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odencat

【翻译】碗中之鱼(盖文/康纳)ch.1

作者:ConnorRK

配对:盖文·里德/康纳     汉克&康纳

警告:详细的暴力描写 强暴/非自愿性行为

原文地址:Fish in a Bowl

简介:当汉克受伤,有两周时间只能做案头工作的时候,康纳被迫和盖文一起调查异常仿生人的案件。

————————

第一章

当康纳和汉克一起找到那间仓库的时候,那里已经被警员和DPD的调查小组挤满了。现在时间是早上5点40分,多云,降水概率30%。仓库坐落在一个4向十字路口,是一栋3层的砖房,建于上世纪20年代。每个窗口里都有灯光透出,甚至连外面的黑暗都被驱散。当汉克准备停车的时候,康纳分析了这个仓库,信息简洁的显示在他的HUD上——机场路4482号,属于桑普森经销中心,管理人霍华德·博德,雇员50人,仿生人100个。

一道颇高的锁链栅栏上覆盖着金属板,大门敞开着,仓库的周围是破旧的停车场,后面则是卸货区。他们停车时发现卸货区的卷门是升起的,明亮的卤素灯照亮了外面的大片区域。越过卸货区大门,有很多堆满箱子的货架和起重机,地上还倒着很多像是尸体的东西。警员们正在现场周围放置黄色的数字标识并给证物分类,他们在仓库的接待室和装卸区周围小心翼翼的移动着。

“一定是不得了的一夜。”汉克嘟囔着。

汉克在一辆DPD的证据拖车旁边找到了一个空位把车停下,本·柯林斯朝他们走了过来。当他们从车上下来的时候,他快速向汉克挥了挥手。

“嘿,你们两个。你们来的这么快真是太好了。汉克,这绝对刷新了你的记录。”

汉克哼了一声,拇指朝康纳比了一下。“是啊,那个,都怪这个混球。一大早鬼知道几点,不停按我的门铃把我给吵醒,结果呢?看起来你们不是处理的挺好么。”他冲现场的一大堆警察比划了一下。

凡是涉及到异常仿生人的案件,模控生命总是第一个得到消息的,然后他们会让康纳去找到他的人类搭档并开始调查。威尔森警官有一次曾经玩笑般的说,康纳体内一定装了个专门找汉克的雷达,但是康纳只是运用他对汉克的了解来计算出可能的场所而已。

柯林斯向他们友好的挥了挥手,说到:“嗨,康纳,把这人的屁股从床上拽起来真是多谢了。”

数个可选的回复方式自动滑入他的视野,但是柯林斯那随意的问好却差点让他措手不及。他将将来得及选好回应方式:“当然,柯林斯警官。”那几乎算得上友好的语气让他有些无措。柯林斯一定是已经开始习惯他的存在了。

“好啊,去吧,都站他那边。”汉克怨声载道,“所以,情况到底有多糟?”

柯林斯拿起平板,开始解说情况。“经理是早上4:50左右到的,大概30分钟以前。当他进了大门之后,就发现卸货区的门开着,灯也开着,而且有一堆仿生人倒在接待室和仓库的地上。他打了911,第一组到场的人员在仿生人存放区域发现了两具尸体。”

“闭路电视显示大部分的员工都是昨晚9:20下班的,除了2个维修工人,吉米·劳里和塔莉娅·哈茨菲尔德。根据经理所提供的证词,他们的工作包括盘点库存的仿生人,确保其他工人已经离开,并锁门。9:25,有人爬过栅栏,从敞开的卸货区大门进入到里面,趁那两个修理工盘点仿生人的时候杀死了他们,都是一枪爆头。之后犯人把这些仿生人搬出去,把它们解体。犯人一直待到早上3点,然后带着一些仿生人的组件又从栅栏翻了出去。”

“所以,你们到底为什么还需要我们?”汉克埋怨着,“听起来就是有人偷零件。我们现在可是在查异常仿生人的案子,我们不可能检查每一个犯罪现场,本。不管这案子有多大。”

康纳跟着他们走向卸货区,一边扫描现场,一边听着对话的每一个字,他已经知道了柯林斯还没说出口的内容。除非有必要,否则他们是不会被叫过来的。

“这案子就是,汉克。这不是人类犯案,是仿生人。我们能在监控上看到LED,而且它还穿着模控生命的制服呢。”

——

对凶案现场的重建毫无启发性,监控录像已经记录下了一切。康纳对受害者的血液进行了取样,又让汉克恶心了一把,但这也没有带来任何新的信息。作案者是一台RF700,这个系列的机型通常用于进行零售业和办公室工作,但是他无法辨识出序列号。他之所以能确定这是台RF700是因为监控拍的足够清晰——一台平均高度的仿生人,有着漆黑的卷发和棱角分明的脸部轮廓,一副对人类来说有吸引力又足够友好的外表。它完全没想过要隐藏或是伪装自己。打死工人们的枪是一把伯莱塔M9,但是直到法医把子弹从尸体中取出来为止,他都无法再得到更多信息。

所有的100个仿生人都倒在仓库的地上,凶手从这里跑出去的时候在它们身上留下了磕碰的痕迹。它们的记忆芯片都不见了,胸腔被打开,而且它们的接入端口曾被使用过。尽管它也拿走了几个其他的生物组件和零件,但不论那个凶手是在找什么,仿生人的中央处理器和记忆才是它关注的重点。

和预想的一样,现场没有发现指纹或是DNA。这个仓库里的仿生人都属于模控生命的MX系列——强壮、为了搬运重物而设计。它们的脸没有丝毫表情,就算以机器的标准来说也平静的太不正常了。这让康纳的电子回路里出现了一些奇怪的跳动,当他看着这些受到不可修复的破坏,只能永远关机的仿生人时,一种沉重的感觉拉扯着他。

他想起了一盏钠灯,一个昏暗的巷子,黄色的灯光柔和的照亮了那个崔西蓝色的头发,和另一个崔西手拉着手,还有他是怎么差点向她开枪的。他本来应该开枪的。

他在货架间穿行,追踪着倒在地上的仿生人的痕迹,他检查并归类每一个发现,确保自己没有在这个已经走进死胡同的调查上磨洋工。

当他转过一个拐角时看到了另外一个调查人员——盖文·里德正蹲在一个丢了一只胳膊的仿生人跟前,看向它敞开的胸腔。

他可以去检查另外一排仿生人,因为严格来说检查一个已经有其他人检查过的仿生人是没有必要的。但是比起里德,康纳更相信自己在检查犯罪现场上的能力,尤其是在考虑到里德易怒的脾气之后就更是如此。

等待里德离开是一个更有效率的选择。他耐心的站在那里,双手垂在身体两侧,观察着,里德烦躁的呼了口气然后突然站起来转身,结果险些撞上康纳,差点跌倒。

“哇哦,搞什——?你干什么呢,站边上去,塑料混蛋。”他谩骂到。

康纳注意到了里德突然紧绷的表情以及他眉间刻下的那些纹路,计算出里德的压力指数在40%。他也同时注意到了里德没有戴手套。

“我在等着你离开好检查那个仿生人。”康纳简短的说到。

“是么,好吧,别费事了。这垃圾身上什么都没有。”里德恶意的说着,冲地上的仿生人点了点头。

“我确信你说的没错。仍然,我必须进行检查才好确认。”

里德的压力指数跃升到了60%,与此同时他皱起的眉头变成了瞪视。“你没听到么,还是你的处理器坏了?我说我检查过了,什么都没有。”

“是的,但我必须完成检查。我也需要确认你没有对证据造成污染。我建议你在检查犯罪现场时戴上手套,里德警探。”康纳希望他可以走开,但是里德的嘴扭成了一个冷笑。

“我想我知道怎么检查犯罪现场,你这个蠢货。现在,给我,让开。”

里德的下颌紧绷,一根血管在他的脖子上搏动着,压力指数超过了70%并且还在上升,冲过了75%,80%,85%。

康纳需要把事态控制住,并检查那个仿生人。数个选择出现在他的HUD上,几个可以采取的对话策略。康纳觉得道歉并直入主题应该可以达到他的目的。

“我道歉,我的本意并非是要质疑你作为一个调查人员的专业能力。”压力指数达到了90%,然后在里德听到康纳的话,期待地挑起眉毛后降到了85%。对自己的决定感到很满意,康纳继续说到:“然而,你并没有戴手套,所以,按照规定,我必须判断犯罪现场可能在多大程度上受到了污染。并且我依然需要检查那个仿生人。”

就在里德的压力指数飙升到100%时,他一拳挥出,重重砸上了康纳的鼻子。康纳跌进了身后的货架,压到了那些箱子。处理器突然间过载,在他的系统以最大功率运转时,时间似乎慢了下来。里德又挥出了一拳,使警探无力化的选项出现在他的眼前。

这些选择暴力得毫无必要——他并不一定要通过伤害里德来结束这一切,只要将两人分来就可以了。就在他对这些选项进行运算时,里德的拳头落在了他的脸颊上,然后又一次打在了鼻子上。他的传感器亮起了黄色的警告。一只手攥住了康纳胸前的衬衫,把他拉过去,但康纳接住了打向他前臂的下一击,并把里德撞了开来。

里德被地上的仿生人绊了一下,摔进了走道另一边的架子。货架危险的摇晃了两下,但在里德爬起来的时候恢复了稳定。他站直身子,咆哮着,似乎准备好了要再次向康纳冲过来。他的压力指数稳定在100%。

“康纳!”

他们两个同时猛然转过头去。汉克正站在走道的尽头,因为眼前的景象而挑起了眉毛。

“嘿,里德,你他妈干嘛呢?回去干活儿!”

“你为什么不把自己的塑料狗拿绳拴好呢,安德森?”

“不敢相信一个母狗居然会管别人叫狗。”汉克嘲弄般的笑着。

里德怒视着汉克,然后又看向了康纳,康纳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然后他似乎没什么话可说,重重的从另一个方向离开了。康纳看着他一直消失在拐角处。

“你没事吧,康纳?”汉克的手突然扶上了他的肩膀,康纳这才意识到自己之前有多么紧绷,随时准备着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和里德动手,直到现在,他所有的随动系统终于在那温暖的手掌下放松了下来。

“没事,副队长。”他整理好衬衫,抚平领带,转过身去,汉克的眼睛瞪大了。

“耶稣啊,他把你的脸怎么了?”

有一个黄色的警告标志在他HUD的角落闪烁着,提示他面部有某些非关键部件受到了损伤。修复时间:1小时。现在,当他集中注意力时,他可以感觉到面部嵌板的错位,彼此间让人不适的摩擦着。“没什么。一个小时之后就可以修复。”

“你在流血!”康纳抬起一只手,试探的摸过脸颊和鼻子,感觉到了温热的液体滴落在嘴唇上。他的手指被染成了蓝色。

汉克在已经磨损的夹克口袋里翻找着,康纳忍住没有指出汉克该买件新夹克了。过了一会儿,汉克拿出了一团纸巾。康纳接过那团皱巴巴的纸巾,困惑的盯着它。

“我不是清理垃圾的仿生人。”他说。

“哦我的天啊,是用在你脸上的,蠢货。”

他一定是说那些釱——这景象肯定挺让人不安的。康纳把纸巾拿到鼻子上,不确定的将其盖在釱液表面。釱流进了他的嘴里,他的感受器自动检测出了他的型号和序列号。

“谢谢。我会一直遮着它直到损伤修复。”

他看了眼汉克,想确认一下汉克是否感到满意,但是,他只看到一副更恼怒的表情。“老天啊,我看不下去了。”汉克嘟囔着。他突然间靠近,从康纳手里一把拿过纸巾,把他的手挡开,然后把纸巾擦上了康纳的鼻子,和他皱起的眉头比起来,他的动作轻柔的让人惊讶。

“副队长?”康纳问到。

“给我闭嘴。简直跟看孩子一样。你应该把它擦掉,而不是站在那儿捂着你的脸。”汉克抱怨着,后退了两步,对自己所看到的满意的点了点头。

“我明白了。”他不明白。汉克原本可以告诉他该怎么做的。

“是啊,”汉克似乎听出了康纳话中的疑问,“是啊,当然了。不管怎么样,咱们走吧,然后打个报告。或者我也可以把里德那张脸打扁——这样我更有满足感。”汉克沿原路走开了。

“打个……报告?”康纳很困惑,“我还没有检查完现场。”

汉克回过头,看到康纳完全没动,于是转过身去,不敢置信的挑起眉毛。“康纳,里德刚刚揍了你的脸,把你鼻子打流血了。你觉得我们是要打什么报告?这是人身侵犯。”

康纳茫然的看着他:“仿生人无法被侵犯,副队长。”他简短的说。

汉克眉间的皱痕又出现了,他张开嘴,犹豫了一下,最终说到:“好吧。不管怎么说,里德是个混球,他不能对你为所欲为。我们得打个报告,关于——哦见鬼,我不知道,损坏器材之类的。”汉克咬着牙呼了口气,低声说,“操,来吧康纳,咱们回警局去检查证据。反正这儿也没什么可查的了。”

他低头看向脚边那个他本来该在里德离开后检查的仿生人。他的任务出现在HUD的一侧,一串刻板的白色方框提示着他的目标。

//调查现场//

//检查仿生人//

//找出嫌犯//

那个仿生人的眼睛茫然的盯着他,冰冷又空洞。它的胸部嵌板被移除,一些组件被拆卸下来放在一旁,在它的釱液泵旁边留下了一个漆黑的空洞。它的手平摊在身旁的地上,松懈又空无一物。只是一台机器。

“康纳!快走了!”汉克喊道,声音在走道中回响。

康纳有理由相信这个报告将会带来益处,可以避免里德警探再次干扰他的任务。如果他头部的内部处理器被损坏,他可能会失去关于异常仿生人案件的有用信息。

他的系统似乎对这一计算结果很满意,覆写了他的目标。

//提出报告//

//检视证据//

//找出异常仿生人//

他的胸膛里有种暖暖的感觉,就好像他的传感器过热了一样。他对自己的热调节系统运行了一次诊断,结果显示没有损坏或错误。这是种让人愉悦的温暖,之前的紧张感消失无踪了。

他跨过那个仿生人跟着汉克上了车,无视了视野角落里软体不稳定的警告。

——

福勒很无语的看着眼前的三个人。康纳保持沉默,站在后面,里德和汉克在相互争吵,音量正在稳步提升。康纳都不需要进行运算就能看出福勒的压力值非常之高,不过无论怎样,他的系统还是给出一个数值——80%。从把他们叫进办公室起,福勒还没有说过一个字。

“我是在他妈的做我的工作——”

“里德从第一天起就看康纳不顺眼——”

“——这个垃圾过来告诉我要怎么——”

“——他妈的一拳打在他脸上,血流得——”

“——把我推到他娘的货架上,淤青大小都比得上——”

“够了!”福勒的怒吼让他们两个都噤了声,然后他低头瞪视了他们片刻,就好像在等着他们谁胆敢再开口一样,“安德森副队长,告诉我,为什么你要投诉里德警官损坏政府财产以及行为不端?在我看来你的仿生人毫发无损。”

汉克可谓是气急败坏,尽管康纳看不到他的脸,但却能清楚的回忆起汉克曾经有过的那种气愤之极的表情。

“康纳只不过是在做他见鬼的工作,然后里德觉得给他脸上来一拳、打断他的鼻子很好玩!他现在已经把自己修好了,但他之前流了很多血,如果里德打的是个人类,我们根本都不会有这个对话。”汉克抱起手臂,来回看着福勒和里德。

“里德警探,”福勒说,“请跟我说说,你在攻击并可能会损坏一台目前由模控生命出借给DPD的机器时到底在想什么?”

汉克在听到“可能”这个词的时候讽刺的咕哝出来。

“就像我说的,我在做他妈的我的工作,然后这个塑胶混蛋开始对我指手画脚,想要激怒我。要我说,我们应该检查看看那玩意是不是个异常仿生人。它把我推到了货架里。”

福勒沉默的又看了他们片刻,说:“康纳。给我一份事发情况的报告。”

汉克和里德几乎是同步转身看向康纳,就好像他们已经忘记了他的存在。

“当然,队长。我正在调查仿生人,查找异常仿生人嫌犯在寻找的东西,以及可能会留下的证据。里德警探当时正在检查一个仿生人,而我等着他结束以便能够进行我的检查——”

“是啊,就跟我不知道怎么检查他妈的犯罪现场一样。”

“里德警探。”福勒警告到,里德很愤怒但却闭上了嘴。

“他检查完之后,”康纳继续说到,“我注意到他没有戴着手套而现场有可能受到了污染。我建议他以后在犯罪现场都要戴上手套,并告诉他我也会检查那个仿生人是否受到了污染。他在我的脸上打了三拳,然后我将他推开。安德森副队长发现我们的时候就是这样。”

福勒再一次让沉默降临。当他开口时,声音里充满了心烦意乱。“里德警探,以后请避免攻击我们的设备器材,否则你将被停职。另外,如果我发现你在现场不戴手套也一样。”

“什么?”里德喊道。

“就这样?”于此同时汉克说到。

里德的声音很快盖过了汉克的。“你认真的么?这就跟打了个他妈的复印机一样,它甚至都没坏!看看它,它好得很。你跟我说要因为一下爱的轻拍就让我停职?”

这是真的,康纳的自动修复功能可以很轻易的处理那种损伤。他的面部嵌板已经复位,被打坏的协助调节嗅觉的组件也已经修复。严重的损伤必须由模控生命来处理,他们将决定是将他修好还是报废,但就连他们也无法挽救损坏的数据。

“如果我的内部处理器被损坏,有可能会造成事关异常仿生人案件的关键信息丢失。”康纳说。

“你他妈给我闭嘴!”里德咆哮着,“队长,你不是认真的吧?”

“我是,里德。如果你再那么做,我就把你停职。不许再争论。现在,从我的办公室出去。”

里德冲了出去,狠狠得瞪了康纳一眼,玻璃门迅速在他的身后合拢。

“所以就只是这样?就这么点处罚?在他伤害了——或者损坏了,管他的——康纳之后?”

“汉克,”福勒叹了口气,靠回到椅背上,“它是个仿生人,不是人。它甚至感觉不到疼。要是它连这点打击都承受不了,那它来这儿是干嘛的?我知道你和里德一直看对方不顺眼,但这也太可笑了。为了个仿生人投诉他,汉克?别再因为你和里德的小矛盾找我麻烦了,否则我就让你也停职。”

“福勒,这不——”

“我不在乎,汉克。我说完了。现在出去。”

他们瞪着对方,康纳私下里希望汉克能就此放弃。里德已经受到了警告,应该不会再做那样的事。这已经比康纳原先期待的还要好。没必要把这件事拖得更长并让汉克因为康纳的缘故被卷进真正的麻烦里。

康纳伸出手去轻轻拉了一下汉克的手肘,汉克不情愿的结束了瞪视,沉默的离开。康纳对福勒点了点头(福勒完全无视了他),然后跟在汉克身后走了出去。

汉克一屁股坐进椅子,向后靠上椅背,抱起手臂。康纳走到自己的桌子,坐下来开始查阅已经收集来的证据。

“那个,”汉克开口,又停了下来。

康纳从屏幕上抬起头,疑惑的微微歪过头。汉克盯着自己漆黑的终端屏幕,嘴唇抿成了一条线。

“对不起,康纳,”汉克说到,声音几乎是随意的,“我还以为福勒可能真的会对里德做点什么,”他哼了一声,“我又知道什么。”

康纳探测出了他语气中的失望,并且感到了想要安慰他的冲动。“他的确做了点什么。里德警探收到了不能再打我的警告,”汉克什么都没说,依然盯着空白一片的屏幕,所以他又说到,“谢谢你,副队长。我知道你只不过是在保护我,而那是不必要的,我很高兴里德警探已经被制止了。”

汉克的一侧嘴角微微翘了起来,然后他叹了口气,摇了摇鼠标唤醒自己的电脑。“对,没错,没问题。”尽管他的语气近乎辛辣,可在那之下却隐藏着一丝高兴的情绪。

康纳自己的嘴唇不自觉的弯出了一个微笑。

——

“嘿,蠢蛋,过来。”

声音识别软件辨认出是盖文·里德的声音正在从休息室的一张桌子旁喊他,但康纳无视了他,走向了咖啡机。

“这是个命令。”

康纳在准备给汉克的咖啡时权衡了一下是否要回应,然后他认定和里德讲话没有好处。他保持着沉默,往咖啡里倒了一包甜味剂。

脚步声向他靠近,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胳膊,拽着他转过身,迫使他面对里德。热咖啡泼到了他的手背上,热到足以造成烫伤,使得温度调节器拼命工作以平衡他手上的温度。

康纳小心的把杯子放下,然后正面里德,接受了这次对峙。他们正站在一堵玻璃隔墙的前面,透过玻璃能直接看到警局,所以里德应该不会冒着会被大家看到的危险去做什么。福勒昨天才刚刚警告过他。

“怎么,没什么要说的么?”

“需要我的帮助么,里德警探?”康纳礼貌的说到。他检测了里德拧紧的嘴唇和紧绷的肩膀,计算出里德的压力指数在40%,目前很稳定。

“对啊,当然了。你他妈到底为什么要去找福勒?我以为你是个机器,不是个混账小鬼。”里德说到,他依然紧抓着康纳的上臂,压力敏感的嵌板不舒服的挤压在一起。

康纳考虑过要说是汉克打的报告,最初也是汉克提出的这个建议,但里德目前的问题是和康纳之间的。他需要让里德明白他的行为有可能对他们的调查造成损害。作为执法部门的成员,他应该明白这一点。而且他内心中有一部分并不想把汉克牵扯进来。如果里德对汉克说了什么,而汉克决定要再次上报给福勒,他可能会被停职。他认为,那可能会造成与预期相反的结果。

“我的核心处理器和记忆硬件都在头部。严重的损害可能会造成与调查相关的重要信息的丢失,并会造成时间的浪费。”这样说应该足够简单易懂了。

“哦,我明白了。”里德说。

康纳点点头,对里德的理解松了口气,并挣了一下抓着他的手。那只手抓得更紧了。

里德向前走了一步,康纳想要往后退,但他的臀部撞到了台子。里德在笑着,那扭曲的面容看起来更像是愤怒而不是高兴。他的压力值爬升到了50%。

“所以,只要不是脸就没事,哈?”里德的另一只手突然摸上了康纳的脖子,手指轻柔划过他的下巴,相互接触的皮肤感觉火热。他的手指向下滑过模控生命制服的前襟,康纳在自己的嵌板感受到那轻微的压力时不由得发抖。“我曾经听说过。”他笑着,拉近两人间剩下的距离,直到他们近乎彼此相贴。

这听起来像是个威胁,但是划下他胸膛的手却很轻柔,掩饰了他手臂上的紧握。他不知道要怎么办。里德的压力指数稳定,扭曲的笑容无法解读。康纳扫描了玻璃窗,但警局里没有人看向他们的方向。休息室里没有监控摄像头,而审讯室那边的摄像头无法看清这里面。

“我不确定你想做什么,所以我要提醒你,如果你意图再次损坏我,福勒队长将会让你停职。”

对此,里德只是笑了笑。他终于松开了抓着他的手,往后退去,拍了拍康纳的胸口。

“你是个机器,不是人类。我怀疑福勒真的有那么在乎。”

——

“真是狗屎。”汉克终于把自己放到椅子上的时候抱怨着,他基本是把自己的拐杖一把扔到了靠墙的桌子上。拐杖掉到了地上,康纳几乎是立刻将其捡了起来,把它靠在墙上。

“就只有一到两个礼拜,副队长。而且我们的确抓住了那个仿生人,所以情况还是有利的。”康纳走到自己的桌旁坐了下来,依然在看着汉克。

“对,没错。可那个蠢货根本没必要捅我。我们已经抓住他了,所以这根本什么都改变不了。”

他们被叫去处理一桩伤害案,一个仿生人袭击了他的主人。他们到现场的时候那个仿生人依然暴跳如雷,但是一看到他们就冲了出去。康纳在他能够爬出木质围栏之前抓到了他,然后汉克过来帮忙制服他。但那个混球和他们打斗起来,并用一个碎掉的玻璃瓶子捅伤了汉克的大腿。

在康纳的坚持之下,他们直接去了医院,而且汉克也找不到理由反对,因为他的腿血如泉涌,而他所知有限的那点解剖学已经足够让他担心那塑料混球扎到了动脉。一个医生给他做了缝合并告诉他接下来的3天要使用拐杖,而现在,汉克很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而他感到恐惧。

“所以,康纳。或许你很快就会想念我绝对迷人的身姿了。”他说,想着要不要填一份正式报告,然后决定去他妈的。反正福勒很快就会注意到的。

“这是什么意思?”康纳问。

汉克看向他,看着他歪着的头,LED转着黄圈。“我猜这对仿生人或许不算什么大事,但是当一个人类受伤了,在能够重新回到工作岗位之前是需要时间养伤的。”

黄圈转回了蓝色,康纳点点头,看向汉克的腿和撕裂的裤子下方的绷带。“是的,我明白。你认为在你能重回外勤工作之前我会被重新分配么?”

康纳的脸上有种紧绷的表情——显然他并不喜欢这个想法。尽管汉克对自己现在的状态并不喜欢,可他还挺高兴康纳会想念他的。

“是啊,大概是珀森或者布朗吧,如果非要让我猜的话,”汉克一只手扶住下巴,思考着,“他们通常都和警局的仿生人一起工作,所以福勒大概会把你换去和他们搭档一段时间。”

“好吧,只要能够好好照顾自己,你应该很快就能回来了,”康纳乐观的说,就好像汉克曾经有照顾过自己一样,“我希望这不会影响到调查。我非常看重你的能力。”

汉克的下巴掉了下来,康纳的头以他那种独特的可爱方式歪了歪,挑起了一边的眉毛。

“好吧,别对我期待太多了,你个该死的仿生人。”汉克说着,快速移开了视线,感觉脸颊发烫。在汉克喝醉了用枪指着康纳审问他是否惧怕死亡之后,康纳还如此看重他的洞察力让汉克感到震惊。

回忆起自己按在扳机上颤抖的手指让他的胃因为羞愧和自我厌恶而拧紧了。他是个怎么样的烂人啊,在康纳已经对别人,甚至是对另一对仿生人表现出了同情之后,他却威胁康纳要杀掉他。

康纳每天都变得越来越像人类,而汉克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他是个仿生人。他本来应该是个机器,但他带着那张傻脸,把汉克从屋顶上救了下来,在对抗那两个崔西的时候他做了如果是汉克处在他的位置上恰恰会做的事。

他的喉咙发干,他希望自己之前直接回了家而不是回到警局来。给自己倒上一杯威士忌,和相扑坐在一起看毫无意义的电视节目直到昏睡过去。

“汉克。”一个声音从房间另一头响起,他们转过头,看到杰弗里大步向他们走过来,“康纳提交了事件的报告,所以你应该知道现在会怎么样了。”

哼了一声,汉克瞥了康纳一眼。“你哪儿来的时间提交报告?”

“在你缝合伤口的时候,我认为应该告知福勒队长发生了什么。”康纳说着,露出个无辜的微笑。

福勒看了他们两个一眼。“直到你的伤口愈合,你都只能做案头工作。”

“是啊,是啊,一里地之外就知道了,”汉克嘟囔着,“所以你要让谁和康纳一组?珀森,是吧?她之前一直和仿生人一起工作,两个礼拜应该不是问题。”

“直到汉克康复,你将和里德警官一起工作。”杰弗里说着,对康纳点点头。

汉克猛然站了起来,然后又因为腿上爆发的疼痛痛呼起来。“噢,操!操,见鬼,等一下,你不能把康纳和里德放一起,里德恨死他了。”

康纳的LED又黄圈了,而且眉毛拧在了一起,但他什么也没说。他当然不会说了。这蠢货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应该好好保护自己。他说过他让里德给了他三拳,然后才把他推开,而汉克曾经见识过康纳打斗。除非他想,否则他根本不会被打到。

“那么,这就是里德克服自己的完美机会。”杰弗里说,汉克就只是摇摇头。

“要是他又一次准备把康纳的脑袋打下来你要怎么办?拍拍他的后背说‘下次小心点’?”杰弗里现在是在怒视他了,而汉克的顽固也不遑多让。必须要有人来保护这个该死的仿生人。

“我想对于那一点我之前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对于你和里德之间的小摩擦也是一样。我不想听,汉克。康纳,确保里德拿到异常仿生人的案卷。”他点点头,然后离开了,走回办公室的时候,精致的皮鞋在瓷砖上磕出清脆的声响。

“看起来你要和里德困在一起了。”汉克说着,陷回到椅子里,用手揉着眼睛。

康纳心不在焉的点点头,他的LED还在转着黄圈,低头盯着自己的桌子。

“真是不能再糟了,”康纳什么都没说,茫然的看着桌子就好像不知道该怎么办,汉克继续说到,“嘿,要是他再想干上次那样的事,告诉我。如果福勒不愿意对里德做点什么,我绝对会的。”

“谢谢,副队长。”康纳转向自己的终端,数据开始飞速掠过,“但是到你完全康复为止,我能够应付得了里德警探。我会确保不去激怒他。”

汉克觉得康纳最后透出来的那点些微的恐惧可能是自己想象出来的,但他觉得并不是。或许他对这个仿生人的影响有点太大了。这个想法让他咧嘴笑了起来,他赶忙抬起胳膊把这个笑用手挡住,然后从自己的电脑里调出了一份新的工作文档。

他又抬头看了最后一次,当康纳看到他的这个动作时,他的LED已经回到了蓝色,所以汉克开始了工作。

——第一章完——

→ 下一章


评论(7)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