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odencat

【Merlin Xover HP】古代遗物 第4章【旧文搬运】

原作:TeenMuggle

翻译:woodencat

原文地址:http://www.fanfiction.net/s/8350179/1/Ancient-Relics

————————

第四章 余波

 哈利浑身都疼。他的胸口阵阵抽痛,就在几个小时之前他刚被一个死咒击中。 大难不死…两次的男孩。  

他的脑子乱成一团,根本无法理清到底刚刚都发生了什么。他…曾从死亡中回来。他真的曾经死了么?  

他疲惫不堪的闭上眼睛,他现在只想蜷缩在格兰芬多塔楼他的那张床上一口气睡上几天,不过,这是在塔楼还在的情况下。 

城堡现在安静了下来。战斗结束了,统和了霍格沃茨学生,DA,还有凤凰社的力量已经赢了,险胜。死亡人数大约有三十人,而伤者几乎是死者的两倍。 

他已经知道,这场战斗影响了整个英国魔法界。魔法部失守了,金斯莱被任命为临时部长。魔法界基本处于和邓布利多死前同样的状态,仍守着他们的权利,但也仅此而已。 

他觉得一股绝望压向了他。他本能结束它的——这一切本该在今晚结束。但是现在,他们又回到了曾经的起点。伏地魔依然在那儿,被削弱了,可依然充满活力。 

他怎么会没有杀掉他呢?他都那么接近了!现在伏地魔又在不知道哪里了,或许在做新的魂器然后给巫师界带来新的恐惧。他们没有胜利。 

金斯莱已经去了魔法部,去巩固他的权利,并清除掉部里剩余的食死徒,努力把巫师界团结成一个完备的抵抗伏地魔和他残留支持者的整体。唐克斯已经被转移到了圣芒戈,卢平陪在她身边,她被贝拉特里克斯的一个相当凶恶的诅咒击中,幸亏弗雷德·韦斯莱及时出现,使她没能完成最后的工作。海格在外面场地上,去找他同母异父的兄弟。纳威坐在大厅里,被崇拜者环绕,正在得意的展示着格兰芬多的宝剑,仍然难以相信他的幸运。罗恩和赫敏坐在他的旁边,一句话不说,就只是坐在那里。 

他比自己所能表达出来的更加感谢他们。走进禁林是他曾做过的最难的事,听着他们在看到他毫无生气的身体时发出的哭喊一直伤到他心底的最深处。他们还没和他提起这个,他很高兴,因为他不确定自己到底要如何解释。他们只是安静的坐在那里,等待着,直到他准备好。 

但他有可能准备好么?他已经离的那么近!如果他能再快一点,或许伏地魔现在就已经死了,而也不会有大厅中那三十个无辜的人因为相信他而死去。今晚他经历的所有事都将他导向那个时刻,那个他终于可以终结他的瞬间,而他失败了。 

伏地魔最终的话语在他耳中回响。 真正通向不朽之路…你不知道我掌握的真正的魔法!古法是我的,波特!你将会败在古教的力量之下! 

他甚至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但他知道对他和他关心的人而言这不是什么好兆头。 

金斯莱再一次跨进大门,目标明确的穿过门廊,看起来比以前更加冷静,镇定,和坚决。他停顿了一下,看到哈利,罗恩和赫敏坐在破损的大理石台阶上。他看向他们,脸上的表情难以琢磨。 

“我们要在邓布利多的办公室会面。我希望你们三个也一起来。” 

‘我们’只能是意味着凤凰社。哈利无声的点点头。他知道自己迟早要给出个解释。 

金斯莱掠过他们走上台阶,罗恩和赫敏起身想跟上去,但哈利把他们拽了回来。 

“等一下。”他呐呐的说。他欠他们一个解释。他必须最先告诉他们。 

他做了个深呼吸,开始认真的说起来,低头看着他的鞋子,回避着他们的视线。 

“我很抱歉对你们做了这些…我很抱歉我必须让你们认为我已经死了。这是…这是唯一一个我能回到城堡的方法。我没想让你们经历那些,对不起…”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不知道还能说点什么。他怎么能告诉他们他在过去的十六年里都带有一片那个怪物的灵魂。 

赫敏将哈利的手放进自己温暖的手中,微微的抓紧。“我们知道,哈利。我们知道你为什么会去。”她的声音温和又充满情感。 

哈利惊讶的看着她,又看向了罗恩,结果在他脸上看到了相似的理解的表情。 

 “但是你们怎么会知道的?我自己都才刚刚知道!” 

罗恩和赫敏交换了一个眼神。赫敏咬着嘴唇。“那个,你看…我们注意到你离开了。我们想要找到你,把你带回来——” 

 “是呀,我们要把你敲晕,因为你居然想把自己交出去。”罗恩虚弱的笑了。 

赫敏就像没听到,她继续说到: 

“——但是有人阻止了我们。就是那个男人,那个知道—— 魂器的人,”赫敏几乎是耳语出了最后的几个字,尽管现在实际上已经没必要再保守秘密了,“他告诉我们那是本来就该发生的事,还有——还有你是‘第七个’。” 

哈利定住了,目不转睛的看着她。他知道?他一开始就知道!摧毁冠冕之后他说漏嘴的‘还剩两个’突然能说得通了。哈利感觉一股冰冷的愤怒在身体中升起。他知道哈利将不得不交出他自己! 

他怎么知道的?邓布利多不可能告诉过他! 

哈利再次低头看向他的脚,依然觉得很愤怒。一个陌生人知道那么多他们的私人事务让他很烦恼。如果他曾是邓布利多那么亲近的朋友,为什么邓布利多从来没提到过他?就连刚刚在‘国王十字车站’都没有?如果他知道那么多,他为什么不是社里的成员? 

这不管怎么想都说不通。他知道罗恩和赫敏和他想的一样。 

“他怎么知道那么多?他是什么人?” 

罗恩耸耸肩,而赫敏看起来陷入深思。 

“你们看到他用的魔法么?最后的时候他用的那个防护咒?那是很强大的魔法,比我读到过的任何东西都还强大。他不可能是什么普通的巫师。” 

罗恩起劲的点着头。“没错,他是有什么地方很可疑。我觉得我们不应该相信他。”  

赫敏恼怒的看着罗恩。“为什么不?他伤害我们了么?” 

 罗恩瞪着她:“他让哈利去送死!” 

“的确,”哈利喃喃道,“但如果他真的那么强大,或许他知道我并不会真的死掉。” 

罗恩摇摇头:“得了吧,哈利!他不能只是从不知道什么地方跳出来,然后就信口开河说些我们拼了小命才发现而且保守了整年的秘密,还期待我们能信任他!” 

“但是,你们看到他的守护神了么,”赫敏说到,几乎是在耳语,像是在看向远方,“那是 一条龙。” 

罗恩喷了口气,“是啊,那很酷。但是和那有什么关系?” 

赫敏从自己的白日梦中醒来,有些生气的瞪着罗恩:“ 说实在的,罗恩。你课上 从来不听讲么?” 

哈利无法不为她脸上愤慨的表情微笑,她永远是个学者。 

罗恩看起来很茫然,赫敏生气的叹了口气。 

“守护神是抵御黑暗生物的正能量的物理显现,而且对于施法的女巫或巫师来说都是独一无二的,对吧?” 

“嗯,是吧?”罗恩说着,依然看起来很困惑。 

“那么…你看到过多少 魔法生物形式的守护神呢?” 

“呃…” 

“那非常的稀有!”赫敏一口咬定,“大多数人的守护神是显现了他们性格特点的动物,或者是对施法的人具有象征意义,所以我们的守护神都是牡鹿,狗,水獭,马,天鹅…普通的动物!但是有一个 魔法生物作为守护神…” 

哈利皱着眉,努力想理解这些话。 

“所以那意味着什么?” 

赫敏摇摇头,对他们还没理解她所想说的事情的严重性感到恼火。 

“只有极为强大的巫师才能召唤出魔法生物形态的守护神。迄今为止历史上只记载了两个先例。罗伊纳·拉文克劳,她的守护神是一个半人马,更近的则是阿不思·邓布利多,他的守护神是一只——” 

“凤凰”哈利说到。 

“没错,”赫敏有点得意的说到,“至于有一个 的形态的守护神…而且还不只是一个普通的龙,是一个出自传说中的龙,古老的,几个世纪前就灭绝的种族。如果他可以召唤一个 那样的守护神那他一定 非常的强大。” 

哈利多看了她一会儿。这个奇怪的男人到底有多强? 

罗恩皱着眉:“等一下,唐克斯的守护神不是个狼人么?” 

赫敏转身瞪了他一眼:“关于这个的争论已经有几百年了。但是大多数人相信,严格来说,狼人并不是魔法生物。他们是被创造的,而不是被生出来的。他们是通过传播狼毒的咬伤造成的基因突变的结果,也就是一种疾病。就连麻瓜们也可以变成狼人。” 

哈利和罗恩转过头茫然的看着彼此。赫敏叹了口气。 

“ 说真的你们两个。你们有学习过么?” 

“或许吧,偶尔…”哈利越说声音越小,有点被逗乐了。 

赫敏又摇了摇头,起身把袍子上的灰尘掸掉。“快点吧,我们最好不要让金斯莱等太久。” 

哈利和罗恩站起来跟着她走上大理石的楼梯,走向邓布利多的办公室,虽然这已经有大约一年都不再是邓布利多的办公室,可他们还是这么叫它。 

他们走到入口处,跨过被撞到一边的滴水兽,一直向上走去直到位于顶部的门口。 

当他们到达时,另一侧有人为他们打开了门,之后他们走进了办公室。 

“莱姆斯!”哈利喊到,“我还以为你和唐克斯一起去了圣芒戈?” 

莱姆斯的眼神黯淡了一下,但是他强迫自己露出一个微小的笑容。“治疗师们向我保证她会很快好起来的。她正在休息。未来几个小时都不会醒过来,而我 想在她醒过来的时候在那里。”他说到最后一句时,看向金斯莱,后者正站在房间的正中。 

他冷静的举起一只手:“别担心,莱姆斯。我不会让你离开你的妻子超过必须的时间的。但是我们必须要一起决定我们下一步要怎么做,以防我们会来不及。” 

莱姆斯简短的点点头,坐回了他刚刚腾空的椅子上,以让哈利,罗恩和赫敏能赶紧进到屋子里。 

看到办公室比记忆中的还要满让哈利觉得这几乎像是被用魔法扩张了。整个韦斯莱家族都在这儿,还有卢平,金斯莱,几个魔法部的人,麦格,弗立维,斯普劳特还有斯拉格霍恩这些教授们,海格,阿不福斯·邓布利多,海斯佳·琼斯,德达洛·迪歌,几个有时会出现在格里莫广场,哈利看着有些眼熟的凤凰社成员,还有几个DA的成员,包括纳威和卢娜(她看起来像往常一样走神)。 

“哈利,”海格嘟哝着,眼睛里充满泪水,“我真高兴你没事。你差点让我犯心脏病了!” 

哈利退缩了一下:“对不起,”他真诚的说到,“但这是唯一的方法。” 

“你不得不交出自己因为这是唯一的方法?”韦斯莱夫人严厉的问到,她涨红的脸颊暴露出她刚刚哭过。“哈利,你到底是有什么原因?” 

哈利看向罗恩和赫敏:“这是个有点长的故事。” 

金斯莱点点头,给他们三个指了一下桌子前面三个空着的椅子:“那你最好马上开始。” 

哈利点点头,坐下来开始讲述,对于要在这么多面前这么做感到有点不太舒服。他感觉自己讲了有几个小时,讲了所有他六年级和邓布利多的私人课程上发生的事。他的听众们都很安静,急切的听着。直到哈利说到那些魂器他们才骚动起来。 

“那些魂器?”麦格教授低声说到,看起来极为不舒服。“ 不只一个?” 

哈利点点头:“他想要确定自己是完全不朽的,而且…那个…他觉得既然七是最为强大的魔法数字——” 

“七个?”屋子里知道魂器是什么的人惊呼,声音中满是厌恶。斯拉格霍恩看起来相当不舒服,德达洛·迪歌掉了他的帽子,弗立维教授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叫弄翻了他的椅子,而金斯莱的眼睛变暗了,生气的攥紧了面前的桌子。 

房间中的气氛几乎都凝固了,每个都带着厌恶的表情看向别人。好吧,几乎所有人。 

“呃,魂器是什么?”乔治·韦斯莱问到,看起来很困惑。 

比尔回答了他:“那几乎可以说是最黑暗的魔法。一个人可以分裂他们的灵魂然后把它们放进一个物品里去,这样即使这个人本身受到攻击也可以保护它。这是纯粹的邪恶。一个可悲的试图战胜死亡的尝试。我们认为我们曾经在埃及的一个墓穴里发现过一个。光是想到它就能把最邪恶的妖精变成颤抖的残骸。” 

“分裂他们的灵魂?”弗雷德重复到,看起来不敢置信。“这就是他攻击还是个婴儿的哈利的时候没有死的原因么?” 

“是的,”哈利回答,“这会让你变得就像个幽灵,比鬼魂还不如。但他可以用它们来重新取得他的身体。” 

他继续说着,说出了邓布利多告诉他的关于魂器的一切,在透露汤姆·里德尔的日记的真相时不由的有点畏缩。金妮的脸色都白了,她仅仅抓着母亲的手臂,但却没说什么。她定定的看着哈利,后者迅速转开了视线,他不想让自己被干扰。 

他叙述了他和邓布利多寻找挂坠的过程,邓布利多的死亡,还有假魂器的出现。他坚定不移的继续下去,用有些疲惫的语气说起了他的最近一年,他们是怎么发现真挂坠的所在,他们是怎么潜入了魔法部,以及最后怎么会开始逃亡的。 

讲到罗恩离开那部分的时候他犹豫了,不想再度提起这件事,但是罗恩打断了他,并自己开始继续讲下去。为了家族的团结,他的家人们都没说什么。双胞胎皱着眉头而金妮看起来愤愤不平,但也仅此而已。 

他说起了那头银色的牝鹿,格兰芬多的宝剑以及前往谢诺菲留斯·洛夫古德的家(卢娜看起来对这部分很有兴趣)。他谈到了死亡圣器,还有那次埋伏。他收听波特瞭望站(激起了双胞胎,李·乔丹,金斯莱和卢平大大的笑容),还有他们怎么被搜捕队员们抓到。 

他以一种沉重的语气说起了赫敏受到的折磨(并观察着这个时候罗恩是如何紧紧的将赫敏的手握住的),他们从马尔福庄园的脱逃,还有虫尾巴的死。卢平淡漠的表情抽痛了一下,但没表现出其他对于这个曾是他朋友的人的死亡的感受。 

他说到前往贝壳小屋,埋葬多比,和拉环的密谋,以及闯入古灵阁(再次引发了双胞胎的笑容,他们眼睛闪耀着快乐)。 

他越说越快,快速掠过了骑着龙的脱逃,在霍格莫德和阿不福思的会面以及重返城堡。 

他讲到了他们这边的战斗,关于如何找到魂器,见证斯内普的死亡以及之后目睹了他的记忆。 

麦格在听到斯内普真正的忠诚时大声的倒吸了口气,然后她的眼睛里充满了泪水,但是她什么都没说。哈利很感激。他很久以前就发现,当说起这类事情的时候,最好的方法就是继续说下去。 

他告诉了他们关于他面对面去见伏地魔的决定,他是如何让自己被杀的。他提到了藏在金色飞贼里面的复活石,但是故意漏掉了他见到父母和小天狼星的部分。他觉得那些太过私人了,不应该和别人分享。 

他很快说完了在他‘死’后邓布利多告诉他的一切,注意到赫敏和韦斯莱夫人的眼睛里满是泪水,还有他是如何回来的,以及装作已经死去。 

他叹了口气:“然后之后的事情你们都已经知道了。” 

房间陷入了短暂的死寂,之后韦斯莱夫人发出一声尖叫,上前紧紧抱住他。 

“哦,哈利,你真是个 勇敢的孩子!” 

哈利没有试着摆脱这个拥抱,他只是放松自己,就像在三强争霸赛之后那样,陶醉于此。 

韦斯莱夫人终于放开了他,轻轻擦拭她的眼睛,并在再次坐下之前抓住了金妮的手。 

“真不得了,伙计。”乔治说到,惊奇的看着哈利。 

哈利避开不去看他。他真的希望他不会… 

金斯莱从桌子后面站了起来。“如果我们处在更平稳的时期,然后我有魔法部的全部权限的话,我会毫不犹豫的授予你们一级梅林勋章,为了你们过去一年里所做的一切。我简直无法更为你们骄傲了。” 

“我也是。”麦格教授说到,声音沉重。 

“还有我。”矮小的弗立维教授突然说到。 

哈利垂着头:“但是伏地魔跑了。他依然还活着!我错过了机会。” 

“哈利,”卢平坚定的说到,“千万不要那么想!你所做的已经远远超过了我的想象。你已经给了敌人致命的一击。这场战争现在对我们有利了。伏地魔或许是跑了,哈利,但是多亏了你,他前所未有的虚弱。” 

但哈利没有被他说服:“他有么?你听到他最后都说了什么!” 

气氛紧张起来。 

金斯莱皱起眉头:“说起那个,我无法确定。他说起了古教,一种古老形式的魔法,而我相信它已经消失很多年了。据说那很强大,比我们现在使用的要强大的多。但我不知道他怎么能学到那样的魔法。据说所有那种形式的魔法都已经和德鲁伊们一起消失了。” 

“我们不应该低估他,金斯莱,”韦斯莱先生警告道,他的声音比哈利曾听过的还要疲惫,“他或许从什么地方得到了它。我们不能因为不相信而消除这种可能性。再说了,我们中有多少人能猜到他会做出七个魂器来?” 

一个残酷的认知充满了房间,哈利的脑袋里乱成一团。古教?他甚至都从未听说过。但是从周围人脸上严肃的表情看来,这肯定不妙。他暗暗的记着之后要去问问赫敏。 

“那么,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海斯佳振奋的问着。 

金斯莱在回答之前瞄了她一眼:“我们必须再一次整合我们的资源。魔法部必须要改革,比如解散麻瓜出身登记委员会。我们必须说服巫师界团结起来一起战斗。我们必须积累已经失去的力量。” 

“说着容易做着难,金斯莱,”卢平提醒着,“但是这个伏地魔的新威胁要怎么办?” 

金斯莱皱起眉:“我们必须要彻底的调查这个。我会从魔法部调尽可能多的人。古教的知识已经都没有了,但是我们必须假设还依然有痕迹存留下来。” 

“是啊,”弗雷德不自在的说到,“神秘人是不是提到什么拥有了梅林的力量?” 

金斯莱向他投去一个古怪的微笑:“伏地魔相当有把事情戏剧化的才能。我们不该假设任何事。” 

“但是如果他的确拥有古教的力量,”赫敏不确定的说到,“我是说,我读到过,虽然只有一点点的信息,但是那的确 非常强大。我们该怎么对抗它?” 

金斯莱向她的身后投去一个目光:“我想我或许有一个答案。” 

哈利转过身,看到之前那个神秘的男人站在角落里,很显然他一直都在那里。 

金斯莱对他示意,他开始走向前来,哈利终于得以好好的看向这个人。 

他看起来比哈利自己要大几岁,有一头同样乌黑的头发,皮肤苍白,个子又高又瘦,有一对清澈的蓝眼睛。他穿着简单的麻瓜服装,深色牛仔裤和深蓝色的套头衫。第一眼看去时他没有任何值得关注的地方,但是哈利越是看,就看到越多。他傲然又挺直的站立在那里,自然的散发出一种威严,可脸上的某些东西却显示出他更加古灵精怪的本质。他的眼神深邃,似乎隐藏着深藏的智慧,这让他比看起来显得更加年长。但最让人在意的就是他的存在本身。他看起来就像在辐射出魔法能量,一些没有界限的深在而古老的力量。哈利只在神秘事务司的帷幔那里有过类似的感觉。要是有人告诉他这个男人是用和环绕在帷幔那里同样的魔法能量做出来的,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相信。 

金斯莱对他微笑着,但哈利能看出来他眼神里透着谨慎,他也同样感觉到了。“我们这位年轻的朋友在战斗中起了极大的作用,他打倒了几个食死徒,看起来相当轻松,显示出了强大的力量。” 

“我要说,”弗雷德说到,“他早先用的那个防护咒救了我,珀西,哈利,罗恩和赫敏,使我们没有被炸飞出去!” 

“而且他之后又用了另一个强力的防护咒来对抗伏地魔,”金斯莱赞同道,好奇的看着他,“我当了这么多年的傲罗还从来没目睹过这么强大的力量。这几乎就像是来自古教本身一样。” 

男人耸耸肩,回答道:“我的祖先是德鲁伊人,有一些古老的咒语是家族流传下来的。但大部分我们都已经忘记该如何使用了。旧教的东西只留下了一点点。” 

“的确,”金斯莱回答到,依然好奇的看着他,“即使是这样,在关于古老魔法的问题上你也依然比我们这里绝大多数的人都知道的要多。你对我们帮助将不可估量。” 

男人微笑着微微躬身:“我也希望如此。” 

麦格教授转向金斯莱皱起眉:“但这人是谁?我们怎么知道能不能相信他?” 

“就是!”罗恩也说到,“他知道魂器的事。他什么都知道,而我们明明一直保守着这些秘密而且邓布利多也坚持除了我们没有别人能知道!他要这么解释这些?” 

金斯莱转身再一次看向他:“那是真的么?” 

男人点了点头。 

韦斯莱夫人白了脸色:“你知道!”她尖叫道,“你知道哈利身体里有一片那个…那个畜生的灵魂却什么都没做?” 

男人看起来很困扰:“是的,我知道。但我不该参与其中。” 

“你不该?”韦斯莱夫人吼道,“你本可以帮助他们!但你却留下一群十七岁的孩子为了一个他们实际上什么都不知道的半吊子计划冒生命危险还——” 

“妈妈!闭嘴!”弗雷德喊道,“至少给他机会解释。” 

“我想我们都愿意听听。”卢平看起来很感兴趣。 

韦斯莱夫人看向四周,发现没人支持她,暴躁的再次坐下来,对那男人投去怒视。 

“为何不先坐下来?”金斯莱和蔼的说到,挥动魔杖从半空召唤出一把椅子。 

“谢谢。”男人说到,坐了下来。 

金斯莱张嘴想要再问一个问题,但他还没出声,一声长长的颤抖的乐音在城堡中回响,在哈利的内心点燃了一簇火焰。 

屋子里一时间陷入了沉静。“那是什么?”纳威喘着气问到。 

“是凤凰的歌声。”哈利说到,认出了那温暖的感受。 

“凤凰的歌声?”麦格惊奇的问到,“但是福克斯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自从邓布利多的葬——” 

她的话语在那迷人的旋律更加响亮的回响在学校里时消散了,随着一团爆发的火焰,福克斯突然出现在办公室里。他就和以前一样美的令人窒息,他金红色的羽毛醒目而张扬。当他在房间中滑行时继续着他优美的歌唱,使听众们为之入迷。哈利感觉他的灵魂又活过来了,压在他胸口的重量消失了。 

他们就像在做梦一般看着这只鸟飞翔,直到福克斯越飞越低,最终降落在他的新栖木——那个奇怪男人的肩头上,对方轻轻的说了声‘你好’然后用两根手指抚摸着他美丽的羽毛。 

有那么几秒钟,哈利和其他所有人一样震惊的坐在那里。 福克斯?他是邓布利多最忠实的…不管他是什么,都远远不只是一只宠物或者是一个仆人。福克斯 从来不曾有过这种表现,除非… 

除非邓布利多的确暗中信任着他。哈利重新审视着他。如果福克斯在他身边有这种表现… 

海格粗声粗气的清了清嗓子:“哦,这就足够了。福克斯是邓布利多的鸟,如果他信任他,那我也一样。动物的直觉是不会出错的。 

男人对海格笑了一下,福克斯依然歇在他的肩头。 

金斯莱用了点时间从震惊中恢复过来:“好吧,我想我们最好是从头开始是吧?你的名字是什么?” 

男人又笑了,笑容看起来那么诚恳,哈利开始解除了一部分他之前的疑虑。 

“我的名字是马汀·艾莫瑞斯。” 

赫敏紧接着说到:“艾莫瑞斯?就是那个梅林的古代德鲁伊名字?” 

哈利猛然看向她,男人开始笑起来,可哈利看不出哪里好笑。 

“是的。家族传说里提到我们是他的后代,不过这大概只是我们这些人的痴心妄想而已。” 

哈利仔细的看着他,他的笑声听起来很真实,他的笑容也一样,但是哈利探知到一些其他的东西。一些更深在的东西。 

马汀·艾莫瑞斯又笑了起来:“我想你是对的,沙克尔先生,我真的需要从‘最’头上开始。” 
 

~~本章完~~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