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odencat

【翻译】那些不再生长的芦苇 第1章 04 丨主明主

人物关系:主明主,真春

原文链接: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4251680/chapters/32866416

作者:coolkidroland

本文为HungryThirsty Roots系列第三篇

系列第一篇:Crooked Hands

系列第二篇:Goblin Men

————————

第一章 过于甜蜜的表象   04

晓倚在摩尔加纳的前排座位上,早就对类似于‘内部空间’和‘我的魔法猫’之类的问题免疫了。他就只老老实实的在这空荡荡的尴尬猫公交车里待了5分钟,然后就靠着门,把脚伸到了吾郎的腿上。吾郎一直在无意识地把晓的鞋带解开再系上。

“学校怎么样?”他问到,一幅带着恶魔面具穿着王子外衣的凡间画作。

晓把头完全靠在车窗上。“就是学校呗。明天有英语测验,我完蛋了,对吧?”

“什么,没时间学习么?”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晓轻轻地用鞋跟顶了顶吾郎的肚子,“我应该让你来辅导我。”

“嗯~~ 第一个问题,来栖先生,persona的复数形式是什么?”

“这题也太偏了!”摩尔加纳在他们的头顶,他们的周围哀号着,“再说,这绝对不在他的英语测验里。”

吾郎略微不高兴地吹了口气。“那好吧。What do you want to studyin college?”

他的口音还行,就是太过柔和了点。曾经有人说过晓很有模仿的天赋,善于像个导游一样鹦鹉学舌。要自己开口表达才是让他为难的地方。他甚至都不知道要怎么用日语来说他想在大学学什么。他想要学怎么付房租。

“Ah, maybe --chemistry?”

吾郎看了他一眼。“你讨厌化学。”至少他们现在又说日语了。

“是啊,但是我记得化学是哪个词。”

印象空间从窗外掠过,他们已经不再因为构造和那些骨骼而觉得恶心了。上面一层的怪物们已经不愿理会他们。晓很好奇它们是不是通过什么阴影八卦网络而认识了摩尔加纳。另找一天,他可能会让摩尔加纳和它们玩玩猫和老鼠的游戏。

他们又沉默了下来。这很舒适。如果他们不是被迷幻风格的人性丑恶面所包围的话,晓甚至可能会小睡一觉。

就像个受虐狂一样,他让自己保持着清醒。“所以,嘿。”

“什么?”

“你是想让真要你好看么,还是…?”

吾郎往后靠去,手指的动作停了下来。“不。我宁愿不要被青年警官女士暴打。”

“那你干嘛要挑拨她?”

吾郎转头看向窗外。“很抱歉我说不出什么理由,但我自己也不知道。”

晓倒是有几个猜测。同样,他觉得吾郎也有。

“你知道,其实我不介意你完全无视他们。”

“那个——”吾郎用指节敲了一下窗户,“说起来容易做着难。我的脾气比以前还要暴。”

“你把它埋得相当深。你的阴影……”

吾郎僵住了。摩尔加纳慢了下来,然后为了掩饰又跑得有点太快了。晓被晃到了一边。慢慢的,吾郎又开始动作起来,仿佛只因为如此一来他就可以脱掉一只手套然后让他的牙齿来修理他的角质层一般。他吐出来一个倒刺,摩尔加纳尖叫着什么关于卫生的话。吾郎的中指渗出了血珠。

“我的阴影?”他问。

晓想要向他伸出手去,但是又忍住了。“他相当狂躁。如果你最近所经历的这些都是在重构内心的话,我并不奇怪你会在这上面遇到麻烦。”

“你一直都对人这么慷慨的么?”

“我10岁的时候,有一个月我都没有吃午饭,因为我总是会把我的饭给一个他妈妈忘记给他做饭的孩子。”

“……一个月之后呢?”

这回轮到晓移开视线了,从挡风玻璃看向外面的混沌。“我父母发现了,然后他们有一个月没有给午饭。‘这样我就会对自己已有的心存感激’他们说。”

“这太可笑了。”

“是什么都一样。反正不管怎样我都挨饿。”

“自己选择的饥饿是不一样的。”

晓把腿从吾郎的腿上抬起来,然后滑过座位。作为Joker,当他抬起手把面具从吾郎的脸上拿掉时或许都已经失职了。吾郎困惑地眨眨眼,但是他的面具长得像是伊戈尔那张可怕的脸完全是他自己的错。晓把面具放到仪表盘上面,然后双手的手指在吾郎的外套上蜷曲起来。

他们两人的亲近技巧从在吾郎公寓中那第一次笨拙的尝试以来已经有了显著的进步。吾郎学到了‘压力’与‘淤伤’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东西。晓学到了不要把男朋友的后背推到任何东西上面。他们在进步。

而且他们成功避免了直接一头撞进一辆有感觉的自动汽车,直到晓拉着吾郎倒在他的身上,四肢在人造皮革上伸展开来,对着吾郎褐色的瞳孔露齿一笑。

摩尔加纳紧急刹车,送吾郎的肩膀撞上了方向盘。他抓住方向盘,喇叭轰鸣起来,同时晓整个人摔在了地上。粗糙的地毯压进他的脸颊。摩尔加纳把门砰的一下打开。

“出去!出去!你们两个从现在开始给我走路吧!”

“摩尔加纳——”

摩尔加纳不给晓谈判的机会,他闪烁着所有能打开的灯。副驾的门猛然打开然后又关上。

吾郎把晓从地上拖起来,帮着他爬下了猫公交后他自己才跳了下去。他回手要去关门,但是摩尔加纳打了他一下然后变回了表情很不愉快的猫怪形象。

他一脚踢向晓的胫骨。“恶心!”

晓在手里咳了一下以掩盖笑意。“抱歉。”

“你才不抱歉。”摩尔加纳认真地、大惊小怪地清洁着他的爪子和耳朵。“恶心,恶心,恶心!”

在这团混乱当中,吾郎的面具又回到了原本的位置。面具遮住了他温暖的笑容。晓知道他应该要一直道歉,但是他需要点时间。

吾郎蹲下去抚摸着摩尔加纳的两个耳朵中间。“我们绝对不会再玷污你真皮内饰的纯洁了。我们已经接近目标了么?”

“最好是这样,”摩尔加纳抱怨着,“我要把你们两个都喂阴影。”

他们很接近了。晓都不需要摩尔加纳来告诉他这一点。他在肾上腺素的激增当中、在亚森浓烈的兴起当中感觉到了那个阴影。晓让人格面具的直觉引导他安静地前进。从眼角处,他能看到蓝色的迷雾在吾郎的身边升起。

杉村很容易对付。印象空间的阴影们一直都是这样。晓想知道,是什么让他们如此不同的。是他们罪行的程度,野心的缺乏,还是说他们是简单以整体的创造性来分别的么?或许,经过更多时间,给予更多机会,每一个在印象空间徘徊的人类阴影都可能发展出一座殿堂。

晓看着那个阴影,想着:我们说不定可以试着和他理论。

然后他想:不行。

当杉村的阴影爆裂开失去人形的时候,一个骷髅升起到他们上方,饥饿地呻吟着抓过一切能够到的东西。不止一次,摩尔加纳勉强扭着身体从那骸骨的指间躲开。

这并不是一个强大的阴影。他们做得还不错。晓咽回去了一个呼唤杏或是佑介的命令,每次他都要浪费上几秒来想起他们并不在这里。不知怎么的,这比单打独斗还要困难。在他切换人格面具之前,一声‘Skull’哽在了喉咙里,延迟的时间正在变得越来越长。

吾郎翻滚着躲过那只探寻的手并切断了两根手指。骨头掉到地上的时候关节还在扭动。摩尔加纳在骷髅能够重组之前用加尔将它们吹走,然后不得不在一个咒语缠上吾郎的手臂时向后跳开。迪亚拉玛把它挡了回去,但是吾郎已经撤退了。他没想过会有人给他治愈。

阴影跃起跟上了吾郎,晓看到了一个空档。就在他张嘴准备召唤罗兰的时候,阴影的耶加正中他的胸口,然而片刻之后阴影就被罗兰的亚基达因烧成了黑色的灰烬。咒语咬进了晓的肋骨,让他喘息着喊叫出声。

如果杉村有进行什么悔改的演讲,那晓一定是没有听到。他靠上离他最近的抽动的、令人作呕的、温暖的墙壁,努力不去想他的肋骨可能会向内弯曲刺穿他的心脏和肺。阴影消散了,他们完成了自己的工作,然后晓顺着墙滑下去,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有一只手放到了他的肩膀上。那些手指颤抖得如此厉害就好像手的主人得了低体温症。

吾郎。他的脸上毫无血色,脸颊一片苍白。晓咬紧牙,然后抬起胳膊用自己的手盖住了吾郎的。

“我没事。”他喘息着,毁掉了所有他可能已经构筑起的‘没事’的幻觉,“就只是很疼而已。”

“佐罗!”摩尔加纳呼唤到,接着治愈魔法就像热水一样冲刷过晓的身体。他拖着自己的身体坐直起来。眼前的世界甚至都不再晃动了。吾郎依然没有放手。

“那是——”

晓打断了吾郎。“可能会发生的事。你觉得摩纳是来干嘛的?”

“他就和新的一样!”摩尔加纳把一个爪子举起来,“只要有我在就没什么需要担心的!”

“你也担心来着。”吾郎嘶声对摩尔加纳说到。

晓又轻拍了一下他的手。“就像我说的,可能发生的事。”

“那很糟。”

“我们很幸运。是我的错,我在等着…”

“Skull,”吾郎说到,他的呼吸开始逐渐平稳了下来,但是他的瞳孔依然细小如针孔,而且他依然没有放手,“或是Queen。”

晓试探性的深呼了一口气,没有器官错误地挤压在一起。他转了转肩膀,他的胸口感觉很好。吾郎终于,终于松开了手。晓抓住他的手,和他掌心相对,手指互相交叉地握在一起。他微微握紧,一个小小的正面示例总是不会错的。

吾郎低下头盯着他们的手。“对不起。”

“因为你没有无动于衷么?欢迎加入俱乐部。你将不得不和我还有Fox一起站在后面,但是我们聊得很不错。”

“因为让你陷入了麻烦。”

“是真——Queen让我陷进来的,而我默许她的。我已经把我的负罪之旅都计划好了。”

吾郎猛地退后,手也拿了开来。“不要。”

“吾郎——”

不要。如果这真的让你那么难过的话,我会撤回我的道歉。”吾郎站起来,把浮尘从白色的裤子上掸掉,“没有必要让新岛妹妹更加不高兴了。你说你没事?”

“千真万确。”

“那你刚刚的话我就当没听过。”

并不尽然,晓想着,但是希望总是有的。或许到明年的这个时候,他们又能够一起去唱歌了。又或者真会决定要去北海道读大学,或者是去美国。

————————

 

  • 吾郎:你父母是什么样的人?

  • 杏:吼噢

  • 杏:

  • 杏:你这是个什么凌晨一点的问题啊

  • 吾郎:抱歉

  • 杏:没事,我已经起了

  • 杏:我的父母么…好吧…

  • 杏:我爱他们,我知道他们也爱我

  • 杏:但是有的时候我倒希望他们会吼我,因为一些比如……

  • 杏:‘我等到早上一点才做作业!’之类的

  • 杏:怎么了?

  • 吾郎:我想我大概是在试图凭空构筑一个故事出来

  • 杏:真~~~的么?

  • 吾郎:我很好奇普通人是什么样的

  • 杏:哦,好吧,你这样是不可能知道的

  • 杏:我想惣治郎很接近了,但那也还差得远,你知道吧?

  • 吾郎:我知道

  • 杏:晓的父母还没有离异吧?

  • 吾郎:我听到的关于他们的消息都不怎么好

  • 杏:是~啊,咱们自己人

  • 杏:你还记得你妈妈么?

  • 吾郎:我想我所有关于她的记忆一定都被篡改过了。我不知道我觉得自己和她长得像到底是因为我记得她,还是我,那个…推测的?我和我父亲不怎么像。

  • 杏:感谢上帝。

  • 吾郎:羡慕我的满头秀发么?

  • 杏:羡慕死了!我们应该给你做点造型。做个染发!你染金发肯定好看。

  • 吾郎:你这个疯女人

  • 杏:全都是作业的错。晓睡着了,是不是?无畏的团长没回我信息。你也应该回去睡觉。

  • 吾郎:睡不着。你在做什么作业?

  • 杏:作为一个书呆子,你的历史怎么样?

  • 吾郎:我历史超棒的

——本章完——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