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odencat

【翻译】碗中之鱼(盖文/康纳)ch.4

作者:ConnorRK

配对:盖文·里德/康纳    汉克&康纳

警告:详细的暴力描写 强暴/非自愿性行为

原文地址:Fish in a Bowl

简介:当汉克受伤,有两周时间只能做案头工作的时候,康纳被迫和盖文一起调查异常仿生人的案件。

————————

第四章

他的桌子上简简单单毫无装饰,虽然汉克总是嫌弃他没有私人物品。不过他也并不是人类,所以他没管桌子,开始查看证据,让他们已经收集到的讯息把过去的几天推到他处理器的末端去。

联系是很明显的。这些谋杀总是发生在夜晚,在这些地方刚关门,大部分员工都离开的时候。那台RF700进去之后,先用伯莱塔M9杀死里面的人类。从鉴证科返回的结果已经证实了这些子弹都出自同一把枪,但这也没给他们带来什么新的线索——并不是所有底特律的典当行都会完整写下他们售出枪支时候的记录,而且就算他们真的把枪卖给了仿生人,也没有人会承认。

然后那台RF700会拆开那些仿生人,检查他们的生物组件。或许是在找什么不同寻常之处。康纳还不确定那是什么,而且他有种感觉,就是那个RF700自己也不确定。它连接它们的处理器并梳理它们的文件,检查设置和程序,就如同蕾拉的记忆曾经揭示的一样。

他的记忆文件唤起了那种调节器被拔出胸口时的烧灼之感,而且有那么片刻,他甚至无法分辨自己到底接入的是哪一个记忆——蕾拉的还是他自己的。他直接关闭了它。

之后RF700偷走了他们的记忆芯片。康纳的直觉告诉他,那个RF700检查那些程序和文件是为了找到逆转异常化的方法。因为蕾拉的记忆已经揭示了动机——那台RF700是异常仿生人,而且想要回到异常之前的状态。

康纳翻过这些文件。这些案件里不同寻常的是那两个异常仿生人。蕾拉藏起了她的——它的记忆芯片并删除了一切,这样RF700就无法有任何发现。而且那个RF700在接入到它的端口之后一定也已经发现了蕾拉是个异常仿生人,可是却没有在它的记忆和文件里找到蕾拉成为异常仿生人的原因,所以它才那么生气。

戈登在RF700之后的一次谋杀当中打破自己的程序,成为了异常仿生人。

再一次,自动自发的,他的记忆文件调出了戈登为了保护他自己——它自己——的时候所打碎的那堵红色的墙。

康纳抵挡住想要把脸埋进手中的冲动,更加努力专注在记录上。

戈登逃往餐厅一定让RF700惊慌失措起来,它害怕戈登会联系警察,于是它没有追上去,而是逃跑了。

康纳看向目前所有的犯罪现场,在地图上将它们高亮,它们各自之间相隔均不到5英里。那台RF700的基地或者是藏身处多半就在第一个现场的半径5英里之内。而且由于它一直保持着那5英里半径的惯例,那么它下一个袭击的地点很可能就在那个区域里面。所以如果他们能够找到下一个可能的目标并做好准备,他们就有机会在RF700下一次出手的时候抓到它。心满意足的,康纳开始撰写提交给福勒的行动方案。

有什么东西轻轻划过他的后颈。他悚然一惊,一只手赶紧捂住了脖子的后面,猛然在椅子上转过身去。

当他看到里德正低头冲着他坏笑时,他感觉胸膛里有种奇怪的什么东西坠落的感觉。釱泵突然间以双倍的速度跳动起来,康纳把视线转回到电脑上,无视里德,后者笑了两声,走开了。

透过眼角的余光,他能看到汉克全都看到了,他在康纳和里德之间来回扫视并对康纳投去了疑问的目光。

同样也无视了汉克,康纳试图重新回到方案的撰写上,但是就好像她就在他的身边一般,他的耳朵里满是崔西的声音。

“他们的汗臭味,他们污秽的言语。”

他闭上眼睛,进行了一次模拟呼吸,然后张开双眼。

红色的墙砰然在他身边竖起。

//不要破坏调查//

水池的边缘深深压进他的臀部。里德用力下压他的肩膀,然后康纳向下跪了下去。

“你这肮脏的异常。”

他想要把它关闭——压力在胃里堆积,他感觉自己有哪里出错了。

他们污秽的言语。”她低声说道。

他想要把它关闭。

“你被搞成这副样子看起来真是太他娘的棒了,全身都是蓝血,扣子都敞着。我可以这样干上一天。”

他想要被关闭。

“康纳?”汉克的声音刺穿了他的声音处理器,他的视觉和听觉同时恢复了清明。他并不在洗手间。他在警局。

“康纳,耶稣基督啊,你是通气过度了么?”

他是,他意识到。他的釱泵搏动的实在太快了,而且他在拼命呼吸着他并不需要的空气。一只温暖的手抓住了他的肩膀,他颤抖了一下,在发现那手就只是温柔地捏了一下的时候放松了下来。

“我没事。”他呼吸急促地说道,对自己无力又柔弱的声音很不喜欢。“我没事。”他又试了一次,逼迫自己的声音保持稳定。他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缓慢地呼出,努力地重新掌控自己的身体。他反射性地用手抚向衬衫,衣襟很平整,每一个纽扣都在正确的扣眼里。

“你刚刚看起来很糟糕,”汉克不确定地说,“你需要回到模控生命去检查看看么?我对仿生人毛线都不懂,可是我很确定你不该——不管刚刚那到底是什么。”

那只手没有离开他的肩膀,而当康纳最终冒险抬眼看去时,汉克似乎因为他看到的东西而感到很困扰。康纳可以联想得到。他不知道自己刚刚发生了什么,就好像是完全故障了一样。他的视觉处理器让他看到了洗手间,就好像他还在那里。他还能够听到里德和那个崔西的声音,就好像他们就在他身边。他运行了一次完整的诊断,但却什么问题都没有。

“不,我没事,”康纳最终说到,“只是轻度的系统错误。已经解决了,一切都运行良好。”

汉克在仔细观察着他,精确说来是他的LED——它一定是透露出了一些他内心的想法。康纳想要转过头去,这样汉克就看不到了。

“听着,我想我们今天都很累了。”汉克说着,回到了他自己桌子的那边。

那一瞬间,康纳怀念起那柔软的温暖,不得不阻止自己向那只撤回的手上靠过去。

“你是什么意思,副队长?”康纳说。

“我是说,我今天的工作已经完成了,你的也是。”汉克撑着站起来,医生建议的三天时间一过他就把拐杖给扔了,但是走路还是微微歪斜着好减轻伤腿的负担。他不耐烦的对康纳做了个手势。

“我还没有完成。我有一个案件的提案需要写,这样我们就可以找到那个——”他的舌头就像是打结了一样,但他还是把那个词说出来了,“异常仿生人。”

“没错,”汉克看向康纳的眼神将信将疑,“好吧,没有什么不能等到早上的。就算你有个计划,在明天到来之前也什么都做不了。今天已经太晚了。”

康纳找不到那逻辑里的漏洞,但他还在犹豫。周围并没有圈禁他的红墙,只有一列任务列表。

//找到RF700//

//向福勒提交行动方案//

还有一行一闪而过,快到康纳差点没能看到。

//保沪汉克//

然而,他不应该和汉克走。他不应该想要和汉克走。他应该完成这篇提案。他应该回到模控生命,他的那个贮存单元去。毕竟,他只是一个机器。

“那是一个命令么?”康纳轻声问到,还额外加入了一点讽刺的语气。他感觉自己的温度调节器似乎坏掉了,他好像正在从内部燃烧起来。他希望汉克可以让这感觉消退。

“如果必须的话,虽说老天知道你从来都不会听我的命令。”虽说汉克听起来非常生气,可他还是保持着将笑不笑的表情。

解脱的感觉冲刷过他的系统。“我猜我可以例外一次。”康纳说着,关上了自己的电脑终端。

——

汉克知道自己不应该想要康纳成为异常仿生人。但是他想到了崔西们紧握的双手,想到康纳尽管有任务在身却没有向她们开枪,还想到康纳说如果他们的任务受到了干扰他会觉得很遗憾,以他来说这近乎等于承认了他不想死。汉克不确定异常化是否和人性划等号,但也很接近了。

显然康纳也正因此而挣扎,异常正在以某种形式发生。自检已经失效,康纳正在成为异常仿生人,而汉克知道他不应该想要这一切发生。如果模控生命发现了他们会把康纳解体掉。他们会狩猎他就像康纳被送去狩猎异常仿生人。

但是他想要,而且尽管他知道自己应该对此感到抱歉,可他并没有。或许他是自私吧,但是他已经早就不在乎这些了。再说,和康纳面对面坐在汉克厨房的小桌子边上,这个他曾经会玩俄罗斯轮盘并沉溺在自己记忆里的地方,让他感觉很对,不管这听起来有多俗气。

他还记得当时康纳惊跳起来猛然转身看向里德的那种方式。尽管汉克看不到康纳的脸,可他转身的时候那个角度足以让汉克有一瞬间能够看到他的LED,正在从黄转红。

如果那还不够奇怪的话,康纳当时看起来像是——好吧,考虑到康纳是个仿生人,汉克有点犹豫要不要说那是恐慌发作。但是他双眼中那种恍惚的神情,他的过通气,还有他对汉克呼唤他时过长的反应时间都指向了那一点。

不管怎么说,把康纳从警局带走都是一个正确的选择。他几乎是一进到车里就立刻放松了下来。汉克这一路开的很艰难,他总是想要不停地去确认康纳的情况,有史以来第一次,汉克希望他有一辆能自动驾驶的车,这样他就可以一直看着点康纳了。

汉克并不想在康纳的故障,或是恐慌发作,或是不管那是什么发生之后马上就开口询问,但是现在他已经放松下来而且距离事件发生也已经有了一段时间,汉克觉得现在可以探寻一下了。

给自己又倒了两指深的威士忌,汉克盯着康纳的LED开口说道:“所以,你那个做分析的功能。他们为什么把那东西放在你嘴里?为什么不能就让你用手指?”

康纳从相扑身上抬起头,相扑正把脑袋放在康纳的腿上祈求着食物,尽管他的碗是满的而且康纳手里什么都没有。“手和手指在一天当中可能会接触到很多种东西并被它们所污染,这会加大分析的难度。放在嘴里意味着它可以有一个规律性的自清洁环境,能够让样本在不受污染的情况下进行分析。”

他说的话就像是从一本手册上读出来的,汉克感到很有趣地哼了一声。“是啊,但是那很恶心。我以为你是被造出来融入人群的。模控生命应该知道看到有人在犯罪现场把血放进嘴里会让别人吓得不轻。”

保持着微笑,康纳微微点头。“或许是吧。但是我想他们更希望我不要搞混狗身上的皮屑以及犯罪现场的DNA。我可不想以谋杀的罪名逮捕相扑。”

汉克大笑起来,这感觉太棒了。在厨房里和康纳相对而坐,因为他那烂透了的笑话而哈哈大笑。这很自私,为了一己私利而像这样鼓励着康纳的异常化。因为他是一个可悲的,孤独的,已经变得太过依恋的老男人。

但是,这对康纳也有益处。他很放松,讲着笑话,微笑着。还没对汉克喝酒的事说过一个字,但是夜还很长。

“好吧,但是你大部分时候还是会把手指放到证据里面,因为你也没有直接趴在地上舔对吧。”汉克说着,对康纳因为沉思而皱起的眉头得意地笑了笑。

“是的,我想你说的有道理。但是总的来说,我可以把血液中的成分和我可能接触过的其他东西进行区分,所以它并不会影响到我的分析结果。”

“对,对,好吧,在我听来就是,他们其实可以把它放在你的手指里,但是模控生命全都是一群怪胎。你能分辨的东西有什么限制么?”汉克问到,把玻璃杯里琥珀色的液体转了几圈,然后喝了一口。康纳的LED一直都是稳定的蓝色。

“当然,”康纳说,“我受限于我所接入的数据库。托模控生命以及底特律警局的福,我得以接入大量的数据库,其中有一些的保密等级很高。尽管可能性不高,但是没有登记在那些数据库或是我自己系统中的证据对我来说就将是未知的。”

“所以,你什么东西都能分析么?”汉克问着,依然在缓慢接近着他最初的目标。

“这主要是为了分析液体而设计的,但是是的,我也可以用它来分析非液体的证据。”康纳说。

汉克递出他的杯子。“好吧,告诉我你能从这里面挖出点什么。”

康纳微笑着接受了这个挑战。“好吧。”他把两根手指伸了进去。

“天呐,你只要喝一口就行了!你不用非得把手指头伸进去!现在这里面说不定有狗毛了。”汉克呻吟到。这说不定从一开始就是个康纳的游戏——毁掉汉克最好的威士忌这样他就会少喝一点了。希望渺茫。

“抱歉,副队长。”康纳说到,听起来一点歉意都没有,然后他把浸过威士忌的手指放到了舌头上。

挑起一根眉毛,汉克沉默地看着。

“杰克丹尼的田纳西威士忌,由玉米、黑麦和大麦芽酿造,”康纳快速地说到,挑起自己的眉毛和汉克做出了一模一样的表情,“由5个不同批次的产品混合而成,年份都在4到8年之间。DNA来自底特律市警察局的汉克·安德森副队长,生于1985年9月6日。DNA还来自一只雄性圣伯纳犬,大约7岁。”

“而这些全都出自一滴威士忌。”汉克赞赏地低语到——或许看起来很怪异,还很恶心,但这结果绝对让人印象深刻。不过,是时候深入问题的核心了。小心翼翼地看着康纳,他继续说到:“我敢说看到你那么做让里德挺有乐趣的。”

红色在康纳的太阳穴上亮起。他突然间僵住,那抹微笑消失了,视线下移到桌子上。“或许吧,”长久的沉默之后,他轻声说到,“他似乎并不如你这般觉得这有那么奇怪。”

“必须要说,我很惊讶里德没在这上面更多的为难你。”汉克说到,而且他是认真的。除开他那僵硬的语气和紧绷的姿态,汉克知道康纳说的是真话。但是很显然,不知怎么的,里德就是康纳压力的源头。

康纳保持沉默,LED停留在黄色,汉克说到:“里德没有太多为难你吧?今天我看到他招惹你来着。看起来真的让你反应很大。”

康纳摇摇头,有点太快了。“里德警探在调查当中是一个称职的搭档。”他的语调近乎于一个机器人。他的手指向下摸过自己的衬衫,就像他在数着自己的扣子。汉克最近总是看到他那么做。

“那你之前的那个反应又是怎么回事?”汉克继续施压,努力保持音量在一个较低的水平,并把怒火屏蔽在外。里德做了些什么,他知道的,而且不管他做了什么都显然让康纳紧张得不行。

“只是个很小的故障,就像我说的。模控生命会解决的。”康纳说着,他的LED闪成了红色然后又回到黄色。一个谎言。

“你当然知道,如果里德再去招惹你,”汉克说到,放弃了精妙的试探,“你是可以告诉我的。不管福勒说了什么,如果里德瞎搞你,他就会为此付出代价,康纳。”

康纳听到自己的名字时抬起了头,他的双眼看到了一些只有他能看到的东西,视线从左边移到右边就好像在阅读。

“是的,当然,副队长,”康纳的声音很冷淡,“然而,我向你保证我很好。我能够处理里德警探幼稚的嘲弄。”

“我是认真的,康纳。”汉克说到。他想要抓住这个仿生人然后使劲摇晃他,让他明白不管里德说了些什么,康纳都没有必要当真。

“是的,当然,副队长,”康纳再次说到,平静得顽固,“我很抱歉,恐怕我必须要走了。我必须回到模控生命去定位故障原因。”康纳站起来,LED再次变成了红色。汉克不清楚这是个警告还是在呼救。

“康纳,等等,等一下!”汉克站起来,放下杯子,跛着脚尽可能快的赶上去,在客厅半当中一把抓住了康纳的上臂。康纳僵立当场,他全身都僵硬起来,太阳穴上闪着红-黄-红-黄,而且在他睁大的双眼里有着恐惧。汉克马上放开了手。“靠,抱歉,你还——?”

康纳没有等他说完,汉克一放开他就猛得抽回胳膊然后奔向大门,安静却快速的开门并让其在他身后关闭。

“操。”汉克疲惫地揉着眼睛,感觉到头疼。他游荡回厨房,一口喝干了杯子里的威士忌——感受着喉咙里的烧灼感并暗暗希望这能疼得更厉害一些——他把杯子使劲扣在桌子上又骂了一次,“操!”

相扑走过来沉重地靠上汉克的腿,然后哀鸣起来。

——本章完——



评论(11)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