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odencat

【Merlin Xover HP】古代遗物 第5章【旧文搬运】

原作:TeenMuggle

翻译:woodencat

原文地址:http://www.fanfiction.net/s/8350179/1/Ancient-Relics

————————

第五章 与凤凰社会面


梅林坐在校长的办公室,周围每一个人都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他的心脏疯狂的跳着,但是他希望自己能冷静下来。他不能浪费这次机会,他必须让他们信任他。

关于他名字的谎话编的超乎想象的容易。他以前曾经使用过马汀·艾莫瑞斯这个名字,而现在只需重新习惯它,再说,这和他真正的名字只差了两个字母(Martin/Merlin)。当他到处迁移的时候会改用各种不同的名字来娱乐自己。当拥有姓氏不再只是贵族的特权,而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接受每个人都可以有姓氏时,他选择了‘艾莫瑞斯’而且一直沿用下来。他的名字改来改去,但一直都以字母M作为开头。他在使用各种各样愚蠢名字的过程当中得到了很多乐趣。

不过他本不应该低估了赫敏·格兰杰的头脑。她当然听说过传奇的艾莫瑞斯!他稍做调整,编了个愚蠢的家族传说,希望这能让她满意。

他不想引起他们的怀疑。他能感觉到,现在还不是时候揭示他的身份。

意料之外的,这只鸟帮了他的忙。福克斯是他的名字么?邓布利多自己的凤凰。他心满意足的坐在梅林的肩膀上,和梅林一样,他是古教残存者的其中一个,他感受到了他们之间的纽带。他们的力量曾被古教的女祭司们顶礼膜拜,他们‘从灰烬中重生’的习性是这个世界最根本本质的显现,有生,即有死。

他不得不承认,他很钦佩邓布利多的幽默感。以一个麻瓜罪犯【1】的名字来命名一个强大的魔法生物?真是天才。

除了福克斯,他一生只见过一只凤凰,当他第一次来到霍格沃茨,向创立者们提供建立学校的援助时,那只鸟,名字叫做莫特瑞斯(意思为火鸟——by 译者),在梅林进入学校的时候做出了一模一样的表示。对戈德里克·格兰芬多来说,这只鸟的陪伴已经足够证明梅林可以被信赖。

他在想这是否是同一只凤凰…

“那么,艾莫瑞斯先生,为什么不和我们说说你是怎么会到这儿来的?”沙克尔问他。

梅林笑了。这可要讲上好一会儿了。看起来沙克尔也想到了,更进一步的提示他:“比如,你来过霍格沃茨上学么?”

是啊,只来过七次而已。他想要这么说,看向了角落里的分院帽。那个该死的东西最好不要出卖我。

“没有,”他转而这样说,“我在家学习。这在德鲁伊家庭里很普遍。我们失去了大部分关于古教的知识,但是依然抗拒现代的魔法教学来支持‘古老的方式’,尽管实际上我们已经没有人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了。”

他停下来喘了口气,打量着他的听众们,看到他们毫无怀疑的紧盯着他。至少到现在为止是这样。

“我们只有几个流传下来的古老咒语——它们学起来非常非常的困难而且危险。那就是我在之前的战斗中所使用的,”他停了一下。他知道他不得不说一些和真相相近的东西,他在之前的战斗里比预想中还更多的显露了他真正的力量,“那是一个传承下来的防护咒。”

“我知道了,”金斯莱点点头,“它难以想象的强劲。我们能学会么?”

没戏。

“我觉得不行,只有很少的几个人能够使用,而所有这些人都有德鲁伊的传承,就像我,”梅林编着谎话,“我只有在非常紧急的情况下才会使用它。在一般的情况下进行尝试会非常的危险。它的力量太强了不是现今的巫师们能够成功掌控的。

现在,或许这个能够暂时驱散他们的怀疑。

金斯莱点点头,脸上微微滑过一丝失望。“那么,你的,呃,‘德鲁伊传承’还给了你什么其他的能力?”

如果我真的回答了,你绝对不会相信的。

“恐怕没有多少,”他叹了口气,装得好像他真的很失望,“我比大多数人反应更快,有更强的感知魔法的能力以及使用极少数古教咒语的能力。没什么了不起的。”

“那你经常使用这些咒语么?”

我在过去的一千三百年里每天都要用上差不多一打。

“不常用。因为没有什么意义,用那些咒语需要耗费太多的能量,”他咧嘴笑了一下,“我更喜欢用我的魔杖。我与古教的联系使得我通过魔杖使用的魔法比其他人都要更加有力。”

好吧,这真是个无耻的谎言,梅林。你恨那根见鬼的棍子!

金斯莱看起来饶有兴趣,但在他再次开口询问之前,那个冷着脸的女性(麦格?)张口和他说到:

“的确非常不同凡响,年轻的艾莫瑞斯先生。”年轻?我都一千三百岁了!“但这依然没有解释你和邓布利多之间的联系,或者你是这么知道波特,韦斯莱和格兰杰最近一年的逃亡经历的。”

“我正要说到那里!”梅林装作很愉快的样子。见鬼,这个女人太精明了,我必须要对她小心一点。“我父亲是古代魔法的专家,尤其是某些黑魔法,在古教衰退之后崛起的那些。邓布利多常常去找他,和他谈话直到半夜。他们是多年的老朋友了。在哈利四年级之后,当邓布利多开始怀疑伏地魔拥有魂器的时候,他去找了我父亲,想试着找出尽可能多的信息。”

金斯莱把头歪向一边:“你父亲所做的事非常的危险。”

梅林差点喷笑出来。是啊,他一直都处在被一头巨龙烤焦的危险当中。

“是的,他是。恐怕那也是导致他死亡的原因,”他注意到了房间里那些同情的目光,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很悲伤,“伏地魔听到了些风声,关于我父亲在研究什么,然后他派来了食死徒。我的父母都被杀害了。”

韦斯莱夫人用手掩住了嘴,看起来倍感震惊,在听到他那‘悲惨的过去’时,她早先对梅林的敌意已经明显被忘在了脑后。他对于向他们撒了这个谎感到很有负疚感。

“我曾经和我父亲一起工作,然后已经尽我所能的收集了他的研究成果。我去找了邓布利多,”梅林说,“我们一起想办法找出了尽可能多的关于魂器的信息。我很高兴能尽可能多的帮上忙,我想做更多的事来为我父母报仇,但是邓布利多不让我这么做。他说让像我这样的人进入凤凰社实在是太危险了,如果伏地魔发现了我的‘传承’…”

在继续之前梅林做出了一副遗憾的表情。

“我真希望他能允许我那么做。他拒绝了我帮忙寻找魂器的请求,我想他是对我父亲的死有种负罪感,所以把保证我的安全当成了他的责任。他让我发誓不把关于魂器的知识透露给任何人。直到它们被全部摧毁。”

梅林痛恨自己像这样撒谎。这个谎言让他厌恶,但却必要。他不能让他们知道是他在最开始跟邓布利多讲了魂器的事。

“但你没有遵守,”一个声音说到。梅林抬起头看到哈利在看着他,“你在它们被摧毁之前就告诉我们你知道魂器的事了。”

梅林的脸暗暗抽动了一下。该死!想点什么出来,快点!

“在那个时候,哈利,我已经不在乎了,”他扯谎到,“我不能再置身事外了。我必须要做点什么。”他静静的看向他,很高兴看到哈利似乎已经接受了他的解释,他知道想要做点什么的心情到底是怎样的,“但我的确守住了另外一个誓言,就是不和你说起你体内那个魂器。那攸关生死。我非常的想要告诉你,但是我不能。”梅林的眼神仅仅凝视着哈利一人,他意识到这是自己第一次阐述着完全的真实,“邓布利多有一个理论,他认为你会从魂器的毁灭中幸存下来,而我希望并祈祷他是对的。我什么都不能做。我很抱歉。”

他希望哈利能相信他。这是真的,如果能有其他选择的话,梅林一定毫不犹豫的去做。把如此多的重担压在一个如此年轻的孩子身上并不公平。

他们面面相觑了好一会儿,然后金斯莱清了清嗓子。梅林再次转头看向他。

“你肯定有很多要说的,艾莫瑞斯先生。我很感激你的合作。”

梅林点点头,很好奇接下来会怎么发展。金斯莱继续道:

“我希望你已经意识到了你将会对我们组织有多重要。你可能会说你不知道多少关于古教魔法的事情,但是我肯定你依然比我们所有人加起来知道的都多。我希望你能够同意继续帮助我们对抗伏地魔。”金斯莱对他微笑着。

“等等,你在邀请他成为凤凰社成员?”韦斯莱兄弟中的一个问到。他瞥了梅林一眼:“无意冒犯,我知道你是个了不起的家伙,但是我们能就这么随便招一些人进来么?我们甚至都不知道他刚刚告诉我们的是不是真的!”

你是对的,我告诉你们的所有事就是一堆谎言。但那并不意味着你们不能相信我。

可是,金斯莱又笑了笑:“和凤凰社同名的那个成员显然已经给予了他自己的祝福,我又如何能拒绝他成为凤凰社的成员呢?”

就恰好在这个时候,福克斯发出了另一声颤抖的,发自心底的乐音,似乎回响在梅林的灵魂深处。福克斯将脑袋蹭向梅林的脸颊,在皮肤上留下一丝魔法的刺痛,梅林感到他的心脏跃动起来。福克斯知道他是谁,从一千年前他们首次相遇时就知道,他还向格兰芬多,邓布利多,以及现在的整个凤凰社证明他值得信任。

梅林咧开嘴笑了。

—————

哈利,罗恩,赫敏以及韦斯莱双胞胎肩并肩的走过走廊,浑身满是尘土和碎屑,走向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哈利觉得自己只想瘫倒在床上再也不爬起来。他感到难以置信的疲惫,而且他需要一些自己的时间来思考刚刚经历的这个奇怪的人生转折。

就在几个小时以前,他发现自己是个魂器,死了,之后又被带回来继续战斗。这足够让任何一个人混乱的了。

城堡里很安静,除去那些倒在门廊中的残骸,很难让人相信这里曾发生了一场战斗,直到哈利记起了那些躺在礼堂中为他而战死的人们。

他需要休息,他已经几乎两天没有睡觉了。他现在无法处理这一切。

但是弗雷德和乔治看起来并没有忧郁的感觉。

“高兴起来,伙计!”乔治冲他咧嘴笑笑,轻轻戳了下他的肋骨,“我们已经让那个老旧的发霉短裤【2】看到了不是么?我们保卫了学校!我们又再次回来了!”

“就是的,哈利,”弗雷德赞同道,“看看事情光明的那面。我们还活着,还能改日再战不是么?”

哈利设法挤出一个虚弱的微笑。

弗雷德看向他的身后然后喊道:“嘿!”

哈利和其他人转身看向那个奇怪的男人,现在他们知道他叫马汀•艾莫瑞斯,正沿着走廊走向他们。哈利没有把视线从他身上移开。他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开始相信这个人了。他在隐瞒什么,哈利能感觉到,但他依然毫无理由的信任他。就好像有什么外力在催促他对他委以信任。他没有办法解释。

他走近他们并对他们露出一个微笑,似乎有些紧张的在离他们几英尺的地方停了下来。

“马汀,我的伙计!别跟个陌生人似的,”弗雷德叫到,伸出手把他拉过来,“你救了我的命,别忘了!”

马汀耸耸肩膀:“那真的没有什么。”

“从你刚刚说的话来看这可不是没有什么,”乔治说,把脸转向他,“听起来你为了使用那种魔法冒了很大的风险。”

马汀摇摇头,试着让自己看起来显得谦虚,但哈利并不买账。他开始相信赫敏的怀疑了。在他眼前的这个人真的有难以置信的力量。

赫敏没有从他身上移开视线:“你真的了解古教么?”

马汀对她的狂热报以微笑:“恐怕并不太多,就像我说的它已经失传了。”

“哦,我知道,”赫敏一发不可收拾,“我一直都被它深深的吸引,所有那些关于梅林和德鲁伊的传说故事。不是愚蠢的麻瓜故事,是那些真正的故事,但是关于它的知识就只有那么一点点!”

哈利对罗恩翻了个白眼,罗恩也做了个同样的动作。

马汀咧嘴笑了,一个真正的笑容,在哈利看来,这让他显得有些傻乎乎的:“好吧,我很乐意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赫敏。”

赫敏为这前景双眼发亮,哈利可以看出来她有多急切的想问他更多的事。罗恩为赫敏对他的奉承很不高兴,抓住她的胳膊,瞥了一眼马汀之后轻轻拉着她走过走廊。“我们打算要找一个合适睡觉的地方,你要来么?”

马汀看起来有些惊讶,但还是跟了上来。哈利觉得他看起来一点都不累。

赫敏还在询问着他:“你真的认为你是梅林的后代么?”

马汀哈哈大笑:“我很怀疑这一点。我猜这只是一些家族喜欢说来稍稍增加他们名气的事情。据我所知,还没有一个德鲁伊家庭不做类似的事的。”

赫敏看起来有那么点失望,但没有停止提问:“德鲁伊家庭?有多少这样的家庭?”

马汀做了个鬼脸:“不算多。他们没有什么力量,只是比所有人都更传统。他们拒绝现代魔法,痛恨魔杖而且认为自己更加高人一等,因为他们是最原始的魔法使用者的后代。他们还认为其他人都不如他们因为他们必须依赖棍子——抱歉,魔杖。”

哈利饶有兴趣的看向他:“你是说他们完全不使用魔杖?那怎么可能?”

马汀肯定的告诉他:“德鲁伊人和最初使用古教魔法的人并不使用魔杖。他们通过自己的身体使用魔法而不是通过一个魔法核心。但是当这个方法失传,当古教衰退之后,以这种方法使用魔法变得不再安全了。魔杖魔法要弱的多,但却安全。我们中的一些人依然学习古老的咒语,但是要想试着像曾经的德鲁伊人那样发挥出咒语全部的力量就太过危险了。这就是为什么你们无法在霍格沃茨里找到我们中的任何一个。如果我们拒绝使用魔杖,我们就无法学习魔法,因为我们不能控制我们使用的力量。那些知识已经失传了。”

哈利努力消化着这些话。没有魔杖的魔法?这看起来根本不可能。他曾看到邓布利多使用无杖魔法,但也只是一些小事,就像是余兴表演。难道有那么一群魔法使用者可以不用魔杖来控制这么强大的力量么?

乔治看起来充满好奇:“你能用这种无杖魔法么?”

马汀笑了一下,有那么一会儿,他看起来就像陷入了自己的思绪:“我可以做‘一些’事。但是,和我母亲不同,我从来都不喜欢德鲁伊魔法带来的局限性。我想要更好的学习,使用魔杖。我父亲曾教导我。他是更进步的德鲁伊中的一个。如果不是因为我母亲那个正直的家庭我或许本能来这儿呢。”

赫敏转过身来,她的好奇心再一次的被激起了:“你可以用无杖魔法?你能让我们看看么?”

马汀站住了,咬着嘴唇,思考着。他向四周打量了一下,然后伸出了他张开的手掌:“Forbearnan”【3】

接下来发生的事让哈利始料未及。马汀的眼睛闪耀着金色,就像点燃了一簇小小的火焰——为这个短小的瞬间而燃烧,接着马汀的手掌上满是劈啪作响的橘黄色火焰,在他手掌的皮肤上无害的烧着。

马汀笑了下:“Fugol

他的双眼再一次金光闪耀。他很快的抓紧了拳头,当他再次张开的时候,他的手上坐着一只小鸟。它在那坐了一会儿,在它展开翅膀飞走之前明显被惹火了。哈利看着它飞出视线,然后带着个大大的笑容转头看着马汀。

“这太绝了!”

马汀笑了起来:“这不过是个简单的小咒语。没有用到真正的力量,说实话这根本没什么用。”

赫敏的眼睛吃惊的睁大了:“这无所谓!这依然是古教的魔法!这是直接由梅林自己传下来的!如果这种力量能够被调查之后被使用——”

“或许最好不要。”马汀坚决的说,再次沿着走廊走去,越过了罗恩,弗雷德和乔治,他们依然盯着他的手就好像在期待从里面能再飞出几只鸟来。

赫敏皱着眉头跟上去:“但是那种魔法依然还在这个世界上。要是能够再次取回那些知识,或许我们就能使用它了!”

马汀摇着头:“如果说对古教我只知道一件事的话,就是它最优先考虑的是这个世界的平衡。它的淡出是有原因的,而我相信当时机到来时它会再次回来。”

马汀在说这话的时候转头看向了哈利,而哈利感觉自己不自主的颤栗了一下,就像打了个冷战。

“但是——”赫敏坚持着,“我们是在和伏地魔战斗,如果我们能拥有梅林的力量——”

“但是还有其他人拥有那样的力量,赫敏,”马汀停下脚步面向她,“她和梅林来自同一个时代,同样跟随着古教。正是她和她对力量执迷不悟的渴求造成了这一切的开始。她的行为太过可怕,导致力量的平衡被改变,古教也开始弱化。梅林或许是有着美好的意愿,但她绝对没有。不论何时都需要有一个平衡的,赫敏。或许你能猜到她的名字是什么?”

赫敏站住了,额头上蹙着细微的皱纹,看起来忧虑不已。

“莫佳娜。”

马汀伤感的微笑。哈利拼命的想要回忆他的魔法史,却收获甚微。他能想起的关于莫佳娜的一切都来自他在巧克力蛙卡片背面读到过的,说莫佳娜是亚瑟王同父异母的姐姐,还是梅林的敌人。

皮皮鬼突然飞进视线,省了他再问更多问题的麻烦。

“哦哦~~,看看,看看这都是谁啊!是傻乎乎的小不点波特!从死亡归来!他真的活着么?”他冲向哈利,用一根手杖敲他的脑袋,“哦哦,看起来是实心的!不是个鬼魂么?皮皮鬼要不要再试一次?”

“别闹了皮皮鬼!”哈利咆哮着,伸手挥向在半空吵闹的鬼魂,却连边都没碰到,皮皮鬼轻易的躲开了他。

皮皮鬼转过身,开心的咯咯笑着冲过赫敏和马汀:“看看这还有谁?傻小子的朋友是不是?”接着他的眼睛落在了马汀的身上,震惊的睁大了。皮皮鬼在看着马汀的时候还向下跌落了几英尺。

哈利僵住了,难以置信的看着皮皮鬼,自从哈利知道皮皮鬼以来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么的严肃。

皮皮鬼又咯咯笑了起来,他的双眼紧紧盯着马汀:“很好,很好,很好…这可真是个惊喜。那个神秘的艾莫瑞斯又再一次出现了是不是?皮皮鬼想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他的确做到了。”

马汀盯着皮皮鬼,脸上稍微透着不悦:“我认识你么?”

皮皮鬼笑了:“哦哦哦,他在玩一个危险的游戏。皮皮鬼知道。非常危险的游戏。”

接着皮皮鬼引爆了一个巨大的覆盆子,然后逃开了,再一次自顾自的咯咯笑着。

“这到底是TM的怎么回事?”罗恩问到,但是马汀只是耸了耸肩膀。

“毫无头绪。”

哈利没有被糊弄过去。他在隐藏着什么。皮皮鬼怎么会知道他是谁?他刚刚到底是什么意思?

在去公共休息室的路上马汀没再说一句话,而哈利仔细的观察着他。他无法不注意到,当他们到达肖像画洞口的时候,胖妇人突然停下了正和她朋友维奥莱特讲的正欢的战斗过程,并在向前旋开让他们进入时给了他一个奇怪的注视。

他们都踏着沉重的步伐爬上楼梯,走进第一个还可以使用的宿舍,把自己扔到床上。韦斯莱的男孩们几乎是立刻进入了沉睡。但是尽管哈利早已经疲惫不堪,却还是醒着,思考着发生的所有事。

伏地魔现在在做什么?他正在使用古教么?古教到底又是什么?它到底比普通的魔法强大多少?他怎么能抵御它?

他翻身侧躺着,看到马汀坐在窗边,看向外面的场地,看起来甚至不露一点疲态。他的脸上有一种悲伤,忧郁的表情。

他是谁?他在隐藏什么?他真的能信任这个马汀·艾莫瑞斯么?

当哈利最终屈服于睡眠时,这些思绪依然在哈利的头脑中盘旋不去。

但是梅林无法入睡,尽管他的确感到疲惫。他唯一能想到的就只有哈利以及前方都有些什么。哈利真的会是那个最终使古教回归的人么?

他痛恨对哈利不说实话,在经历了所有那些别人对他说的谎言之后,他有权知道真相。不过,并不是梅林说的所有事都是谎言。世上的确存在着拒绝现代魔法的德鲁伊的家庭,这部分的确是事实。只不过他并不是其中一个。很多德鲁伊家庭都声称自己是梅林的后代,每次都会让他大笑出声,他从来没有过孩子。

梅林叹了口气。他到底在想什么?一口气弄出那么多的谎言,之后还大咧咧的向他们展示他的魔法!

之后皮皮鬼跑出来戳破他已经塞得太满的谎言包袱。

他能想到的就只有他又给自己织了一个包裹自己的谎言之网。他还以为自己已经不用再经历这些了,这些谎言,这些欺骗。这让他稍稍警觉到自己这么多年来已经有多么习惯说些油滑的谎言。

他闭上眼睛。除去和亚瑟以及骑士们那几十年珍贵的时光,他的整个人生就是个巨大的谎言。他还能再做回他自己么?是否还会有人真正的理解他?

梅林甚至都无法记起上一次有人用真名呼唤他到底是在什么时候了。

~~本章完~~


【1】盖伊·福克斯:天主教阴谋组织的成员。1605年,此人和同伙准备在英国上议院议会期间安放爆炸物以炸死詹姆斯国王和英国上议院成员。后来因为有人泄密而被捕,最后被处死刑。根据物理学家的计算,若当时阴谋得逞,将炸毁大部分威斯敏斯特。1981年美国漫画家Alan Moore以其为蓝本,创作了漫画小说V For Vendetta,后来该漫画小说被改编为同名电影《V字仇杀队》

【2】虽然译者没有在HP原著中找到这个说法,但是似乎很多欧美的HP同人都用这个来形容伏地魔…

【3】Forbearnan:根据merlin wiki,意思是燃烧(burn up)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