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odencat

[翻译]We'll Give Ourselves New Names 03

我终于又回来了,之前突然住进了医院。。。现在终于能继续填我的坑了,估计这个坑已经被遗忘干净了吧。。。我自己都不记得上次更新是什么时候了

敏感词搞到我发疯,最后只好把那一段弄成了截图。。。


章节跳转:[1] [2] 


第三章

Prompto看着外面的Insomnia,太阳映照在眼中,想着不知道有多少人会为了只是从这个特别的阳台看一眼外面的景色而打到头破血流。

从训练场地那里,Noct已经带着他穿过了庭院,金色的大门,穿过空中的大理石大厅和铺着红毯的走廊,穿过挂满天鹅绒挂毯和石头花瓶还有古老油画的画廊,穿过有着玻璃屋顶和汩汩喷泉的会客室。要是换一天,Prompto肯定会停下来欣赏这些景色。而就在Prompto惊奇得四处转悠的时候,Noct将不得不等着,很可能会叉着手不耐烦地皱着眉。而今天,Prompto实在是太震惊了,只能安安静静跟在王子的后面。

“他们没把你吓坏了吧?”Noct关心地问。

“哈?”

“Gladio和Iggy。他们是应该要照管我的,有时候他们会有点专横,”Noct说,“如果他们让你不好过了,那只是因为我们是朋友。”

“哦,没有。”Prompto没有指出如果说有谁吓坏过他的话,那也是Noct。但是Noct看向他的眼神和以前一样,也还是那种微微皱眉的表情,随意的步态,而这些Prompto都从未对其他人说起过。

Noct带着他上了一部电梯,对站在外面的警卫点了点头。“咱们可以上楼去我那里。我可以点一些吃的送过来。”他提议到。

“当然。”Prompto说。他们在接下来的路程当中一直都很安静。

Noct在城堡的房间并不像Prompto曾想象过的那样是个皇室套房之类的,反而是更像一个顶层的高级公寓。它们依然给人留下了很深的印象。里面有一间拥有顶尖娱乐系统和一些看起来不怎么舒服的沙发的起居室,一间有着宽大光洁木质书桌和大玻璃窗的整洁的书房,一间似乎从没人在里面吃过饭的餐厅,还有一间似乎完全没用过的厨房。有一个楼梯通向Prompto猜测是阁楼的地方。这个房间比Prompto长大的房子还要大,而且或许比他现在住的公寓要大上四倍不止。Prompto觉得这里看起来这么整洁主要得归功于Noct几乎不在这里住。

Noct进了屋之后就直接把自己扔到沙发上,然后打开了娱乐系统。“冰箱里有汽水,”Noct说“你去看看自己想要什么吧。”

而Prompto,反而是选择推开了对面墙上厚重的窗帘。

Noct,看到他盯着宽大的玻璃门外面,就在沙发上用遥控器做了点什么。门自动打开了。Prompto走到外面。

在这里,在一个阳台上看着很少人能有幸看到的景色,看着Insomnia在眼前展开,看着云朵近在咫尺仿佛伸手就能碰到,Prompto想知道是否身在空中就是会让人感到如此的渺小。

“从这里能看到你家么?”

Peompto扭过头去。Noct正双手叉在胸前,靠在门框上。

“不能,”Prompto说,“但是的确能看得很远。”

“是啊。这是少数能看到墙外的地方,”Noct说,“到了晚上,有时候还能看到四处游逛的使骸。”

Prompto抖了一下。“幸好它们不能飞,哈。”他说,小声的。

Noct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有一些会的,”他说,“但是它们不喜欢那堵墙。”

Prompto攥紧了扶着栏杆的手,感觉脖子后面寒风阵阵。

看到Prompto没有回应,Noct皱皱眉,站直了身体,放下了手。“如果你想的话我们可以去其他地方,”他尝试着说,“去中央花园怎么样?那边附近有个地方卖特别好吃的三明治——”

“你怎么从来不露出自己的翅膀呢?”

Noct呆住了。

Prompto转过身,背对着城市,看向Noct。

“我…”自打Prompto认识Noct以来,这还是Noct第一次无言以对。他往前走了两步。“你在说什么啊?”

“为什么你从来不露出自己的翅膀?”

Noct挠挠头。他试图发笑,结果却发出了奇怪的声音。“我…猜是因为我觉得那不重要吧。”

“不重要么?”

“我不…那没什么大不了的吧。”Noct放下手。

Prompto闭紧了嘴。他听到耳朵里血流的响声。他意识到,很奇怪的,他生气了。“那你为什么要把它们藏起来?”

现在,Noct也不高兴了。“我不知道。你又是为什么?这有什么关系呢?”

“我能…”Prompto的声音在破碎的边缘。他说:“我能看看它们么?”

“什么?不。我不喜欢让别人盯着看,好么?”

Noct看着Prompto,既防备又害怕。Prompto不确定为什么。有什么可害怕的,在这半空当中?为什么这对那么重要?Noct可以选择。Noct并不需要隐藏任何事。

Prompto感觉那股斗志已经耗尽了。他松开了手。这并不是Noct的错。这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不像对Prompto那样。

突然间,他想要离开了。

“你知道,”Prompto说,觉得要吐了,“我想我今天还是回去吧。谢谢你邀请我过来。我自己走就行了。”

“Prompto,你在说什么啊?”

Prompto推开Noct,走进房间里。他不得不让眼睛适应突然暗下来的光线,他一边眨眼一边找寻大门的时候,Noct说:“等等。”

Prompto转过身。

Noct正站在露台的阳光之下,夏日的风吹动着他的头发。他透过挂着窗帘的门心神不安地看着Prompto。这对他来说是个挑战。

最终,他似乎打定了注意,叹了口气,不情愿地转过身去。

随着他身后的城市就像大海般亮起灯火,Noct展开了他的翅膀。

 

Prompto从未在Eos见过像它们那样的翅膀。

就像Gladio和Ignis的翅膀一样,它们最初都闪着微光,就像是光之幻影一般。但是之后,羽翼展开,闪耀且完美无缺。它们是纯黑色的,边缘有散落的金色点缀,羽刃就如同午夜的夜空一般。而就在Prompto的眼前,它们变化,移动,水晶与玻璃,在周围的空气中留下明亮的蓝色闪光。它们很明亮,比他曾见过的任何翅膀都更明亮,以至于都无法长时间注视。

Prompto走上前。他伸出手去,几乎是未加思索的。Noct一开始躲了一下,然后就让Prompto碰触着羽毛。这就好似触摸温暖的金属,温热又光滑。

“你…”Prompto喘了口气,“你能…”

Noct避开了他的视线。但是他退了两步,以流畅的动作,他向上跳起,一只脚踩在扶手上,然后向着天空投身下去。

 

看着Noct飞翔就仿佛看到了闪电。当他停在半空时几乎没有任何动作,但是他迈出一步,然后空气撕裂开来,他又迈出了另一步。他急速在空中穿行时Prompto几乎无法跟上他的速度,那姿态如同舞蹈,在身后留下光的痕迹,Noct在城市的上空盘旋,在他的城市上空,就如同从油画上走出来的神明。

Prompto不知道他在公寓的暗影中盯着Noct看了多长的时间。

Noct围着城堡急速绕了一圈,然后他又回到了阳台的前面,扶手的上方,脸颊发红,静止在半空。

轻柔的,他重新踏上扶手。

然后他的双脚重新踩上了地面。

 

Prompto的声音依然卡在喉咙里。Noct看着他,眼神中带着挑战。

“想走的话你现在可以走了。”Noct说道。他的声音听起来冷冰冰的,但Prompto能听到里面暗藏的苦涩。这是个挑战。

Prompto不该逼迫Noct的。Noct从未向Promtpo要求过什么。但Prompto必须这么做。他必须要看到。Noct无法理解原因,但是——

Prompto的嘴唇弯曲起来。他发出一声短促,半歇斯底里的笑声。

Prompto转过身,然后慢慢,慢慢的,把衣服从头上脱了下来。

Noct抽了口气,静默在Prompto的耳中回响。

 

Noct走向前去。Prompto站在公寓当中,光着后背,双眼紧盯着面前的墙壁。

Noct触摸上他的伤疤,声音怪异又紧绷的说:“发生了什么?”

“我不知道,”Prompto小声说道,“一直都是这个样子的。我父母说我被发现的时候就是这样了。”

“为什么?”Noct说,就好像Prompto自己不想知道,就好像Prompto这么多年来从未这么想过一样。

Prompto把衣服重新从头上拉下来。“那重要么?”

Prompto转过身看着Noct受挫的表情。

“Prompto,”他说,翅膀发出蓝白色透明的光芒,“对不起。”

“没关系。”Prompto说。

“Prompto——”

Prompto的视线模糊了。他转身走开,跑啊,跑啊,直到他再也感觉不到自己的脚为止。

 

——————————————

当他回去的时候,Cindy 看了他一眼然后抱住了他,柔软的绒毛和机油的味道包裹住他。

哦,甜心,她轻柔地说,他们对你做了什么?

Prompto只是将头埋进了她的脖颈处。

——————————————

Prompto知道Noct在试图联络他。他的手机上收到了信息,只有几条很短的信息,而Prompto不敢去看它们。

现在,他的公寓显得又小又狭窄。他的父母未来一个月都不会回来城里。他不想等着Noct找上门来。

和我还有爷爷一起去Hammerhead吧,我们会让你重新阳光起来的,Cindy曾经这么说过。

所以Prompto去了,越过城墙进入沙漠之地。他觉得没有人会想念他的。

——————————————

Hammerhead的生活很愉快。当然了,这里总是又热又干,而且还有成群长着獠牙和在地上爬行的生物让Prompto心惊肉跳。但是人们都很友好,生活节奏很慢,大家也不会像在家那样无视他。车库里地方不大,但是外面有一辆Cid和Cindy妥善准备的拖车,而且他们说只要他给店里帮忙,Prompto随意想待多久都行。

工作很棒。Cindy让他处理比较简单的工作。Prompto发现自己对机械很在行,他很喜欢折腾那些小细节,修修补补直到它们又能正常运转,满身都是汗水、油污和抛光剂。Cindy教他开手排挡的车,然后让他开一些旧车出去。当他开得太快或者刹车太急的时候她甚至都没有抱怨过——而只是按住帽子笑笑。

餐厅的Takka总是给Prompto爱吃的食物打折。有时候Prompto会出去帮他收集食材,而且总是试吃那些新菜品。Prompto甚至见到了几个当地的猎人,他们笑得豪爽,并在围着篝火讲故事的时候让Prompto也坐在一起,他们破旧的翅膀闻起来就像烟和泥土。

Prompto给Noct发了一条短信,只是为了让他知道自己没事。我会出去一阵。他犹豫了,但还是发送了信息,然后关了电源把手机扔进了一个抽屉。

过了几天坐看太阳从路面和露营地升起和落下的日子,Prompto开始忘记自己还曾经属于过什么其他的地方了。

——————————————

有一天,一队骑着陆行鸟的拾荒者经过这个站点,停下来补充食物和用品。Prompto走上前,屏息,好奇。他们让Prompto喂陆行鸟,告诉他怎么样正确的爱抚它们,怎么拉住缰绳。

第二天他不上班,Prompto把他的零花钱花在了租聘陆行鸟上。他抚摸陆行鸟脖子后面的羽毛。它在他的手下发出舒服的咕噜声。他骑着它在大地上奔驰。

陆行鸟或许不能飞,但是却跑的很快,比Prompto在城市中时所想象的还要快上很多。Prompto一路跑到通往沼泽的中途才折返。

——————————————

Prompto会找时间回去的。

他会的。

或许到那时Noct就已经忘记他们的争吵了。

或许到那时Noct就已经忘记他了。

——————————————


Prompto回到Hammerhead插上了充电器。他等着手机屏幕重新亮起来,然后点进短信里。没有新信息。

Noct,我听说了袭击的事。你在哪儿?你还好么?

这天余下的时间里,这条信息就这样等在那里,一直没有收到回复。

——————————————

本章完



评论(1)

热度(19)