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odencat

【翻译】碗中之鱼(盖文/康纳)ch.2

作者:ConnorRK

配对:盖文·里德/康纳     汉克&康纳

警告:详细的暴力描写 强暴/非自愿性行为

原文地址:Fish in a Bowl

简介:当汉克受伤,有两周时间只能做案头工作的时候,康纳被迫和盖文一起调查异常仿生人的案件。

————————

第二章

他们两人之间的沉默充满紧张的气氛,这让康纳想起了他第一次坐着汉克的车去欧提兹凶杀案现场的时候。只不过汉克用吵闹的重金属音乐来清晰表达他的不悦,而里德就只是开车,他们一坐进来就解除了自动驾驶系统,双手紧抓着方向盘。

康纳判断他的压力水平在45%,但很稳定。似乎只要康纳在他附近,他的压力就总是在30%以上,然而这原本也不应该让他如此烦恼,他有些觉得这并不理智。为什么里德会这么恨他?

汉克表现出一副憎恨仿生人的样子,但是他的粗鲁和嘲讽似乎是冲着所有人去的,不论人类还是仿生人都一样。而且现在看来,汉克对仿生人的态度越来越像是一场作秀,或是一种习惯。只是另一件要抱怨的事而已。

里德对待局里的其他仿生人并不像他对待康纳那样。又或者他是,只不过程度不同。他会叫他们“塑料混蛋”,对待他们就像对待一件家具。他对待康纳就好像将其当成了靶子,康纳说什么他都会反对,不管他说的是什么无足重轻的小事。

或许最好的方法是明确压力的源头,并说清楚康纳会尽全力和里德保持他想要的距离。

“我注意到我的存在导致你产生了某些压力,”他对着虚空说到,选择了外交手段,“我建议我们快速检查现场,这样可以更加缩减我们在一起的时间。”

“哦,这就是你的建议?”里德嘲讽的说到,压力指数突然间到了60%。

康纳没再说话,不想再引发另一场争论,里德的压力值明显预示了这一点。

终于,他们停在了一间模控生命的门店前面,门口用全息胶带隔开了好奇的视线。现在正是早高峰,人们来到购物中心开始一天的工作,所以好奇的人数量相当不少。

他们一言不发的从车上下来,走向柯林斯警官,他正站在门店前门附近。

“嗨,盖文,康纳。汉克的事真让人难过,”这句是直接对康纳说的,“希望他能早点好起来。我晚些时候会过去给他带个礼物。你知道他喜欢什么嘛?”

“酒精似乎是安德森副队长的最爱。”康纳说到,当柯林斯笑起来的时候康纳也感到愉快。

“你说的没错!”

在他们旁边,里德不耐烦的说:“你能别再和那块塑料聊天,赶紧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吗?”

柯林斯看起来并没有被里德的无礼吓到,他说到:“好的。我们在早上7:30接到的电话。当时婕姬·奎恩,一个雇员,来到店里准备早上开门。她是从前门进入的,然后发现所有的仿生人都倒在地上,被打开,拆解,另一个雇员死在后面的房间里。”

康纳可以透过门店的玻璃外墙看到倒在地上的那些仿生人,就和仓库那时候一样。胸部嵌板被移除,头部的记忆芯片槽是空的,脖子后面的接入端口暴露在外,一些生物组件被拿走了。

“那个雇员打了911,第一反应人员封锁了现场并检查了监控。昨晚11:15,就在打烊之后,值夜班的大卫·哈克尔正要离开,一个仿生人拿着枪从街上过来,强迫他重新回到商店里。他让雇员锁了门,逼着他走到后门那里,然后一枪爆头杀了他。然后他把那些仿生人弄出去放倒在地上,然后,你们都知道了。”

“谢谢,柯林斯警官。”康纳从他们身边走开进入了商店,准备开始工作。

与此同时,里德不甘心落后,也跟了上来。他们两个都直接走向了尸体,当里德看到康纳先接触到了目标的时候气的要命,康纳在尸体旁蹲下来,瞬间把手指浸到了尸体头部下方的那滩血液里。

“嘿,你在干嘛?”康纳把手指拿到嘴边的时候里德问到。

他舌头上的血液有铜的味道,分析得出了一个ID和一份档案,詹姆斯·霍布斯,35岁,已经做了3年经理。

“你刚刚是不是——”里德开口到,然后又沉默了。

康纳抬起头,简短解释到:“我装备有分析程序——本质上就是我的嘴中有一整个鉴证实验室。我已经明确辨认出受害者是詹姆斯·霍布斯。”然后他低头继续调查这具尸体,检查所有的口袋,找寻任何可能被漏掉的证据。他在死者制服的袖口发现了一块干掉的蓝血,但是当他用指甲刮掉一小块并送到嘴里时,分析结果显示出了一个还在商店里尚未出售的型号。可能就是倒在外面地上的其中一个仿生人。

有双鞋一直在他的视野角落里,当他再次抬起头,发现里德正紧紧盯着他。或者更准确一点,是盯着他的嘴。康纳挑起一边眉毛表示疑问,但里德摇摇头,一言不发的走开了。

他无法控制的想到了汉克的反应。汉克每次看到康纳分析证据都是一副恶心的样子,但与此同时,康纳也能看出来汉克还是有点佩服的。而里德没有表现出任何一方面。

他看起来像在算计着什么。

康纳起身的同时,决定把这个小插曲放到文件夹的底层。不论里德在想什么都无所谓。里德的确喜欢争吵,还比较暴力,但是福勒的停职威胁应该足够让他不要越线。

接下来,他找到了安保办公室并查看了监控,看到RF700开枪打死工作人员然后开始把它们从展示台上拉下来。它依然没有费力去遮掩自己的LED或是被卖出时穿的那身模控生命制服。嫌犯用的枪显然是同一把伯莱塔M9。到现在为止一切都和仓库的那起案件几乎一模一样。

接下来它做了点不一样的。它和它的第一个目标交握手臂。在RF700和那台商店仿生人交换信息的时候,它们的皮肤层褪去了。然后它把那台仿生人放倒在地上,打开了它。

康纳对此做了个特别的注释。这个RF700绝对是在试图从这些仿生人身上找寻一些特殊的东西。有可能是一个零件,某个模控生命没有公开规格,以便完全掌控仿生人生产线的零件。更加可能的是某种信息,因为这个RF700的搜索已经扩展到了不同的型号。

它到底在找什么?

它从它们的胸腔开始,移除它们的嵌板然后检查它们的内部结构,移除它们的组件和生物组件,而且似乎是在从这些仿生人身上找寻某种反应。当它结束了,它会用一根手指连上仿生人的外接端口,然后安静的坐在那里浏览内部的软件,文件夹,以及仿生人的伺服器。当它这么做的时候,商店仿生人有时会抽搐,或是说些什么,但是摄像头上没有装麦克风,而角度又无法读取唇语。

当它干完了这些,它断开连接然后拔掉它们的记忆芯片,接着再转向下一台。

一共有6个摄像头——1个在前门,1个在后门,1个在接待处,1个在办公室,还有2个以相对的方向监控着前面的展示间。康纳在同时看着全部6个的录像,所以当面对商店右侧的摄像头里有情况发生时,他立刻就注意到了。

一台位于通向后面房间门口的仿生人,那个区域都是二手仿生人,它慢慢的抬起了胳膊。这是一台AX400,就在康纳看着的时候,它小心的移除了自己的记忆芯片然后塞进了自己模控生命的制服口袋里。那台RF700正在忙着手头的事情,丝毫没有注意到。当AX400的记忆芯片已经藏好,它又回到了待机状态。

康纳把接下来RF700挨个探查仿生人的几个小时快进过去。当它进行到那台AX400的时候,它们连接并交换了信息,然后RF700用了甚至比之前更少的时间把AX400放倒并打开。

当它意识到这台AX400没有记忆芯片的时候,它第一次显露出了情绪,挫败的把手砸在地上。它在那里坐了片刻,似乎在思考接下来要怎么做。然后它起身,拿着从夜班雇员身上偷走的钥匙,从前门离开并锁上了门。

所以,那台AX400是一个异常仿生人。它知道了那个RF700想要什么,然后藏起了自己的记忆芯片。而RF700并没有找到芯片。

康纳离开办公室,在监控里显示的地点找到了那台AX400。它的面部一片寂静、死气沉沉,黑色的马尾辫在脑后挽成发髻。生物组件散落在它的周围,被用不专业的手法拆卸和损坏,或者是完全损毁。他特别记下了有哪些部分受到了损坏,然后他跪下一条腿,把两根手指伸进它的口袋,拿出了记忆芯片。

有人从后面接近,当康纳起身时,他发现里德今天戴了手套。如果是汉克的话大概会评论一番,而且很可能是满脸嘲讽的那种,康纳因为这个念头忍不住露出了微笑。

“把你蠢脸上那个傻笑给我收收,”里德坏脾气的说到,“你发现什么了?”

康纳把记忆芯片递给里德的时候,那个芯片在商店的日光灯下发出反光。“这台AX400把它的记忆芯片藏了起来。我不确定嫌犯在找什么,但是当它意识到芯片不见了,它表现出了挫败和愤怒。”

仅此一次,里德没有说任何粗鲁或蔑视的话,他把芯片在手里好奇的翻转着。他把其还给康纳的时候说:“让鉴证科装袋,实验室里的技术员会检查的。”

“我要求将这个仿生人也一起带回。”康纳说。其他的放生会被带回模控生命回收,这一个可能还可以修复,这样他们就可以从它身上得到更多的信息。

“为了什么?我们已经拿到芯片了,它还有什么用?”里德尖锐的瞪了他一眼。

“这台AX400可能还有些没能存入记忆芯片的信息。将其带回,修复后进行询问将是最为有利的。”他想到它是怎样小心的等待着RF700转过身去的时机,怎样将芯片藏好并保持不动,尽管它知道在前面等待它的会是什么。它为什么要这么做?如果它是个异常仿生人,它为何不反抗?

“我才不会再拉一个你们这些塑胶混蛋回局里去。一个就够多的了,而且修一个之后注定报废的东西就是浪费。你别想了。”里德的语气变成了命令,音量也随之攀升,而且康纳能看到很多调查人员会偶尔看向他们这个方向。

康纳发现自己握着芯片的手攥紧了,于是他放松了力量。他自己的压力水平似乎升高了。“恐怕我必须坚持,里德警探。这台AX400可能持有那个嫌犯所找寻目标的重要线索,将其修复将是最好的选择。我会要求鉴证科将它带回。”它任由自己被撕碎,它骗过了嫌犯而之后又任由自己被解体和翻检。它应该——

他不知道。他不知道自己想要他们怎么处理它。他内心有一部分不想让它被带回到模控生命去。如果它是个异常仿生人,那它也依然在试图假装它不是,试图像其他的仿生人那样行动。

“我是在命令你,现在,马上,放弃这块垃圾。”里德吼叫起来,现在所有人都在公然看着他们了。

“我自己的命令要优先于你的,警探。”康纳发现自己得努力一番才能保持语调的平稳和冷静,“我不会仅仅因为你无法看到证据的重要性而让我的任务受到危害。”不知怎么的,这话听起来就像是个借口,尽管这的确是事实,这台仿生人对于找出那个RF700在找寻的东西可能会非常的重要。

他没有给里德再争论的机会,直接走向了离他最近的一个鉴证科人员。里德的压力达到了100%,而康纳发现自己根本不在乎。试图和一个已经下定决心要在每一个环节和你作对的人理论是没有意义的。

当他在现场走动并调查剩下的仿生人时,要保持一副中立的面孔变得很困难。他脑袋里的处理器似乎正呼啸着超速运转,而且他感到一股持续的张力,搞得他想砸掉点什么东西好把那感觉清除掉,这一切让处理信息的难度陡然升高了。

——

回程的气氛变得更加紧张,如果可能的话,比去的时候还要紧张。里德全程都在发怒,而康纳始终无法摆脱头脑中的那股张力。他无视里德并运行了多次诊断,但返回的结果都很正常。软体不稳定的警告在HUD上忽隐忽现。

他们把车开到警局后面的停车场,这个时间停车场里基本空空如也。汉克的旧车子随意的横跨了两个停车位,这让康纳露出个微笑。汉克现在或许暂时不管这个案子了,但是康纳急切的想要把现场的细节以及他的发现讲给这个副队长听。

车子一停好,康纳就解开安全带,伸手去拉门把手,但是车门落锁的声音在这个小小的空间里显得异常响亮。里德把车熄了火,突然的静默震耳欲聋,康纳微微歪过头。里德是想要谈谈么?或许他是想为了自己的行为道歉。根据里德以前的记录来看,他或许期待的太多了。他的压力水平在90%左右徘徊。

“我能问你一个私人问题么,里德警探?”当里德继续保持沉默的时候,他开口到,“你为什么那么厌恶我?”

里德盯着方向盘,双手紧紧握在上面,就好像想要用手把它拧下来。“哦,我不知道,”他说到,声音里是浓重的讽刺,“或许因为你这块愚蠢的塑料抢走了真正靠努力爬到这个位子的人的工作?”

“我理解你对仿生人的憎恨。但是你对待警局里其他仿生人并不像对我那样。我从没见你和他们争论过,或是打过他们。”

突然间,里德放开方向盘向康纳伸过手去,他的双手抓住他的领子并拉松了他的领带。然后里德开始解康纳衬衫的纽扣,康纳沉默的看着,完全不知道这个人类现在的行为是为了什么。

“里德警探,这是个高度可疑的行为。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给我闭嘴。”里德轻声说道,压力值的数字在康纳的视野里稳定的跳动。当衬衫被解到腹部的时候,里德用手指划过康纳胸骨的轮廓,然后移到了胸骨下面一点的位置。

康纳运算出里德的目的时已经太晚了。手指抠进他的身体,皮肤褪去露出白色的嵌板。他听到了自己的脉搏调节器被拆开时那咔哒的一声,然后他的多个处理器突然间被挂起。他的视觉处理器被关闭然后重启,红色的警告标志出现在HUD上。一个倒计时出现在他飘摇闪烁的视野里。

//关键系统受损//

// -00:01:45 //

//距离关机时限//

他的系统发出了刺耳的警报,他感到手脚都无力起来,釱液无法被运送到需要维持功能的生物组件中去。他的仿生心脏和肺部在抽动,找寻着已不再流动的釱。至少里德拆的很专业,他关闭了阀门,所以釱液没有流得到处都是。

“模控生命或许是把你给了那个没用的酒鬼,但是现在,你是我的。所以,如果你再敢违背我或是反驳我的话,我会做比现在糟得多的事。”

尽管康纳不需要呼吸,可是出于自主系统对突然提升的压力水平的反应,他还是喘息着想多吸入一些空气。他的一只手无力的向脉搏调节器伸过去,里德啧了一下,将其拿到他够不到的地方。

“别以为我已经和你完事了。我知道你大概会跑去告诉福勒,所以让我给你的程序加点动力。如果你把这事告诉任何人,我就让这个调查彻底完蛋,而你那个该死的任务就会失败。”

他发出了拨打汉克电话的指令,但是他的内部联络系统已被关闭,他的指令只返回了一条错误信息。他再一次发出指令,然后再一次,再一次。当他开口时,声音已经隐约透着静电的噪音。“汉克……”

“哦,别以为我把他给忘了。”里德一把抓住康纳伸向开门按钮的手,将其按在车窗玻璃上。他已经离开了自己的座位,蹲伏在两人之间把康纳按在原地。“我会确保他被停职。这个调查会被叫停,而你,会被送回模控生命解体。”

汉克晕倒在地上,手枪掉在脑袋旁边的景象闪过康纳的脑海。失去了他的工作,失去了每天的目标和动力,康纳预测汉克要不了一个月就会自杀。他不知道为什么,但这个想法让他无法接受。

// -00:00:50 //

//距离关机时限//

“听明白了么,你这个塑料杂种?”

康纳的目标系统,认为只要不会危害到调查就没有必要后置这些命令,自动将里德刚刚给出的参数进行了更新。

//不要告诉任何人//

//找出仿生人异常的源头//

在那之下,还有一行闪烁的文字,就仿佛它和其他的命令不太一样——

//保扌尸汉克//

他微弱的点了点头。

“很好。”里德放开了他的手腕,心不在焉地摸过自己鼻子上的那道伤疤,“你还有多少时间?我想要调查一下你这型号没有了这个能坚持多久来着,但你是个时髦的原型机,所以我只能猜了。我猜的还准不?”

“三——十秒。”

里德得意的笑了:“非常好。现在,为什么你不倒数给我听呢?”

“二十——五——”他数着,声音断断续续。“二——十四——”数到十的时候,他失去了所有能让他听起来像是人类的调节功能,就只剩埋在静电噪音下的刻板数字。里德的眼睛从未离开康纳的脸,入迷的看着他能发现的一切。

他在康纳数到二的时候把脉搏调节器塞了回去,康纳在釱液流过全身,生物组件重启的时候猛然抽了口气。他的视野重新校准,倒计时停止然后完全消失了。他四肢的控制器在重新获取功能时发出嗡鸣。

康纳几乎没有注意到里德开始一个一个把他的扣子扣了起来。他的模拟呼吸变得又深又快,他的处理器在系统重启完成后正在运行各种诊断。一只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胸口,然后,里德离开了。

康纳坐在车里,尽管他的肺和心脏还有调节器应该都在正常工作,可他的系统却仿佛陷入了某种死循环。他无法停止喘息,他的胸口紧绷绷的,就好像里面的一切都被锁住了一般。他把一只手按在衬衫上,就在脉搏调节器之上,感觉到它的温暖、搏动、以及存在

最终,他的呼吸频率逐渐变缓,而他的系统也终于不再像是处于过载的状态。所有一切都回到了最佳的状态,但是当他走下汽车时,腿部的运动控制系统差点失灵,他一把抓住车门,抖得厉害,迷惑不已。他运行了一次诊断,但一切结果都很正常,所以他在那里又站了片刻,直到颤抖终于平息下来,然后关上了车门。

他从后门进入了警局,这里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就觉得你该到了!”汉克在康纳走向他们的桌子时跟他打着招呼,“我15分钟前就看到里德进来了,没看到你跟着他进来的时候还以为他把你留在现场了。可别告诉我他说别跟着你就听,我说你就不听。”

康纳坐下来,试图找出点话来回应。他以前并不用听里德的命令,但是现在他不敢肯定了。他的程序接受了里德的参数,但他现在还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不要告诉任何人//

“我被耽误了。”他含糊地说。

“耽误你的事一定挺大的,让你这样就进来了。”汉克对他点点头。

康纳低头看向自己,意识到他的衬衫扣错了而且领带也是松的。他很快把它们调整好然后挺直后背。“我没有意识到,我今天早上一定是没有注意。”

汉克盯着他,当康纳再次抬起头来,他看到汉克眉间微微皱起,嘴角略微向下弯曲,有那么片刻,康纳觉得汉克知道了。他看到了或是他发现了或是什么的。

但是接下来汉克摇了摇头,就好像在驱散某种想法,然后微微笑了起来。“所以,咱们从这儿离开,然后你跟我说说你和里德警探的第一天过得怎么样如何?”他说到‘里德警探’那几个字的时候着重嘲讽了一番,这让康纳微笑起来,“咱们可以回我那儿去,喝罐啤酒——好吧,我喝罐啤酒,而你大概会因此不停地念叨我。除非你需要回到你不在这儿的时候会去的不知道什么地方?”

“我在模控生命有一个贮存单元,如果你是在问这个的话。我通常会在我们没有工作的时候回到那里,但是我目前并没有回去的义务。”康纳把里德从脑海里推出去,发现有汉克在这里的时候这要简单得多。

“一个贮存单元?”汉克难以置信地问到,“搞什么,他们不需要你的时候就把你关在一个箱子里?”

“并不是一个箱子,是一个圆柱形的空间,用于在我非激活——”

“那就是个箱子!”汉克说,“耶稣啊,听起来真他妈压抑。那你都干什么,就站在那儿直到他们把你放出来?”

康纳歪了歪头,好奇于汉克近乎恶心的表情。“我通常会进入睡眠模式,这样我就可以将数据转入长期存储器并腾空我的可用内存。”

“所以你睡在一个棺材里。”

“是一个贮存单元。”康纳着重重复了一遍。

“你这么说那就是吧。”汉克应付般的说到。他拿起自己的拐杖,站起来伸了下懒腰,然后期待地看向康纳。“好吧,你来么?还是说模控生命的贮存单元真有那么好?”

他应该回到模控生命去。但是那冰冷、单调的建筑似乎突然间失去了吸引力。他不想站在自己的贮存单元里,仔细回想和里德之间发生的事。和汉克一起,讨论案件并聆听他的想法,抚摸相扑——这听起来要更好。更安全,不知为何。

“我的确想要和你讨论一下案件,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康纳站在那里,查看着自己的衬衫和领带是否整齐,几乎以为他会再次看到扣错的扣子,它们没有。“请带路吧,副队长。”


——第二章完——

上一章 ←

评论(10)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