

赫敏不情愿地点点头,“我想是吧。只是小心点,好吗?那儿的一些书可相当不妙。”

哈利点点头,一年级时候在禁书区碰到的那些书他可记得再清楚不过了。

他们走开了,迈过禁书区门口的低低拦着的绳索,留下赫敏和马汀处理浩如烟海的古卷。

罗恩的手指从书脊上滑过,看起来小心翼翼。

“你真的觉得我们会在这里找到什么吗?”他怀疑地问哈利。

“只有试过才知道,”哈利说,伸手拿了一本书。

—————————

他们慢慢的细读着那些古书,梅林的眼神开始呆滞了。这无聊死了,就和他预想的一样。

他没期待真能找到点什么。他相当确定所有古教的知识都或多或少的遗失了,部分是因为时间的流逝,另外也因为他的干涉。但是他猜测哈利需要做点能消磨时间的事来体现自己的价值,而这就是他给出的建议。

他已经在后悔了。古代的写作者们真的喜欢不停的絮絮叨叨,絮絮叨叨,絮絮叨叨…

他感觉自己眼睛都要阖上了。

他在开始微微向前倒下去的时候猛然醒了过来。他需要表现出专注的样子来!

但是赫敏已经注意到了。

“什么都没找到么?”她问。

梅林摇摇头:“是啊,这只是一些坩埚出口的记录。毫无用处。”

他合上书,用魔杖把它浮起放回到书架,然后又召唤了另一本更厚的书。

赫敏好奇的看着他:“你是怎么学会这些语言的?如果没有这个魔咒,一千年前的书面英语对我来说就跟天书一样,而且就算咒语已经起了最大的效果,我也不觉得我都看懂了。”

梅林露出个微笑。因为这是我从小就用的语言。

“我父亲教给我的。”他回答到。

赫敏同情的看着他:“你们以前一定非常的亲近。”她柔声的说。

梅林的嘴唇抽动了一下:“那到不见得。我——我小时候其实没怎么见过他。当然了,他去世的时候我还是非常伤心的,他在我最为需要他的时候被谋杀了。但是,可以这么说,他给我留下了遗产。”

这,是他这两天来所说的第一个完全真实的事,虽说有那么点含糊不清。

赫敏依然友好的看着他:“他叫什么名字?”

梅林犹豫了。就他所知,他父亲的名字并没有被记入历史。麻瓜们捏造了一些愚蠢的故事,说他的父亲是一个恶魔,而梅林从来没对任何人提起过他父亲的身份,除了亚瑟和骑士们。

“他的名字是巴利诺,”最终,他说到,“他博学,而且勇敢。但他的一生中经历过很多痛苦的事,他开始怨恨世界的残酷。他性情乖戾到让人讨厌的不行。但他是个好人。”

梅林说完了,沉浸在他自己的回忆之中。他观察着赫敏的表情。

“你想你的父母了,是不是?”

赫敏局促不安的看向她的脚:“是啊,一直都想。他们很安全,他们藏起来了。但我就是无法控制的想他们,我想要他们回到这来。但是同时我又怕他们会因为我把他们送走而生气。”

梅林蹙起眉,他知道赫敏为了保证她父母的安全都做了什么,而他很钦佩她的勇气,以及她纯粹的无私精神。

“他们不会的,”他努力想让她安心,但又不能让她发现他知道她做了什么,“当这一切结束了,你就能去找他们,而他们再看到你会非常激动的,他们甚至都根本不会想到要生气。他们会非常为你骄傲的,赫敏•格兰杰。”

赫敏低下头,她浓密的头发盖住了脸颊。梅林怀疑她是不想让他看到她的情绪流露。他假装再次被面前的书吸引了过去,直到她终于重重的吸了下鼻子,重新抬起头来。

“谢谢你,马汀,”她感激的说。她低头看向面前的书,因为那些难以读懂的如尼文而叹了口气,“我永远都搞不定这些。”

梅林冲她咧嘴一笑:“我打赌你准备普通巫师等级考试的时候也这么说来着…”

赫敏笑出声来,悲伤的表情从脸上消失了:“至少那时候我知道自己是在面对什么。我不觉得现在去记那些缩身药剂的成分会有什么帮助。”

“世事难料,”梅林说,翻着他面前的书,“你第一次走进古灵阁的时候曾经想过有一天你会闯进去么?”

赫敏对着他笑了:“我已经做了很多从未想过的事了。”

“那么,”梅林令人振奋的说,“就‘期待意料之外的事’吧,我一直都这么说。生活就是有那么点疯狂的,相信我。你永远不知道下个瞬间会发生什么。”

梅林重新看向他的书,留赫敏在那里思考他的话。有时候她只是对自己不够自信,她在有些方面一反常态的有些傻乎乎的。她这么小的年纪就完成那么多事,她永远都不该觉得力所不及。他知道,如果说有什么人能解决谜团的话,那就是这个年轻的女巫。

他们又沉默的待了好一段时间,从逐渐暗淡的日光看来现在已经到了傍晚。梅林读着那些永远也看不完的书籍。他以前来霍格沃茨的时候,有时候会想做些关于此类魔法的历史的研究,那时候他就已经读过这些书中的大部分了,可他从不记得这些书有这么的无聊。书上记载了一些相当让人着迷的东西,不过他没有那个心情。

他的思绪又回到了伏地魔最后出现的那个时候,以及他消失前所说的话。真正通向不朽之路…古教的力量…

“哦!”赫敏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叫,把一本书抓到跟前。

梅林急忙转身:“怎么了?你找到了什么?”

她指向书中的一行。梅林站起身走过去,从她的肩膀上方看过去,相对轻松的读着那些她大费周章翻译出来的文字。

‘在伟大的米尔汀(Myrddin是梅林的威尔士语名字)陨落之后,古教的魔法已经被大多数人所遗忘。但也有人说这力量依然健在,甚至曾一度走入过不列颠最为久负盛名的魔法设施的神圣殿堂。也有传说创始人们本身就拥有很强的这种力量。’

梅林皱起了眉。这并不全对,创始人们的确拥有很强的魔法,其中部分原因是古教出于某种更大的目标将力量给予了他们,但他们从没有真正意义上‘使用过’古魔法。

米尔汀这个名字也让他有点不高兴。他从来没用过那个名字!愚蠢的麻瓜谣言…

赫敏转身盯着他,她的嘴张着:“创始人们有古魔法?”

梅林装作困惑的样子:“我不确定。他们非常强大,但是我怀疑他们是否真的用过古魔法。这大概只是有人想让他们听起来比实际上更伟大吧。”

赫敏摇摇头,看起来比之前还要兴奋:“但是创始人们存在于差不多一千年前!那离梅林的时代并不是很远不是么?或许有些幸存下来了?”

梅林并不太想要打击她的积极性。他或许就让她这么认为比较好。他不觉得这能有什么用,但是他看不到其他的选择。他甚至不确定应该把他们引导到一条怎样的道路上去。他自己对应该要做什么,要怎样阻止伏地魔,以及怎么发现更多他的计划毫无头绪。

但是,或许这可以帮助他们三个走上正轨。说不定创始人们的确比梅林所以为的知道更多关于古魔法的事。他对他们的了解还不至于深入骨髓,而在他们的晚年时光他甚至都根本没再和他们见过面。他们有可能已经发现了什么,虽然可能性不大。

梅林笑了:“或许吧。”

“你们两个找到什么了么?”罗恩叹息着,和哈利从拐角走了过来,后者的袖子正在冒烟。

赫敏抽了口气:“你怎么了?”

哈利扮了个鬼脸:“一本被惹火的《有毒菌类百科全书》,那些书真是危险。”

“我告诉过你的!”赫敏尖锐的斥责道,“现在别管那个了,你们找到什么了么?”

“没有,”罗恩说着,把自己扔进了桌边的一张椅子,“这就像是又从头开始寻找魂器一样。有一些提到它的资料,但全都是像‘已经被遗忘了几百年’或者是‘被认为是最为强大的魔法’。如果你根本对它一无所知的话又为什么要提起来呢?”

赫敏看起来有点失望,但做了个手势让他们靠近过来。“好吧,我想我或许找到了点什么。看看这个!”

哈利和罗恩看向她指着的部分,然后面面相觑,明显的困惑不解。

“赫敏,我们读不懂如尼文。”

赫敏恼火的叹了口气,进行了翻译。当她翻完,两个男孩子看起来就和她一样充满敬畏。

“创始人们使用古魔法?”哈利问到,看起来有那么点目瞪口呆的。

“这不可能!”罗恩说,“我从小就记得那些故事。他们都使用魔杖。故事里说有一次戈德里克·格兰芬多在和萨拉查·斯莱特林争吵的时候把自己的魔杖捅进了对方的鼻子里!他们不可能能使用那种魔法!”

“或许他们用的某种混合的形式!”赫敏激动的说,“说不定他们融合了这两种形式的魔法!他们生活的那个年代或许古魔法依然以一种被削弱了的形式存在着!”

哈利和罗恩交换了一个眼神,看起来有点惊叹。

罗恩转向梅林:“你是古魔法的大专家。你怎么想?”

梅林对罗恩会问他的意见感到有点惊讶。罗恩给他的印象是他不像哈利和赫敏那样轻易的信任他。

“我觉得那是有可能的。据说他们拥有难以置信的力量,从那时起还从未有人能与之比肩的力量。或许那是某种古魔法也说不定。”

赫敏看起来兴奋的都无法呼吸了。梅林突然之间对他从不需要看着她上课或是做作业而感到欣慰。她的热忱真是非常吓人。

“喂!你们几个!”

他们转过身,看到另一个韦斯莱家的男孩走了过来。他是哪一个?不是追着龙的那一个,也不是在战场上和弗雷德一起战斗的那个…他们家到底有多少人?

“怎么了?”罗恩问到,依然心烦意乱的盯着赫敏拿着的那本书。

男孩走过来,在看到他们的时候皱起了眉头。

“你们在这个地方做些什么?”他问,视线滑过他们面前那成堆的书。

“就是看看。”赫敏说到,一眼就能看出是在说谎。

那个韦斯莱的男孩盯着她,之后放弃的摇了摇头:“我连装作知道你们在干什么都懒得了。我只是过来让你们知道妈妈在找你们。他们就快要在礼堂吃晚饭了,而且我们还有些事要说。”

他们四个人交换了个眼神:“我们马上就下去。”哈利保证到。

那位韦斯莱点点头,掉头走开时依然充满好奇。他们等到他走出了视线才又看向彼此。

“我们要怎么和他们说?”赫敏担忧的问。

“先什么都别说,”哈利肯定的说,“我们还不知道任何确定的事情。我们等等,看看在我们说什么之前金斯莱能有什么发现。”

罗恩点点头,之后看向梅林:“我想你能保守秘密吧?”

梅林几乎大笑出声。保守秘密可是他的专长。不过他并没有听漏罗恩那微妙的谴责,这让梅林知道他还没有原谅他向他们保守关于魂器的秘密。

“我会尽力的。”梅林说着,再次露出个微笑。

———————————

那之后没有多久他们走进了大厅。那里比当天早上的时候显得繁忙一些,多了一些被叫过来帮忙整修城堡的工人。韦斯莱家族很难被人忽视,一群唧唧喳喳的红头发正聚集在格兰芬多桌子边上。

他们向他们走过去,哈利和梅林双双有意的忽视了一直跟着他们的那些凝视。他们走近的时候,韦斯莱夫人从家人中站出来,急忙走向他们,把三个年轻人拉进了一个巨大的拥抱当中。

“哦,看到你们没事真是太好了!”她说,稍稍退开好看向他们的脸,“我整天都没有看到你们!你们干什么去了?”

“就只是帮帮忙,你知道的,妈妈,”罗恩耸耸肩,“打扫那些食死徒留下来的一团乱。”

韦斯莱夫人盯着他:“你做打扫?要是你也能想着打扫一下你猪窝一样的卧室就好了!”

罗恩的耳朵尖变红了,他迅速在桌边坐下大口吃起了烤猪肉,哈利和赫敏分别坐到了他两边。

韦斯莱夫人转向梅林,脸上露出犹豫不决的表情:“我们也一样欢迎你的加入。”

梅林对她露出个微笑。他喜欢这位女性。他猜想她已经原谅了他没有在哈利,罗恩和赫敏‘狩猎魂器’的旅途上提供帮助。或者她至少是在试着原谅他。

“谢谢,韦斯莱夫人。”他优雅的说到,坐在了正对他微笑的弗雷德·韦斯莱的对面。

“那么,到底是怎么了?”罗恩问到,嘴里满是食物,无视了赫敏厌恶的表情。

“我们都要离开了。”韦斯莱先生说到,他坐在两个他年纪最大的儿子的中间。梅林依然搞不清他们谁是谁。他真的应该知道的。他还在乔装之后去过比尔的婚礼呢!不过那时候他满脑子都是其他的事。

“离开?”哈利重复到,看向他,“为什么?”

“魔法部正在调集一些傲罗和官员过来,”韦斯莱先生回答到,“他们会接手修复这里的工作直到完成。他们不得不在城堡四周重新布下防护,食死徒们把它们都毁了,而我们不能让学校毫无防备。我们离开的话他们的工作会简单一些。”

梅林看到哈利,罗恩和赫敏看着彼此,几乎无法掩饰他们的失望。他知道他们迫切的想要继续寻找更多关于古教的东西。

“我们要去哪儿?”那个韦斯莱的女孩问,梅林刚刚才注意她就坐在她妈妈和他的对面。

“格里莫广场,”她爸爸马上回答到,“所有住在那儿的食死徒已经都被清除掉了,而且那里也重新施了赤胆忠心咒。现在金斯莱是保密人。说到这我倒想起来了。”

他抽出几张纸条,把它们分给了桌边的人。他稍稍犹豫了一下之后也递给了梅林一张。

“金斯莱让我给你这个,然后跟你说他希望你可以成为凤凰社中有用而且重要的一份子。”

梅林感激的接过来:“他把我接纳进来是我的荣幸。我们不过才刚刚见面。”

亚瑟对他笑笑:“你已经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梅林弓下头,没有回答。他快速的读了一遍纸条。这就是他所预想的,金斯莱优雅的字体写着凤凰社总部的地址。他从来没有真正进过格里莫广场。他知道它的存在,但是邓布利多从来没有给过他地址——并不是不信任他,只是他相信这没有必要。

他被感动了,而且很高兴金斯莱做出了这个善意的举动。他希望这意味着他们真的开始接受他了。

谈话又转回到了格里莫广场。

“我们什么时候走,爸爸?”其中一个年龄大点的男孩问到——珀西?

“明天早上。”韦斯莱先生回答到。他用带着些溺爱的表情冲他的儿子微笑,然后梅林想起直到前不久其中一个韦斯莱还和家庭相疏远——看起来这一切都已经被忘到脑后了。“我们所有人都在那儿的话会相当挤,但会比在陋居要方便些——这样可以更容易接触社里。我们正在努力把我们所有的力量集中在一个单一的地点。当然了,现在金斯莱是部长,所以伦敦是个显然的选择。”

“我们仍然不能参加社里的会议么?”罗恩没精打采的问到。

韦斯莱夫妇看了看彼此,之后才回答。

“实际上,罗恩,金斯莱相信在你们做过所有那些事之后,你们已经赢得了成为真正的成员并参与我们所有行动的权利。而且,好吧,你们的妈妈和我都很赞同。”

韦斯莱夫人点点头,她的表情显示出心意已决,只是有那么点担忧。

哈利眼神发亮的抬起头来:“太好了。这样我们就能帮忙而不是傻坐着了。”

韦斯莱先生点点头:“要重新让国家处于我们的掌控之下可是有好多要做的。我们会需要你们所有人都来帮忙。”

他们三个裂开嘴笑了,梅林很高兴他们现在有了个目标。

韦斯莱先生接着和他比较年长的儿子们谈起了那起古灵阁的事,其中一个说着他在找寻那条龙上的毫无成果,而另一个说起了和古灵阁的外交关系。

梅林饶有兴趣的听着。他没想到现今的龙聪明到可以如此长久的逃过追捕。不管怎么说,这么大的一个东西是怎么把自己藏的那么好的?或许一些远古的智慧终究还是留下来了。

赫敏一直等到韦斯莱先生沉浸在了对话里,才压低声音对罗恩,哈利和梅林耳语到:

“我们该怎么办,关于那个——研究?

哈利一一看向他们:“我们等等。金斯莱或许会在魔法部找到些有用的东西,如果没有,我们总是能再回来找的。至少在此期间我们可以做些真正能打击食死徒的事。”

罗恩赞同的点头,接着他们三个继续吃饭,看起来比之前要开心一些。

可是,梅林反而陷入了思考。当他为能够成为这个组织的一员并对抗伏地魔和食死徒而高兴的同时,他并不觉得这是正确的道路。他依然觉得他们应该专注在他们的努力上…好吧,专注于其他地方。什么地方,他毫无头绪。

但是,他想着,我或许应该和他们一起走。我会在所有力所能及的地方帮忙,然后希望古教会在时机到来时引导我。

但他无法摆脱一个感觉,就是答案在这里,在这个城堡里。就像古教正在告诉他要待在这。

或许他们会比预想中的更快回到这里。

~~本章完~~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