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odencat

【靖苏】七绝错(序章)

这个脑洞简直太棒了

芳华水恋:

*脑洞架构庞大,刚开始可能会看不懂但请不要放弃


*因为文里的琰琰和你也许一样不懂


*在第一部分剧情走完之前大概猜出来故事架构的第一人可以点梗一次——知道这个大纲的除外!


*全程萧景琰视角


*HE,True Happy Ending,信我。


*提示:脑洞源头有一部分是量子力学(喂!!)


*感谢我在把这个巨大无比的脑洞开完之后陪我一起顺剧情理线路帮起名的 @夏目雪獒 


*序章里有对于架构的暗示


*答应我!点进来了追下去好吗!保证不负读者们的期望!




序章


  盛世清平,天下所愿。


  如今坐在这帝王之位上的,是新登基的大梁皇帝,萧景琰。


  自靖郡王到靖亲王,自靖亲王到太子,再到当下身在庙堂之高处,临寒风而观乾坤,这耗费多少年月而积累下的今日,却只剩萧景琰一人独自矗立。


  “我绝不会让帝王之位动摇我的本心。但我仍然希望,你能一直在我身边,亲眼看着我,去开创一个不同的大梁天下。”


  那只是萧景琰的希望而已。只是希望,不是请求,也不是命令。


  而希望,就只能是一个希望。


  可以成真的,毕竟是那诸多散落人世间希望的一小部分。萧景琰不奢求自己的这个希望,能够化作现实。


  他抓不住那个再一次离他远去的身影,那时他才感觉到,原来人会那样无力。


  纵使是一国太子,也是如此。


  第一次,林殊的远去,他还不知道未来。


  第二次,梅长苏的远去,他却早已看见了结局。


  每一个结局,无论是一件事,还是这一生,都有其因果。过去纷扰的一切逐渐堆砌,最终筑成名为结局的物件。


  林殊的结局,梅长苏的结局。


  还有他,萧景琰,最终会迎来的结局,都是如此。


  萧景琰不知道,他走过的每一步路,会把他引向一个怎样的终点。他只能小心翼翼的走着,只想着若是到了最后能问心无愧,便好。


  他曾经以为,小殊,林帅,皇长兄,还有那些已然在赤焰冤案中消逝作飞灰的忠魂会在天上看着他一步步走向那个还世人公道的结果。却直到最后才发现,原来林殊早已化作梅长苏,用心与血铸就这条荆棘之路。


  毕竟相认的,太迟了。


  直到萧景琰敢于确认梅长苏就是林殊之时,他们之间能以赤心相待的时间,所剩无几。


  他会想起曾经梅长苏说出那一句“我想选你,靖王殿下”之时的眼神;他会想起每一次怀疑梅长苏就是林殊之时的模样;他会想起密道里剑光闪过掉下的铃铛和靖王府风雪之中那近乎泣血的嘶吼。


  只因为,我不知道你是小殊。


  我明白,你不想说。是我发现的太晚。




  萧景琰并不是个容易哭的人。但纵是如他这般纵横沙场的铁血男儿,心头也有一碰便会剧痛之处。


  他在心头,已经将这个人,深藏了近二十年的光阴。


  原并肩同游,就无需以心中最柔软之处来纪念。十余年间于阳光下嬉笑之日,本以为是二人间最为明媚的记忆,却于一朝间碎如游尘,随烈风呼啸而散入人间,再无影踪。


  林殊之名,自那日之后便成了无法愈合的伤口。不愿触碰,又忍不住去触碰。萧景琰以这刺入心底的痛楚,唤醒自己,让自己还有勇气以这不变的赤子之心活在布满阴云的尘世之中。


  在他们相认前,无论是萧景琰,还是梅长苏,口中道出林殊之名时,都应如锥心刺骨。


  过去梅长苏承担的那些无以名状的苦痛,已再没有时间与机会去弥补。若有可能,萧景琰想替他背负那病弱之躯上的千钧重担,哪怕是分担一点,都好。


  也不过是“有可能”罢了。这世上,没有那么多的可能。


  唯有闲时,到林氏祠堂内,对着那写着“故骁骑将军林氏讳殊之灵位”的冰冷木制牌位,喃喃低语上几句,仿佛能寄托些无处可诉说的思念。


  白驹如电,无人可挽。


  赤焰昭雪,长苏魂灭。




  金陵城内,这一番扰动乾坤的风云已然随着岁月的前行而平息。


  萧景琰肩上的天下,亦朝向新的时代而行。


  到夜深之时,他却会想到,若梅长苏能如他所希冀那样,在他身边,亲眼看着他开创这属于萧景琰的大梁天下,那才是最完美的。


  世间何曾有完美之事?


  不过是些许妄想。


  灭了寝宫中星点灯火,萧景琰也有了些困意。


  夜色无言。




—待续—


后文 一、生


这篇文我脑洞开的比较飞,但是我坚信写出来剧情说通之后会很带感的。还求一个红心一个小蓝手www


本周日更,正文周一到周日一天一章,第一部分一共14章我努力两周结束……


猜架构的评论我应该会用私信回复2333

评论

热度(234)

  1. woodencat芳华水恋 转载了此文字
    这个脑洞简直太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