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odencat

【Merlin Xover HP】古代遗物 第1章【旧文搬运】

原作:TeenMuggle

翻译:woodencat

原文地址:http://www.fanfiction.net/s/8350179/1/Ancient-Relics

简介:梅林·艾莫瑞斯为这一时刻的到来已经等待了一千三百年。他能否实现命运对他的要求?哈利是否会信任这个神秘的陌生人?古教和整个巫师世界的命运将由他们决定。《死亡圣器》中‘霍格沃茨的战斗’开始的AU,写于《梅林传奇》第四季结束之后,第五季开始之前。

————————

第一章   前行

他一直都知道这个时刻将会到来。这是无法避免的。他已经在这个地球上生存了太长时间以至于他无法把自己持续的存在仅仅当成是一个意外。他之所以活过了如此长久的时间是有原因的,他有大把的时间来思考这个事实,而现在他曾在忍耐中度过的那失意的数个世纪,以及他所展现出来的耐心都将迎来它的终点。

这真的很奇怪。他已经花了那么长的时间等待他再一次从阴影中走出的时刻,可他却从没有真正想过当那一天到来时他该做些什么。

 而这一天已经到来,他对此毫无疑问,他无法解释他是怎么知道的,他就是知道。而这一天并不会到来的更早。 

他从未进行过干涉,无论他有多想,无论他有多渴望他可以。他没有权利去干涉现代的世界,这不是他的归宿。他的归宿曾是甘美洛,和亚瑟以及其他人在一起,一个古教盛行的地方,在那里,古教的力量在每一个生命体内涌动澎湃并给世界带来和平与和谐。 

但是那个世界已经消失了。在亚瑟死后,超过一千三百年前,古教的魔法就已经衰退了。所有在亚瑟统治期间他为之努力的目标突然之间就被一个简单的行动毁灭了。莫德雷德,那个曾经无辜的孩子,在卡姆兰的战场上杀死了亚瑟,与此同时,世界的平衡被毁坏了。古教为这暴行而哀嚎,而它的力量就此凋零。它的遗产只被保留了短短的几个世代,到最后,它被人们遗忘而它的知识就此遗失。 

但它并不是完全遗失了。是古法所留下的全部。他存留于世,古教的力量依然在他的血管中流淌,这最后的遗物。 

他依然能感觉到它,即使过了这么多年,它依然像曾经那样强大。它引导着他。 

他一直拒绝相信古教的力量已经被连根拔起。他依然能感知到它,它在他的四周流淌。就连麻瓜都能感觉到它的存在,虽然他们不太能与它固有的力量相调和。它一直蛰伏着,等待着多年前造成的错误能够被纠正。只有到那时它才会真正回归。 

是的,古教仍然存在,他很确定这一点。 

在亚瑟死后的几个世纪里,看着它到底是如何湮没的让人难以置信地沮丧。弱化的魔法取代了它,单纯是丑角耍的“魔法把戏”,这些放在以前会被当做魔术师解雇的人突然变得凸现出来,成为了一股全新的势力。他曾经无比轻视他们,尽管经过了几百年时光他们的魔法和力量有了很大发展,可也从来无法和他的相比。他的且只有他的力量,才是真正的魔法。 

那些年他看着他们的社会逐渐发展,常常被他们滑稽的动作和他们不通过一块木头就无法使用的魔法逗乐。他们没有一人怀有真正的力量。 

之后,大约一千年前,四个年轻的魔法师引起了他的注意。他们也使用魔杖,就像其他人一样,但与其他人不同的是,他从未见过像他们所使用的那种力量。在他看来这是新与旧的交互融合。他们意想不到的强大,而他知道这是极少数他能够干涉的情况。他们有一个想法,这最初看起来是一个疯狂的想法,他们要建一所远离麻瓜视线的学校,向年轻人传授魔法。 

他被这想法迷住了,一所这样的学校会让他年轻时在甘美洛的时光大为轻松。但同时,他又犹豫了。让魔法得以被大众接触,在令人钦佩的同时,在他看来也失去了神秘性。他还记得他对能自己发现如何使用魔法感到多么的惊异和神奇,这让他竭尽所能地去做到最好,去领悟纯粹的魔法的精髓,而看起来这个学校让这点被忽视了。在他看来,这让魔法变成了一种权力,而非特权。 

不过,他最终还是去了。古教给了这四个创建者非凡的力量,而他知道这一定是有原因的。它‘想要’这发生。 

所以他远远的帮助他们,给他们建议,教给他们连做梦都想不到的魔法,从未展示他真正的自己,并看着霍格沃茨繁荣起来。 

他早先的恐惧被证实毫无根据。这让他比过去几个世纪都更加享受看着年轻的思想被传播,看着他们的力量发展和壮大。那么多来自麻瓜家庭的孩子,本来会生活在对自己奇怪能力的恐惧当中,而现在他们有机会与和他们一样的孩子一起充实且快乐的生活。这让他们远离那些害怕他们是被魔鬼附身的麻瓜们,而且教给他们如何真正领会魔法的神奇。他希望这样的教育和团体可以让他们走上一条有别于将莫佳娜导向毁灭的道路。 

但是,黑魔法依然盛行。无关教育,无关他们被给予了多少,总有一些人认为自己高人一等,从而想要得到更多。 

看到邪恶在世界上溃烂流脓却无所作为让他很痛苦,但他的直觉告诉他:现在还不是时候。 

然而,霍格沃茨的确带来了更多的益处。它让孩子们看到他们不需要畏惧自己的能力,那里总有一个他们的容身之处。

女巫狩猎是让他最为心碎的年代。欧洲在燃烧,女巫们,巫师们还有麻瓜们被大量屠杀。他无法拯救所有人,尽管古教允许他这样做。他几乎失去了信念,它如何会让这样的暴行发生?但他等待着他的时机,痛苦又绝望,祈求着终结的到来。 

《国际保密法》签订的那一天让人伤感。他说服自己,这个世界被憎恨、恐惧和暴力撕裂为两半是无可避免的结局,而这也是前方唯一的道路。但这仍然让他伤心不已,让他无法自制的怀念在甘美洛的日子,在那里巫师和麻瓜和平又和谐的比邻而居,互惠互利。这让他绝望的认为这是让他们沦落至此的原因。躲藏潜伏在阴影中,畏惧于展示他们的本色。这让他无法避免的回想起自己充满恐惧的童年。就算是出于自己的选择,也没有人应该生活在秘密里。 

在那之后,旁观变得日益艰难。麻瓜们开始淡忘魔法而巫师们满足于他们的避世隐居。 

他一直关注着,他知道自己必须等待再度前行之日的到来。他甚至去了几次霍格沃茨,有时是学生,有时是老师,用一个简单的咒语来掩饰他的年龄和似是而非的背景故事。 

他第一次被分院时无比搞笑。那可怜的帽子差点震惊的从他头上掉下来!最终它拒绝给他分院,声称他不值得去了解魔法的力量(他为这个大大的脸红了,他从没能克服这个事件带来的影响)而最终他自己选择了学院。他每次都选择不同的学院(毕竟他需要让生活有点变化)。目前为止他最喜欢的是赫奇帕奇。虽然他同样钦佩勇敢,智慧和野心,但他觉得真正衡量一个人需要看进他的内在。他觉得忠诚,努力和决心是常常被忽视且被视作理所当然的品质,不论再怎样为其他素质所倾倒,只要拥有这些,在他看来就已经足够证明他们的价值。 

再说,他从没遇到过一个邪恶的赫奇帕奇。 

他常常在想格温应该会是个赫奇帕奇,她是个善良,诚实的女性,仅仅是做她自己就触动了很多人的内心。有时他被自己试着把所有老朋友分进霍格沃茨不同学院的举动逗乐。不计后果又勇敢的亚瑟和高文分进格兰芬多,永远忠诚的兰斯洛特分进赫奇帕奇,学者的盖尤斯分进拉文克劳…直到悲伤再一次将他战胜。他们已经都死去、离开了,只有他还在世间徘徊… 

他那几次在学校中度过的时光很愉快,是他无止境的时间中的短暂消遣。虽然不屑一顾,可他对‘现代魔法’也变得精通起来,甚至购买了一根魔杖。他讨厌通过魔杖来使用他的魔法,他总是需要小心的进行控制。他在奥利凡德先生的商店第一次握住魔杖试着使用咒语时简直就是个灾难。一个简单的漂浮咒让他毁了半栋建筑。除非无法避免他从不使用他的魔杖,这太拘束了。 

当然他在霍格沃茨时都很优秀,保证自己一直了解现代世界的最新型魔法以避免尴尬的问题。但不管怎么说,不得不表现的像一个无知的孩子都让人沮丧,而他从不敢和别人走的太近——他知道这只会让他在他们最终屈服于衰老时感到痛苦。他唯一敢坦白表示友好的对象是幽灵们。他在协助创始人们建造学校时就认识了当时还活着的格雷女士和血人巴罗,而在之后的几百年里遇到了其他几位,他很难避开他们的陪伴。他们知道他不止表面看来的那么简单,但是他们保守着他的秘密。他们和他都知道看着世界前进变化而自己却保持不变的痛苦。画像们也一样,保守他的秘密——胖夫人似乎对他格外心软。就连皮皮鬼都保持沉默,出乎意料。 

但这仍然让他难过。他知道他不能太过干涉现在的世界,不知怎么的他感知到古教禁止这么做。几个世纪以前他就看到过这些影像,那时莫佳娜为了让他无法在卡姆兰的战场上保护亚瑟而把他骗进了水晶洞窟。他知道他该于何时前行而那个时刻在最近的大约六十年中更加接近了,汤姆·里德尔诞生了。 

他有点让他回想起莫佳娜,对世界充满仇恨,决定要惩罚每一个人。他目睹了他崛起的力量,痛恨自己没有干涉。他的时间已经近了,却还未到。 

他看到了他对魔法犯下的种种暴行,以一种无法想象的残暴手段分裂他的灵魂。但是,他依然在等待。 

他看到了阿不思·邓布利多曾试图与其对抗,一个徒劳的尝试。尽管几个世纪以来,阿不思·邓布利多是第一个在力量上甚至能比得上他自己的人,可是与那样的邪恶对抗却没有胜利可言。至少对他如此。 

之后,当看起来已经失去一切时,出生了。那个他等待的人。 

哈利·波特发出了第一声哭喊。 

他在还是婴儿时就击败了里德尔,也因为他承受了残酷的记忆。 

他在被自己家人痛恨和轻视的环境中长大,走到哪里都被人注视,在很小的时候就被迫面对难以想象的恐惧。 

他开始不耐烦了。他知道那时刻已经前所未有的接近。但他看着哈利在霍格沃茨的时光匆匆流过。 

之后事情发生了。伏地魔回来了。 

他从伏地魔从坩埚中踏出的那一瞬间就知道了。从亚瑟死后,古教还从未如此发出过哭喊。这实在太过错误和可怕。伏地魔以一种如此怪异的方法使用了古教的古老仪式,他破坏了整个世界的平衡。只有哈利才有能力阻止他。 

他告诉自己就是现在,现在是再一次前行的时候了。但是他退缩了,有些东西感觉不太对。他没有对整个巫师世界暴露自己。取而代之的,他去找了邓布利多。 

当他发现邓布利多已经意识到魂器的存在时很是惊喜,他常常忘记尽管巫师世界不像古教那么有力量,却也依然在发展中有了长足进步。他常常低估了这些人。 

他没有向邓布利多透露他的真实身份,有什么东西告诉他这不是正确的行动。但邓布利多是个强大的巫师,他从这位新相识那里感知到了他的力量,并且知道他来自古教,并因此暗暗的信任着他——尤其是在他的凤凰公然表示了信任之后。 

他时常会出现,来了解邓布利多的进展,催促他向哈利揭示预言,告诉他正确的方向,但总是小心的不踏过界限。最终击败伏地魔是哈利的命运,而他的命运是在哈利实现它时保护他。这让他的内心充满沉重的悲伤,他想起了另一个头脑发热的年轻人曾在他的生命中扮演过类似的角色。 

他知道关于魂器的一切,他一直都能够感受它们在这世上邪恶的存在,但他不敢向校长透露太多。他只是来引导的,而不是来完成所有事的。哈利是那个唯一能做到这些的人。 

看到哈利在霍格沃茨的第五年和第六年到底被迫忍受了什么相当程度上的激怒了他,这里本该是他安全的天堂。他一次又一次的催促邓布利多把所有一切告诉哈利,他有权知道的一切,但邓布利多从未听从过。这几乎把他逼疯了。邓布利多尊敬他,甚至是敬佩着这个时不时带着那些他近期私人动向的令人不安的精准细节出现的奇怪的男人,但他依然不为所动。他常常在想,要是邓布利多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是否还会这么固执。 

但是,他依然藏身暗处,即使是在邓布利多去世之后,他觉得哈利最需要他的时候。他静默的看着哈利和他的朋友们踏上了无论对什么人来说都是最为困难和危险的探寻之路。他存在于他们前行路上的每一个地方,穿过所有的黑暗和痛心的时刻,不为人所见,从不干涉,一直听从着古教的直觉:还不到时候,还不到时候… 

他们寻获并摧毁了魂器,他对三个年轻人能为彼此付出所有感到难以置信的骄傲,就像当他想到若是创始人们发现他们宝贵的传家宝变成了什么东西的反应时感到相当的有趣。 

在好像一瞬之间,他们回到了霍格沃茨,团结起其他学生一起对抗威胁到学校的邪恶,而他依然不为人所知的待在角落里,焦躁不安。 

他看着战斗在霍格沃茨展开。他感到了杯子的毁灭。只剩三个,虽然最艰难的还在后面。他向古教的力量祈祷哈利能有力量完成他需要做的。 

接着,突然之间,他知道了。就是现在。这是一个非常普通的时刻——他漫无目的地站在霍格沃茨的走廊上,战斗在他的周围肆虐展开,而他知道,现在时候到了。 

他将自己长久未用的魔杖从口袋里抽出,紧紧地握在手里。为什么偏偏是现在——在战场的正当中——他不知道为什么古教选择让他在这时前行,但他毫不怀疑现在就是那个时刻。 

他大步走下八层的走廊,魔杖伸展开来。小心,艾莫瑞斯,古教似乎在说,你的命运是确保古教重新回到世界。不惜一切去保护那个男孩。他是唯一一个能够导正一千三百年前所犯下的错误的人。只有他能使黑暗消散。/

他笑了:“我不会失败的。”接着他匆匆离去加入了战斗。

梅林·艾莫瑞斯终于再度出世。

——本章完——

虽说是旧文,但是格式全都要重新调整,而且说不准哪个字就会被‘每文感’一下。。所以估计一天发1-2章这样吧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